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逍遥公子寻美录第十四章玉香思,钟生念(1)在线阅读小说

逍遥公子寻美录第十四章玉香思,钟生念(1)在线阅读小说

发表时间:2019-08-11 16:24:01 作者:称象

倒霉的还是自己这个县令贴吧,呵呵,幸而关于这些灾民的情况自己还是了解点的,道听途说也够自己说了,更何况自己小的时间还亲身经历过一次天灾,相当于是感同身受的,当初多想自己可以领取朝庭的帮助,但是,最后自己一家子,饿死了三个,最后个剩自己与年迈的

>>>《逍遥公子寻美录》章节目录<<<


《逍遥公子寻美录第十四章玉香思,钟生念(1)在线阅读》精选

倒霉的还是自己这个县令吧,呵呵,幸而关于这些灾民的情况自己还是了解点的,道听途说也够自己说了,更何况自己小的时候还亲身经历过一次天灾,相当于是感同身受的,当时多想自己能得到朝庭的帮助,可是,最后自己一家子,饿死了三个,最后只剩下自己和年迈的父亲活了下来,自己的母亲和两个妹妹都饿死了,还有个姐姐被卖了。

当时自己便暗下决心,长大后我要当官,绝不当老百姓,为民请愿,不再让像自己家这样的事再次发生。小孩子向来都是那么的单纯,单纯到感觉那一切都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只要自己当官,就能让自己吃饱,只要自己当官,就能帮助其他需要帮助的人摆托困境,呵呵,如此单纯,却又是如此的坚信。

但是,梦和现实终是有差距呢,当自己十年,寒窗苦读,终金榜题名,入朝为官,接触了这官场,更见识到了那混浊的官场黑暗之后,他,堕落了,满腔的热血在金钱的诱惑下缓缓冷却,直至无情,年少的雄心壮志也在那铜臭的熏淘下,慢慢归于平淡无常,直至冷漠。

自己在不觉见变做了金钱的奴隶,曾经想为万民请愿的心,也变做了只为自己私利的心。官场是个大染缸,而自己则慢慢被这缸中的浊水给同化了。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这是铁的规则,这也是不变的定律。

如今,自己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无用的小孩子,也不是以前那个满怀凌云壮志的大好青年,自己只是个图谋私利的贪官,为民请愿?自己没有那么伟大。他们吃草根如何?他们吃土又如何?他们杀子食之如何?

他们卖儿卖女又如何?和自己有一点关系吗?没有,自己吃的饱,穿的暖,睡的香,要多舒服有多舒服,他们受苦,那只能怪他们是平头百姓而不是官,他们受罪,只能怪老天不开眼,降灾于此地,让他们没有粮食吃。而最根本的,是怪他们没有钱。没有资本让自己过舒服的日子,这不怪自己,万物皆如何,弱肉强食的铁规则,这也是不变的生存法则。所以自己根本不用有任何负罪感,因为,这就是规则。

一阵风迎面吹来,吹断了县太爷的思绪,正了正自己的神色,复又摆弄了下自己的衣服,即而便跨步向内院走去。

而那府门之外,灾民无数,惨象衣旧,哭声不断,怨声不停。

天上晴空万里无云,而,这片大地上,却是阴霾密布,不见天日。

玉香被闽燕飞留在了雷家,由于这雷家大少是闵燕飞的徒儿,而玉香是被闵燕飞所托付给雷家的,雷家上下皆以贵客之礼相待,由其是雷家大少,更是对玉香的住行很是上心,这可是他师傅的人,其他人都被带走了,维独留下了这位玉姑娘,再想起自己师傅离开前这位玉姑娘的举动,难道她会是自己的未来师娘?雷少爷心里有了这个念头后,是左琢摸,右琢摸,都感觉自己这想法坚值是太对了,再看这玉香姑娘长得也是水灵灵的,更有几分姿色,算得上是个少见的美人,雷少爷不由的暗自赞了自己的师傅闵燕飞一下:师傅不愧是师傅,这眼光就是好。

要是闵燕飞听到这话,大概会一句话不说,把自己这笨徒弟揍一顿再说其他有的没的,然后加一句经典语录:朋友妻不可欺,

懂事的徒儿高兴下,当然,这只是自己小小的虚容心在作遂啦,但,无伤大雅,不是吗?雷少爷憨憨的笑了一下,因为那样子实在有点太傻了,所以那笑容只是出现了一瞬便化做了无形。

要说那误会到底是怎么回事,想来,也就只能用两个字来概括了:巧合。

对,没错,就那么两个字的神奇,让这个误会在雷家少爷心里扎了根,唉,所谓无巧不成书嘛,这个世界巧合千千万,多出两个又何妨?

要说到这个巧合,就不得不让我们一起回到闵燕飞一行人拜访雷府,又连夜告辞赶路的那段时间里发生的故事了,而,这个巧合发生的确切时间段便是闵燕飞一行人将要离开雷府时的那段时间中。

话说,当时闵燕飞一行人起身向雷家大少辞了行,临走时,闵燕飞看了眼站在寒冰月身旁的玉香一眼,眼中刹那间闪过一丝精光,随即又转身向着寒冰月等人说让他们稍微站在大堂里等一下自己,自己和雷家大少有些话要说。

随即便转身向着雷家大少所站的方向迈了两步,二话不说便拉着雷家大少向远处走了几步,直到确定寒冰月等人听不到自己和雷家大少的说话声时才停下了脚步,即而转身面对着雷家大少。

可怜的雷家大少从刚刚自己的师傅闵燕飞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到猛然被自己的师傅闵燕飞强拉着自己前进,再到现在闵燕飞又猛的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面对自己,这整个过程中,自己的脑子就象是暂时短路了的感觉一样,不知所措,同时也是相当的无语。

同时,雷家大少心里也满是疑惑:自己的师傅这是要干什么?为什么不当着众人的面说,非要这么鬼鬼碎碎的,好像要作什么亏心事似的,见不得光。雷少看这自己的师傅,用疑惑的神情,询问的目光,等待自己的师傅能给自己个解释,让自己解惑。

闵燕飞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开这个口,毕竟玉香的身份特殊,牵连到上面的一些大官,还有复杂的利益关系,总之,很麻烦,稍微处理不好就有可能出大乱子,而这个乱子自己还真没胆保证说自己能摆平,因为自己有那心,没那实力,什么也是白搭。现在就是尽量让事情简单化,明朗化。不管怎样,这事得按自己说的而变得更有利于自己行动,还要更有利于提高自己的办事效率。唉,怎么说呢,怎么说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呢?这是个问题,值得严肃思考的问题。所以,自己得想想,想想说辞,想想自己该怎么说才能达到自己理想中的目的。所以,闵燕飞没有说话,额头上也微微显现出了一个淡淡的“川”字,默然陷入了沉默。

而雷家大少则是在等待,等待自己的师傅准备说些什么,因为他现在还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自己的师傅这是要干嘛,既然不知道,又怎么能先开口问呢,唉,这就是没有言语主动权的悲哀。

而雷家大少则是在等待,等待自己的师傅准备说些什么,因为他现在还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自己的师傅这是要干嘛,既然不知道,又怎么能先开口问呢,唉,这就是没有言语主动权的悲哀就这般,雷少爷也默然选择了沉默。这师徒俩,就这么对着,各自有各自的无奈,各自有各自的理由,沉默,悄然漫延。

唉唉,不知道是哪位伟人说过:沉默呵沉默,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这句话,真是真理呀,真理!此时此刻的情景,除了用这句话概括,再也找不到其他的话来说明了。

但是呢,在这沉默中爆发了的,不是雷家大少,更不是闵燕飞,而是等得不耐烦的寒冰月。

“你们一帮大男人到底要磨蹭道什么时候,再不走,我就一个人先走了。”

见寒冰月都真的生气了,闵焰飞赶紧走过来拉住玉香道:“玉香,我们俩说一会儿话吧。”

玉香同意了,她和闵焰飞走到外面的花园里,两人说着话:“玉香,你也知道你的身份特殊,我们这一行,大皇子不会放过我们的,所以,我决定,将你留在这里,如果你住不惯,可以来找我,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你现在到底心中是怎么想的。”

玉香扁了扁嘴巴,她知道,自己有跟她们惹麻烦了,但是她也知道,自己其实这件事都是自己的错,当初,如果一下子直接就嫁给了大皇子,就没有这么多麻烦事了,但是她是真的不喜欢大皇子,你让她该怎么做?她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闵焰飞见她沉默的样子,很久之后,终究还是不忍的开口了:“玉香,我这么说吧,其实不是怕你拖累,而是怕麻烦,你知道得,我……”

闵焰飞发觉自己说完这话的时候,玉香的泪珠子就掉了下来,他站在外面有点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但是,哎……“哎,玉香,我不是那个意思……这件事也要征求你的意见,你来告诉我你现在是怎么想的,这样总行了吧。”

“闵大哥,我、我、我可以跟着你么?”玉香擦了擦眼泪,道。

这话就让闵焰飞头疼了:“玉香,我其实吧,不是那个意思,你知道的,我……我就是怕自己不能保护你。”

闵焰飞说出这种话,他想着,自己现在应该是自己好好的去照顾他,现在变成了这样,自己心中难受,一个男人,竟然会说出无法照顾保护女人的话,要是被传出去了,他师傅知道了,一定会清理门户,让这个丢脸的徒弟消失在自己面前。

闵焰飞也无法开口了,他只得问道:“玉香,你想好了没有?”

玉香低头,她眼睛还是红红夫人,她盯着脚尖看了很久,最终抬起头对他说道:“我随便你的安排。”她说。

闵焰飞见她眼睛红红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拍拍她的肩膀,道:“好了,既然这样,你就安心住下吧,我们不是丢了你,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的。”

玉香懂事的点点头。

闵焰飞这才往回走,路上遇到正好在听墙角的小徒弟,一把捏住他的耳朵,道:“你在听什么呢。”

“哎哎,师傅,你将人丢在我这里干嘛,我这儿成了难民收容所了?”雷少爷听到刚才两人的话,连忙道。

“也不是什么难民收容所,我是想说,她是一个可怜的女孩子,小雷,麻烦你照顾她了。”

“那她到底是什么身份?”雷少爷疑惑道。

闵焰飞想了想,终究没说出自己想说的话:“她是你师父的一个朋友。”

“是红颜知己吧。”雷少爷哈哈大笑,却被闵焰飞一把打了头。

“别乱说,免得一步小心就毁了人家姑娘的清誉。”

雷少爷赶紧摸着脑袋点点头。

而这边,君炎和钟志强一同上路,身旁还有一个东方玉梅跟着,她也不知道是不是以前东方玉梅保护自己的原因,一直都对东方玉梅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当然,这个女孩子可能也是不理自己的。

钟志强搀扶着花娘靠在车窗上闭目休息,已经反应过来好很多的东方玉梅觉得无聊,移步到钟志强身旁:“听说你是钦差大臣?”东方玉梅道。

那钟志强闻声睁开了眼睛,带着点警惕的看着眼前的人,道:“姑娘,怎么了?”

东方玉梅知道钟志强是误会了,她赶紧就说道:“我没什么其他的,就是想跟你打听一个人。”

“打听一个人?”钟志强疑惑了:“我跟姑娘不认识吧?你来打听谁啊?”

说到这里,东方玉梅却有些扭捏了,她脸都红了红,道:“我听说,跟你一起中榜的人中,有一个叫做闵焰飞的?有没有?”

钟志强一听,再一看东方玉梅扭捏的样子,他就明白了什么:“你跟他是什么关系?”不过谨慎起见,钟志强还是问道。

东方玉梅这回脸色暗了暗,她底下声音道:“我、我跟他没什么关系,只不过我们是江南东方家的,原来和他有点缘分。”

钟志强马上就该明白了。他是个大男人,说话也没遮拦,一下子就脱口而出:“那玉梅姑娘是喜欢他咯?”

东方玉梅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我、我、我的确是喜欢他,但是他好像不喜欢我。”如果是平常人家的女孩子,断不可能这么大胆,但是东方玉梅她是谁?她就是一个十分大胆的女孩子,从小就被当个男孩子养的存在,她虽然害羞,还是说了出来。

钟志强却不知道花娘在什么时候醒来了,花娘听到了两人的谈话,附和道:“闵焰飞那孩子是个好孩子,姑娘,你有眼光了。”

钟志强却拉了拉花娘的衣袖:“娘,你不知道别乱说。”他随后又转身对钟志强道:“姑娘,我的确认识他,我们一起去参加考试,一起考上去的,他辖区内在在江南,也不知道到了们有。”

东方玉梅点点头:“我是听说他去江南了,想不到没跟你们在一起。”

钟志强点点头,算是回答。

东方玉梅见没有问的了,也坐回了自己的位置,这天晚上,因为有一个熟路的手下在,所以一干人等还找到了一家小客栈住下。

晚上吃晚饭的时候,钟志强将饭菜给花娘送去,然后陪她一起吃饭,这个举动,让花娘很开心,而东方玉梅和君炎也在自己屋里吃饭,两人算得上是认识,所以也没什么尴尬的,只不过可能刚开始地时候,有些不习惯。

“娘,多迟一点,行走在路上的时候,没有热菜热饭给娘吃,是儿子顾虑不周全。”钟志强给花娘夹了一个鸡腿放到他碗里,说道。

花娘笑笑,她到:“那两个姑娘都不错啊,不过东方玉梅那个孩子已经喜欢闵焰飞了,要不儿子,你在那个叫君炎的姑娘身上下点功夫算了。”

“娘,你说什么呢?”钟志强听后是一阵无语。

“娘说什么了?”花娘放下筷子,道:“我只是想说,你要来京城做官,娘答应了,但是你也要答应娘,给娘找一个媳妇,娘想抱孙子了。”

这话说得钟志强是一阵的脸红,他憋了憋,不好意思的到:“娘,你还说。就算是给你找媳妇,你也不用随便拉着别人家姑娘就跟儿子我说这种话吧,这要是被那两个姑娘听到了,那他们该会觉得我们救人是别有用心的了。”

“什么别有用心,娘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花娘不满道:“他们是你救的,这是事实,但是救人是一回事,看上人家姑娘又是另一回事,这两件事怎么能混为一谈呢。”

钟志强叹了口气:“娘,你说什么呢,儿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说的是,他毕竟是个姑娘家,这个时候,如果我们做什么动作,会让别人以为,当初我们就是为了看上这个姑娘才去救人的,这可就违背了我们的原则了。”

花娘也知道自己儿子说的是实话,她只得点点头。

钟志强见状拿起花娘放到桌上的筷子,塞给她,道:“娘,快吃吧,别乱想了。”

花娘点点头。

而这边了,君炎这边,两人刚围上桌子,君炎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玉梅姐姐,你是来找人的?我听说过闵焰飞这个人喔,但是我没见过,听说他也是一个正义的人,是个好人的。”

东方玉梅有点疑惑的看着君炎道:“你都认识他啊。他不仅仅是好人,还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逍遥公子,他啊,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人。”

君炎就不相信了:“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人我都看过了,怎么会是他呢。”

东方玉梅见君炎反驳的样子,眼里闪过一丝异色,道:“君炎指的最完美的人,难道是钟志强么?”

君炎的脸一瞬间就爆红了:“玉梅姐姐,你说什么呢?”

“姐姐可是过来人,一看你看那人的眼神就知道,你喜欢他,不用反驳我,反驳也没用。”东方玉梅的脸皮可比君炎的要厚很多,所以,跟她说这种话也只是将君炎闹了个大连鸿,东方玉梅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姐姐。别说了,我们快吃饭吧,吃过后还要休息,明天要继续赶路呢。”君炎有点手足无措的将头埋进碗里,就不想出来了,丢死人了,她这辈子第一次喜欢上一个男孩子,却不料,被东方玉梅这样说了出来,她都能感觉到自己脸上发烫的事实了。

两人说这话,将饭吃完了,然而,到了睡下的时候,两人却是无眠了,东方玉梅想着初见那人时候的情景,其实一直自己就不是一个懂事的孩子,她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闵焰飞,就被他吸引住了,他是她这一辈子见到过的最好的男人,比任何人都要好,东方玉梅却知道,闵焰飞不喜欢她,因为闵焰飞不止一次的拒绝过她。

后来自己太倔强了,大家都知道了这件事,于是,闵焰飞也知道自己喜欢他了,但是他却没有说什么其他的,因为闵焰飞觉得,自己不喜欢东方玉梅,于是,这件事就变成了讽刺。

家里的人见她长大了,连忙给她安排相亲,然而,她却知道,自己爱上了,就只会爱他一个人,而且是爱一辈子,所以,她跑出来了,什么都不管不顾的跑出来了。

打听着他的消息跟着一起到了这边。

刚到京城,边听说他中榜了,消息,却才知道,他离开了。

逍遥公子寻美录

逍遥公子寻美录

  • 状态:完结
  • 类型:都市异能
  • 作者:称象

这个一年,即将被立为皇太子的2皇子龙佑在和皇上巡使江南的时候失踪,谁也不知这个十岁的皇子是如何失踪的,是生?是死亡?反正最后连具尸体也没有见到。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