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

三世情深:公子请笑纳小说

三世情深:公子请笑纳

三世情深:公子请笑纳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暴走看书

作者:沐冷无念

时间:2019-08-10 16:01:29

主角叫卫云舒姬望舒的小说叫《3世情深:公子请笑纳》,本小说的作者是沐冷无念最新写的一本古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一世,她本该尽的命数因她竟另有转机,她眼中的神棍竟然是真的可以掐会算。她以去,奈何桥边,她宁肯过那往生之路线也不愿忘她,...悦来客栈里乌云罩顶,账房先生噼里啪啦打着算盘愁白了头,掌柜慈祥的笑容此时怎么看都觉得皱巴巴的,憔悴可怜。唐韵依旧好吃好喝的供养着卫云舒和姬望舒,卫云舒觉得很不好意思,尽管姬望舒表现的成竹在胸,她还是把两人的行李打包,打算离开这里。姬望舒看着卫云舒

这之后的几日里,柳依依的出现就像猛的投进水里的石子,短暂的引起动荡后就归于平静,谈论她成了长舌夫人无聊时的消遣,每个人都化身挑剔的批评家,对柳依依的一举一动翻来拣去的挑刺。

悦来客栈里乌云罩顶,账房先生噼里啪啦打着算盘愁白了头,掌柜慈祥的笑容此时怎么看都觉得皱巴巴的,憔悴可怜。

唐韵依旧好吃好喝的供养着卫云舒和姬望舒,卫云舒觉得很不好意思,尽管姬望舒表现的成竹在胸,她还是把两人的行李打包,打算离开这里。

姬望舒看着卫云舒笨手笨脚的动作,皱紧了眉头,连一贯挂着笑容的嘴角都变成了抿紧的一条线,卫云舒自暴自弃的把包袱扔到她看不见的角落,向姬望舒解释道:“我之前又没有自己干过这种活。”

作为前朝公主,卫云舒被娇宠着长大,风吹雨打都有一大堆人忙前忙后的伺候着,生怕这位小祖宗生气了去皇上那里告状,这事关一家老小的项上人头,哪里会有人敢马虎大意。

若是她生活在童话故事里,她绝对是细皮嫩肉的豌豆公主,每日入睡前都要嫌弃铺了十几床被子的床依旧太硬。

姬望舒勉强同意了这个说法,卫云舒刚刚准备松一口气,就听到姬望舒嫌弃的话:“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

即便是这个道理,卫云舒也不愿别人提起她的悲惨现状和美好过去,那一口没来得及吐出去的堵在嗓子眼的气不上不下的卡在那里,难受的很,她深深的觉得姬望舒绝对是不能招惹的毒蛇男。

唐韵对于他们的离开表示了真诚的挽留,卫云舒本来就有些愧疚,被唐韵的真心实意感动的热泪盈眶,恨不得马上投怀送抱,以身相许。

姬望舒在两人走出很远时特别通透的点评道:“虚伪的生意人。”这样掏心掏肺的话只换来卫云舒的白眼。

姬望舒手里还拿着大厨塞给他们的小吃,他的话一点可信度都没有,很快被淹没在街上小贩的吆喝声中,如同一生闷雷炸响,等待许久却没有风雨降临,只能让人不屑的切一声。

囊中羞涩,姬望舒厚着脸皮问卫云舒借钱,卫云舒拎着她打包的乱七八糟的包袱,像是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来。

“我可是现在还在捕快们的通缉榜单上呢,你竟然觉得我一个逃犯会有私房钱?”

被用目光谴责“你无理取闹”的姬望舒理亏的摸摸后脑勺,试图洗白自己:“你曾经是金枝玉叶,总会有些隐藏在暗处的产业。”

“所以你是打算动我的棺材本喽?”卫云舒脸上写着“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几个大字,浑身的气场凌厉逼人,潜台词就是“想要她的钱,除非从她的尸体上踏过去”。

忽然觉得自己罪大恶极的姬望舒默默转过头去,装作自己在看天上的飞鸟,内心深处是逆流成河的悲伤。

两个人只能在街上临时搭了个桌子,笔墨纸砚都是姬望舒用风流倜傥的脸换来的,他抚摸着粗糙廉价的纸张,粗粝的感觉像是在摸粗糙的树皮,意识到自己的英俊只值几个铜板的姬望舒忍受着隔壁卖包子和粥的大妈炽热的视线,满腹委屈无奈。

姬望舒自己写了张纸条立在桌子上,人来人往的街上热闹繁华,很快就有人驻足在摊子前,仔仔细细的看着龙飞凤舞的字迹,犹豫了好久。

完全不会做生意的卫云舒和姬望舒沉默的大眼瞪小眼,谁也不好意思出声招呼客人,直到人家主动开口问道:“你这字不错,写一张书法多少钱?”

“……”姬望舒在心里咆哮了无数遍他是天下第一神算,才不是卖字的穷酸书生,脸上的笑容却在第一时间变得谄媚讨好,“您有什么要求没?”

全身上下金光闪闪的土财主贴近姬望舒耳边,低声告诉姬望舒:“我不识字,你只要往高大上这个方向写准没错,越多越好,我有钱!”

小肚子马上要顶破布料华美的衣裳,全身随着呼吸颤动的肥肉都说明他有多少钱可以挥霍,土财主豪爽的掏出不少银子来,几乎要堆了大半个桌子。

银子在阳光下闪耀着灿烂的光芒,引来周围人的围观,卫云舒急忙把它们扔进自己的口袋里,姬望舒幽怨的瞅了她一眼,任劳任怨的撸袖子写字。

土财主心满意足的抱着长长的一卷纸离开了,卫云舒之前在忙着数银子,此时随口问姬望舒写的是什么。

在姬望舒回答前,她脑子都不用转就想了几种可能,也许是一首脍炙人口的诗词,也许是当朝名人的经典语句,都是些没什么新意的创意。

姬望舒正在挑战如何用手指转动毛笔,墨汁溅在白纸上,像是一朵朵含苞待放的花。他得意的告诉卫云舒:“我写了周公解梦里面的一段话,再加上我个人的理解,这可是独一无二的好东西,价值难以估量。”

卫云舒有点可怜兴冲冲捧着字画离开的土财主,同时她又十分钦佩姬望舒的自信,这得多厚的脸皮才能把自己夸出一朵花来。

冤大头毕竟是少数,这之后虽然时不时就有人过来询问情况,却一直没有人肯掏银子让姬望舒的满腹才华有用武之地,两个人百无聊赖的坐着喂蚊子,实在不知道做什么的卫云舒甚至开始数自己身上的蚊子包邮多少,万幸她在被姬望舒发现之前停止了这样愚蠢的行为。

就在两个人准备收摊,穷困潦倒的去风餐露宿之时,街上忽然一阵骚动,有人高喊着“王爷赐给悦来客栈亲笔题名的牌匾了!”

百姓一窝蜂的涌向悦来客栈,卫云舒踮着脚尖,伸长了脖子也无法让视线突破前面拥挤的人影,姬望舒鹤立鸡群,只随意的瞥了一眼,就告诉卫云舒上面写的是“天下第一”。

这个硕果仅存的王爷素来表现的与世无争,这才能顺风顺水的活到现在,当朝皇帝尚武,王爷擅长的却是琴棋书画等等风雅之事,被天下读书人称颂。

王爷爱护羽毛,多年来从未草率的夸奖别人,物以稀为贵,这个牌匾的含金量自然不是那些每日浮夸的互相追捧的酒囊饭袋可以比较的,一时间本已经热度下降的柳枝舞被再次提起,悦来客栈的生意好到已经不接受一个月内的预定了。

唐韵亲自过来道谢,光彩照人,神采奕奕,不等她开口姬望舒就说道:“你今日带的是刚刚出炉的枣糕吧!”

悦来客栈的大厨拿手好菜有不少,每一样都让吃货们垂涎三尺,念念不忘,枣糕是市井人家都常做的糕点,却也被他做出了花样来。

浓郁的枣香中让人情不自禁的咬上一大口,绵软中偶尔有果仁的酥脆。

可是被食盒装着,用盖子盖的严严实实的,姬望不竟然还能猜得到是什么。

卫云舒皱着鼻子使劲嗅嗅,到底是没闻到什么味道,不由得在唐韵走后夸奖他:“你真是比狗鼻子还灵呢!”

姬望舒一瞬间觉得口中香喷喷的枣糕都失去了吸引力,他三五口咽下去,迫不及待的问卫云舒:“你为什么不觉得我是算出来的呢?”

卫云舒一本正经的打击他:“第一,你是否真的会算命尚且不得而知,第二,就算你有通天地的本事,你会用在算这种事情上也是挺无聊的。”

一时间被堵住所有选择的姬望舒沉默了,他能说什么呢?承认自己无聊?或是承认自己天下第一神算是浪得虚名?无论是哪一个都不符合他炫酷的形象。

沉默是金。

心塞的姬望舒决定以后都不会随便得瑟自己的能力了,这种失望受伤的情绪就和正在追求的女人对他嫣然一笑,却牵起了另一个男人的手一样,纯粹是往伤口上撒盐,痛上加痛。

随着悦来客栈的门庭若市,福临酒楼显得格外荒凉,只有寥寥无几的忠实顾客每日过来用餐,毕竟有无数祖传秘方加持,福临客栈的厨子们就算愚钝,没有什么创新突破,做出来的菜色还是赏心悦目的,可是已经接连几日,预备的青菜和肉类都剩了不少,因为店里严格的规定,帮工们只能愁眉苦脸的倒掉,神色好像是把大把的钞票烧成了灰一样悲痛。

有几个人互相推搡着找到殷思源,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在他不耐烦的想要赶人出去时才眼睛一闭,不管不顾的开口提议道:“为何要把食材扔掉呢?明明第二日用也没有什么难闻的味道。”

一向行事古板严苛的男人连犹豫都没有,直接怒气冲冲的把几人赶出去。

对于悦来客栈目前的红红火火,殷思源能保持着冷静,按照自己的节拍不卑不亢的继续运营着福临客栈,颇有几分运筹帷幄的大将风采。

却有好几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酒楼老板不满了,他们不约而同的在悦来客栈外头徘徊着,窥伺着客栈的动静,见到彼此时只是愣了几秒,然后就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笑容。

他们悄无声息的迅速抱团联盟,为了抢占悦来客栈的市场无所不用其极。

直到他们来联系殷思源,这件暗中进行的事情就像雨后春笋一样,一发不可收拾了。

作为被欺压多年的福临酒楼,在众人眼中早已是强忍怒火许久,所以殷思源没有马上答应同他们一起协同作战着实让老板们摸不着头脑。

在街上摆了算命摊的姬望舒不知从什么渠道得知这个消息,正好生意冷清,他翘着二郎腿,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就等着卫云舒问他这件事未来的走向。

虽然不想看见他得意洋洋的嘴脸,但是好奇就像精心酿造的酒,时间越久越让人无法抗拒,卫云舒不甘心的去买了姬望舒喜欢的小吃,谄媚的凑到姬望舒身边,顾左右而言他,也不直接问,眸子含水,看起来可怜巴巴的,就像某种擅长卖萌的小动物,把锋利的爪子藏好,表象是极具欺骗性的无辜单纯。

姬望舒早就有了应对她的经验,直接转过头去不看她,好像街上的汹涌人潮很好看似的,目光胶着在上面不肯离开,脸上挂着自己都没察觉到的灿烂笑容,好心情昭然若揭。

“人生在世,七分靠努力,三分天注定,偶尔会有些意外发生,不过是让道路崎岖一些,最后要走向的方向其实早就在最初时就确定了。”姬望舒吊足了胃口,才肯缓缓道来。

卫云舒对于这段话的感悟只有一个:“好神棍!听不懂!”

也许是卫云舒呆滞的表情太有喜感,对此感觉很满意的姬望舒耐心的给她解释:“人命运有所不同,在于环境和性格。比如说醉梦楼门口站着的**,家境优渥,母亲早逝,后母面慈心狠,不知不觉就把他养歪了,他占着嫡长的名头,但青楼的姑娘都知道他没什么出息,所以与他嬉笑怒骂,心里头一点畏惧都没有,才能如此从容淡定。”

所以吊丝逆袭成为高富帅的情节,只能在幻想中发生,闻着香味醒来后才发现是黄粱一梦。

卫云舒适时的表示了自己的崇拜,姬望舒很满意,大方的把小吃分给卫云舒一点,卫云舒脸色青白交错,颜色缤纷,她咬牙问姬望舒;“如果没记错,这个吃的是我买给你的。”

所以你好意思用我买的东西做人情再还给我吗?

“对啊,”姬望舒把吃的拿回去,丝毫没留意卫云舒愤怒的眼神,“想来你也是吃过了,那就不用再分给你了。”

津津有味的享受美食的姬望舒绝对不会意识到这世界上最不能得罪的就是女人,因为她们的怒气值会不断叠加,有朝一日全部爆发出来,会天翻地覆,惨绝人寰。

卫云舒在磨牙,好像这样就能暂时压抑她的愤怒一样。

展开内容+

猜你喜欢

重生农家小说
重生农家小说
重生农家小说

因为一个意外,重生在农家女中,出生虽低微,却能凭借着自己的能力,一步一步的发展壮大,收获自己的幸福!重生农家小说合集包括重生农家爽文推荐,重生农家种田小说大全等内容,让我们一起感受农家生活。

查看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