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小说 >

龙变之东方青帝传小说

龙变之东方青帝传

龙变之东方青帝传

10.0

手机阅读

来源:aixiawx.com

作者:白宛

时间:2021-02-08 11:03:05

介绍:身患“鱼鳞病”的隐秘往事因一个神秘少年的到来而临近崩溃边缘,少年却把自己引至前世悲欢离合的回忆中......历经情爱的背叛和消磨,前世的自己在爱和恨中究竟作出了怎么样的抉择?今生的自己又把怎么谱写自己的命?而神秘的少年和自己又有着怎么样的渊源?我瘫倒在地,已无法控制局势。我无法阻挡奇异的痒渗透我的骨髓、溶解于我的血液、又浮现在我的表皮。我的意志几乎完被它凌驾。如果这时有人闯入,他一定会看见他再也不愿看到的触目惊心的古怪场面:一个身上犹沾着泡沫的赤裸女人,龇牙咧嘴地摔落在地,伸出扭曲了的手指想触碰自己

我正打算把握时机看一看他的正脸是不是符合我的推测,他却忽然一下子自己转过了头,目光灼灼对准了我。

“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放心吧,妈。”我掐着仅存的时间,仍然冲妈妈笑了笑,随后冲出门外……我没有看见妈妈以同样的微笑对我回应之后,陷入了忧心的沉默。

妈妈只告诉我了一点儿曾经的故事,而且是用一种不经意的口吻轻松谈起的。我现在知道的这一切,是我偷偷地一页页翻开妈妈的日记得知的。她根本不知道我早就知道这一切了,也许那些尘封的日记连她自己都不愿意去惊动了。那是一段痛苦的往事,因为后来的故事没有更糟。

妈妈颤抖着摊开紧握的右手,里面静静地躺着一粒卷曲破碎的薄鳞,那是从我的皮肤上剥落下来的。

这是新搬来的?在这里买包子,一定是家住附近吧。可我却从来没有见过他。和我是一个学校的,我竟然也没有一丝印象。如果不是新搬来的,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他实在是太普通了,以至于即便见过面也没能被我记住。

父母带我四处求医,西医说这叫鱼鳞病,目前还没有根治的办法;中医开了药方,说是需要慢慢调理。可无论我用什么药,我照样还是发病。一个月能有两三次,每一次都延续六七天。父母在我发病的时候担忧忙乱,在我没发病的时候有如待宰的羔羊预见自己的命运一样一遍遍地目睹悲剧的应验。悲剧终于使我的父亲绝望,彻底放弃了我。我的父母在我还不懂事时离婚了。在我父亲最后一次与我告别的时候,母亲请求他能常来看看我,他是这么回答的:“就是不想看见这些,才离婚的。”母亲愤恨不已,发誓从此与他再无瓜葛,独自抚养我长大。

随着我的长大,我的身体渐渐好了起来。我印象中已经有四五年没有发过病了,只是每年夏天腿上和手臂上会有些痒。妈妈说“是药三分毒”,我小时候已经内服外用了太多的药,她开始尝试着减少我的药量。现在我已经不吃药了,只是随身备着一些鲨鱼油软膏以便及时滋润皮肤。我原本以为这一次也只是寻常情况,可是……我唯一的庆幸是妈妈没有见到昨晚的我。我只在背上留下了一块疤而已,就算昨晚是一场病的发作,也很快就过去了不是么?

妈妈溢满悲伤的脸出现在我面前。

一个与我穿着同样校服的少年引起了我的注意。他正在包子店前排队,并未注意到背后的公交车里有一双眼睛正注视着他。

我们都是同样的弱者,在命运的诡谲多变面前共享着矫饰的轻松。

我转过头,在夜色笼罩的梳妆镜中看见了自己后背中央一片拇指盖大小、幽幽地闪着银色荧光的--鳞。

我侧着身子倚在公交车的栏杆上,手中捏着一本小而厚的《高考英语词汇手册》望着窗外出神。公交车堵在我常去买早点的那家包子店对面,我正好可以透过车窗朦胧看见。

干燥的针芒生长为光滑湿润的鳞片,世界初生时的光彩惊现于我的两眸;我的皮肤越来越平滑,直至所有针芒收缩于骨肉之下,甚至比起正常人更加美好柔和。芒刺在骨,我却察觉不出不适或对抗,我知道,它们已经与我共生。或许自始至终,它们就属于我,我亦属于它们。它们只是从漫长的寒冬中苏醒了,回到了我身边。夜里,我听见妈妈的开门声。她是某设计公司的高管,下班回到家总是已经半夜三更了,我早就习以为常,依旧安然酣睡在梦中。睡梦中有一只手抓住了我,我挣扎出声,醒转过来。

我生下来没有多久就患上了一种奇病:后背、手臂和腿上长满银白色的“鳞片”,严重时蔓延到我的脸上,我几乎不能见人。当“鳞片”病发时,我原本正常的婴儿的娇嫩皮肤便会渐渐变得半透明,就连紫红色的血管和毛孔都清晰可见。

我的脸上开始重现血色,这些突兀的鳞片或许是感受到了我的接纳与爱意,渐渐在我的血肉中融化、混合。我的身体就像是一个容器,同时盛放着纯净与晦暗。我想起了一句话:消灭欲望的最好方法就是屈服于它。这句话恰恰在我身上得到了验证。我接受了纯净所不能接受之我,于是我升华了。我身体里的两种水火不容的特质由于容器的热忱融为一体,造物之手中乍现奇迹:

她不由分说将我翻转过去,扯下我的衣服。我感觉妈妈的手掌久久地抚摸着我的脊背,沉默着。

“那怎么行!包子拿去路上吃吧。”妈妈递给我一只保鲜袋。

“丝丝,是不是你的病又犯了?”妈妈努力地摇晃着我的身体,将我从回忆中拉出:“让我看看你的身体,丝丝听话,让妈妈看下!”

对于我而言,试图与恐惧周旋、与噩梦共舞只是我不允许自己软弱逃避的同义词。这种勇气并非一种本能,我始终相信昏庸、贪婪与欲望才是共同主宰人类的本能。经过克制的信仰才是道德,因其不顺从于原始本能才高于欲望。



展开内容+

杀神岛 三国重生马孟起 药铺女东家 红颜送行者 上选娇妻(上) 国民影帝太会撩 红楼庶长子 一刀倾情 娘子你过来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