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第一章 艳遇寒月潭小说

正文 第一章 艳遇寒月潭小说

发表时间:2019-10-08 02:56:13 作者:

雾霭迷离中,一位女子盘腿做在水面上,身下是埋在水里面的巨石,可以见潭水之深。他身披洁白的纱裙子,长头发被白丝带绑住,脸都蒙着轻盈的面纱。雾霭迷离中,一位女子盘腿坐在水面上,身下是埋在水里的巨石,可见潭水之深。她身披洁白的纱裙,长发被白色丝带系住,脸上也蒙着轻盈的面纱。。

>>>《细作毒妃》章节目录<<<


《正文 第一章 艳遇寒月潭》精选

酉时。重峦叠嶂的深处飞瀑倾泻,夕阳收尽了最后的余温,让黑暗来临。这里三面环山,景致宜人。尤其是地处深渊的寒月潭,清水冷冽,终年不绝。

雾霭迷离中,一位女子盘腿坐在水面上,身下是埋在水里的巨石,可见潭水之深。她身披洁白的纱裙,长发被白色丝带系住,脸上也蒙着轻盈的面纱。

凉风拂过,那浑然一体的白色如真似幻,让人看不真切。女子双目微闭,神情肃穆,双手成莲花指放在两腿之上。她如同一尊佛像静静绽放在空气中。有小鸟停在了她的发间,她依然纹丝不动。

忽然,她听到了铿锵之声,应该是从高处传来的打斗声,却仍然丝毫不动,不受外界任何之影响。突然,噗通一声,离她不远的水面上水花四起,好似大浪滔滔。无数清冽的水珠溅到了她的纱裙上,她略略皱眉,仍不打算收功。

猛地,从水里伸出一只手臂,那手又大又宽,显然是属于男子的。镇定的她没有闪避,而是娇声呵斥:“大胆贼子,胆敢擅闯寒月潭!”

大手的主人终于浮出水面,他的脸上全是水,看不清容貌。他用虚弱的声音说:“姑娘,救我!”说完,便晕了过去,显然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他半趴在了石头上,脸颊抵着寒冷的水面,没有了响动。

“你是谁?”女子见他毫无反应,马上飞身到了另外一块石头上,动作异常轻盈,喊道:“朝花夕拾!你们快出来!”她清冷而立,面不改色。

朝花夕拾是女子的两位孪生婢女,均模样清秀且高低无二。她们听到喊声双双从暗处现身,跪在潭边,行礼说道:“少宫主,有何吩咐?”两人连声音都很相像。

“那里趴着个男子,你们先过去看看,他死了没有?”女子的声音委婉平静,如空谷幽兰。

“是,少宫主。”两人异口同声,然后不约而同飞身跃出,双双站在了巨石上。姐姐朝花探了探男子的脉搏,说道:“少宫主,他还没死呢,尚有一口气在!”

妹妹夕拾捏起男子的下巴仔细看了看脸,皱眉说:“少宫主,这人八成是没救了,长得好像还丑呢。”因为天黑,陌生男子的狼狈尽收她的眼底:“现在该怎么办啊?”

“美丑又有何妨。”女子微微蹙眉:“只可惜他是个男子,不然我倒是可以救上一救。”因为万秀宫有着严厉的宫规,不得私藏来历不明的人,尤其是男子。一经发现,后果自负。

朝花和妹妹对视一眼,说道:“少宫主,奴婢知道你是刀子嘴豆腐心,这男子既然能掉下悬崖而未亡,说明他是有福气之人。你就发发慈悲,救救他吧。你若不救,他必死无疑。”

“对,对,少宫主是救命的菩萨,不会见死不救的。”夕拾看着自己的少主人:“都说宫规无情,可少宫主是柔情侠骨呢。”

“可是,娘亲她——”女子犹豫了:“容我再想想吧。”

夕拾赶紧说道:“少宫主,要快,这人估计拖不了多久的。寒月潭的水这么冷,就算正常的男子也抵御不了多久的。”

朝花又弯腰身探了探男子的鼻息,说道:“少宫主,夕拾说得没错,他快不行了。”

女子终于往前迈了一步,说道:“算了,你们先把人抬到山洞再说。”她一指前方。

“是,少宫主。”姐妹俩又是异口同声,然后合力将人从水里捞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人抬入了山洞。

这山洞就在寒月潭附近,顺着斜坡而上,冬暖夏凉,是练功避暑的好居所。山洞内青苔扶壁,流水叮咚,还有石桌石凳,一张木制卧榻精致而舒适,更有一排书架陈列其中。虽然陈设简洁,却处处透露出主人的淡泊喜好。

“你们把他安置在榻上吧。”女子声音和缓,听不出情绪。脸上的轻纱依旧拂面,没有取下的迹象。

“是。”姐妹俩轻手轻脚地将人放下,他湿漉漉又昏迷不醒的样子着实可怜。朝花看着他说道:“少宫主,奴婢该如何帮你?”

夕拾忽然嚷起来:“呀!你们快看,他的身上在淌血!”顺着她的手指,果然看到有点点红色顺着水滴流下,在烛光的印衬下,显得格外暗沉。

“他受伤了。”女子终于移步上前,在男子的几处穴道上轻轻点了点,说道:“好了,你们快去准备一些热水来吧。”

朝花深知少主人的脾气:“少宫主,你还是心软了,对不对?”她嘻嘻笑了笑:“妹妹,走。趁主子还没改变心意,我们马上去准备热水,迟了怕救不了。”

“好的。这人活该命大,今天碰上了我们少宫主,不然只能等死了。”夕拾说罢往外走:“这几天宫主不在,刚好可以救人。”

女子听了,只是轻轻摇头,没有说话。她走过去取了一个烛台,靠近男子之后,将他脸上的湿发捋到一边,又用身上的绢帕擦拭他的脸庞,这才惊觉男子长得一点都不丑,根本不是夕拾说得那样。

虽然他脸色苍白,又紧闭双目,可脸型俊朗。他剑眉入鬓,睫毛浓长,衣衫虽然湿透,可体型健硕。看他的双手,应该也是习武之人。

女子正在探看,忽然听到嘤咛声,她马上退后一步,举着烛台说道:“你醒了?”

男子果然幽然转醒,恍惚间仿佛看到一尊雕像屹立身边,再仔细一看,却是一位亭亭玉立的佳人。虽看不清容貌,只觉一股清气萦绕:“姑娘,是你救了在下么?”

“你别动,你伤得不轻呢。”女子轻声问道:“你是谁?为何会跌下山崖?”这是她比较关心的。

秦钰锒思维很清晰,却迟疑了一下,说道:“你就称呼我阿锒吧。”

“阿锒?”女子微微不悦:“这不是你的真名吧?”她有些置气,说道:“也罢,既然不肯说出真名实姓,那本姑娘就不救你了!”

“啊!”秦钰锒忽然浑身抽搐起来,面部狰狞,表情异常痛苦:“我、我好难受,啊,这是?”

女子见状,马上走过去伸手点了几处穴道,又探了探他的脉搏,这才惊道:“你中毒不浅呐!”

秦钰锒大口喘气,思绪尚好未乱。他终于逐渐平稳下来,虚弱说道:“多谢姑娘出手相救,在下是被人下毒暗害,才会不敌对方跳下悬崖。”他歇了几口气,又说道:“倘若不得救,绝对不会连累姑娘。”

“谁说我救不了你的?”女子娇声说道:“别把本姑娘看扁了!”说罢,她走到一排书架面前,伸手取下一个小瓷瓶,从瓶内倒了一颗药丸出来,走到男子跟前说:“你先将它吃了,暂时不会有性命之忧,外伤稍后再医。”她非常笃定的神色。

秦钰锒立即乖乖接过药丸吞下,隔了片刻,说道:“多谢姑娘。不知姑娘芳名?”他只看到她的柳叶眉和水汪汪的眼眸,很好好奇她的长相,这也是人之常情。

知道他在盯着自己看,女子往后一退,说道:“大胆!本宫主岂是你能偷窥的!”她背过身去,心中快跳几分。

“在下唐突,得罪了姑娘。可在下没恶意,又深受重伤。”秦钰锒只好将目光放在别处:“这是哪儿?我只记得自己跳下悬崖,然后跌入水中,见有人坐在水里才喊了救命,之后的事就不记得了。”

“山洞。”女子缓缓说道:“这里是万秀宫的后山,你已在万秀派管辖之内。”她停顿了一下,又说道:“本姑娘姓龙,你就喊我龙姑娘吧。”

秦钰锒想要起身行礼不得,只好说道:“恕在下冒昧,不能下地给龙姑娘行礼。”

见他如此彬彬有礼,龙吟这才好过些,声音也平静下来:“哪里。你受伤了就乖乖躺着吧。不过,你知道自己中的是什么毒吗?”

“不知道。”秦钰锒欲言又止,似有难言之隐。

龙吟没有勉强他,正要说话,就见朝花夕拾回来了。她们一个手里端着热水,一个手里拿着绢帕纱布之类。

夕拾见人醒了,立刻凑了上去:“妈呀,原来你不丑啊!”她噗嗤一笑:“我还以为你很丑呢。”她看着自家主子:“少宫主,这位公子很俊朗哦。”看不清主子的反应,她马上就说:“对不住,奴婢失言了。”

朝花瞪了一眼自己的妹妹:“夕拾,你瞎说什么呢!忘了宫规啦?”

“这两位是?”秦钰锒随口问,眼睛却是看着龙姑娘的。

“她们是我的婢女朝花和夕拾。”龙吟对她们说:“你们将东西放下,然后到洞口把守。”

朝花立即就说:“少宫主,你一个人忙得过来吗?我们可以帮忙的。”她看着男子:“他的伤到底重不重?”

“不用。你们就在洞口守着吧,我怕有什么风吹草动。有你们看着我放心些。”龙吟解释了一下。

两位婢女没有反对,双双出去了。

细作毒妃

细作毒妃

  • 状态:已完结
  • 类型:古代言情
  • 作者:东边雨

秦朝钰锒,身为一国太子却被人诬陷,下跌下山崖而不死,为龙吟所拯救,两人日渐生情,终因为种种因为缘而分开。岂料,龙吟以参选皇子妃的身份混入沐秦朝国,目的只是想暗杀太子,却误猜误撞成了他的女人。秦朝钰锒与龙吟再次见面,因为彼此的误会闹出一系列揪心之事情。他辅佐夫君一路往前,终开辟出人生大赢局面。龙吟就着火光看了看他的脸,稳稳说道:“无妨,不碍事的。只要我将刺拔出,用蜂蜜抹上几次,你就舒服了。”。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