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胭脂寒胭脂顾越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胭脂寒胭脂顾越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发表时间:2019-10-09 02:54:51 作者:

《胭脂寒》胭脂顾越寒小说全集免费阅读这里有!《胭脂寒》讲了胭脂顾越寒跌宕起伏的故事,胭脂寒胭脂顾越寒小说精选:即,她蹲下身来,“顾大帅不日将会和庞小姐婚礼,如果使她知道您有了身孕,她极有可能为了庞小姐,而伤害您和小孩。

《胭脂寒胭脂顾越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精选

《胭脂寒》胭脂顾越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胭脂寒》讲述了胭脂顾越寒跌宕起伏的故事,胭脂寒胭脂顾越寒小说精选:即,他蹲下身来,“顾大帅不日将会跟庞小姐结婚,如果让他知道你有了身孕,他极有可能为了庞小姐,而伤害你跟孩子。

胭脂跟长生从小相依为命,感情极深。

当初她也是为了给长生凑学费,才去百乐门跳舞。

她看到长生被这样对待,比自己受辱还要难受。

两个士兵阴阳怪气的笑了笑。

“胭脂姑娘,这是大帅的意思,你跟令弟自求多福吧!”

胭脂愕然,趴到地上,朝长生喊话,“长生,是不是我连累你了?”

长生闻言,抬起头来,一点点朝胭脂爬过去。

胭脂抱住他,泪流满面,不停的给长生擦拭脸上的血。

可是越擦拭,感觉血渍越多。

“姐姐……”长生咳嗽一声,声音细弱如蚊,“你怎么在牢里?姐夫为什么这样对待你?”

胭脂摇头,泣不成声。

长生只好继续道,“我来大帅府找你,咳咳……碰到一个女人,她自称是大帅府未来的夫人,我气不过,跟她顶了几句,没有想到她就假装摔倒,诬赖我推了她……”

胭脂听到这,明白是庞晴设计陷害长生。

她眼中掠过怒意,“庞晴!”

“姐姐,你跟姐夫之间发生什么了?”长生满是担忧的看着胭脂。

他这才注意到,胭脂的情况不比自己好,身上都是鲜血。

胭脂正欲开口说话,听到急匆匆的脚步声从外面而来。

顾越寒披着大氅,戴着军帽,跨步而来。

他脸色阴冷,气息沉郁,犹如从地狱而来的修罗。

胭脂对上他的视线,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顾越寒命人打开牢门,将长生抓了出去。

“顾越寒,你要做什么?”胭脂惶恐的看着顾越寒。

顾越寒睐了她一眼,满目阴鸷,“你的好弟弟害得晴晴小产,你说,我要做什么?”

“什么?小产?”胭脂身体一踉跄,跌坐在地上。

长生摇头,艰难开口道,“我没有,姐夫……咳咳……”

“顾越寒,长生不是这么鲁莽的人!这其中肯定有误会!”

“误会?那你是觉得晴晴拿自己孩子的性命来陷害长生吗?”顾越寒微微眯起眼睛,寒光骤现。

长生还欲解释,顾越寒却一脚踩在长生脊背上,狠狠用力碾着长生。

长生忍不住再次吐了口鲜血出来。

胭脂跪倒在地上,抓着木桩,苦求顾越寒,“顾越寒,我知道你恨我,你放了长生,我任由你处置!”

顾越寒不理睬她,一脚踢飞长生。

长生摔倒在地上,怔忪呕血。

胭脂见状,便朝顾越寒磕头求情。

现在为了救长生,尊严什么都不要了。

“顾越寒,你不要伤害长生,他真的是被诬陷的!”

胭脂脑袋磕破皮,流出鲜血。

眼泪与鲜血混杂在一起,显得她凄惨不已。

顾越寒神色微动,攥紧了手指。

正踟蹰时,一旁响起来庞中的声音。

“顾大帅,你今天不给小女一个交待,我是不会罢休的。”

说着,庞中视线掠向胭脂,暗含威胁。

顾越寒皱眉,“庞老你放心,我说过一命抵一命的。”

“不要,顾越寒!”胭脂惊慌失措,大声喊着话,“我求求你放了长生,他是被庞晴陷害的!顾……”

胭脂的话还未说完,就被顾越寒狠狠打断,“够了!晴晴失去了孩子,以后很难有机会再做母亲,所以长生他该死!”

“别怕,我是医生。”

说话的是个戴着银边眼镜的男人。

他穿着一身白色西装,头发梳得工工整整,模样看起来温文尔雅。

胭脂惊魂甫定,缩着身体,神情满是戒备。

季明然见状,继续道,“我是大帅派过来给你检查身体的医生,季明然。”

胭脂闻言,喃喃道,“我的孩子……”

“你放心,它没事。”

季明然从药箱里掏出药膏,想要帮胭脂擦药,胭脂却肩膀瑟抖,向后退了一步。

季明然只好将药膏放下来,并叮嘱她每日擦拭三遍,以免身上留下疤痕。

胭脂继续沉默,低下头,专注的想着事情。

季明然眼里流露出抹怜惜,叹了口气,转身要离开,胭脂却伸手拽住了他。

“你能不能不要将我怀孕的事情告诉顾越寒?”

“为什么?”季明然面露诧异。

“我……”胭脂心有余悸,四肢冰冷,摇着头道,“我怕他……他会……”

后面的话,她没有说下去,季明然已经揣测到意思了。

镜片下的双目,闪过一抹复杂之色。

随即,他蹲下身来,“顾大帅不日将会跟庞小姐结婚,如果让他知道你有了身孕,他极有可能为了庞小姐,而伤害你跟孩子。”

“对,所以我想请你帮我隐瞒下去。”胭脂紧紧抓着季明然的手,向他乞求道。

季明然点点头,心里忍不住为胭脂惋惜。

多么美丽的一个可人儿,现在却被当成笼中鸟困在这里。

季明然叹了口气,才道,“我听狱卒说,顾大帅命人每日都会给你行刑,若是这样,你的孩子也难保住。”

胭脂心一凉,眼眶泛红,哆嗦着唇瓣道,“我……”

“这样吧,我帮你买通狱卒,让他们不要打你的肚子。”季明然扶了扶镜框,体贴的说着话。

胭脂喜极而泣,慌忙感谢他。

两人随后又聊了些话。

胭脂了解到,季明然是大帅府的西医。

他这次来狱里,是奉顾越寒的命令,来照看她的。

顾越寒还向他下了指示,不准她死掉,却也不准她好好活着。

胭脂听了,心脏仿佛被尖利的刀片,刮成一段段。

她自嘲的笑了笑,眼眶猩红,落下来的泪水夹杂着血色,跟她苍白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季明然为她擦拭掉泪水,宽慰她几句话。

胭脂捂着腹部,埋首不语。

整个人仿佛被无尽的悲伤笼罩住。

入夜,胭脂辗转难眠,心神不宁,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没过多久,她睡意来袭,刚欲闭目便听到脚步声跟斥责声从远处传来。

她从床上坐起来,看到两个士兵押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走过来。

离近了,她才看清楚,那个人是她弟弟,长生。

胭脂吓坏了,连忙跑到牢门,抓着木桩问道,“长生,长生,你怎么了?”

长生浑身是血,听到胭脂的话,脑袋动了动,“姐姐……”

“长生,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姐姐,咳咳……”长生刚说话就吐了口鲜血出来,身体扑通一下倒在地上。

士兵很嫌弃的踢了长生一脚。

胭脂见状,气愤道,“你们在做什么?凭什么打我弟弟?”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