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五章 为他疗毒小说

第五章 为他疗毒小说

发表时间:2019-10-08 02:56:27 作者:

“别,您身上的毒尚未解开,谢我为时过早了。”龙吟出于礼貌扶住了她的胳膊,又觉不妥,急急开放,面纱后面的脸庞早已红色起床:“呃,您感觉怎么?”“别,你身上的毒尚未解开,谢我为时过早了。”龙吟出于礼貌扶住了他的手臂,又觉不妥,急急放开,面纱后面的脸庞早已红起来:“呃,你觉得如何?”。

>>>《细作毒妃》章节目录<<<


《第五章 为他疗毒》精选

“龙姑娘,为了在下的安危,你真是煞费苦心了!”秦钰锒起身,恭敬地站在她面前:“请受在下一谢!”他躬身行礼。

“别,你身上的毒尚未解开,谢我为时过早了。”龙吟出于礼貌扶住了他的手臂,又觉不妥,急急放开,面纱后面的脸庞早已红起来:“呃,你觉得如何?”

感觉到她的尴尬,秦钰锒往后一退,说道:“还不错,吃了个半饱。”

龙吟就嗔他:“什么呀,简直牛头不对马嘴!我是问你的身体感觉如何?我封了你几处穴道,毒素应该没那么快上来。”

正说着,秦钰锒忽然脸色大变,说道:“不尽然,我觉得这会儿已经开始发麻了,是手指发麻。”

龙吟微微一愣,马上查看他的手指,原本青黑色的手指还是没有任何变化,她就知道自己被耍了,呵斥:“好你个阿锒!学会调侃人了是不是?看招!”她只用了一成功力,本就没想着真的动手。

秦钰锒用手一挡,几个虚招之后,忽然搂抱住了她带着馨香的身子,不由心驰荡漾,正要揭开她的神秘面纱,只觉浑身定住,没了施展的力道。

“阿锒,谁准你欺负我的?!”龙吟毕竟是龙吟,这会儿正儿八经说道:“我是来救你的,不是来给你占便宜的,你可要记住?”

秦钰锒并不好受,暗暗叫苦。他本就是无心,只是她真的太过神秘,他一时好奇才会有了愚蠢的念头,只好说道:“姑娘莫气,在下真的不敢了!”

“你若再敢胡思乱想,我让毒舌咬死你!”龙吟在他面前吐气如兰:“记住喽,我说到做到!”说着就解开了他的穴道。

秦钰锒被她的气势所迷惑。她到底是怎样的女子?是美还是丑?是聪明还是狡黠?是善良还是寡情?

眼看到了午时,龙吟忽然喊了一声:“夕拾,将药端过来。”

“少宫主,药来了!”夕拾端着一碗热腾腾的药走来,低头的样子又小心又谨慎:“这药刚好,可烫了!”正说着,忽然脚下趔趄,那碗药一下子就飞了出去,她定在原地,只知道啊了一声。

龙吟见状,从石桌上抄起一双筷子,动作飞速,灵巧地夹住了碗底,然后小心翼翼放在了石桌上:“你呀!总是这么不小心。”言语中有着嗔怪,却也善意:“你没事吧?有没有烫到?”

夕拾打出一口气,说道:“还好,还好!不然全浪费了。”

倒是秦钰锒看得真切,这筷子夹药碗的本事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学成的。龙吟的腕力非常扎实,应该不输给任何男人。他不由赞道:“龙姑娘,好本事!”

龙吟温怒:“让你喝你就喝,少废话!”

秦钰锒摸摸鼻梁,算是吃了个闭门羹。他端起碗就喝了一口,马上烫得直咧嘴。龙吟见状,气不打一处来,说道:“你当自己喝汤呢,这是解毒药,良药苦口,晾凉了再喝吧。”

秦钰锒不服气,说道:“是你让我喝的,这嘴巴烫伤也要你来医治。”他一半认真一半戏谑的口吻。

夕拾站在一旁听了说道:“阿锒,不许你调戏我们少宫主!”她走到龙吟面前,伸手拦着说道:“你若乱来,我夕拾第一个饶不了你!”她回头对龙吟说道:“少宫主,要不要奴婢为你出气?”

面对婢女的重情重义,秦钰锒收了玩心,说道:“夕拾姑娘,你别当真啊。我是与龙姑娘闹着玩的。这药如此珍贵,我岂会浪费。”他看着石桌上的药碗:“我没喝过一滴的。”

“啊?你没烫口哇。”夕拾摸着脑袋:“奇怪,我明明看到你喝进去了呀。”她嘟嘴:“少宫主,他不老实,这种人最不可靠!”

龙吟憋着一股笑意,说道:“夕拾,算了。他想寻开心就让他去吧。这药着实难喝,开心些未尝不好。”

“少宫主,奴婢先下去了。”夕拾不愿久留,行了礼就走了。

秦钰锒坐下来,端起碗吹着,药味直充鼻翼,令人作呕。他忍了忍,说道:“龙姑娘,这药是你配置的么?”

“是啊,这才是第一碗,今天还有两碗呢。看你的情况之后我再决定明天的给你喝什么。”龙吟显得很沉稳:“你放心,这药虽苦却是好药,不会害你的。”

“我知道。就算雪上加霜又能如何?”秦钰锒苦笑:“都怪我太心软,一不小心就着了别人的道。”想起过往,他一阵唏嘘,却不肯多说。

龙吟说道:“你的家人若见不到你,会不会以为你已经死了?”

这是秦钰锒也在考量的问题。他沉重点头,说道:“是啊,飞鸽传书都没用了。”他心头掠过一丝苦涩,却不愿坦诚相对,说道:“罢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回头给他们一个惊喜,岂不更好?”他自我安慰似的笑着。

龙吟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秦钰锒几口就将一碗苦药给喝了下去,气味只冲头顶,他打了一个饱嗝,说道:“这药味道古怪,不知道你用了哪几味药?”

“秘密!”龙吟起身取过他的药碗:“两个时辰之后你还要喝第二碗。”说罢,就走出了山洞,也不管他会如何。

刚喝了药,秦钰锒不觉得怎么样,可过了一炷香的功夫,他就觉得浑身发热,整个人处于一片混沌之中。估计是药效来了,他只好躺了下来,感受着一波波的异样。这让他更加诧异于龙吟的手段。正疑惑着,有人走了进来。他扭头一看,是朝花。

“你觉得怎样?少宫主命我进来看看。”朝花靠近,仔细瞅着他的反应:“你在流汗啊。”

“是冷汗。”秦钰锒说道:“龙姑娘人呢?”

“哦,她去采药了。”朝夕略有不满,说道:“少宫主对你可真够用心的,还亲自去采药,说山太高,不宜让我和夕拾跟随。”

秦钰锒又是一阵感动:“那你们快去吧,万一出事倒是我的不是了。”

“你想去吗?”朝花忽然说:“不如我们一同去瞧瞧吧。她就在后山,离寒月潭也不太远。”

感觉自己的身体还受得住,秦钰锒就起身说道:“好啊,带我一起前去,若可以我还能帮忙呢。”

朝花没反对,喊了一声夕拾,夕拾很快就来了,知道两人的意图,就说:“我也正这么想呢。少宫主一人前去会有危险的,要走就赶紧的。两个时辰不到阿锒又得喝药了。”

三人往同一个方向而去。走了约莫有一盏茶的功夫,三人都没有看到龙吟的身影。秦钰锒这才发觉其实这个后山很大,树木郁郁葱葱,更有不知名的野花散发着阵阵香气。远观寒月潭,就像是弯弯的月亮,寒冷而柔情。

“你们看,少宫主在那儿!”朝花忽然对着某处一指。

只见半山腰一抹白色的倩影,身后背着一个竹编的药篓子,她单手抓着崖壁的藤蔓,一手正采撷着长在高处的草药。秦钰锒不免为她捏着一把汗:“这要是摔下来可不得了。”他四处看了看,说道:“这里草木茂盛,编个软榻还来得及吗?”

“少宫主,你要小心啊!”朝花对着上面喊着。

龙吟往下看了一眼,没有说话,神色还是非常从容,忽然一脚踩在松散的石头上,立即偏了身体,幸好她反应敏捷,找到另外一处蹬踏的地方,单手死死抓着原先的藤蔓继续采药。

眼看碎石落下来,底下三人看得差点吓出冷汗。尤其是秦钰锒,忍不住叹道:“真是太危险了!若出事,我于心何忍啊。”

“呸,呸,呸!你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来!”夕拾埋怨道:“若少宫主真的摔下来,我就要你陪葬!”

秦钰锒没说什么,抬头看着龙吟所在的方位。忽然,他看到离她不远的地方有一条蛇出没,不由喊了一声:“啊呀,不好!有蛇!”

“什么?有蛇?”朝花睁大了双眼:“哪儿呢,哪儿呢?”

秦钰锒四下找了找,就随手捡起地上的一颗石头,用内力将它送了出去,打在了蛇的七寸上,它随即掉了下来。

朝花走过去捡了起来:“哇!还不短呢,足足有四尺长。”她不但不扔掉,反而拿在了手里:“这可是好东西。”

“你确定它没毒吗?”秦钰锒看着她手里的蛇:“是想烤来吃还是炖来吃?”

“没毒的能吃,就算有毒的,经过我们少宫主的手,一样能吃的。”朝花说道:“若是别人家的姑娘见到蛇一定哇哇大叫,偏偏我们少宫主不一样,是吧?夕拾。”她扭头对夕拾说。

“没错!我们少宫主就是特别嘛。”夕拾接过话茬,很骄傲的口吻。

秦钰锒抬头看着半山腰的龙吟,心里是深深动容的。是什么样的环境才造就了龙吟这样的奇女子?她到底有多奇特?秦钰锒很想揭开她一层层面纱,看个仔细。可想到自己的身体,他不免为各自担忧着。

细作毒妃

细作毒妃

  • 状态:已完结
  • 类型:古代言情
  • 作者:东边雨

秦朝钰锒,身为一国太子却被人诬陷,下跌下山崖而不死,为龙吟所拯救,两人日渐生情,终因为种种因为缘而分开。岂料,龙吟以参选皇子妃的身份混入沐秦朝国,目的只是想暗杀太子,却误猜误撞成了他的女人。秦朝钰锒与龙吟再次见面,因为彼此的误会闹出一系列揪心之事情。他辅佐夫君一路往前,终开辟出人生大赢局面。龙吟就着火光看了看他的脸,稳稳说道:“无妨,不碍事的。只要我将刺拔出,用蜂蜜抹上几次,你就舒服了。”。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