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九章 可恶(上)小说

第九章 可恶(上)小说

发表时间:2020-09-16 13:02:04 作者:午后方晴

李阔海吼得凶,实际等于在谈价格了。“大官人,没有四千贯。纵以花家六月计算,仅是1506贯,非是一千九百多贯。如此算法亦不正确,吾家叔父乃于二月下旬写下欠条,若今偿还,只能算做五个

>>>《我是大圣师》章节目录<<<


《第九章 可恶(上)》精选

李阔海吼得凶,实际等于在谈价格了。“大官人,没有四千贯。纵以花家六月计算,仅是1506贯,非是一千九百多贯。如此算法亦不正确,吾家叔父乃于二月下旬写下欠条,若今偿还,只能算做五个月,本利合在一起,只有1076贯。”因为没有阿拉伯数字来替代,大多数宋人皆不擅于复杂的数学题。不过是六个月的复利题……在宋朝已经算是复杂了。然而交给李家的账房,便能算清楚,也不可能按六个月来计算复利,况且它是残忍的不合法的高利贷。“吾叔父家的地与宅子估价约为千余贯,合计仅三千余贯。吾听闻于京城樊楼食一顿饭亦须数百贯,贵者上千贯。若找到合适买家,相信它之价值不会低于五千贯。”刘昌郝晃了晃手中的镜子。小叔家的宅子与地都不值钱,值钱的是几十亩老桑园子。桑树是一种生长缓慢寿命长的植物,不过大规模的采摘与修剪,特别是用机械采摘与剪伐,会严重伤害它的寿命,往往丰产期只有十几年时光。宋朝植桑也修剪,采摘更是必然,利用率却没有那么高,自家那几十亩桑树虽种植了二十多年,才刚刚进入壮年时期,出产最高的时候。松柏的木材不仅能造房屋,家俱,还是制墨的主要材料,加上宋朝大规模开荒对山林的伤害,宋朝的木材很贵,往往一根大木料能值十几贯钱。但那是百年老木,自家四座土山上的那些松柏想要成材至少还有十年时光,即便十年后砍伐下来不值多少钱,估值空间必然进一步下降。三千贯与四千贯那就是两个概念了。“几天后某给汝一个答复。”“李大官人,拖不起,尽量快一点。”“四天。”“好。”三人走出来,梁小乙死死地保护着刘昌郝,在乡下几千贯钱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他又担心地问“昌郝,其暴露出来,汝将其放在家里平安乎?”这是在城内,什么样的人都有,也有许多小偷,有的小偷本领还比较高明,它又是如此之小,很容易被偷走。梁小乙越想越不放心。“小乙哥,勿用担心。”刘昌郝笑了笑说,他怕的就是在李家,李大官人巧取豪夺,在李家不动手,则平安无事了。回到家里,将它放在箱子里,可能这世界有一些开锁的高人,但想趴在地上,将箱子的密码锁弄开,恐怕很不容易,至少尉氏不会有这样的奇人。要么连人带床强行掀开,将箱子拿走,那与公开抢劫有什么区别?这是在县城,县城的民房区里,并且是在京畿地区,即便花家也没有这个胆子。“昌郝,李大官人会不会买?”“大约会吧。”刘昌郝有些不确定地说,主要他对京城奢侈品市场也不了解,没有足够的利润,李大官人是不会出手的。“昌郝,又要请刘四根。”刘四根就是刘梁村的里正。宋朝官员到县一级就为止了,往下面去则是户长里正,耆户长,简称为耆长,乡书手。里正、户长负责调查户口,课置农桑,检查非法,催纳赋税。乡书手是协助里正户长办理文书的人,耆长、弓手、壮丁负责治安逐捕盗贼,宋仁宗时有一场闹剧叫王伦起义,那个王伦就是在和州被和州一个壮丁干掉的。里正相当于村长与乡长的结合体,若是村子大一个村子就会有一个里正,不过多数情况下是几个村子才有一个里正。刘梁村哪边的里正负责两个大村子与三个小村子,一般刘梁村有里正,另一个大村子孙岭村则会拥有一名耆长,若是孙岭村有里正,耆长的名额则留给刘梁村。乡书手原来更次一点,经过数次改革后,已变成了县级直管的胥吏,相当于会计性质。“有何不妥……”刘昌郝随着就醒悟过来,沾到了刘四根,不但有不妥,有大大的不妥,但也无妨。外事不决问周瑜,没有周瑜,但有宋夫子。“恩师,我朝地宅交易时有何律法制度?”“是有一些制度……”与刘昌郝记忆一样,宋朝确实准许田宅自由买卖,但也不是随便交易的,有许多规定与限制。交易时必须在契约上写清楚地标的租税、役钱,并由官府在双方的赋税薄账与田册上改换登记后,才能成为合法的契约。出卖后出现财产纠纷或其他情况,由卖方与保人承担,与买方无关。若是朝廷发下恩赦、郝令,契约不受令文影响,继续有效。如交易后田宅出现问题,比如房子倒掉了,必须有卖主负责,以防卖方用一些手段诈骗买主。交易时必须有一个亲戚做担保人,若是出了问题,卖主负不起责任,则由保人负责。田宅不是外人想买就买的,先仅亲戚买,亲戚分亲疏,先亲后疏,亲戚若不买,则由周边邻居来买,邻居分远近,邻居再不买,经里正户长反复核实后,才能卖给外人,以防豪强非法兼并。交易搭成后,卖方必须交出原来所有的契约,又叫上手契,若是没有,新契约搭成,原来的契约自动宣布失效,还有必须要交税。当然,律法是律法,宋朝也不是法治的国家,不过简单的手续必须要做的,如花家买刘昌郝小叔家的田宅,必须请刘梁村的里正也就是刘四根过来,刘四根要问清楚刘昌郝小叔为什么要卖田宅,合法的才能同意交易,不合法的立即报官。问清楚合法后,还要象征性地问一下刘昌郝小叔家的亲戚邻居有没有人愿意买他家的田宅,没有后,才能准许卖给花家。然后再写下白契,包括租税、役钱等情况,双方这才去县城,不一定需知县出面,小笔交易由押司出面就行了,大笔交易至少让主薄出面,交税,于官府大薄、地契宅契上更改地主宅主姓名,盖上官印,这笔交易才算是合法的交易。事实是等到刘昌郝小叔走了,村子里的人才知道,不用说,刘梁村这个里正刘四根有大问题了。“告他们!”梁小乙怒了。“小哥,汝告谁,即便开封府受理派差使下来查询,重压之下,汝村村民有几人敢说公道话?”“真乃气人。”“小乙哥,勿用动怒,已解决了。”刘昌郝劝他,又对宋夫子说“劳烦恩师。”劳烦的不是这些赐教,而是宋夫子的随行。别看宋夫子几乎一言不发,但没有他在边上做一个见证人,说不定就会有不好的事发生。…………没让刘昌郝等多久,仅到了第三天,李阔海便派家仆将刘昌郝请过去。坐下。李阔海还给刘昌郝与梁小乙倒了茶。梁小乙有点激动,不是李阔海给他们倒茶而激动,倒茶说明有戏。但不是这样!“刘小郎,某与花谷久相通一番。借条易办,有账算账,难办乃汝叔家的宅、地。有些汝不知,某一向与花谷久不和睦,说到宅地时,其开口要价三千贯。”“三千贯!”梁小乙一下子站起来。这些天,刘家一些亲戚好友一直在想办法。都是乡下人,哪里能凑出两千贯现钱来?也算过刘家的家产,无论是怎么往高里算,不过一千余贯钱。“其地已非是汝叔家的地,人家有权不卖!”“李大官人,晚辈不明白,花大官人无外乎讹钱财,纵使其占有吾叔父家的地,一年能有几何收益?又在刘梁村,管理不便。”设了一个局收益两千多贯,对于花家李家,两千多贯也不是一个小数字。“刘小郎,汝听某说。前几天,花谷久二弟回来,武知县刻意设宴款待。”“大官人,作为一个畿县知县,葡伏于一名奴婢膝盖下有些不妥吧。”“是不大妥,然武知县年近六十……”宋朝各府州、各县不是平等的。县的等级分为赤、畿、次赤、次畿、望、紧、上、中、中下、下十个等级。赤县只有六个,开封县、祥符县、宋城县、河南县、洛阳县、元城县。畿县也不多,开封十四,应天五个,洛阳十四个,大名府十个,从地位上来说,每一名畿县的知县都能相当于中等知军、下等知州。可是武知县一无大才,二无建大功的机会,岁数大了,即便爬成了尉氏知县,也没有了上升空间。在宋朝一个奴才岂敢欺侮一名士大夫,那怕这个奴才是天上人家的奴才。问题是这个士大夫很贪婪,一屁股的把柄,又没有上升空间。媚谄奴才是不对的,但公开了,只是小过,小过依然不会动摇武知县的地位,反正没有了上升空间。不媚谄,万一激怒了花家老二后面的人,自己又不干净,一旦下去了那可就永远下去了。然后刘昌郝去告状,那还不得往死里打。李阔海忽然自嘲起来……
我是大圣师

我是大圣师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青春校园
  • 作者:午后方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