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八章 情深还是缘浅小说

第十八章 情深还是缘浅小说

发表时间:2019-10-08 02:55:27 作者:

“我不知道她是谁。”龙吟冷冷讲了一句,后松开她自已走路了。“我不知道他是谁。”龙吟冷冷说了一句,就松开他自己走了。。

>>>《细作毒妃》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情深还是缘浅》精选

“那你爹呢?一般爹爹总会向着女儿吧。”秦钰锒随口就说。

“我不知道他是谁。”龙吟冷冷说了一句,就松开他自己走了。

见她心情低落下去,秦钰锒似乎明白了什么,就追了上去:“是我冒失了。不过,有娘亲疼也就够了。”他安慰她,却见她神色更加无奈,他只好什么都不说了。

在后山发现敌情的消息像长了翅膀,很快就传开了。当然,龙吟只说是自己发现的,知道那些师姐妹会过来,她立即将阿锒藏了起来。藏人的地方只有她清楚,连朝花夕拾都没有透露。

龙明月看到这两具尸体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是:“吟儿,你做得很好!猛虎帮实在可恶,竟然这么快就动手了!”

李慕兰踢了踢其中一具尸体,说道:“他们未免欺人太甚!好在师妹将他们结果了。”

“这两个蠢材简直自不量力,想要里应外合,被我识破。我本不想伤害他们,是他们自寻死路。”

“该死的臭男人!”龙明月环视身边的众徒弟,说道:“你们记清楚了,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千万别成为赵艳敏第二!”

“徒儿记住了!”众女子异口同声。

“师父,徒儿永远追随师父,绝对不会想着嫁人。”李慕兰趁机说:“艳敏是自己该死,怨不得任何人。”

“掌门,师姐之事您打算如何处置?”龙吟为二师姐担心着:“她腹中有孩儿,总不能真的香消玉殒吧。”

“先关她几天再说。”龙明月看着龙吟:“倒是你,在这里也要好好反省。”她一贯铁石心肠,不会因为对方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就有所偏袒。她是掌门,必须做到四平八稳。

“师父,猛虎帮如此欺负人,今夜我们也去偷袭,您意下如何?”李慕兰忽然问着。

龙明月就说:“好,有来无往非礼也。你多带几个人,将这两人的首级拿去,让他们好好清醒清醒!”

“是,师父,徒儿这就去准备。”李慕兰浑身振奋,喊了一声:“师妹们,我们走!”

“娘,我也要去!”龙吟对掌门娘亲说道。

龙明月当即拒绝:“不行!杀鸡焉用牛刀。你老老实实待在这里,不许去见艳敏,也不许去见语香,好好练你的秀女心法吧!”

“娘!”龙吟试图撒娇。

“不行就是不行!”龙明月态度强硬:“区区一个小帮派还用不到你这少宫主出马,传出去反倒是我们失了面子。”

“好吧。”龙吟这才无可奈何地应承下来。待众人一走,她这才加快步伐去了树林里。

秦钰锒被龙吟困在一棵大树上的木屋里。说是木屋其实就是树枝搭出来的简陋房子,四面透风,很是凉爽。当龙吟前去找他的时候,他正在打盹。

“阿锒,没闷坏吧?”龙吟打趣的意味很重:“这边是我的闺房,让你上来算是便宜你了。”

“是吗?”秦钰锒也心情不错:“你的闺房如此简陋,实在不配少宫主的身份。”

龙吟坐在木屋边缘,双脚耷拉着,说道:“阿锒,你有门第之见吗?”

“为何会这么问?”秦钰锒蹲在她身边,听到脚下树枝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不为什么,我只是觉得你没有外表看上去那么简单。”龙吟很直率:“原本我还以为你是猛虎帮的卧底。”她笑了笑,算是否定了自己的可笑想法。

秦钰锒心虚,笑着说:“龙姑娘,关于我的身份,我可能没有办法马上说清楚。可我对你、或者对万秀派是绝对没有恶意的!”他看着她的眼神,心里怎么都是暖的。

“我知道。”龙吟将目光放远:“你和别的男子不一样。”

秦钰锒惊喜的表情:“有何不同?”

龙吟不好意思地看了他一眼,娇嗔说:“不告诉你!”她忽然起身要走,就感觉脚下一阵地动山摇。

秦钰锒也明显感觉到了晃动,还没开口说话,脚下的树枝就散了。他和龙吟一起跌下高高的树枝,正准备伸手揽住她,只见她身体轻飘,好似羽毛缓缓落地,才一个回神,两个人都稳稳站住。

秦钰锒回过神来:“啊呀,你的木屋给毁了!”他觉得可惜:“不如我再搭一个还你。”

“不用,难道你想住那上面?”龙吟收回目光:“你的药又该换了,我去准备准备。”

此时已经是夕阳无限好。秦钰锒望着夕阳中她的背影出神。在他的生命里,围绕着许多个女人,唯独龙吟是最特别的一位。不只是因为她救了自己,更多的感受还是因为她的善良和为人处事的不拘一格。她可以为了救男子而欺瞒亲友,也可以为了万秀派而杀男子。

龙吟走出很远才发现他没有跟来,就说:“你想在这里过夜随便你,但我可以告诉你,这里有野兽出没哦。”

秦钰锒这才加快步伐跟了上去:“有野兽更好,我们可以烤来吃。”他想起之前的蛇:“蛇肉也不错啊。”

“万秀派人杰地灵,一直不愁吃穿,你能来是你的福气呢。”

“是啊,言之有理。”秦钰锒称赞她:“尤其是这里的主人,更是热情好客呢。”

龙吟知道他在恭维自己,瞪了他一眼就快步而去。

“真的,我很少夸人的。”秦钰锒舍不得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好像有她的地方,他就觉得格外安心。

天黑的时候,秦钰锒本以为龙吟会很快过来这边山洞,可等了很久都没有见到她。正在失望,他就见朝花来了。现在他已经能轻松分辨姐妹俩,说道:“朝花,你们少宫主呢?”

“你想她啦?”朝花没头没脑就问。

秦钰锒接过她手里的药碗,问也不问就喝了下去,他舔着嘴角问:“这药怎么是甜的?”

“我怎么知道?”朝花眼神闪耀:“你从实招来,是不是喜欢上我们少宫主了?”

秦钰锒反问:“你想让我没命吗?”

他的玩笑话却让朝花当了真,她煞有介事说道:“这倒是大实话,倘若让宫主知道你就死定了,还会连累我们主子呢。”

“朝花,你见过龙姑娘的爹么?”

“嘘——小声点。”朝花小声说道:“这是我们整个万秀派的禁忌,也是不能提及的秘密。”她的脸色微变:“以后不许你再提,小心我割了你的舌头!”

秦钰锒默默点头,为龙吟惋惜着。他不由想到了自己的那些兄弟,本是同胞手足,何以厮杀频频,想及此,心中就更加凄然。

朝花见他默不作声,就说:“我可不是吓唬你,那次有人说漏嘴,被宫主足足罚了几十个巴掌,整个脸都肿啦。若不是大家求情,说不定会打死人的。”

“这就是万秀派都是女人的缘故吧?”秦钰锒说。

“你别多嘴,再多嘴小心闪了舌头!”朝花说道:“你的药之所以这么甜,是少宫主命我在里头加了蜂蜜。”

“蜂蜜?”秦钰锒琢磨着:“难怪我觉得有股清香味。”

“对啊,她说蜂蜜能够滋补身体,还能盖住药的苦味。你身体逐渐复原,正需要滋补呢。”朝花笑得很暧昧:“少宫主对你可算是仁至义尽喽。”

秦钰锒心中一动:“她人呢?”

“她说明天可能会下雨,就去看看蜂巢。”朝花说道:“夕拾陪着她呢,你担心什么?”

他在担心吗?秦钰锒愣住。蜜蜂是会蜇人的,万一被它蜇伤那可不是闹着玩的。蜂针有毒,这是谁都知道的。

似乎看出他的顾虑,朝花嘻嘻笑着说道:“你若不放心就自己过去瞧瞧吧。蜂巢在后山另外一边,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了。”

“多谢!”秦钰锒谢过朝花,等她走出山洞,他就准备了一个火把,然后沿着崎岖山路边走边找,空气中似乎透着潮湿的气息,真的有种风雨欲来的错觉。

“少宫主,这些蜜蜂采的蜜够我们喝上一阵子的啦。”夕拾的声音飘荡而来。

“是啊,师姐她们去突袭猛虎帮,反正我闲得慌。这天色说变就变,得让它们都好好的。”龙吟盯着那些蜜蜂说:“你小心哦,别被蛰了。”

“不怕。”夕拾指了指自己的口袋:“这里有你给的祛邪散,灵验着呢。”刚说完,她就听到了哎呀一声,然后就嚷起来:“是谁?谁来了?”

“是我!”秦钰锒举着火把出现在拐角:“哎呦,我好像被蜜蜂给蛰了。”他痛苦不已,没想到小小的虫子竟然如此厉害。

龙吟听了,又好气又好笑:“我不是让你在山洞待着嘛,你怎么又跑到这儿来了?”

“一定是姐姐说你在这儿,他闲不住就摸黑过来了呗。”夕拾边笑边说道:“活该!谁让你不安分的。”

秦钰锒闹了个红脸,就说:“我这会不会也因祸得福啊?只当上次蘑菇中毒之事重演一次。”他努力开解自己:“无妨,大不了就是丑点。我都已经被人认作丑妇了,多几个疙瘩无关紧要。”说着就笑。

龙吟举着灯笼走到他跟前:“你别动,让我看看。”

细作毒妃

细作毒妃

  • 状态:已完结
  • 类型:古代言情
  • 作者:东边雨

秦朝钰锒,身为一国太子却被人诬陷,下跌下山崖而不死,为龙吟所拯救,两人日渐生情,终因为种种因为缘而分开。岂料,龙吟以参选皇子妃的身份混入沐秦朝国,目的只是想暗杀太子,却误猜误撞成了他的女人。秦朝钰锒与龙吟再次见面,因为彼此的误会闹出一系列揪心之事情。他辅佐夫君一路往前,终开辟出人生大赢局面。龙吟就着火光看了看他的脸,稳稳说道:“无妨,不碍事的。只要我将刺拔出,用蜂蜜抹上几次,你就舒服了。”。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