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小说 >

紫气东来向西行小说

紫气东来向西行

紫气东来向西行

10.0

手机阅读

来源:bjkgjlu

作者:天泪寒

时间:2019-12-28 11:03:36

主人公与她师父在现代修炼突发事件穿越了,她们师徒两同时被卷了进去,但是师父为爱护她,把自己的魂魄熔炼到她的身体里面,她一直在找恢复师父方法,走遍神州内地也没有找到,最后只有西行而去

  最后一口吃下去后,大师把嘴巴擦了擦,才慢慢的对着下手边的玄亦说:“狗娃,你现在一个人住在村子里面吗??”“圆方大师是明知顾问了”但客套话还是要说的,想要别人做你弟子总不能直接对人家说,你就做我弟子吧,我当你师傅,现在就拜师,总不能强迫人家吧。各位说是不,要隐晦的引导小朋友才行的。呵呵,空吹了回原题。玄亦说:“是啊,大师你怎么知道啊?”听村上人和上山的猎户讲起村子里的情况的。现在国难当头,要把鬼子赶出我们的土地,百姓才能安居乐业,你现在住的地方,雨漏屋湿·风吹太阳过的,还住的好吗??圆方大师还是平静的说道,玄亦让圆方大师说在心里面了。心里感觉很难受,父母去世以后,草草下葬唯一给狗娃留了村头河边的那间茅草房子,草房因为失修而变的千疮百孔的,夏雨小河塘,冬雪压屋房。泥巴胚子草草房,年久失修睡烂床。夏穿蓑衣冬盖席,小小年纪何凄凉。用这话来形容狗娃的状况已经是当之无愧了,心里的失落感一直在狗娃身上徘徊不休。圆方大师感觉到狗娃的失落,对着狗娃说:“狗娃你愿意和我一起住吗?”正在失落的狗娃听到圆方大师话,心里从失落的感觉渐渐的变成了激动心情,这就是地狱与天堂的区别,狗娃带着点激动,对着圆方大师说:“大师你说是真的吗?”圆方大师看着狗娃激动的表情,认真的点了点头,是真的,难道你不愿意!狗娃想着现在住的泥巴胚子草草房,夏穿蓑衣冬盖凉心情在次澎湃了起来,激动的说:愿意·愿意!圆方大师见狗娃答应了下来说:不过有个条件哦,看的圆方大师小人得志的样子,怎么看怎么都虚伪起来的笑容,狗娃一下子就咯噔起来,心里想不会上当了吧!有点结巴的说:“大·大·大师扫地,洗衣洗碗烧水做饭我都会。”

  圆方大师摇了摇头说:“不是这些,这些只是生活的一部分。”狗娃心里有些唐突了,从吃了大师给的苹果到现在不到半小时,潮起潮落的经过好几次了,如果是有心脏病的人已经都倒下了,但是狗娃毕竟没有,只有再次提起精神壮起胆子对着大师说:“(不过心里冷汗直冒)只要不违背天地良心和道义的事,我狗娃一定照做!”不过心里还是有些忐忑。圆方大师并没有想过狗娃回说出与年龄不相符的话语来,但圆方大师想了想随即就明白过来了。所谓的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但狗娃和别的孩子不一样,所以也没有放心上!圆方大师老脸一红说:你现在和我住在一起必定师出无名,你看这样行不行,我收你做我圆方的弟子,而我就当你的师傅好了。说完这些话圆方的心也平静下来了,开始的激动变得了等待了,狗娃听着圆方大师的话小眼睛争的老大,一张小嘴也变成了哦字形!而圆方大师此刻从等待的心情变成了期待了,就等着狗娃的答复了。狗娃从想了很多到圆方大师说出最后的结果是在另他惊讶的不行。不过小孩子啊毕竟是小孩子,对着圆方大师说,那个剃不剃头啊,村上的人说等了和尚就不能取媳妇了,狗娃说出了让圆方尴尬的事情,但圆方又不愿意放弃,方圆百里就这么一座高山和一个村,要找个接班人可是很不容易的。于是圆方大师多着狗娃说:你现在暂时不用剃度,但是你如我佛门就得有佛门的规矩,这时圆方大师最后的底线,如果狗娃答应也就好说了,如果狗娃不答应的话那圆方大师就只能在寻高徒了,他不能让自己带的弟子成为别的同门的笑柄。

  小天坐在那边想了半天,对老和尚说:“知道了师傅”老和尚也不等眼睛睁开就说,先回去吧!小天起身对着老和尚鞠了鞠躬,说弟子告退!此时夕阳西下,把整个西边都染成了金黄色,就好像西方所说的极乐世界一样金碧辉煌的,老和尚左手拨动着佛珠,右手立掌在胸口和嘴巴之间念叨了一声,阿弥陀佛!老和尚站起身来,向侧门里穿过去了。。。。。。

  不觉与耳木鱼声在空中回荡,悄然的空寂无声了静了下来,大殿里的僧侣们都没有高声喧哗,慢慢的都退出了大殿,现在空无的大殿里坐了两个人,一个正是年过半百的玄亦和十五六岁的小天,玄亦看着小天,感觉到小天身上还为消失完的气场,一直没有说话就那么的两个人都在沉默着。小天从进入大殿以后一直处于玄妙之状,身体上总是有气场在流动着,但是小天自己感觉不是那么明显。慢慢的小天回过神来,对着面前的玄亦说:师傅我感觉自己的功力又增加了不少。玄亦点点头,没有夸奖小天,而是说练功要循序渐进,······知道了师傅。弟子明白·····两人都走出了大殿,往后山行去。空旷的大殿只剩下佛主和坐下的菩萨们在默默的注视着发生的一切。

  轻轻的吐出一口浊气,站了起来,全身骨头关节像放鞭炮一样响个不停,小天呆呆的站立在院子里面出神,根本不知道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唯一记得的就是自己想了道德经里面的第一段话语在耳边缭绕,低头看着自己一身白色的练功服,现在已经漆黑了,转身进入內厅,小天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会有那种感觉。。。。。。。低头摇摇头,进去洗漱了。。。。。。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朝阳高悬,一身运动装的男子从一个小院子里面走了出来,踩着自己面前脚下的影子一步一步的向西出去,踏着走过的石梯,一步一步的像大殿里行了进去,这时正是这些寺庙早课的时间,夏天里的太阳总是早早的就挂上了天空,把整个大殿映的一片金碧辉煌,小天就悄悄的坐在最后面靠门柱旁边的蒲团上,木鱼声声响起,大殿的正中的佛主面前香案缭绕。而玄亦大师闭着的眼睛睁开,看了小天一眼,随即又闭上了继续敲着面前的木鱼,咚·咚·咚······之声从大殿里传处了很远,山脚下的农民听到这传出来的咚咚之声,都是一片严肃的像这方圆百里的寺庙点头。这个本来就平穷的大山上面居然有如此大的寺庙,是当地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然而事实如此,确确实实的摆在了面前,玄亦大师本是这个山村出生的人,很小的时候就成了孤儿,而当时正是抗战末期,五岁的玄亦当时饥饿潦倒,就跑上了山上的那唯一一间的寺庙里去偷香案上的供果吃,却被那时的老和尚当场抓住,而饥饿的玄亦从没有做过偷鸡摸狗的事情,睁着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老和尚,而肚子却不争气的叫着,玄亦小脸通红,结结巴巴的说:“我·我·我·不是故意要拿佛主的吃的,实在·实在·是太饿了。”而老和尚什么话也没有说。玄亦的幼小的心不停的扑通扑通的跳着。就那么直直的盯着老和尚,大气也不敢出一下。老和尚那风烛残年的身体,蜡黄的肤色眼睛总是和身体不匹配的表现出来,一眼望去那像深潭的眼眸,让人总是想起那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都要产生怀疑·····而这个所谓的风烛残年的老人正是这个只有两房一瓦寺庙的主人,圆方大师,也是直直的看这这个屁大小孩,小孩面色肌黄典型的发育不良和营养不良的儿童,但是你看那眼睛却给你一种亲切的感觉····老和尚动了动嘴巴,问:“你谁家的孩子?”玄亦说:“我山下的狗娃子。”圆方大师点点头,你就是那个无父无母的狗娃?狗娃说:心虚的点了点头。他心里以为老和尚要罚他或者打他,他根本不知道佛教的宗义,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之内的话语,接着就跪到了地上堆老和尚说:“大师你要打要罚都随便了,偷东西是不对的,但是希望你给我点吃的。山下的相亲们也没有多少吃的,我不敢乱拿他们的东西,但是听村里的人说大师是个活菩萨,希望你大慈大悲绕了我一次吧!我实在太饿了!”玄亦大师当年无心之举,唯一一次夸大其词的表现使他有了现在的地位和政府帮着改修的庙宇。让当地的人们也得到了实惠,所以对着寺庙都有着崇畏的表情,大家都传说他是活佛转世来救苦救难的。老和尚把玄亦手上的两个水果拿个过来,而玄亦使劲的捏着,但人力部可为,最终还是被老和尚拿去了。老和尚拿着两个水果又放在香案之上,嘴里不停的忏悔者,阿弥陀佛罪过罪过之类的话语。而玄亦在旁边看着老和尚所做的一切,心都疼了。这些东西不给人吃却摆在这里看着。而这时大殿正中的佛主对着玄亦大师眨了眨眼睛,有恢复了高深的摸样,而玄亦大师再看之时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狗娃看着圆方大师凌厉的眼神,也认真的说道:“弟子真心愿意跟随师傅。”圆方大师点了点头在佛主面前点上三根香,对着佛主念叨着······然后转过身来蹲着马步左手缓缓的申出摸着跪在下方狗娃的头,右手从头顶举过,低喝一声开戒刀,然后三刀下去,狗娃一头溜光,而左手一直没有离开头的再次把左掌放在了狗娃的头顶上,传了依稀很少的真气过去,有助于改善体质···吾来圆方借佛主之力赐予法名,为师赐予你法名玄亦,狗娃点了点头,一切默认了下来······

  狗娃用右手摸着自己的头看着面前的严肃的圆方大师说,其实取不取媳妇也是没有关系的,你看村口的老六家的媳妇就是只母老虎,经常老六被欺负的到处乱跑,有什么好的。当狗娃说出这句哈时,圆方大师就趁热打铁郑重的说:“狗娃入我佛门就得要有规矩。以前的种种将是你的过去,你的前生从现在开始也与你不在有关系!你可要想清楚?

  小天,原名谢天,他老爸谢战国古文学家,对古国文化有深厚的研究。小天他爸爸和妈妈结婚十年才生下他,而生下小天的时候他妈妈也去世了,就剩下他和老爸了,而老爸当时也是事业的低谷区,当时的小天体弱多病,到小天五岁多时小天差点就夭折了,后来因为谢战国和玄亦大师在古文学上交流颇深,成为了朋友,就把小天带上了寺庙里,而那时五岁的小天也是玄亦大师硬生生的从鬼门关拉了出来,当时的玄亦大师也并没有那么高的地位,就去后山的的悬崖和峭壁上采摘那些稀罕的草药,给小天调理身子,在整整的一年里,小天也不像以前那样体弱了,身体也强壮了,后来小天就把玄亦大师认了师傅,玄亦大师也教了一些小天的吐纳和强身健体的功夫。后来小天上学去了。但是每次放寒暑假都会来看望他的师父。这十个寒暑假基本都是和师父过的,平常在家就是和老爸一起聊天,聊一些古文化,而小天最喜欢的是老子些的《道德经》

  内力也更加凝练了。

  生和死没有什么区别,如果要分个区别的话那区别在于一个是起点,一个是终点!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一个人在世上本无纷争,但人有了贪欲就有了欲望,在人内心的欲望无限放大的时候,就变得可怕起来了,一位寺庙的门槛上坐着两个人,看过去是一个老和尚,而老和尚旁边还坐了一个青年,青年十五六岁正是青春年少的时候而此时看上去无精打采的,而老和尚看上去是有气无力的,好像都快入土的人一样,也是那样的鞠楼,左手里拿着一串佛珠,不停的动着,但是你看他的眼睛你会发现你错了,他就是目前中国著名的养生大师玄亦大师,也是道教和佛教的国学大师。小天你记住,练武之人切记,不要心高气傲,凡事得饶人处且饶人,不要做的太过分,人们常说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说完老和尚就闭上了眼神游太空去了。

  从大殿走出了一老一小的两个人,老者头光光,小孩也头光光,两人都站在大殿的门外,看着连绵群山,艳阳高挂!圆方大师心里有些感慨,对旁边的玄亦说了一大堆的做人原则和做事要求!而在老者今天对这个弟子所说的话和自己的理想在几十年后,这里变得是比现在的地方将要大上几十倍以上,整个山顶一片金碧辉煌是圆方没有想到的······

  老和尚好像发现了玄亦的异样,看着那双盯着出神的表情,在那一瞬间老和尚也是瞬间走神,这是很多年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从正殿的香案看过去,这时东方的太阳与玄亦的头顶重回,就像宝光佛像一样。而玄亦头顶上的一轮红日就像佛主头顶的佛光一样发出柔和的光芒。让人是那样的舒服与平静。老和尚回过神来!对玄亦说:“狗娃你跟我来吧!”玄亦娓娓洛洛的跟个圆方大师后面,心里忐忑不安起来了。而圆方大师把玄亦带到了自己休息的偏殿里。里面入眼便是一张塌,塌的正中墙上挂着一个斗大的禅字,进门的角落里摆放着两把扫帚干净简洁的屋子里面一张八仙桌上檀香缭绕,让怎个屋子香气环绕,玄亦谈特的心也在进入屋子里后渐渐的平静了下来。老人走进屋子里也没有看玄亦,直接走到了一个角落里的一个木桶旁边,揭开了盖子,从里面拿出了两个大苹果。转身走到了桌子旁边坐了下来看着玄亦,像他招了招手,玄亦走了坐过去,站在圆方的下手边,一双小手总是在自己的衣角上乱搅着,老和尚把苹果,递了过去说吃吧。而玄亦吃惊的望着老和尚,不敢伸手去接,老和尚伸出手把玄亦的手拉过,直接把苹果放在了玄亦的两个手上。玄亦直直的盯着老和尚,老和尚面带微笑的对玄亦说:“狗娃吃吧,刚才那是给佛主吃的说以你不能拿,知道吗?”玄亦接着点了点头,然后他的小肚子都不争气的咕咕的叫着,眼睛直直的盯着手中的水果,良久都没有咬下去,最后终于决定了什么,他苹果又还给了老和尚一个,说:大师我人小吃不了这么多的,大师总是笑眯眯的看着旁边的这个小孩子。玄亦终于把苹果拿起来放在嘴边,一口咬了下去,汁水满沾,老和尚就那样带着和谐的笑容盯着在面前吃着不予乐乎的人,玄亦好像发现了老和尚慈祥的目光,对着圆方大师说:大师你也吃啊。老和尚反映了过来说吃·吃·我们都吃。

  第一章经历一

  第二章经历二

  圆方大师就在哪里慢慢的吃着,而玄亦好像也没有什么事情做一样,就在哪里默默的等着,不知道心里怎么的,对这位老和尚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以前在村里厅人说起村后的小庙里住着有一位法力高深而且很善良得大师,不禁能治病救人,还能驱邪捉鬼,但今天跑上来找吃的在这里遇见的可能就是村子里说的那位大师,在经历了从刚才的害怕,到现在平静和后来的哪种感觉,玄亦自己都说不出来时什么感觉了,在以前经常和村里的小孩子一起玩,但他们都欺负自己。而这位大师,我在这里头了东西当场抓住不说,既没有打自己也没有惩罚自己,还给自己那了一个大苹果,看来这个苹果却是不凡,看着大师蜡黄的的皮肤和风烛残年的身躯,头上一片光亮,十六个整齐的介疤把身边的大师托的更加高大和神秘。虽然第一次看上去是那么的平凡,但是你看久了,你就不觉得他平凡了,有那个半百的老人,有圆方大师那么深酌的眼神了,一般的老人到了圆方大师的年龄眼神都是比较浑浊了而不是深酌了。

  故事下章进入正题,主人要穿越时空洪流神州大陆,故事从哪里继续开始精彩!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