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牡丹倾国小说

牡丹倾国

牡丹倾国

10.0

手机阅读

来源:hs13

作者:可可松饼

时间:2019-10-22 02:52:28

《牡丹倾国》这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作者是可可松饼。男主是宁骏,当朝王爷,权高位重,却喜欢上了当时的花旦女主。女主倾国倾城,俘获了一大片人的芳心,只是心有所属......花妖给苏锦度了口气伏在他身边问道:“你有恩於我,如今你要死了,有什麽愿望,我帮你实现”苏锦虽得了一口气,却已经烧得迷迷糊糊,以为是梦境,便放肆笑道:“我父忠心耿耿因这江山被君上凌迟,我家世代为善,施恩邻里,那日弃市,竟无一人收尸。我年少无辜,不曾对不起任何人,却为了帝王江山沦落至此,你若真有能耐,便替我毁了这万里江山!”那

有些事情不知道是不是冥冥注定,以苏锦袖的资质品相,在京城唱红本不稀奇,正在他苦恼如何接近权势中心的时候,宁骏送上门来。

回头看了看香案上的灵位,苏锦袖笑道:“苏慎言啊苏慎言,你那全家性命保了你那心心念念皇帝的江山,如今你儿却要这江山底儿朝天呐”突然!的一声,密室的门被人一脚踹开,苏锦袖抬头一看,那人正傻在那里,想想也是,这人夜谈王府,闹出这麽大动静,估计不是行刺,倒是要找什麽东西,好不容易找到这密室,发现什麽都没有,竟只有一个光屁股的男人,放谁也得迷糊一阵。

苏锦袖低吟一声,赤著身体就要下床叩拜,狄千白回过神连忙要扶,不想手竟擦过苏锦袖下身,惹得苏锦袖双腿一软,趴在狄千白身上,那处热涨堪堪抵在苏锦袖腹部。苏锦袖冲狄千白一笑,细长的手指覆在狄千白身上的凸起处,时轻时重的揉搓一阵,见狄千白正仰著头拼命压抑自己,便攀上狄千白的肩道:“苏锦袖一介伶人之身遭此劫难,为这春药所苦,若狄大侠不嫌弃锦袖,便...便...帮我....”说道此间狄千白见苏锦袖媚

花妖给苏锦度了口气伏在他身边问道:“你有恩於我,如今你要死了,有什麽愿望,我帮你实现”苏锦虽得了一口气,却已经烧得迷迷糊糊,以为是梦境,便放肆笑道:“我父忠心耿耿因这江山被君上凌迟,我家世代为善,施恩邻里,那日弃市,竟无一人收尸。我年少无辜,不曾对不起任何人,却为了帝王江山沦落至此,你若真有能耐,便替我毁了这万里江山!”那花妖竟点了点头道:“你与我百年修行,我实现你愿望本是应该的,只是我是妖,不方便在人间行走,需借你躯壳一用”苏锦讥诮一笑:“臭皮囊於我不过是层束缚,若是於你有用,便拿去吧”说罢两眼一闭,竟死了。花妖站在床头目送黑白无常带著苏锦离开,也不急著进了那苏锦的身体,只等到老鸨进来发现苏锦已死,拿了一袭草席将人匆匆一裹扔在郊外,才往苏锦身体里一躺,取了身体。

牡丹倾国第七章

现在这苏锦袖其实是个牡丹花妖,当年苏锦在欢馆不堪蹂躏身体脆弱不堪,一日凭栏赏花,思及幼时凌云之志,一口心窍血喷在苏锦袖的真身上,牡丹妖本就已经修炼千年,此番化作凡花到人间游历,不想意外得苏锦的心窍血凭空多了百年道行,如此苏锦便算是有恩於他,妖界不比凡人,有恩必然得报,不然就得多过一次天劫,於是花妖便趁一夜苏锦没有接客时去答谢,谁想,欢馆除非你接不得客,怎会让你闲著,牡丹妖见到苏锦的时候,苏锦早已是满身鞭痕,一团血肉模糊几乎看不出人形,分身上密密麻麻的全是血点,想是被针穿过,後穴哪还看得出原样,分明是一个合不住的大洞,黑白无常早已守在床头只等他一命归西。

苏锦袖伏在那人怀里,见那人带著自己飞檐走壁一路,气息竟丝毫不乱,想他必是高手,便改了心中的计划,待那人把烛火一点,苏锦袖便做出一副无力状,趴在床沿叩道:“谢英雄搭救,在下苏锦袖,敢问英雄高姓大名?”那人上前抖开被子给苏锦袖盖上:“狄千白”盖上被子之後,又想起苏锦袖身上插的那东西问道:“你那里...”苏锦袖听那人自称狄千白便一愣,这名字他听过,四个茶馆里有三个都在讲狄千白,剩下一个必然是在将宁骏的风流韵事了。

“你...你是...狄千白?七杀盟那个...狄千白?”大睁著杏眼看向那人,每一道眼神却都带著媚意。见那人点头,便衣服惊喜向往模样:“我先前在茶馆听过你的故事...你那麽厉害...我...啊...疼...”

“我不懂这个的,男子那处本就要紧,万一我要是...”狄千白断然拒绝到。

狄千白僵硬的扶起苏锦袖让他先躺下:“不是你的错,既然是宁骏给你灌了春药...我去给你找个女人来”苏锦袖冷笑一声:“他将春药灌在我的後庭,你让女人如何来帮我...”

那人蒙著脸,见苏锦袖身上那处插著银簪,又一副脱力的苍白模样,以为是宁骏掳来的平民百姓,犹豫了一下,便上前将人抱住:“我带你走”那人声音不像一般的练武之人那般粗犷,破冰碎玉的很是清冷好听,虽心头一动却还是一把将人推开道:“我不走”那人皱了皱眉头,也不强求,转身就走。刚走到门口,听得外面杀伐声将近,苏锦袖眼珠一转,扯著自己的红袍往身上一裹,跌跌撞撞从床上下来抱住那人的腰低声道:“英雄,如今我知你是好人,带我走”那人低头看了苏锦袖一眼,也没询问也不拒绝,一把抱住苏锦袖的腰,长剑一抖冲了出去,刚好跟宁骏打了个照面。

苏锦袖伸出两手将臀瓣分开,带著哭腔道:“还请狄大侠好人做到底...帮我...”伴著苏锦袖的低泣,室内渐渐弥漫起香气,看著面前正哀求的男人,狄千白竟有了反应,他自由苦修,摒弃七情六欲,至今仍是童子身,如今面前玉体横陈,积压了二十年的欲望顷刻化作一团火烧在下腹,狄千白稳了稳心神,警告自己面前的是个可怜人,自己不该擅动遐思,伸出两手将那肉穴扒开,借著烛火狄千白此刻看得分明,湿漉漉的红肉含著一块玉柱不停地抖动收缩,穴口的褶皱都泛著水光,想用右手的麽指和食指将那处撑开,谁知苏锦袖一声呻吟,那穴竟自己一紧,连著他的指尖一起紧紧含住。只听苏锦袖复又深深吸气,那穴口又缓缓张开,方才堵在穴口的玉势又深了几分,看见这般春光,狄千白下处已经坚硬如铁,再顾不得其他,手指略一施力,将穴口死死撑开,左手并了二指进去,在那穴里按住玉柱一阵抠挖,待那玉势露出洞口些许,便捏住玉势往外一拔,啵的一声,将那玉势拔了出来,透明肠液顺著穴口流出,沾的苏锦袖後庭处一片潋滟,接著噗噗几声,似是放屁打苏锦袖肠子里喷出些气体,想是之前被宁骏用那木制男形撑开後不顾穴口大张又是一番玩弄,倒灌了气体进去,此刻发出这般声音,窘得苏锦袖满脸通红,刚要起身道歉,却见狄千白挺著下身正死死盯著他那肠壁外露的洞口。

狄千白红著脸问:“可是那里?”苏锦袖红著脸点了点头。

“宁骏是将药涂在玉势上插入的,还得请您帮忙...”苏锦袖说罢也不给狄千白拒绝的机会,被子一掀,翻身趴在床上,一团欺霜赛雪的白肉簇拥著中间红豔豔的媚花,透著中间合不起的缝隙,能隐约看出里面的媚肉正在不停额吸允著什麽。

宁骏见那人抱著苏锦袖,以为苏锦袖是被挟持了,顿时飞了三魄:“你要什麽东西?我给你,你放了他”那人也不傻,将剑一把横在苏锦袖脖颈上,低声冲苏锦袖道了声得罪,冲宁骏道:“我想要的已经拿到,我只要你放我走”宁骏环顾了四周齐刷刷的弓箭手,又看了看苏锦袖,咬牙道:“你走吧,记得不要伤了他”随後又对苏锦袖道:“他放了你後,去戏院等我接你”苏锦袖白著脸点了点头,看不清表情。

谁知苏锦袖不怒反笑:“那...我的骚味有没有勾到你呢?”说完柳眉含春,杏眼带露,看起来无辜又媚人,宁骏暗运内力抵抗满腹欲火,冷笑一声,轻轻摸了摸苏锦袖的下巴,将他身上的束缚全都解开,将人翻过来,拍了拍苏锦袖的屁股冷冷道:“把东西排出来”苏锦袖不知道宁骏闹什麽把戏,便用力往外挤了挤那东西,可等力道一松,那物件竟往更深处去了,不慎摩擦到那一点,竟浑身一软叫了出来。这一叫险些把宁骏叫射了,连忙稳了稳心神,冷哼一声,没有说话,倒是苏锦袖如此来回几次,发现那东西越来越深几乎顶到胃里,只得求饶道:“我不行了...啊...你...”宁骏挑了挑眉,伸出两指在那洞穴里一戳,抵得木制阳具往里又进了几分。

“呃啊...不行了...太深、深了...再捅、啊...啊啊...就坏了...”苏锦袖终於支撑不住施了媚术,晶亮的眸子顿时雾气蒙蒙,身体的冷香越来越浓渐渐变成另外一种香气,呻吟也渐渐变得婉转销魂,宁骏将那东西掏出寸许在穴里抽插几下,拔了出来,穴口一时大张著,不论苏锦袖怎麽收缩,都洞穴打开著,勾得宁骏心驰神荡,心里却越发恨起来,俯下身对著那洞口一吹,苏锦袖的屁股猛的一夹又放开来,那洞穴正可怜兮兮的不停的张合著像张等待喂食的小嘴,伸手捉住因为得不到抚慰正翘著的玉笋,将头上的发簪拔下缓缓插了进去,苏锦袖一声惨叫也顾不得大开著的後穴,所有的注意都集中在前端,翻身想躲开那硬物的贯穿,却被宁骏淡淡的一句:“若是你乱动,把这东西插坏了,你就进宫去伺候皇兄吧”苏锦袖顿时老实下来。开玩笑,他是打算进宫,可是没打算当太监。

牡丹倾国第六章

真能勾人,你的奸夫循著你骚味上门要人呢”

抬头看了一眼皱著眉头的狄千白,苏锦袖咬著红唇,抖著手捏住那银簪的顶端,猛的一拔:“嗯啊...”簪子是拔出来了,那被堵著的精液连著血珠竟喷了狄千白一手。苏锦袖刚要道歉,那处有颤颤巍巍的立了起来,冲著狄千白泫然欲泣:“宁骏在我...身後,灌了春药...可我...果然轻贱...一点春药便是这般狼狈形状”

“那你要怎麽办?”狄千白不知男男之事,对此全无头绪。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