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八章小说

第十八章小说

发表时间:2021-01-14 13:02:36 作者:执灯人

这声音是悟思,绝对是悟思,不可能有错。? w?那时候窥世境每每探到这皇上都是模糊一片,又听不见声音弄得他每次都很想见到这南泽王朝的皇上,今天却是来了个大惊喜。孟烟是被人扶着跪地的,现在如今听见6晏如此说,向玄妖道:“囡囡,到。”玄妖站起走到两

>>>《妖神恋一劫成狂?》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精选

这声音是悟思,绝对是悟思,不可能有错。? w?那时窥世镜每每探到这皇帝都是模糊一片,又听不见声音弄得她每次都特别想见到这南泽王朝的皇帝,今日却是来了个大惊喜。孟烟是被人扶着跪地的,现如今听见陆晏如此说,向玄妖道:“囡囡,去。”玄妖站起走至两席之间,然后:“璇玑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抬起头来。”陆晏忽然道。玄妖依言抬头,目光直直的触上陆晏那若有所思的眼神。真的是悟思...就算是他在经历这么多战事,不过十六岁的少年郎,蜕变的如此刚毅,玄妖还是认得,那个在通山寺,悠闲的喂着她的俊朗少年悟思。三年不见,你是否安好?他更加的成熟了,模样愈发的俊逸,特别是他那一双深邃的眼睛,就好像要把人吸进去一般。陆晏端详了一会儿:“倒是如皇叔说的那般漂亮。”“下去吧,免礼。”“谢皇上。”玄妖起身回了自己的座位。“囡囡,你看,皇上很俊吧。”孟烟拉着玄妖说悄悄话。“嗯,”玄妖明显有些心不在焉,“倒是和我一位故人十分的相似。”“什么?”玄妖说的有些轻,孟烟未曾听清。“开始吧。”主座上的陆晏淡淡的道。“对了,”他又突然开口,“皇叔身体抱恙,怕是不能来参加此次宴会了,众姑娘的芳心怕是要碎了。”说的真是一脸义正言辞。宫人鱼贯进入上菜,歌姬舞女也入场为这本是无趣至极的宴会添了些许玩乐。玄妖偷瞄了几眼主座上的人,他倒是一人独饮自得其乐。“绿馥,替我拿壶醉人心来。”孟烟馋酒了。“娘亲,你的身子不宜喝酒。”玄妖劝道。“只是一小壶,不碍事的,况且今日难得你爹不盯着娘亲,囡囡,就一小壶。”孟烟耍起赖,。玄妖还是答应了:“只许喝半壶。”“好好半壶就半壶,只是啊,这醉人心可是千金一壶,浪费了就可惜了。”孟烟故作惋惜状。“唉,娘亲都忍了许久不喝酒了,如今连喝一壶都不许了。”孟烟状似有些沉痛。“罢了罢了,娘亲,只许这一次。”玄妖拗不过只得答应。“绿馥,绿馥快给我取来,对了,别同侯爷讲。”孟烟还不忘掩饰。“是。”绿馥掩嘴笑着。一壶醉人心很快被端了上来。白玉的瓶身上还镶嵌着点点碎星的宝石,果真是什么酒配什么瓶子。孟烟斟了满满一杯的酒,如饮琼脂甘露般的喝下,一脸心满意足。“娘亲,这酒就是真的那么好喝吗?”见着娘亲那一脸的享受,玄妖不禁也想尝尝。“千金的酒怎会不好喝,醉人心这三个字可不是随意取来叫的,囡囡是想尝尝吗?”孟烟一眼就看出了玄妖心中的渴望。“娘亲知道了还说出来。”玄妖听得这么说,愈发想尝尝了。“这可不行,小孩子家家的喝什么酒。”孟烟护起自己的酒瓶子来。“娘亲喝酒的事我好似未曾答应过要不要同爹爹讲……”玄妖若有所思。“行行行,囡囡,只许喝一杯。”孟烟妥协,斟了满满一杯的酒递给玄妖。“囡囡,喝醉了可不关娘亲什么事呐。”玄妖接过酒杯,还未深吸,酒香便已经钻入鼻中,沁人心脾。她轻抿一小口,酒的醇香一下子在口中散开,洗去了原酒的辛辣,只留得绵纯的香口。玄妖一饮而尽,如此珍贵的东西,还是藏在肚中最为安全。“妾身敬皇上一杯,恭贺皇上踏平克家国。”萧夫人突然站起身端起酒杯。“夫人有心了。”陆晏笑着回礼。萧夫人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却不急着坐下:“皇上,妾身女儿听闻皇上的战绩,更是要求献舞一曲,以此来恭贺皇上。”“哦,真有此事?那便宣上来叫朕瞧瞧。”陆晏倒是有了兴趣。一时,场间的舞姬变化了队形,将中间竟数围起,乐师也改变了乐曲,歌姬柔和的声音响起。除了玄妖,在场的人听此音面色无不一变,这可是王都第一舞姬肖郁的成名之作《苍生》,此舞既有波澜壮阔的豪气,又有悲悯天下的情怀,将此二者结合一体可谓是为难上加难。身着白纱舞衣的萧白玉缓缓从众舞姬中站起,清新脱俗,没有一丝矫揉造作……所有人都陷入了萧白玉的舞中,所有人都都在惊讶于她所表现出来的神韵之中。一舞毕,所有人都未回过神来。“好,”陆晏率先拍起手来,“不愧是王都中人人称道的才女,真是多才多艺。”见陆晏夸奖自己,萧白玉扬起一丝嘴角:“谢皇上,只要皇上喜欢,白玉付出的这些辛苦自然是值得的。”“嗯,真是深得朕心,赐萧家小姐孔羽绿萝舞衣。”陆晏露出玩味的笑容。“谢皇上。”萧白玉更是大喜过望。“朕听闻忠勇侯家的小女多才多艺,不知是否是道听途说。”陆晏话锋一转,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到玄妖身上。彼时,醉人心的酒劲上来了,玄妖整个人昏昏沉沉的,谁曾想到,她竟不胜酒力。玄妖有些茫然的抬起头,道:“你说的是什么东西,能在同我讲一遍吗?”四下里顿时呆愣一片。“大胆!区区忠勇侯千金竟敢这般与皇上讲话。”萧家夫人因得了陆晏的奖赏顿时觉着自己非同一般。“萧夫人,我是在同皇上讲话,不是同你在说话,难道?你的话就能代表皇上的话?”玄妖瘪瘪嘴,此时的她已经丝毫不知自己在说些什么。可这话一说出,萧夫人也是找不出什么话来反驳。坐在一旁的孟烟轻轻扯了扯玄妖的衣裳,道:“囡囡,你是醉了吗。”“嗯,头昏的很。”玄妖嘟嘴。两人的声量都十分小,旁人未曾听清。“卫小姐,我母亲虽比不上你那般有身份,但她好歹是你的长辈,你就是这么同你的长辈说话的吗?”萧白玉一开口虽是软软的语气,但话语间却有咄咄逼人的姿态。“萧小姐莫生气,小女一时贪杯,醉了酒,礼数稍有不周,”这时候,绿馥推着孟烟来到了场中间,“也望皇上海涵。”“醉了酒?我看是为了避免受罚随口说的瞎话。”萧夫人不以为然。“好了,朕叫你们来是来庆功的,不是叫你们来吵架的,安生些。”陆晏开口,这最后一句,明里暗里都指着一些人。“皇上,妾身家的小女醉了,还请皇上准许妾身将小女送往这昭和殿的偏殿歇息一下。”孟烟道。“去吧。”陆晏倒也不勉强,也不追究玄妖方才在殿上的无礼之举。“谢皇上。”孟烟谢恩落座。“柳姑姑,檀香,你们两人带囡囡去偏殿歇息一番,好生看着她,别让她乱跑,就算囡囡要出去,也要寸步不离的跟着她,懂吗?”孟烟吩咐着。两人道了句是,便搀扶着玄妖离开。偏殿的人应得了信,早将一切的事准备的妥妥当当,再加上玄妖醉酒后不是那么的闹人,柳姑姑和檀香倒也没费多大的心神。她们将玄妖头上的饰品拆卸下后,便扶着玄妖躺下,在替她盖上了一条十分轻薄的棉毯。玄妖也甚是乖巧的闭上了眼。周遭为何火红一片?玄妖费力的睁开被烟熏的十分难受的眼睛……模糊间,她仿佛看见有人提着一个类似人的脑袋,在那火红一片的地方走来走去……救……命,明明是拼命想喊出的话,却怎么也发不出声来……热…真的好热…好像有什么在烧灼她的身心,她想逃出去,却什么都做不了……“小姐?小姐?”有什么声音在唤回她的意识。身体猛的抖动了一下,周遭景色顿时消失,她缓缓睁开双眼,一片陌生的景色。“小姐,您怎么了,出了一身的虚汗。”檀香用帕子将玄妖额间的汗擦拭干净。“没事,做了个稀奇古怪的梦,”她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我怎会在这儿?之前我不还在宴会上吗?”“小姐,您饮了杯醉人心,就醉了,夫人叫我们扶您来这昭和殿的偏殿歇会儿,您啊,一沾上这枕头就睡着了。”檀香笑道,小姐还真不知道方才自己干了些什么。“那我这是睡了多久?”“小姐,您才睡了一刻钟,还觉着头晕吗?”柳姑姑端了盆温水进来。“没有,我只是觉着这偏殿里闷得慌。”虽是这偏殿里也用了冰块降温,玄妖还是感受不到丝毫的凉爽,心口堵堵的。“小姐先擦擦脸,老奴等会儿就带您到这宫里的花园走走。”柳姑姑将拧干水的帕子递给玄妖。“好,世人都说这宫里的花园是这王都的一绝,我早就想见识见识了。”玄妖倒是兴趣盎然,她接过帕子,好好的擦拭一番,这么一下,脸上的妆容倒是破了,玄妖也不在意,将这妆容悉数擦去,留得一张白嫩嫩的小脸,让旁人不禁想掐一掐。“小姐,还需梳妆打扮吗?”檀香问道。“不了,就这样吧,那些个头饰带在那也是重的很,还不如披头散发,倒是十分的轻松,而且世人都说,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我哪里来的悦己者,要为他梳妆打扮?”玄妖有些不想在这上面浪费时间。“可是,若被人瞧见还不知要多出些什么闲话。”檀香有些担忧。“不梳妆就不梳妆罢,在过些时候这宴会也就结束了,到时小姐就直接去做马车,有谁会看见?”柳姑姑甚是不以为然。听罢,檀香倒也不在说些什么。
妖神恋一劫成狂?

妖神恋一劫成狂?

  • 状态:完结
  • 类型:青春校园
  • 作者:执灯人

问世间情为何物,到教育人物生死相许。

最新小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