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七章 情愫不断小说

第七章 情愫不断小说

发表时间:2019-10-08 02:56:04 作者:

龙吟转过身走入山洞,看见她的装扮,立即就笑开了:“呵呵,自己就知道您穿会合适,就这个个身贴吧。”她捂着面纱说道:“您知道这个个是谁的衣裳吗?”龙吟转过身走入山洞,见到他的装扮,立即就笑开了:“呵呵,我就知道你穿着会合适,就这身吧。”她捂着面纱说道:“你知道这是谁的衣裳么?”。

>>>《细作毒妃》章节目录<<<


《第七章 情愫不断》精选

终于,秦钰锒鼓起勇气,对着山洞口喊了一声:“龙姑娘,我好了。”

龙吟转过身走入山洞,见到他的装扮,立即就笑开了:“呵呵,我就知道你穿着会合适,就这身吧。”她捂着面纱说道:“你知道这是谁的衣裳么?”

“我不想知道。”秦钰锒老实说。

龙吟就笑着说:“是烧火大娘的,不过,是我做给她的,还是全新的呢。”她停止笑意:“回头我再做一身给她,免得她不高兴。”

“你还会女红?”秦钰锒又是一惊,习武之人还会女红,着实非凡。

“这有什么难的。”龙吟说:“几身粗布衣而已。”她走向书架:“你初来乍到,若住得不习惯,就看看这些书吧,它会让你受益匪浅。”

秦钰锒也走了过去,站在她的身后,很想忽然搂住她,这种感觉非常强烈,好在他克制住了,伸手取出其中一本,他惊喜得发现这本是武功绝学:“你这里还有这些?”

“想不到吧?”龙吟却显得有点无奈:“娘亲酷爱练武,从小我就就是泡在汗水中长大的,她对我期望很高,还说我天生就是练武的奇才。”她低头说道:“我与你说这些做甚?罢了,你权当打发时辰吧。”

秦钰锒就问:“龙姑娘,你这里可有剑?”

知道他的意图,龙吟摇头说:“不可,我是不会允许你练剑的,这太危险了,无疑是雪上加霜。”

“好吧。”秦钰锒只好作罢,坐在石凳上看起书来。

“我要把药材分开,你能帮帮我么?”龙吟主动说:“草药有好有坏,但只要对身体有用,哪怕是毒草也是好草药。”

“我信得过你。”秦钰锒忽然脱口而出,觉得唐突,又说:“我的意思只要是你准备的草药,我都喝下去。”

“不怕我下手太重毒死你?”龙吟见他摇头,心里很安定,说:“你放心,我有分寸。”

两人坐在石凳上。龙吟取出了药篓里的草药。

秦钰锒对一切都觉得新鲜,这山野之地有很多学识是他不曾见识过的,纸上谈兵不及现学现卖。不出半个时辰,他对眼前的草药已经有了不少了解,也认识了两种毒草,以后对它们要敬而远之。

“阿锒,你的悟性还挺高的。”龙吟对此非常意外:“老实说,我还以为你只是略懂武功的莽夫呢。”

“呵呵,原来从昨夜开始,我在你眼里就是一个莽夫啊。”秦钰锒笑着说道:“这称呼也不错,你还是第一个敢这么说我的人。”

“难道不是莽夫么?”龙吟理直气壮:“你从山崖上跳下来就是莽夫行为。”

“我是宁可玉碎不为瓦全。”秦钰锒口吻很坚毅:“他们人多势众,我打不过就只能跳崖,好在我命不该绝。”

“那你的武器呢?”龙吟问:“我有听到你落水的声音。”

“我的剑留在了山崖上面,估计他们已经拿回去交差了。”秦钰锒嘲讽自己说:“我真是无能,让我的爱剑失去了主人。”

龙吟见他愁眉不展的样子,就打趣道:“要不要我给你来一碗失忆汤,让你什么烦恼都不记得。”见他表情一愣一愣的,她咯咯笑着说道:“你还真信了?呵呵,我与你说笑的!”

秦钰锒知道被取笑,就扔了一株草药过去,不偏不倚掉在了她的头上,他忽然心思一动,起身准备趁机取下她脸上的面纱。

可龙吟还没反应过来,就有人比她更早发现了小小的阴谋:“阿锒,你在做什么?!”朝花急急而来,一掌打在秦钰锒身上:“你为什么要动这份心思?”

秦钰锒被她打倒在地上,嘴里喃喃着:“龙姑娘,我,在下并无恶意。”他只是纯粹想要看看龙吟的真面容。

“你什么你!就知道你没按好心,早就打听我们少宫主的容貌,想借机非礼是不是?”朝花生气说道:“与你玩笑你懂不懂?你还当真了是吧?”她很是大声。

“我非礼?”秦钰锒坐在原地简直哭笑不得:“夕拾,你听我解释!”

朝花又好气又好笑:“我是朝花,不是妹妹夕拾。你给我记住喽,我们少宫主不是哪个男子都能觊觎的!宫主严苛,少宫主的姻缘只能听她的!”

秦钰锒不免气馁,却无意多做解释。他只是这里的匆匆过客,连自己都保不住,何以影响她人的姻缘。憋了一会儿,他从地上起身,说道:“龙姑娘,在下道歉,请别放在心上。”他隐隐觉得气息不顺,连呼吸都变得浓重。

龙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抬眼,发现他的神色不对,就说:“朝花,赶快将药端过来,他身上的毒又开始发作了。”

果然,秦钰锒忽然体力不支歪倒在石凳上,他大口喘息,表情痛苦,想说又说不出来的样子。

朝花这才起了怜悯之心,赶紧将那碗药端了过来:“给,你快点喝吧,估计已经让风给吹凉了。”她叹气,说道:“中毒不是小事,你要多保重啊。”

“那你还埋怨他?”龙吟觉得好笑:“以他现在的样子,你以为欺负得了我么?我只要一个手就绰绰有余了。”

朝花不好意思说道:“奴婢那也是为了你着想啊。谁让他觊觎你的容貌嘛。让他见了可了不得,我们都会被重罚的。”想到后果,她不由缩了缩脖子。

秦钰锒双手抑制不住的哆嗦,努力了几次,都端不稳,懊恼的样子的确令人不忍。龙吟怕他洒了汤药,就接过了药碗,说道:“你莫急,我来喂你喝。”

“少宫主!”朝花喊了一声,似有埋怨。

“我自有分寸。”龙吟对她说道:“你与夕拾去准备晚上的吃食,记住,别让其他人发觉。”

朝花很不情愿的模样:“可是,这个?”她看着阿锒:“他真的没事吗?昨夜到现在,一点起色都没有。”

秦钰锒听了不说话。

龙吟看着他,说道:“他这样子已经很难做到,一般人早就去了半条命了。既然救了就好人做到底,我不会放弃的。你去吧,我真的饿了。”

“他身上有伤,又在水里泡了这么久,真的没事么?”朝花还是担心:“若他死了,也不吉利哇。”

“你何时变得如此啰嗦?”龙吟假装生气,气息喷在了面纱上:“你这是怀疑我的能力么?”

朝花见主子生气,赶紧说道:“不是,不是。那好,奴婢告退。”

“去吧。”龙吟看着她离开,这才对秦钰锒说道:“你的毒不可能两三天除尽,要慢慢来。先把药喝了吧。”

秦钰锒艰难点头:“我、我知道。”

“好了,你尽量别说话,保持体力。”龙吟将药碗凑在他嘴边:“喝吧。良药苦口,你要忍着点。”

谁知,秦钰锒喝了第一口就吐了,药味弥漫中他表情无奈,虚弱说道:“对不住,龙姑娘,这药实在难喝。”

龙吟平静说道:“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区区一碗药就能将你难倒么?你太让我瞧不起了。”她有意如此。

知道她在激励自己,秦钰锒唯有增强了斗志,皱着眉头将一碗药全部喝了下去,又想吐只能全力忍住,过了一会儿才舒出一口气,说道:“龙姑娘,我不会被任何人看扁的。”

“那就好。”龙吟站在他身边:“你过去躺下,我帮你换药。”

“男女授受不亲,我可不想让朝花姐妹杀了我。”秦钰锒有心情开玩笑了:“你的这两个婢女真贴心,将你保护得很好。”

龙吟就去扶他:“我们从小在一起长大,当着外人的面自然生疏,其实,她们和我如同异姓姐妹。”

“哦,原来如此。”秦钰锒被扶着走,脚步很缓慢:“在下三生有幸,能够在危难之时遇到你们姐妹三人。”

龙吟不置可否,说道:“人各有命,你这是命不该绝,而我,本不想救你的,却也救了。”

秦钰锒在榻上躺好:“其实我也想问,我伤得这么重为何可以泡在冷水里?”

“这寒月潭的水不似一般的冷水,时间久了你就能发现它的好。”

“嗯。”秦钰锒点头,看着她走开。

龙吟走过去取药。书架对面的墙边是一排稍矮的架子,架子上整齐摆放着数个罐子,大小不一,但都是青花瓷的质地。她从其中一个罐子内取出数颗小丸,放在手心碾碎,又将粉末均匀撒在几块纱布上。

秦钰锒看着她忙碌的背影,似有暖流在心口涌动。人与人之间的偶遇实属奇妙,昨天之前他们还是陌生人,如今他却不得不靠她的救治才能续命,会不会成功,他都心存感激。

龙吟朝他走来:“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秦钰锒只是一笑:“可能觉得自己不够大丈夫吧。”

龙吟不作声,等着他解开衣衫。当她的目光触及到他的肌肤时,还是毫无意外就脸红了,她赶紧将注意力放在他的伤口上。只见深浅不一的伤口都已经结了一层薄薄的痂,隐约可见里面粉嫩的肉。

细作毒妃

细作毒妃

  • 状态:已完结
  • 类型:古代言情
  • 作者:东边雨

秦朝钰锒,身为一国太子却被人诬陷,下跌下山崖而不死,为龙吟所拯救,两人日渐生情,终因为种种因为缘而分开。岂料,龙吟以参选皇子妃的身份混入沐秦朝国,目的只是想暗杀太子,却误猜误撞成了他的女人。秦朝钰锒与龙吟再次见面,因为彼此的误会闹出一系列揪心之事情。他辅佐夫君一路往前,终开辟出人生大赢局面。龙吟就着火光看了看他的脸,稳稳说道:“无妨,不碍事的。只要我将刺拔出,用蜂蜜抹上几次,你就舒服了。”。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