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岂有此女》第六章 乱七八糟小说

《岂有此女》第六章 乱七八糟小说

发表时间:2019-09-12 23:52:38 作者:阅读王

吴统温谦小说名叫《岂有此女生孩》,提供岂有此女生孩吴统温谦,岂有此女生孩吴统温谦小说。岂有此女生孩小说吴统温谦节选:吴统看着温谦冷笑一声:“温家看的甚快呀,我前脚刚刚至,你们后脚就尾随而至,真当东南之地都是你们温叶两家的…

>>>《岂有此女》章节目录<<<


《《岂有此女》第六章 乱七八糟》精选

吴统温谦小说名字叫做《岂有此女》,这里提供吴统温谦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岂有此女小说精选: 也认识?好吧,我又深深理解了什么是福之祸之所倚。吴统看着温谦冷笑一声:“温家知道的甚快啊,我们前脚刚到,你们后脚就尾随而至,真当东南之地都是你们温叶两家的地界了?”说罢冷冷的看向温谦:“可今日如若不让我带着这丫头走,你们温家堡就是与明山为敌,你温家要斟酌自己几斤几两。”温家?这就是师父让投奔的温家!热泪盈眶啊,要得救了。温谦不卑不亢的面对吴统:“伯父说笑了,您从中南前来我东南之地,温家自然是有所耳闻的,再者温家哪里能与…

也认识?好吧,我又深深理解了什么是福之祸之所倚。

吴统看着温谦冷笑一声:“温家知道的甚快啊,我们前脚刚到,你们后脚就尾随而至,真当东南之地都是你们温叶两家的地界了?”说罢冷冷的看向温谦:“可今日如若不让我带着这丫头走,你们温家堡就是与明山为敌,你温家要斟酌自己几斤几两。”

温家?这就是师父让投奔的温家!热泪盈眶啊,要得救了。

温谦不卑不亢的面对吴统:“伯父说笑了,您从中南前来我东南之地,温家自然是有所耳闻的,再者温家哪里能与明山为敌,温家师承明山,今日听闻悦慈师叔下落,小侄正是前来迎接悦慈师叔的。若悦慈师叔情愿归山,那小侄自当护送,不劳烦伯父了。”他本英气,说起话来也字正腔圆,手中摇着一把铁扇子,更显得丰神俊秀,让人真的想起那两句词: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吴统“哼”了一声,不屑道:“别说是你小子,就是你父亲在这,从我身边带走一人,也没有那么容易。”

温谦把扇子一收,用扇子在手上掂了几下,回身对着吴统道:“小侄身单力薄,自是不能,但是以小侄一人之力加上堡中十三铁骑,却也应当可护得师叔周全。”边说边遥指后方树林。

我们有人!听到这里我深觉底气十足,拉起宁远站到温谦身侧,摆出一副我们就是要群殴你表情。

吴统却也不急,哈哈一笑,不急不慢的拿出一根细竹段子放在嘴边,用内力一送,竹子发出尖锐如铁器般的声音,他连吹三次,一次比一次时间长,温谦的脸色也越来越不好看了。

待他吹完三声,四面八方也远远地回应出这样的声音,温谦的样子明显有些慌了。

这竹子哨我在书中见过,东南地区叫做铁号子,一般用于帮派之间通讯,但是第一次听到这么难听的,声音尖长似惊叫,可见吴统内力之足。

而且铁号子声音的长短代表了不同的意义,拖长音一声代表入门要小心,二声代表有变速来人,三声则是今日要见血,并且老儿第三声拖得时间特别长,看来是没机会做朋友的了。

刚刚以为我们把吴统包了饺子,这会儿却成了馅儿,温谦的表情明显没有了刚才的英姿勃勃,反而转过头低声向我们,顺便还捏了捏我俩的衣袖,柔声说道:“二位小姐,为今之计,不得硬拼,如若明山的人找上来,不如你先跟他们回去,我路上自会营救,只是二位小姐定要小心,莫让奸人得计。”我被他一拉一问不禁心神动摇,连连点头,眼窝含泪,希望他保重。

而宁远则是瞪着大眼睛,大义凌然地握住温谦的手:“壮士,多谢相救,你也要多加小心。”温谦表情明显一僵,可能以他的姿容,从小到大也没被称呼过壮士,只能尴尬地笑了笑。

吴统就在我们不远处站着,而十三铁骑也在我们身后的小树林里,他也不好过来抢锁钥。

而温谦则是嘱咐我们一定要把锁钥放好,如若我们体弱不力,他可以代我们留存,待到安全的地方归还。

虽然这温公子相貌端正,待人也是进退有礼,我看着也赏心悦目,但师父从小就教育我们立场坚定才能得胜利,所以我反复告诉自己内心要坚定,不能被他的色相所迷惑,经过内心一番挣扎才婉拒了他,他倒是也不强求,只是仍细细嘱咐。

可温谦还没有嘱咐完,山下却传来一阵打斗的声音,而且声音越来越盛。吴统却面露疑色:“你还带了其他人来?还是叶家也来了?”温谦同表情疑惑。

真是热闹的一天啊。

只听打斗声越来越近,一个肩甲上有“明”字的人被踢了出来,吴统施展轻功奔入林中,一脚一个踢飞两名同样穿着盔甲的人。这两人的衣着和明山很相似,也不知道吴统这老头踢错没。

随即温谦也一跃加入打斗,我拉着宁远的手绕着打的不分你我的群众们,准备默默逃脱,转了几圈却绕不开,猛然看到有一人挥刀看来,我们只能松开手。

这样武力为零的我,彻底迷失在一片喧嚣中,只能连滚带爬的躲避砍杀。

冷不丁一回身,却正好看到宁远被几个人围追,被一刀砍伤左臂,我的脑子突然“嗡”的一声,连扑过去,无奈人太乱,我被绊倒在地,鼻血都磕了出来。

此时我已顾不得白袖子和臭老头还有这些嘴里“啊啊啊”互砍的大哥们了,宁木头被砍伤了,不知生死,师父和颜惜不知所踪。

我憋住眼泪和一腔怒气,捡起来脚边被砍得惨不忍睹的大哥手中的刀,低吼了一声,施展轻功,冲到人群中乱砍一通,反正大家也都不认识,砍对砍错了都多担待点吧。

就当我马上接近宁远的时候,突然被一脚踢飞,跌倒在旁边马的身上,这一撞我只觉得胸口的早饭都到嗓子眼儿了。偏偏马匹还受了惊,扬起腿要冲我的脸上招呼,我连滚了几下,轱辘到另一侧。也顾不得嘴里脸上的沙子和嗓子眼的早饭,伸手去翻找马背上的行囊,看看还有没有趁手的兵器。

却翻到了一捆绳子。

马匹的主人们大多已经被从马上打落,从英姿飒爽的铁骑战变成咬牙切齿的肉搏战,我就又顺道搜查了其他几匹马,每一个袋子里基本都是有绳套和干粮。

我不禁感叹绳子这武器委实太弱,用于投掷不能伤人,即便扔出去了也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看了看马匹,又低头瞅了一眼绳子,我觉得我可以这么做…

岂有此女

岂有此女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玄幻修真
  • 作者:阅读王

《岂有此女人》关于的一本奇幻小说,主要讲宁远,吴统,锁钥,温谦间的事迹。岂有此女人约35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