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灵异 >

问冥客小说

问冥客

问冥客

10.0

手机阅读

来源:mobantianxia

作者:葫芦妹晨

时间:2019-11-23 12:05:29

《问冥客》的主人公是徐晨,葫芦妹晨是这本作品的作家,作品内容很好,情节新颖,作品里的每一个角色描写传神,很的经典。虚影奋力的抓住身躯,可依然没法阻止与身体的分离。这个过程缓慢,好似蜕壳一样,一点点的从身子里挣脱。这种感觉应该怎么形容呢,揪心,可怕,骇然。小时候养过蚕,知道蚕从茧子里钻出来的场景,可那是一种顽强的美。眼前这副情景绝对没有美感,除了惨淡就是惊恐,看着老人的虚影挣扎,那是灵魂与身体的分离,没有声音,更显冥寂。若是看不到还好,偏偏徐晨的眼睛特殊,看的清清楚楚,心口多了一些说不出的唏嘘。昨晚没有睡好

胖子只是微胖,一个诙谐的外号而已,他的对象挺漂亮的,早就认识了,之前徐晨没跟对象分手的时候也一起吃过饭。

别的不多说,点两个硬菜,整瓶白酒,一个是感谢徐晨帮助解决问题,另一个则是宿舍哥们一起聚聚。

徐晨心里有苦说不出啊,胖子的问题是解决了,自己却被女鬼缠上了,虽然目前看起来和平,鬼知道以后会不会出事。

这就是一个定时炸弹,搞不好就炸了。

“听说年后咱们要去三峡实习两周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去。”

“还有这种事情,肯定是越早越好啊。”

徐晨精神起来,他是水利水电工程专业,去实习就可以摆脱女鬼了,等她自己呆两周,或许觉得没趣就自己走了。

因为一句话高兴,多喝了两口,醉醺醺的结束饭局,胖子要去送对象,徐晨自己往回走。

单身狗,自己走,走在路上心发抖。路上都是成群结队,一个人倍感孤单,弄了包烟回宿舍,女鬼还在看电脑。

去厕所排泄了一下,顺便召唤城隍,他依然是吊儿郎当的模样,嘴里叼着烟,一脸烦躁。

“城隍爷,这女鬼赖在我这不走了,我怎么办?”

“没事,你是冥客,又不怕女鬼吸你阳气,反而是她的阴气可以助你觉醒冥客的能力,好好混吧,等你解决了女鬼再说,忙着打牌呢,别呼唤我!”

徐晨心里升起mmp,跟了一位不靠谱的城隍爷,心里有苦啊。

其实很多人都被恐怖电影给误导了,鬼属阴,人属阳,人鬼相处则是阴阳相济,只要鬼不是有心害你,不会影响到自身健康。

哪怕她有心害你,自己也要被阳气侵扰,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保持理智的鬼,是不会跟你同归于尽的。而这个道理,徐晨在之后的经历当中才慢慢领会。

俗话说,酒壮怂人胆,再加上城隍爷也说了,女鬼拿他没办法,壮着胆子上床,先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囫囵的躺下,一推二五六,眨眼间就睡着了。

年后的第一节课,课堂里坐的爆满,徐晨坐到了最后边,故意把里边的位置空出来,让女鬼坐着。她一脸新奇的看左看右,能跟徐晨交流,一切都觉得好奇。

徐晨则在手机上搜索神神鬼鬼的灵异事,想多长长见识,可他看了一会,旁边的红衣就啧啧两声。

“这些一看就是编出来的故事,想知道鬼怪的问题,找我就行了嘛,让姐姐给你介绍介绍。”

“求之不得啊,等我拿好笔记本,好好学习一下。”

两个人在心里交流,可没见徐晨这样精神过,也没见他这样好学过。

“人有三魂七魄,天地二魂常在在,唯有命魂在其身。人死之后天魂归天,地魂归冥府,命魂在人间轮墓。

正常的情况下,地魂去冥府轮回,之后天地人三魂重聚。也有一些人不愿去冥府,地魂与人魂聚合,也便成了你眼中的鬼魂。等鬼魂的力量消失,也便失去了轮回的机会,魂飞魄散。”

徐晨点点头,似懂非懂,忍不住询问:“灵魂的力量有多少?”

红衣思考了一下,继续说道:“正常死亡的魂魄几乎没有力量,她们停留在人世间的时间短暂,必须去冥府报道。而意外死亡的魂魄还享有自己的寿元,这一类魂魄可以继续在人间停留,就像我这种存在,直到寿元终寝。”

做好笔记,真的长知识了,身边有一只经验丰富的女鬼,也是一种无形的财富呢。

继续跟女鬼交流,不知不觉的度过了上午的两节课,学到了很多东西,伸了个懒腰,坐着也怪累的。

旁边的学生就看徐晨在那发呆,随后又写写画画,全然不知道他在干嘛,神神叨叨的。

徐晨更懒得跟他们交流,社会主义的接班人是断然不信神鬼怪谈的,跟他们说这些,浪费口舌。

网上的东西大多数是杜撰出来的故事,根本没有可信度,而关于冥客的讯息,更是没有头绪。倒是搜索到一群看手相算卦的骗子,在贴吧里备受追捧。

另一个让他倍感受用的知识则是关于鬼魂的相貌问题,人生前如何,死后也是那般,并非是面目可憎丑陋恐怖。其实都是人心有鬼,因为恐惧幻想出来的可怕,归根到底是人吓人。

鬼魂就借助人心的恍惚,精神不济的时候好好的收拾你。

不管怎么说,徐晨还是对阴魂鬼物保持界限,总觉得那东西阴冷,能躲一定要躲开。可惜红衣纠缠在身边,想躲也躲不了啊。

抬头望天,带着寒意的阳光照射下来,勉强感觉到丝丝温暖,前方的身影熟悉,慢走两步避开,形同陌路。徐晨的前任女友是本校的美术生,两个人坚持了不到一年就分手了,再见面也只是打个招呼,心中作痛。

年后换了短发的徐瑶瑶,显得干练精神,有让人眼光一新。只是一想到本属于自己的姑娘现在在别的男人怀里,心口更疼了。

抽颗烟,叹气一声,年轻不懂得爱情的年纪,喜欢用伤痛刻骨。

一连几天,上课逃课玩电脑,红衣就跟着游走。也没发生任何意外的事情,徐晨渐渐接受了女鬼的存在,多了个漂亮的女鬼陪着,也不会觉得孤单嘛,而且玩游戏超神的时候还有小迷妹在旁边庆贺,看恐怖片的时候也有鬼陪着。

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经历,陪鬼一起看恐怖片。

年后开始升温了,本以为生活就这样平平淡淡,而一件突然出现的事情,打破了宁静的湖水。开学后的第三个星期,老妈突然打电话过来,说徐晨的爸爸受伤住院了,让他赶紧回去。

没搞清楚状况的徐晨火急火燎的跑回市医院,好在火车方便,三个多小时的快车,傍晚就到了。找到病房,老妈一个人守在那,爸爸躺在病床上,脸色黑黄。

“妈,怎么回事?才给我电话呢。”

看着监护仪器跟两根输液管,徐晨一脸的焦急,能不着急么。

“你爸骑电动车拐弯的时候擦到了,碰到了脾脏,脾脏出血。”

徐晨上前两步,握了握老爸的手,眼里有泪光闪动,可他是男孩子,又坚强的忍了下去。

“医生怎么说的,要做手术么?”

“先输消炎液,要是炎症下不去,就得开刀情理淤血,一会我回去拿钱,你在这边盯着。”老妈也是一脸憔悴,病人难受,手床的亲属也怪疲惫的。

“嗯,我在这盯着,要不你明天再回去,天都黑了。”

“咱们押金没了,不交押金没法出药,明一早我再过来。有事儿打电话。”

老妈匆匆的往回赶,留下徐晨一个人,整个病房里的气氛怪异,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问冥客》 第11章 恶鬼源于贪念 免费试读

徐晨看不出回光返照的意思,仔细看了两眼没有收获,刚要收回目光的时候,看到了一层虚影从老头的头上冒出来。

虚影奋力的抓住身躯,可依然没法阻止与身体的分离。这个过程缓慢,好似蜕壳一样,一点点的从身子里挣脱。这种感觉应该怎么形容呢,揪心,可怕,骇然。

小时候养过蚕,知道蚕从茧子里钻出来的场景,可那是一种顽强的美。眼前这副情景绝对没有美感,除了惨淡就是惊恐,看着老人的虚影挣扎,那是灵魂与身体的分离,没有声音,更显冥寂。

若是看不到还好,偏偏徐晨的眼睛特殊,看的清清楚楚,心口多了一些说不出的唏嘘。

昨晚没有睡好,再加上老爸的病情好转了,徐晨稍微放心一些,坐在凳子上打盹,闷着头睡一会。老头家的亲人都来了,两个儿子儿媳,到下午的时候孙子孙女们也赶回来了。只是看他的脸色更好,哪有病人的样子。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医生催他们办理出院手续,按道理刚刚做完手术不会这么快赶人。医生们经验丰富啊,知道老人快不行了,在医院里也救不了,尽量不让他死在这儿。

一群人乱糟糟的收拾,真没办法睡觉。索性靠在墙上看着,看老人的虚影一步步的从身躯上钻出来。随后趴在病床上,似乎要择人而噬。

刚刚说过,鬼的相貌取决于它本身,但是也有例外,人心丑陋,也会在魂魄当中展示出来。一位长得再漂亮的人,若是本性丑恶,她的灵魂也会沾染丑陋。

徐晨没想到的是老头的外貌挺正的一个人,他的魂魄为何黢黑可怖,空洞的眼神当中充满了贪婪欲望。似乎是刚刚挣脱身躯,虚影还不能离开身子,匍匐在肉身上,朝着左右看了一圈。

红衣出现在徐晨的一边,小声提醒:“肉身还未完全死亡,魂魄离不开身躯,这时候他的魂魄是蒙蔽的,没有感知,看不见,听不到。看他的灵魂如此肮脏,这人生前坏事做绝啊。”

徐晨点了点头,他能感受到虚影当中的浑浊,它的力量薄弱,似乎随时都可能消散,被风一吹就能散架一样。现在是白天,没有特别恐惧的感觉,再加上身边有位红衣,更胆大了。

心里更多的还是好奇吧,好奇见到的一切,更好奇死亡的秘密。

一群人推着老人的病床往外,办理完出院手术回家了。微微叹息一声,少了这家人的闹腾,整个病房都安静下来。可安静了没多长时间,估计那家人都没到家,老头在半路咽气了。

又急匆匆的推回来,让医生抢救。

医生拿着除颤器,砰砰的给他电击,而徐晨在远处看着,看着那团黑影终于挣脱了舒服,轻松的站立起来。他环绕着周围的亲人,不知道要做什么。

这时候出乎意料的一幕出现了,老人的魂魄竟然爬到了儿媳妇的身边,非常猥琐的朝着她的身上靠拢,拼命的往她身子里去挤。

正常人的三魂七魄完整,鬼魂是没办法挤占进去的,他这样强行往人身体内钻,会被人的阳气削减,但是削减自身的同时,也会迫害正常人的健康。

这就是所说的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人的魂魄受损之后可以慢慢修养回来,鬼魂的力量消减完毕,那就是真的烟消云散。这老头不找亲人,专门找儿媳妇下手,是想干嘛?

“他想从人身上吞噬魂魄,这样自己就能多停留一段时间。他害人的同时,也浪费了自己前往转生路的机会,恶鬼是没办法超生的。”

听着红衣的解释,徐晨疑惑道:“冥府不会管这种情况么?所谓的牛头马面之类的呢。”

“你所说的是指引鬼差,当鬼魂意识到自己死亡之后,自己去找附近的鬼差报道就可以了,每个十字路口都有去往冥府的通道。可若是他自己不走,鬼差也不会浪费时间过来提醒。鬼魂是死是活,不是鬼差操心的事情。

这种正常死亡的魂魄,没多少能力,也害不了人,顶多让人虚弱几天。鬼差只会着重那些意外死亡的魂魄,横死的鬼戾气多,稍不注意就会变成恶鬼厉鬼,危害一方。”

徐晨撇了撇嘴,你不就是这种明显的例子呢,我懂。

人死如灯灭,本来只是一件哀痛的事情,可老人的魂魄依然牢牢的抓住儿媳妇,那位很有气质的**还未感觉出身体差异,但是被自己公公的魂魄缠住了,接下来有好日子受了。

徐晨往外走了两步,给他们让开位置,刚刚抬回来,又要抬出去。医院算是阴气重的地方吧,常有病人死亡,死亡之后魂魄不走,就会在医院里徘徊,直到魂飞魄散。

在医院里的灵异事挺多的,工作几年的护士都能给你吧吧一大堆,但是也如同红衣所说,大部分鬼魂是没有能力害人的,顶多闹出点小动静,惹人害怕。

但是也有特别厉害的恶鬼、厉鬼,折腾起来格外凶残,这时候就得请和尚道士,诵经超生,或者捉鬼降妖。

气质**从病房里走出来,不自觉的摸了摸脖子,总觉得脖颈有点冰凉,而徐晨的眼光直愣愣的看着,看着那黑影伸舌头舔了一下。竟然猥琐自己的儿媳妇?他有点不自信,不敢相信自己的亲眼所见。

黑影的动作怪异,趴在女人的后背上,双手向前环抱,抓住胸口。双腿盘在腰间,舌尖轻轻的舔舐她的脖颈,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徐晨向前两步,拿出手机跟人说道:“大姐,加我个微信吧,我是阴阳先生,你身上有不干净的东西,如果近期感觉到身体不适,可以找我解决。”

气质**瞥了徐晨一眼,他还是未经世事的大学生,又是同一个病房内,说的话让人相信。只是这话让她有点懵,稀里糊涂的加上了微信好友。

做完这些,徐晨也没说别的,兀自走到了一边坐着,看着这家人又收拾后事。这一半天的来回折腾,不光死人遭罪,活人更遭罪吧。

临走前**往楼道里看了一眼,看着徐晨依然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心里多了许多波澜。碰到家里丧事,又碰到阴阳先生,她不得不迷信一点。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