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踏碎凡尘小说

踏碎凡尘

踏碎凡尘

10.0

手机阅读

来源:bjkgjlu

作者:半键

时间:2020-03-05 09:07:56

不朽的传说后,续写前世的姻缘。因喜欢而聚,为了喜欢而奋斗。 踏碎凡尘最新章阅读下载-喜欢阅小说网站陆一尘回到自己居住的静心舍,如同木偶一般的躺在床上,目光空洞无神。莫名的伤感让他感到一股无力,跳动的心,到底缺少了什么,才让人如此的迷茫,空有一身的力量,却填充不了空虚的灵魂。第一次,陆一尘有了一股冲动,想要下山,去寻找心中的答案。夕阳渐渐落下,余晖下的小壶峰,被覆盖了一层金色。走出简陋的静心舍,在微风的陪伴下,陆一尘向小壶峰的峰顶走去。寂寥的身影在夕阳的

  天与地,仙与凡。天地之距尚可量,仙凡之别逾万丈。忆过往,梦前生,泪洒幽冥中。今生离别苦,来世化幽魂,仰天长啸君莫阻,执着追求不停留。踏破凡尘,只为牵手。“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鞠花开,鞠花残,塞雁高飞人未还,一帘风月闲。”“天高有尽头,思量无期限!”巍巍泰山之雄,却承载不了一个人的思念。泰山之巅,屹立着一个少年,白衣随风而飘,泪水伴风而逝。少年背负一柄长剑,孤独的站在山顶,执着的仰望着星空。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又为何人而思念,可是他还是来了。这是他第八次到来,每年的七夕之夜,心灵的牵引,思念的呼喊,都会指引着他,登上泰山,仰天而视。夜风未动,花草却在摇曳,它们在乞求,乞求少年的离开。那份发自灵魂深处的思念太过沉重,它们这些花花草草根本承担不住。“徒儿,我们该回去了。”一个醉醺醺的老者飘然出现在少年的身后,望着酷似当年自己的徒儿,他心中也是一阵酸痛。这无情的老天爷,害了多少人被迫分离!十八年前,身为齐云山小壶峰的首座真人陆云,因爱人离世登临泰山,寄托思念。在回程中捡到了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这婴儿甚为奇特,不仅在寒冷的夜晚不知寒冷,不哭不闹,还挥舞着双手面向泰山。而且,婴儿的两只手上各刻着一个字,左手“地”字,右手“瓜”字。陆云见婴儿可怜,便带回宗内,收为徒弟,并起名陆一尘。陆一尘的出现,也寄托了他对爱人的思念。陆一尘擦干脸上的泪水,对着遥远的星空说了一声再见,依依不舍的跟在师父的身后,默默的向山下走去。十八年了,每一年陆一尘都会央求师父在七夕之夜将他带到泰山之巅,对着遥远的星空诉说思念,没有任何理由而产生的思念。泰山之巅安静了,陆一尘虽然走了,但是他留下的无穷思念依然压的四周花草虫蛇、豺狼虎豹不敢出声。这份思念太重,重的让挺拔的寒松都弯了腰。一路飞遁,酒剑仙陆云带着陆一尘,仅一夜的时间就赶到了齐云山。之后边丢下陆一尘,一边喝着酒,一边向齐云峰云霄殿走去。齐云峰是齐云山的主峰,也是齐云宗的中枢所在,云霄殿作为齐云宗的大殿,每逢有要事,必定会在云霄殿内商议。酒剑仙一步三摇,跌跌撞撞走进云霄殿,不在乎其他三位真人的目光,毫无形象的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无意识的挥舞着手臂,对坐在大殿之上的云中子掌门说道:“云师兄,我,我回来了。”然后就瘫在座位上打起了盹。云中子是齐云宗的掌教真人,道法高深,神算犀利。在整个修道界都有着响当当的名号。而他却有着这么一个酒鬼还贪酒三分的师弟。但是他深知师弟心中的苦楚,便也尽量容忍。“陆一尘现在如何?”云中子知道无法教说小师弟,索性闭目养神来个眼不见心不烦,“这可怜的孩子,命本不该如此啊!”云中子哀叹。自从陆一尘进了齐云宗,本来安定的修道界接连出事,风起云涌。虽然不能将这不安定的原因归结到陆一尘身上,但是这其中必定有他有关。“此次我闭关一年占卜星相,却依然雾里看花,不甚清楚。试问这占卜之术,除了已经失传的紫薇算数,也就属我齐云宗的观星术堪称为占卜神术,却也查看不出事情的前因后果,冥冥之中有一只巨手,在逆天行事干扰天机,不知是福是祸。”一切事情的起因,就在十八年前。那一年,大地之中突然出现一股戾气,搅动天下局势。蛰伏已久的妖魔纷纷现世,让宁静的修道界渐起争端。许多占卜高手日夜推算,却终究无所获,只有一位隐居世外的高手,推算出一丝端倪。高人根据指引来到齐云宗,在看见还是孩童的陆一尘后,指着陆一尘只说了一个字“你”,便吐血身亡。当时在场的云中子心中大骇。之后,他就开始以陆一尘为中心开始占卜,可是每次都是以失败告终。此番他修为大进,宣布闭关,其实还是试图占卜星相,探查陆一尘命数。可是这次,耗费他一年心血的成果也只不过是一幕:被鲜血染红的陆一尘站在泰山之顶执剑遥指天际。仅是这一幕,就让他气息大乱,差点走火入魔。“是福是祸,自有揭晓的那一天,以我等之力,即便查探到天机,也无力更改天命,既然如此,又何苦执着于预知未来?”凌香雪是齐云宗唯一一位女真人,是白岂峰的首座真人,一身修为不次于掌门真人云中子,比执着于剑的酒剑仙陆云还要厉害几分。她这样的一个高手,有着世间罕见的绝世容貌,并且以清冷的气质冠绝天下。别看她容貌绝美,实则也是一个杀人无数的女魔头,好在她醉心于修炼,很少下山祸害天下。“以我之见,既然天命不可更改,注定要陆一尘血染泰山,我们又何必将他囚禁于山门之内,不如放他出去,历经红尘磨练,说不定还能化解他心中之结,化解劫难。”“凌师妹此话有理,如果天意真的如此,即便我们可以囚禁陆一尘一时,也囚禁不了他一世,陆一尘已经十八岁了,修为也到了太清第七镜,按照宗门规矩,可以派他下山历练。再说,陆一尘这孩子心性纯良,知事理,让他下山,也不会与人为恶。”玉离子是齐云山万寿峰的首座真人,他衣着干净整洁,身形飘逸如仙,不似陆云的邋遢和云中子的严肃。加上他俊美的相貌,足以成为无数少女心目中的绝代仙人。只可惜他不是用剑。手中一柄神兵乃是一只玉笛,玉笛通体红色,散发着一股股威杀之气。且看玉笛,便可以知晓这位飘逸似仙的玉离子也不是一个只知与人为善,不知与人为恶的老好人。实际上死在他手里的人,并不比那些所谓的邪恶人士少。坐在上首的云中子沉默,他每次为陆一尘占卜,都会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总感觉有一股血腥的气息扑面而来,所以他极力主张将陆一尘囚困在宗门内,不与世人相见。但是今天听到两位真人都反对将陆一尘继续囚禁,而作为陆一尘的师父,陆云虽然没有开口,可是答案不言而喻。所以云中子自己心中,也对囚禁陆一尘的行为感到愧疚,不知此举是对是错。“还是,在观察一段时间吧。”

  陆一尘回到自己居住的静心舍,如同木偶一般的躺在床上,目光空洞无神。莫名的伤感让他感到一股无力,跳动的心,到底缺少了什么,才让人如此的迷茫,空有一身的力量,却填充不了空虚的灵魂。第一次,陆一尘有了一股冲动,想要下山,去寻找心中的答案。夕阳渐渐落下,余晖下的小壶峰,被覆盖了一层金色。走出简陋的静心舍,在微风的陪伴下,陆一尘向小壶峰的峰顶走去。寂寥的身影在夕阳的折射下拉的很长。心神空寂一路慢走。夕阳消失,银光升起,陆一尘站在小壶峰的最高处。群星明亮,一闪一闪,指引着思念的方向。身体不在颤抖,心神也变的安详,但是,无声的眼泪止不住的滑落。“是谁,让我如此挂怀?让我无时无刻不面对空虚,品尝寂寞,却又甘之如饮。”风,干了眼泪,轻抚干涸的心灵。陆一尘的心,渐渐的沉寂下来。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静心舍,却见竹舍内烛光摇曳,陆一尘惊奇之下,闻到一股浓浓的酒香。道家虽然不禁酒,却很少有人会在宗门内喝酒,除了两个人,一个是酒剑仙陆云,另外一个不是男人,却比男人更喜欢女人,更英姿勃发的姑奶奶,明眸酷齿,身姿动人,玉指如葱,洁白如玉,却喜欢女扮男装的女人。玉枫,玉离子首座的掌上明珠。玉枫身为玉离子的爱女,却师从酒剑仙,有一个爱喝酒,会喝酒的师父,玉枫的喜好自然可知。陆一尘推开门,就看见丝毫不把自己当外人的玉枫,正从怀里另取出一只小酒杯。倒满酒,也不问陆一尘是否要喝,就推杯送到陆一尘的面前。小小酒杯在空中不停的旋转,可是里面的酒,却是点滴不洒。小酒杯来势甚快,陆一尘急忙伸手接住,端着酒杯坐在玉枫的对面,看着已经满面红光的她,知道这个家伙已经喝了不少。“师兄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里?”虽然知道玉枫是女子,可是陆一尘却不敢喊师姐,他可记得清楚,第一次他喊师姐时,被揍得浑身酸痛。不去管陆一尘是否喝了杯子里的酒,玉枫自顾自的喝着。一连几杯酒下去,才算停下。看着陆一尘消沉的摸样,她微有醉意的说道:“你没事乱跑什么,害得我和我就都找不到人。”“你师兄我今天丢人了,被一个女人打了,你要帮我报仇。”陆一尘虽然在齐云宗生活了十八年,可是自从六岁开始,就被禁止走出小壶峰,也不允许与小壶峰之外的人有来往,所以他对小壶峰之外的人都不了解,几个他知道的同门,也是他通过玉枫的口得知的。当然,知道他的人也不多。小壶峰有弟子七人,而他能接触到的,只有大师兄一鸣,六师兄一泓,大师兄负责授业,六师兄负责膳食。之所以认识玉枫,则是因为一鸣大师兄下山历练去了,玉枫代替大师兄,专职对一尘进行授业。所以对于玉枫找他为她报仇一事,只是个玩笑,可是陆一尘的心里还是一阵心动。小壶峰对他来说,是一个牢笼,如果有机会走出去,哪怕只是离开小壶峰一步,也充满了期待。不过,实现是残酷的,陆一尘心中黯然,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心灰意冷的说道:“师兄你说笑了。”明亮的烛光随着陆一尘心情的变暗而黯淡了,温暖的静心舍,也随着变的有点清冷之意,玉枫似乎也受到影响,久久不语。“不说这些了,”玉枫给陆一尘满上酒,重新振作一下心情,“从师父那里听到一个消息,下月末,蓬莱将有一场论道盛典,蓬莱仙境广邀天下所有名门大派前往论道,论道之后,还有周一仙前辈亲临讲法。我们宗将会由师父带队,领弟子三十六人前往。这是一场盛会。可是你师兄我,却是没有机缘前往。”小壶峰之外的事情,陆一尘只能听着,也习惯听着,这是他获得外界消息的唯一机会。玉枫见成功的转移了陆一尘的心思,故而滔滔不绝的将关于蓬莱仙境论道大会的事情细细的讲述,从是谁送来的请帖,到宗内讨论有谁带队,又有哪些人将会前往一一说来。玉枫很喜欢陆一尘这个小师弟,单纯,善良,同时无缘无故的被囚禁在小壶峰,也让她十分的同情。被囚禁的原因,只有掌门和三位真人知道,她也不敢去打听。就从被告知尽量少接触陆一尘时,她就知道事情绝对不简单。”今天我听说了一件事,”再三犹豫后,玉枫还是决定将今天从师父那里听来的只言片语说出来,她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可是她也希望给这位小师弟一点希望,坚持下去的希望。“今天陪师父喝酒时,师父说了一句话,可能和你有关。”“和我有关?”倍感落寞的陆一尘听到玉枫的话,一愣神之后,暗淡的目光突然爆射出一股神采,直直射向玉枫。“可能吧。”玉枫被陆一尘的目光灼烧着,那份强烈期盼自由的目光透视了她的灵魂,让她坚定的道心突然有一丝动摇。“师父今天从云霄殿回来后,闷在守心殿喝酒,我正好去打探蓬莱盛会的消息,就陪他喝了几杯,师父是真的喝醉了,他模模糊糊的说了一句话,‘堵不如疏,千古至理,掌门师兄糊涂了,却苦了一尘’。”“堵不如疏,堵不如疏。”陆一尘细细的品味这句话,再联想师父偶尔流露出的内疚的眼神,他似乎看到了师父酒剑仙的内心世界,一个矛盾的世界。“十八年前,师父将我带进齐云宗,一直细心呵护与我,一转眼,十八年了。师父却很少再见我。”“师父也有苦衷。”玉枫为他们的师父辩解道。陆一尘苦涩的笑笑,摇摇头,不在说话。此刻,他的面前,只有酒,苦酒!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