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修真 >

邪道圣王小说

邪道圣王

邪道圣王

10.0

手机阅读

来源:souci

作者:梧桐阅读

时间:2020-09-13 14:03:30



蓝色光芒渐渐褪去,一身蓝衣包裹着伟岸的身躯出现在历晓寒面前,身躯凛凛,相貌堂堂。如果说历晓寒是柔的诠释,这个男子便是刚的注解,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只见他淡淡的说道:“你还有脸叫我师兄,虚凉你可知道你已经犯了门规?”话语轩昂,吐千丈凌云志气。心雄胆大,似憾天狮子下云端。骨健筋强,如摇地貔貅临座上。威武不凡,不怒自威。

那焕日剑自主的飞上半空中,随着那蓝衣男子的手势不停的旋转,只见他手臂一挥,那长剑带着移山填海的气势直冲柳申仪,沿途所过处的物品全部被摧毁,地上还划出一道深深的沟壑,眼看着柳申仪就要在这剑下枉死,却在这是,一道身影如闪电般的冲到那剑前。

陆钰涵听了虚耗鬼这番话,心中悲苦万分,难道这一世上天真的要她孤独终老,那脸颊上的清溪渐渐又澷出水花,看的虚耗心痛不已,他似乎看穿了这小丫头的心思,轻轻的安慰道:“丫头,你也别伤心,只要你能练得你身上的玄阴灵气收发自如,或是这小子铸就纯阳之身你们便可朝夕相处!”说着还带着戏谑的眼神调侃道:“到时候,你可不要忘了我这个媒人哦!”“前辈——”陆钰涵此时听了虚耗鬼的戏谑之词,心中羞涩,脸上像是绽放出了一朵鲜艳的海棠花。

那小哥叹了一下,说道:“那柳神医为我金陵百姓整治疾病,对着穷人却是分文不取,对着达官显赫却是一治千金,然后将这些诊金全数捐给我金陵百姓。”历晓寒听了也点点头赞同,赞道:“这柳老先生品行高洁,乃是我辈楷模,可这有何奇怪之处。”那小哥笑了笑,缓缓说道:“公子莫急,听我慢慢说,那柳老先生悬壶济世,却是有一代大贤的风范,只是日前听人说到日前有一位贫苦女子前去求柳神医救她丈夫,却是吃了闭门羹,那女子抱着自己的丈夫,在门外跪了三天三夜,柳神医却是无动于衷啊。”“嗯?”历晓寒满心疑问,这柳神医不是悬壶济世,又怎么会见死不救?当下立刻向那小哥问道:“小哥可知这各种缘由?”那小哥也是无奈的遥遥头,以示不知。

此时的柳申仪也是不解,急急地走到历晓寒身前,问道:“小兄弟,我与你无任何关联,为什么你要冒死救我?”历晓寒没有转身,直接说道:“神医悬壶济世,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被害,况且我还有一个朋友还等着神医医治,”说着吃力的用手指着止灵她们那里的方向。“那里!?”柳申仪哦了一声,终于明白,随即说道:“原来是为了那个人而来,我不是已经告诉他,他相公已经没救了,没想到她如痴执着。”历晓寒用墨信剑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吃力地说道:“神医,不管怎样,我只要求你再去看一下,我愿足以!”

那蓝衣男子淡淡的回了个礼,语声沉缓道:“人生在世,瞬间便是韶华白首,名字不过是个代号,又何必执意强求。”说完,便不再理会历晓寒,眼中历芒毕现,直直的盯着上首的柳申仪身上,手中长剑银光爆闪,大声说道:“妖孽,今日有我在此,必要让你现出原形。”

“啊!”所有人都震惊了,他们看到了三把剑各自剑尖相对,形成了一个三足鼎力的局面,正是历晓寒的墨信剑、那儒衫剑客的乌金剑和那神秘蓝色身影的银剑,三剑各自带着自己的气势,争端不休。那蓝色身影眼中露出一丝讶色,右手上气势猛然一加,历晓寒和那乌金剑便觉得自己象击在棉花之上,而那银剑顿时爆发出五彩的霞光,直冲天际,顿时霞光万力立的万里晴空雷电大作,风云乍起,天昏地暗中一道惊雷划破长空,那雷电的电极射入三剑剑尖相对处,墨信剑和银剑慕地电光四射,而那乌金剑却被这强大的雷霆之威击成了一滩铁水,强大的雷电电流源源不断的纳入两把剑身之中,历晓寒此时手持墨信剑,全身鬼冥真元疯狂的运作,来挡住着威势强大的一招,反观那蓝色身影却是不急不缓,似是有恃无恐。

那蓝衣男子只是淡淡的扫了历晓寒一眼,并没有多说话,而此时的聂远清聂大人却是坐不住了一个行医救世十八年的神医却成了别人口中的妖孽,管它是不是神仙,他只知道他为官三十余载,从来没有神仙帮助过金陵百姓,只有这个柳神医真的对百姓好,如今竟然有人不分青红皂白,乱认妖怪,心中怒火早已经忍不住了,愤而起身,遥指那蓝衣男子,大声呵斥道:“大胆,柳神医乃是德高望重之辈,你这黄口小儿竟然指鹿为马,将他认作妖怪,还不快些认错,否则我必将你拿入大牢。”此时的弦歌台下百姓听的竟然有人将柳神医称作妖怪,都向那蓝衣男子喝骂道。大有群情激奋的表现。

“嘭”的一声,雷电交击处,历晓寒身形暴退而出,全身被雷电烧的伤痕累累。历晓寒只感觉全身如遭大石撞击,全身兴不起一丝力气,好在他意念够深,才没有倒下去。“小兄弟,你没事吧!”刚才那个黑脸汉子此时才看清自己的救命恩人原来是个不满二十的小兄弟,看他全身伤痕累累,似是受了内伤,连忙问道,遥想起刚才御剑杀敌,引九霄神雷那神仙般的一剑,心中便是一阵向往。

虚凉听后,面容更加惨白,颤颤巍巍地说道:“条例上说的是凡是我门派弟子,不可在尘世与凡人争名逐利,妄动道法,若有违背,立即——逐出——师门——”说到此处已是如捣蒜般地磕头哀求着这个蓝衣男子:“师兄,师弟知错了,还请你网开一面!”其声犹如秋后那北雁南飞的哀鸣。

历晓寒收回墨信剑,对着那蓝衣男子行礼道:“在下历晓寒多谢这位大哥相救之恩,还未曾请教尊姓大名。”心中却是暗暗:“这位大哥好高的修为,自己所受的重伤只是在片刻被他治愈了,自己比起他怕是有十万八千里的差距。”

那蓝衣男子微微摇头,一幅恨铁不成刚的样子,叹了口气道:“虚凉,你何以被世人称为剑仙,枉你修道十余年,却还是压不住红尘的名利诱惑,如今我见你修为不易,又有心痛改前非,也就不必这逐出师门.”

也不知多久过去了,是几天?还是几年?都无从得知,历晓寒只觉得全身的真元如同百川归流般地冲破自己的紫田气府,那股阴寒的真元由头顶的百会穴下流到四肢,再由四肢到脚底的涌泉穴,再由涌泉穴反射着沿着原路返回,途中经过大小经脉最后慢慢的沉没在紫田气府之内,那股阴寒的真元汇在紫田气府之后,慢慢的旋转起来,形成一个银色的光球,那光球不停地旋转,当旋转道巅峰的时候,突然炸开,化作无数道小型真元,如划空的利剑,闪电般蔓延全身。

“妄想,小兄弟,你快些人让开,免得误伤了你,不管怎样,今天这妖孽必须在此伏法。”说着又挥动焕日剑,一道闪电直接劈过来,历晓寒见闪电劈来,一把推开柳申仪,墨信剑上光芒暴涨,死死的挡住那雷电,绕是在弦歌台下的百姓都能听到雷霆划空那一阵霹雳巴拉的响声,更别说是直接被雷劈中的历晓寒,他只感觉全身酸麻,没有一点力气。

那儒衫剑客听了脸色如锡箔般银白,双肩颤抖,突然直直跪在地上:“师兄,师弟知错了,愿听师兄处罚?”这个时候的这个叫虚凉的男子神色之中隐隐有愧色,简直不能和刚才御剑的威风凛凛相知一提。

那蓝衣男子一挥手阻止了他,继续说道:“你也不必谢我,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现在罚你去守卫镇妖塔,等到你苦思完后,再来找我。”虚凉无奈的道了声是,手中黄光一现,凝成一把剑影,踩在剑上便离开了。在虚凉御剑飞走后,那蓝衣男子眼中一丝不舍的神色淡淡流出。

此时弦歌台下的百姓都有点回不过神来,明明是医仙大会的比试,却一会雷霆乍响,狂风肆虐,天昏地暗,一会儿长剑腾空杀敌,一会儿三剑碰击,最奇怪的是刚才那个儒衫男子尽然腾空飞走了,这些古怪的现象让很多人都目瞪口呆,很多人都在惊异,莫非是遇到了神仙,一时整个弦歌台一片静谧,只此时那蓝衣男子转过身来,对着历晓寒与那黑脸汉子微微行礼:“两位兄弟,方才我师弟多有冒犯之处还请多多见谅,在下在此替他向二位赔罪。”话语谦虚有礼,似有名门大派之风。本来二人无愁无怨,刚才那蓝衣男子那番苛责的话语可是全数落入他二人耳中,那黑脸汉子此时再听了这蓝衣男子这番请罪的话,心中怨气早已烟消云散,笑着道:“不碍事,只是这位兄弟——”说着眼神瞥向一旁伤痕累累的历晓寒,似是在担心他的伤势,历晓寒看着黑脸汉子,突然问道:“这位大哥,请问你是不是叫做郑言。”那黑脸汉子一愣,问道:“小兄弟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历公子,虽然我知道你听不到,但是我还是想对你说你真的是第一个对我好的男子,如今我即将离去,身上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只有一块从小伴我长大的玉佩,我现在把它送给你。”说着从身下解下一块翠绿色的碧玉,那玉上左边一面刻着璇玑二字,一面刻着刻着苍天二字,两条相濡以沫的小鱼正依偎在一起。将玉佩系在历晓寒身上时,眼中满是留恋之色,拾起跌在地上的墨信剑,右手真元运起,一掌击在神像侧面,那神像便“嗡”地一声转了个半圆,陆钰涵手持墨信剑飞身而起刷刷刷地在神像背上刻下了几个大字,转身走出。

“叮”地一声,一个青色长衫的男子手持一把通体漆黑的宝剑挡住了那势如雷霆的一剑,正是历晓寒在最危急的一刻挡住了那险险的一剑,那蓝衣男子眼中混是不解。而历晓寒也是勉力挡住这一件,那剑身上携带的雷霆之威将他全身的护体真元摧毁,鲜血从他口中溢出,但是他却不曾退却半步,依然直直的盯着那蓝衣男子。



展开内容+

杀神岛 三国重生马孟起 药铺女东家 红颜送行者 上选娇妻(上) 国民影帝太会撩 红楼庶长子 一刀倾情 娘子你过来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