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架空 >

黑帮女枭穿越记小说

黑帮女枭穿越记

黑帮女枭穿越记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看书堂

作者:紫墨染

时间:2020-06-12 10:03:59

他本黑帮女枭,却因一次帮派纷争走向死亡亡。醒之后阴差阳错魂回清朝。本来可以平平淡淡做米虫过一辈子,可是他性格注定了一生的不凡。他绝情爱憎分明,他精才艳艳风华绝代,却有一副嘻哈的外表,谈笑间敌人灰飞烟灭。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逆我者,都得死亡亡!霸气的宣言注定了路程的坎坷.九子夺嫡,江湖纷争,反清复明,...

穿越古代当格格2康熙四十二年,转眼间我来清朝已经大半年多了,对于操劳久了的神经来说,从没有这么清闲,一下字无事可做反到有些不习惯.白日里钻研钻研古代人的书法诗韵,抚琴练习生疏的指法,实在无聊便在院子里做做愈加,或者围着花圃跑个几圈,日子倒过的畅快然,之所以如此做,自不是心血来潮,愈加和跑步表面上是为了消磨时间,实际里却是用了现代较普遍的方法锻炼身体,那谁说的好: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既然已经决定面对了,自然要有所准备,否则拖着这副娇滴滴的身子,出师未捷‘身’先死啊!自从穿越以来,这副身子除了虚弱些,以前那些病啊痛啊的都一概消失了,我曾私底下想过,或许是换了灵魂的缘故吧,当然,这些我是不能说的,虽然鑫儿待我极好,可防人之心不可无,黑帮生活,让我恨透了内贼,况且此刻孤身一人潦倒异世?所以我不能对这里的谁完全敞开心扉,很多事大多采用敷衍的态度。表面上我仍是照常‘喝’药,一日数顿,病态未减,只是精神比平日里好上许多,而且为此,我的别院还特意弄来了许多盆景植树。只有晚上夜半无人之时,我才能彻底的放松自己畅快的练习以前的招式,半年来在我有意无意的调养下,这副身体已经脱胎换骨,早非当初了,对于这一结果,我自是十分满意,在皇宫这样错综复杂的巨型染缸中,多一项实力就等于多一份筹码,这样而来,我也能活的更久些。#########第三人称这日,天气清爽,阳光如丝缎般柔和光亮。实在耐不住屋子里的烦闷便想着出去走走,本想叫上鑫儿作陪,奈何找不着人影,对于这个时常‘失踪’的小丫头齐悦并没有太多的上心,功力恢复倒让她自信不少,便撞着胆子换上身宫女服饰偷溜出去,这样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前世也来过天安门,或许是指示牌的缘故并没有觉得多么难走,如今探来,四处红墙绿瓦,实在分不清东西,齐悦心中不愿招惹是非,于是就出现了以下的情景:一个粉色宫装的小宫女绕着宫墙像无头苍蝇般四处乱转,唉!怎么又转回来了啊?齐悦无奈的拍拍自己不是十分灵光的脑袋,每个墙都建的差不多,实在分不清那个对那个,沮丧之时,“哎呦!这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啊?”一个公鸭叫的声音蓦然响起,齐悦突然觉得脊背一寒,夜路走多了,果然会遇上鬼,而她的运气真他/妈的不耐。“呦,原来是你这个小东西啊,小家伙,抬起头来给杂家看看”齐悦看着眼前这个颐气阳指的家伙,觉得很是不爽。可时世比人强,哪怕心里把他骂上无数遍的人妖,变态,可表面上功夫还得做全套,无奈,只得低眉顺目走了过去。“啧啧,真是眉清目秀......”公鸭叫捏住齐悦下颚啧啧有声。齐悦忍住想杀了他的冲动,面色不变,心底却越发的翻江倒海,奈何有人不甚识相,终于忍不住的齐悦干脆面色一凝,浑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声音冰冷道:“不知公公有何吩咐?”公鸭叫一惊,不知为何刚才有一种生死线徘徊的的错觉,眨眨眼,再度审视眼前的小丫头,呸!不过是个有点姿色的宫奴罢了,何必胆寒?这么一想,便撞了胆子,“你是那个宫的?”齐悦侧身轻巧的摆脱他的‘魔抓’,这才好好说话:“沁兰院”“你这没规矩的东西”公鸭叫留连的望着眼前空空的兰花指,贪婪那润滑的触感,心里暗骂齐悦狡猾,本想再刁难一下,后知后觉突然想到些什么,神色一下字从傲慢变的惊恐起来,颤颤巍巍着肩,反射性的四周望一望,才松口气般拉下嗓子吐糟道:“我他/妈的真晦气!哼,今个儿算你运气,好了,好了,给杂家把这篮子交给御花园的刘嬷嬷。”说罢,不耐烦的摇摇头,一手兰花指,扭动着本来就不怎么粗的腰肢扬长而去。齐悦若有所思的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此时的表情哪还有半点刚才的恭敬,眼里屏发出无尽的冷漠,先前她虽然低着头,余光却未错过太监提及沁兰院时眼里一闪而过的鄙夷,哈!她虽不想多事,却也不是好欺负的,什么人居然敢惹到她头上了?看来这后宫远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简单,事情真是越来越有趣了。齐悦一路上七弯八绕,偶尔碰到几个比较好的宫女太监,一路打听,总算到了御花园,说实话,难道我们的女主什么时候转性了,居然甘心听从一个太监的吩咐?自然不是,她之所以来这里也是为了那个刘嬷嬷,此时的齐悦认识的人还太少,早在前些日子她就有个想法,想要在皇宫里混的风生水起,最起码要有自己的势力,只是凭借她单薄的一个人如何在男尊女卑的古代宫廷建立人脉?这些她不是没细想过,曾读过高阳写的武则天传记,记忆最深的就是武则天落魄的时候悟出来的那句话:‘皇宫里真正的主人不是皇帝嫔妃,而是那些下层的太监和宫女,而这些人失去了在其他方面的追求,唯一在意的就是金钱了,给他们银票和尊重,就可以让他们为她所用。’出于这个认识,她对身边这些个宫女太监一直和气大方,就算何七因为怀念故主的原因,爱屋及乌,她也从来不让他白跑这腿。所以凭借此时的她想先从多方面入手,下人就是最好的一条捷径。#########第一人称走着走着,鹅毛般的雪白拂在脸上,身上,冰冰凉的轻吻,后知后觉的发现:下雪了!望着这晶晶莹落,心中隐匿了很久的细弦猛然牵动,今年赏雪,再无亲人陪伴身旁;恍然间,心头蓦升起几多酸楚......柳絮一般的雪花轻轻飞舞,带来了寒冬特有的莹丽风/情,金碧辉煌的皇宫沐浴在雪中巍峨矗立,那尊严的金色覆上点点雪银,好似披了一层轻莹薄纱,在丝丝暖阳的照耀下越显晶亮高贵。冬天的御花园并没有想象中的万般凋零,却是别有一番风/情,夏季里本该谢败的花儿齐怒放,更有一片梅林成为抢眼的风景!腊梅花朵小巧秀丽,不畏严寒争斗放。纯黄、金黄、浅黄、墨黄、紫黄、银白、浅白、雪白、黄白、粉红、浅红,色泽多样,傲寒耀眼!我置身于这片花丛中,混合着淡淡的哀伤,唇角边是那抹高浮不去的苦涩笑意,洋洋洒洒的雪花在视野中形成银色珠帘,眼前渐渐模糊,分不清是雪水还是泪水,只想在冰雪中尽情放纵,从今往后我只能活在冰冷!恍然间,这里还有另一个人的影子,隔着雪帘,看的不甚清楚,铺天盖地熙攘白雪妖娆,那身影本应显得哀伤清绝,与周遭环境格格不入;可是,那道人影却仿佛已经融入了自然,又仿佛他本身便是这其中一部分,让人丝毫不觉得突兀,甚至察觉不到他的存在。心中涌起了淡淡的好奇,如此情景,想不到还有人跟我一样雪中独醉,陡然升起一种觅得知音之感。环境很容易造就一个人,也很容易改变一个人,半年多的时间,或许心境不是那么明显,隐隐约约,变得不那么自己了,前途而言,是迷茫的,只一门心思想着自由,想着逃离这金色的鸟笼,转而又思,出去了干些什么?天地之大,独我孤身,本是异乡客,哪来壮志酬?难,难,难,二十六年来所有的痛苦加在一起,也不足以此时的哀痛,心像被一片片活生生的剐开,流淌下淋漓的血,痛到了极致,也变得麻木起来了。地面上已经堆积一层薄薄的雪,单薄的绣鞋踏上去,很是酥软,与此同时,彻骨的寒也袭上心尖,可我却毫无所觉,仅轻缓的向前移动。近了,近了,隔着越发稀疏的雪帘,我才得以看清,约莫十八九岁的年龄,身材颀长,着月白色长袍,在厚雪之中丝毫不显狼狈,更发英挺,面如美玉,目如朗星,只是那眉宇间淡淡的清愁,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脑中突然浮现出‘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句子,想到此,越发想笑,同是天涯沦落人,同是天涯沦落人啊!愣神间,一声清脆的“格格”打断了我的思绪,着急的看想对面的人影,这么近,他听到了没?不知为何,心里就是在意,可复又前行,那还有刚才的人影?恍然兮,一切都只是场镜花水月,哪还有什么天涯沦落人?不过南柯一梦罢了。鑫儿看着我怔怔望着前方,水灵灵的大眼中满是不解,复由轻唤了声:“格格?”没有焦距的眼瞳方能汇聚,走到他方才站定的地方,眼看着一根翠绿色的绳子即将湮没,蹲起身子帕去积层上的雪,映入眼帘的是一块白皙的上等羊脂玉,指尖轻触,感受那细腻的冰凉,心,却渐渐安宁下来......皇宫宴暗涛汹涌年关将至,紫禁城开始忙碌起来,整个皇宫都沉浸于一片红色的海洋之中,除夕这天,尤为热闹,每个宫人早早的起了,着上艳丽的新衣,脸上带着喜庆的笑儿,爆竹声声,四周空气中蒙上一层淡淡的欣喜.天不亮就被不远处的喧嚣声惊醒,恍然记起,今天是除夕.父亲走后,虽然大多忙着帮里,伊家人都是极为传统的,哥哥没有女朋友,所以每年除夕,我们都会在一起吃年夜饭,然后到后花园里放上烟火直到天明;嘴角不禁勾勒出一抹恬静的笑,周围的古老无不提醒着我穿越的现实,披上一件单衣坐起,透过窗外的缝隙望着忙碌的宫人.突然觉得眼睛有些涩/涩的,闭上再睁开,反复几次,压下心底那些不现实的情绪。这日,沁兰院摒弃了往日的荒芜,早早来了一批太监宫女焕然一新,窗框门后,都贴上红色的春联以及大大小小的福字,屋外传来鑫儿絮絮叨叨的声音,可以听出这丫头今个儿心情极好,和往常一样,她没有来打扰,一般都是睡到自然醒才吩咐进来伺候。我睁着空灵的大眼,脑袋里想些什么,半响,屋内传来了稀稀疏疏的穿衣声,传来鑫儿,换上前些日子新领的旗服夹袄,坐在镜前满满的审视着自己。“格格,您真美!”身后传来鑫儿的赞叹声,我不以为意的扯下嘴角,却终究没有笑出,幽幽一叹:“生于皇家,美才是一种真正的悲哀啊,大凡以色事人,色衰而爱弛,爱弛则恩绝,倒不如平常百姓,虽清苦,却恬静。”或许是经历过生生死死,大彻大悲,心境也变得淡然得多,曾经为了亲人,为了名利奋斗了一世,如今想来,便不那么透彻了,人之一生,活自己尔,浮华如雾,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与其在滚滚红尘中挣扎,沉浮,倒不如置身于外,冷眼看遍人世间。鑫儿似懂非懂的望着我,呶呶嘴想说些什么,不知是碍于身份还是无从说起,索性闭上了嘴。在镜中,她的举动看的分明,我只是无奈的摇头笑笑,到底还是年轻,有任性的资本,比起自己,虽然空有一副年轻貌美的皮囊,心境却已经老了,到底是不一样了啊!“格格,今个儿除夕,奴婢给您梳个牡丹髻吧,吉祥又富贵.”我抿了抿唇,目光漂浮的看向镜中的自己,半响,似决定般吐了口气,“不,不用,给我准备些东西.”鑫儿虽不明所以,不过既然主子开口了,奴才自得照办不是。我按照现代的方法,让鑫儿架了一盆碳在屋里,找了几根柱形的铜棒放在里面加热。然后找了柄好看的雕花檀香扇,让鑫儿想办法给我展开侧按在脑后,顺便在发上插点其他一些小的装饰,待到加热好的铜棒放在冷水里浸过之后,开始卷垂在脸侧的几缕发。“格格,这法子真好,您现在的头发可漂亮了!”小丫头眼底藏不住的艳慕。望着她的神采,遮不住的天真,出乎意料,我对上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前世我一直烫着妩媚大卷,齐悦虽美,可古人这又长又缀的头发,整天也就那几种花样,说到底,还是不太适应,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本着试试的心态,没想到效果这么好,不仅漂亮,更重要的是自然,对于三百年的古代来说,这的确算是标新立异了,遂淡笑道:“要是喜欢,你自己也可以弄啊,方法都交给你了。”.........“这真的可以吗?我,奴婢的身份”鑫儿犹豫的说,声音抑制不住颤抖,对于这种场景,我早已经历不少次了,起初还不习惯古人的唯唯诺诺,逐渐习惯成了自然,我本身不是个喜欢说教的人,虽然生于现代,却并没有在平等的环境下成长,故也说不出什么‘人人平等’的话,于是便淡淡的命令道:“好了,这是我恩准的,你大可以不必顾及。”好了,发型搞定,下面就到脸了,来到古代,我基本都不曾化过妆,因为不放心这些化妆品的质量,谁知道是铅超标还是汞超标。除了我用大红胭脂和孔雀蓝眼影将眼影调成紫色眼影之外,其他的都是淡淡的,以自然为主。一切就绪,忍不住叹息:红颜易老,色衰爱驰,但愿我这步没有走错。#########傍晚,华灯初上,远处灯火鼎盛,丝竹长奏,酒肉味道悠扬四溢,不夜的紫禁城终于来到了盛大晚宴的高/潮。康熙到底是千古一帝,没有想像中的纸醉金迷,华丽的面纱下却是朴实,这一点让人不得不赞赏,有些迫不及待会见这位伟大帝王的真容了!鑫儿带着我七弯八绕的终于来到了大殿,虽然天安门广场我是来过,不过这样的气氛始终让人感到压抑,只听一声公鸭叫声;“嘉旗格格到”一瞬间,原本喧哗的大殿鸦雀无声,扫视四周,正中间的一大桌是康熙和他的老婆们,左右两侧分别是他的儿子和女儿,然后分别是一些皇亲国戚,王爷大臣……冷不丁,数十双眼睛齐刷刷的向我看来,有惊艳,有探究,有不屑,有讽刺,有怜悯……见此场景,心里平白生了股怯意,今日过后,再无安宁了!可是这个时候绝不能退缩,否则一切计划都成泡影!深呼一口气,踏着小碎步缓缓而行,尽量挺直脊背,摆出一派端庄,直接忽略那些目光,径直走向主桌那个明皇色的人:“赫尔嘉.齐悦向万岁请安,万岁爷吉祥”说着,规规距距的行了个宫礼。似没想到一向深居简出的人竟然大肆招摇的在晚宴上出现,康熙足足愣了有一分钟,可千古一帝必然不作假,很快就恢复了威严,略一沉吟,平淡无波的说道:“悦丫头,抬头让朕看看。”心跳陡然加速了,暗暗握拳,落子无悔大丈夫,布局如此,何来悔意!没有说免礼平身,亦没有质问为何身在此处,而是再随意不过的样子,似乎现实本该如此,今日我本该出现在这里,一时间,不仅是那些溜须拍马,见风使舵的宫人大臣,连我自己也搞不懂康熙的意图,如今之际,唯有以静制动了。依言抬起头,对上康熙探究的眸,不卑不亢,倒认认真真瞧清楚了千古一帝的真容,心中不禁一赞:康熙的容貌并不算非常英俊,至少比我想象的差,但是威严庄重,沧桑豁达,富于内涵,尤其那一双眼睛,似乎包含了人间所有的感情,又好象精明得什么也没有留下。康熙眼中精光一闪,突然意识到这么盯着一个皇帝看,是会掉脑袋的,连忙垂下头;康熙目光变得柔和起来,“快起来,今个儿是家宴,没那么多规矩,我看你就坐朕旁边,也好给朕解解闷。”说着康熙示意身边的总管太监李德全加椅子。音落,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我身上,心跳停两拍,无视众人的诧异落落大方的走上前,坐下,一切动作如行云流水般随意,顺畅,似乎身旁坐着的不是随便就能决定别人生死的伟大帝王,不是万古流传的康熙大帝,而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平常人,没有拒绝,没有惶恐,嘴角挂着无懈可击的笑容,对四周那些或嫉或妒,或怨或恨的眼神丝毫没有困扰,就从容坐落在康熙身旁。齐悦也好,伊敏也罢,从来都不是一个没胆色的人,你既敢出,我就敢接,康熙,把我推上刀锋剑顶,你到底意欲何为?见我如此,康熙眼里闪过一抹极其古怪的神色,分不清是赞赏还是诧异,尔后,却把我冷在一旁,边吃着菜,和身边的如花美眷自如谈笑。宫斗吗?我冷冷一笑,康熙,若这就是你的目的,那我奉陪!若是齐悦本人或许会害怕,可你万万不会想到,这具齐悦的身体早已被他人的灵魂所取代,我是伊敏,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伊敏,从小生存在阴谋诡计下的伊敏,已经死过一次的伊敏,世间上早已没有任何事能令我害怕,所以你要玩,我就陪你玩。我不看众人,只是低下头来吃菜,话说皇帝的菜还真不耐,冷笑的扫视一眼故作矜持的众人,唉!古人做成这样,也实属不易,怜悯归怜悯,筷子却夹个不停,一切如在自己家般随意自然,毫无拘束;很快,桌上的气氛变得尴尬起来,我的轻巧随意和另一边的做作矜持形成鲜明的对比,多双带有色彩的眼睛有意无意的落在我身上,对此,我唯有充耳不闻,视而不见.........



展开内容+

杀神岛 三国重生马孟起 药铺女东家 红颜送行者 上选娇妻(上) 国民影帝太会撩 红楼庶长子 一刀倾情 娘子你过来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