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小说 >

五十匪记小说

五十匪记

五十匪记

10.0

手机阅读

来源:bjkgjlu

作者:梦里醉江南

时间:2020-08-30 11:03:18



  待到这一切做完,这位老爷满意的对师爷点了点头,并颐指气使的对师爷说;“胡师爷,记得明个儿去做一架大一些的马车来,许久不曾出门了,谁想这马车也会缩水,真是的。”“是的,老爷。”胡师爷躬身答道。说完,胡师爷转身面向书生问道:“你就是那个据说祖上出过仙人的李姓书生?听说你家传了一本仙人看的书,叫什么《通天诀》?正好我家老爷的公子也在仙门之中,这本书我家公子应该能用得上,你速速将书献上,说不得我家老爷一高兴资助你考取个功名什么的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书生听了师爷的话,反而把包裹抱得更死了,胆怯却又坚定地说道:“此书乃是祖上所传,万万给不得别人的。"胡师爷又要说话,却被老爷一手拦住,“这大热的天儿,跟他费什么话。"说着,手一指拦住书生去路的那十几个人道:“那个谁.那个谁.还有那个谁,去把他的包裹给本老爷抢下来,不交?不交就乱棍打死。”说完,转身缓步向马车走去,边走还边嘟囔“这该死的天儿,热死本老爷了。”马上的十几个人听了老爷的话,翻身下马,手持短棍把书生围在中间,其中一状似头目之人戏谑道:“小子,听说你家祖上出过仙人?那你就赶紧祈祷在我们打死你之前你的仙人祖宗能出来救你吧,哈哈哈!”说着伸手就去抢书生的包裹。书生死命的护住包裹不放,并声嘶力竭的大喊:“光天化日之下,强抢他人财物,你们还有没有王法?”"王法?哈哈哈,在这土城,我家老爷就是王法。他妈的,还死拽着不放手,给我打!”说着,挥棍打向书生,其余众人也是一拥而上。书生的惨叫只持续了几息,然后就只剩下了棍子击打身体的“嘭”“嘭”声。片刻后,状似头目的家丁把一本染血的书递给了胡师爷,胡师爷接过后拿出了一块手帕,轻轻的擦拭掉书皮上的血迹,待看清了《通天诀》三个字以后,躬身把书递进了马车里并说道:“老爷,错不了,就是这本书了。”车里的老爷接过,看了看,也辨不出真假,但看这书生的打扮,别的地方也藏不住东西了,至于书生的住处,待到回去时差下人细细检查下便是,实在不行把房子拆了就是了,想到此处,老爷缓缓的说道:“做的不错,回去本老爷重重有赏!”胡师爷听了立马又一躬身“那我就替下人们谢过老爷了。”说完,胡师爷一直腰,喊道:“打道回府!”。十几个人,十几匹马簇拥着老爷的马车缓缓离开,地上只剩下满地的血污和书生渐冷的尸体。周围围观的百姓眼中没有愤怒,只有惊恐;而距这里百丈不到的城门守卫却假装没看到,今年的饷钱还指望着这位老爷呢,谁家没个妻儿老母什么的,这兵荒马乱的年头谁会为了一个不认识的书生和自己的生计过不去?看来还真如那个家丁所说的,在这土城,他家老爷就是王法。

  三当家在追随云顶天之前是个道士,没有名字,仅有一道号,唤作‘清风道人’,乃是最早跟在云顶天身边的人之一。其人不但武艺高强,且还有个最大的爱好,研究阵道,并且造诣颇深。但此人不通排兵之学,所以二当家入伙后,一直用阵道辅助二当家。研究阵道免不了要涉猎古籍,而凡尘俗世中的一些阵道古籍往往是和阴阳、五行风水之类的学说掺杂在一起的,久而久之,在阵道之学日益精深的时候,也产生了一个副产品--算命。奇莲寨兄弟刚刚聚在一起的时候,大家还是乐意让他给算算的,毕竟谁都想知道自己明天出门会不会捡金子,或者遇到艳遇,碰到个美女倾身倾心啥的。可时间一长大伙才发现,这家伙除了能给别人看看生辰八字外带看看风水之类的,天可怜见,从大伙初聚到一起那几年到现在,愣是一卦没准过,连蒙对一次都没有过,不得不说也是一个奇迹了,所以众兄弟一致给他起了个外号--臭算命的。

  二当家虽然未曾提过自己的出身,但我观其言行举止,皆有一派出自大世家的气质在其中,想必应该是出自某个富贵之家吧。其实私下里兄弟们也议论过这事,只是大当家你也知道,兄弟们天南海北哪来的都有,其中不少人见过这样的贵族子弟,所以就也就见怪不怪了。要说二当家这还是正常的,有一些甚至都分不清男女。

  “这还差不多。”说完,云顶天转身又坐了回去,其实他根本就没打算走。

  “去、去、去,你个臭算命的,不帮忙就算了,还跟着添乱。”说完作势欲走。

  “其实大当家,我觉得二当家这样也并非全无好处,大当家你刚则刚已,却也要明白过刚意折的道理,而二当家的阴柔之气正好弥补了你这一点,对你还是有很大好处的。古籍上有云:‘孤阴不生,独阳不长’嘛。”

  老爷心中是一片苦涩啊,前几天刚刚得到那本《通天诀》的时候,还想着等儿子回来了,把这本书交给儿子,让其带回师门,万一儿子师门的仙长一高兴,赏赐下来点什么,好跟着沾沾雨露之类的。哪成想从抢了书到现在,这第三天的日头还没走上一半呢,奇莲寨的悍匪就杀进来了,快的跟有人给奇莲寨报信儿了一样,老爷心中十分怀疑是城南贫民区中那些贱民干的。

  “大哥,你带兄弟们奔袭千里,难道就只为了这土城?我刚刚看了一下,眼前这百十来人,再加上外面的守军,你随便让咱们哪个兄弟过来一趟都解决了啊,至于兴师动众的把兄弟们全拉过来么?大哥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个合理的解释,说不得小弟只能以下犯上,和您理论理论了。?说完,二当家摆出一副我等你开口的样子。

  七月的天,骄阳似火,肆无忌惮的照在城南贫民区的土地上,让这本就人丁稀少的街道,更显凄凉。在略靠近南城门的地方,有一所低矮破败的房子。时值正午,一个乞丐模样的人急匆匆的闯了进去,并在不到三十息的时间迅速离开,半盏茶后,一个书生打扮的人狂奔出门,发髻略散,一身洗的发白的衣服怀里紧紧的抱着一个包裹,瘦削的身体迸发出惊人地速度,拼尽全力的向南城门跑去。书生面色苍白,一头的汗,牙关紧咬眼冒血丝,可见这样的奔跑对他的身体是一件不小的负荷,但书生却没有半点减速的意思。近了,更近了,离城门还有不到百丈,书生泛红的眼里迸发出欣喜的光彩。却在这时,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迅速袭来。霎时,烟尘笼罩当场,待烟尘散去,书生已被十几条健马截住去路。已经接近脱力的他不得已被迫停下来。死死抱着包裹,书生上气不接下气的问道:“你...你等,为何拦我去路?”马上家丁打扮的十几人也不答话,只是戏虐的看着他。约莫一炷香的功夫,又是十几人,簇拥着一辆在这小城来说已算奢华的马车,缓缓的来到书生面前两丈不到的位置。一个师爷模样的人手拿纸扇,快步从人群中来到马车前,轻轻的拉开车帘,对里面说道:“老爷,就是他了。”说着,纸扇一指书生。师爷说完,从马车里缓缓挪出一人。对,是挪出来,这位爷胖的,马车的空间对他来说已经显得窄小了。师爷见老爷要下车,马上对后面挥了挥手,立马,三个健壮家丁来到马车前,其中两个一左一右扶住老爷的手臂,另一个则跪在马车前充当车凳,待到老爷下了马车后,又有从后面上一个家丁并迅速打开一把大号的遮阳伞,替老爷挡住火辣的阳光,似乎这位家丁也在担心,伞撑得慢了自家的老爷会不会被太阳烤出二两油来。

  “哎!哎!哎!好了好了,不笑了不笑了,大当家先别急着走,听贫道给你分析分析这事....”

  云大当家骑在马上诧异的看着土城老爷和他婆娘,心中忍不住直嘀咕:“这俩货咋长的啊,胖都胖的这么般配。抢了这么多年了,还头一次见到胖的这么有夫妻相的。”边琢磨着边往二当家那里看了一眼。按习惯二当家这个时候应该骑马跟在他右边,这个习惯怎么养成的已经不记得了,好像自从辛中寒入伙奇莲寨,接了军师的位置后,很自然的就这样了。只是二当家今天自从进了土城后就没出过声,云顶天挺奇怪的,就下意识的看了这么一眼,却见辛中寒正一脸无奈的看着他,觉得事不好的云大当家刚要把头转过来,二当家开口了。

  还是那似火的骄阳,照在人脸上火辣辣的,只是今天已经没有人敢给咱们的土城老爷撑伞了,因为咱们的土城老爷已经从那天那个高高在上,视人命如无物的上位者,变成了如今的待宰羔羊。全家上下连仆人带家丁,一共一百多口,全被集中在了自己门前的宽敞院落当中。火热的太阳高高挂在天上,本是最热的七月,可是看院子里抖成一片的人,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三九天呢。

  “有道理呀有道理,不愧是算命的出身啊,就是会说,说的我安心了不少。”

  “啊哈哈哈,老二啊,这个........”

  “呵呵呵....那个,那个谁,对,就是说你呢胖子,姓甚名谁,速速给本大当家报来。”

  “是吗?可我看咱们走的这个方向,过了土城,再往西南走七百里就到了连云山庄的地界啦。哎呀,说起来这连云山庄的大小姐可真是美女啊,看着她连我都是要流口水的,而且听闻这位小姐好像对大哥你还是很有些想法的,难怪!难怪!”

  “要是今日渡过了此劫,非得狠狠整治一下那帮贱民不可,看看是哪个不要命的敢跟本老爷耍心眼玩手段。现在唯一能指望的也只有我那入了仙门的儿子啦,不得已一会儿也只能把这事搬出来了,要是镇住了这帮悍匪则一切好说,要是镇不住,哎呦喂.........”想到这土城老爷的心里是哇凉哇凉的,差点没声泪与屎尿具下。

  而我们开头这位土城的老爷相比于奇莲寨以往洗劫的官宦富豪来说,实在拿不上台面,土城这摊小水又能养出多大的鱼来?偏偏我们这位老爷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作起恶来往往有些肆无忌惮,话说我们这位老爷却也是一个没什么野心的聪明人,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所以也只在土城一地鱼肉乡里,兴风作浪,他觉得奇莲寨不会看上他,却不知我们的云顶天云大当家一向秉承着除恶务尽不分大小的想法,说白了就是“虮子也是肉”。以前不动他是没听说过他,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如今他为祸乡里的事正好传进了千里之外,奇莲寨大当家的耳朵中,按大当家的脾性那是不能放过了。至于我们这位老爷,确实有一位在仙门之中的儿子,只是他自己也不甚明白所谓的“仙门”是怎么个概念,而这位公子在拜师之后,也只回来了一次,顺便提了那么一嘴,而且告诉他,仙门中人出入俗世不是很方便,以后不能总回来看他和母亲,最快也要十几年才能回来一次,并特意叮嘱他别把自己是仙门弟子的事传出去,若是被某些有心人知道,会给自己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我们这位老爷平时也就拿这事忽悠忽悠平头百姓,毕竟在我们这位老爷眼里,那些任他欺压的老百姓肯定不会算在有心人之内的。所以云大当家也没听说这事,就算听说了,按我们云大当家的脾性也绝不会犹豫,云大当家还真没怕过谁。而一个小小土城的小小员外,按我们云大当家的话说,那就是随便去个兄弟都能灭了他,之所以要拉上所有人是因为云大当家觉得最近一段时间闲得发慌,就当出去消遣了,所以他就没跟一向谨慎细致的二当家商量这事,而这一系列的巧合却不经意间为他们打开了一片新的天地。正所谓:无巧不成书!

  语气不对啊,怎么这还有一股子醋味在里头,云顶天这个头痛啊。

  “叫我‘军师’或者‘二当家’”辛中寒咬牙切齿的说道。



展开内容+

杀神岛 三国重生马孟起 药铺女东家 红颜送行者 上选娇妻(上) 国民影帝太会撩 红楼庶长子 一刀倾情 娘子你过来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