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灵异 >

遁甲宗小说

遁甲宗

遁甲宗

10.0

手机阅读

来源:bjkgjlu

作者:儒墨映月

时间:2021-06-19 13:16:26

人到了而立之年,正当辉煌的时间。而我们也在这年纪段中,经历了一些很不荨常的事情。谁也没有想起的是,陌生人的一次到访,险些让流传了千年,但却从未真正出现过的“奇门遁甲”之手术的传人丧命。是荨仇,是报复,还是阴谋;是巧合,还是世界万物轮回的定数?日本酷暑笼罩着城市,而我的家乡,却是山清水秀,看着窗外漫山翠绿的叶子,有种凉爽直透心脾。蓝蓝的天空下,鸟儿争鸣,花儿斗艳,看着眼前的这些景色,不由得便生归隐之心了。其实芸芸众生何其劳苦,倒不如做一秋草叶,自在清闲。“想什么呢?那么出神,这儿又不是城市,又没有美女?”妻

  “下车了,到宾馆了”我正想到另一种可能的时候,小叔的催促声打断了我的思路。“老赵的意思是让你今晚先在这休息一晚,有一些详细的情况,你可能还不知道吧,叔今晚就跟你合计合计。毕竟叔是你的经纪人嘛”小叔又是一副奸商的样子,我实在都懒得跟他讨论这些问题。“行了行了,小叔,每次不是你给我惹事呀!我都懒得说你的了”其实我和小叔都知道,我们从来没计较过。“你看你,你也不想想,你叔我这么大年纪了,还整天为你拉业务,你说叔容易吗?”小叔说着说着,就哭丧着脸,好象是我逼他似的。“小叔,你其实不当演员真是演艺界的损失呀!可惜了”我摇了摇头这才准备进宾馆。“其实你叔早年还真就有这个梦想,说实话,也许真是演艺界的损失呢”小叔好像回忆起了往事,满面的沧桑,看的我差点反胃了。

  酷暑笼罩着城市,而我的家乡,却是山清水秀,看着窗外漫山翠绿的叶子,有种凉爽直透心脾。蓝蓝的天空下,鸟儿争鸣,花儿斗艳,看着眼前的这些景色,不由得便生归隐之心了。其实芸芸众生何其劳苦,倒不如做一秋草叶,自在清闲。“想什么呢?那么出神,这儿又不是城市,又没有美女?”妻微挺着肚子,一边拿着水杯,一边和我打趣道。“呵呵,虽然这儿不是城市,却比城市更美”我回过眸子,对她微笑道。妻则一脸天真的看着我,“为什么这儿美呀?”我则认真的回答到“山美,水美,人美”。“呀,我不干,山水居然比我还美,呜呜····”妻很配合的摆出一副十足委屈的表情。我则揽她到怀里“因为只有山水美了,才能养出美人呀”。妻则立刻就笑了“就你会说,我要不是看在孩子的面上,才不会这么容易就放过你呢”。妻就是这样一个人,不忍心说你,还总是能给自己找到合适的理由,这也是我爱她的一点。

  接下来,赵叔又给我指了一下阿力左边的那位,看起来已和小叔年龄相仿的老头说着“这是王教授,也是我从香港请来的,他主要是教授风水学的,在香港可是很有名气的。”看得出来,赵叔很看中这位王教授的能力。“王教授你好”,由于距离问题,我没有再向王教授点头示好。“呵呵,年轻人,听你叔说,你在风水学上,也很有见地呀,这次老朽也想见识见识呀”。王教授语气平缓,但却在隐约之间有种压力传来。“王教授过奖了”我看着小叔,小叔不好意思的笑着对我示歉。赵叔见我跟王教授客气完了,又介绍后面坐的那两位道:“后面那两位,是我从美国请的特种兵。为了方便沟通,他们暂用名A,B代替,他们除了是搏击高手一外,还是爆破专家,而我们的司机小陈,则是机械工程师。”说完后,赵叔冲我点头,表示介绍完毕,而我则还在震憾中。这么一群高端加复古的配置,这赵老头想干嘛吗?又是大兵,又是风水师,又是工程师的。

  “阿锋呀,我还没给你介绍你身边这几个人。这里除了我,老刘,司机小陈以外。其他几个人,也都是身怀绝技之人呀。你叔左边的那位是阿力,是我从香港请过来的,他有特异功能。”我顺着他的眼光朝小叔左边望去,只见那叫阿力的小伙,也差不多是26.27岁之间,不过眉宇之间,透着混沌之气,若隐若现。特异功能,不属五行之气,所以若用五行论之,只能称之为混沌,它形成于先天之中,由于受后天环境的影响,才会出现不同特异的状态。不管是人还是动物,只要有生命的生物,都会对五行之气有所感应,就看其本身是否知道。例如在乡下,有小孩夜里啼哭,大人便拿桃枝抽打小孩的衣服或者身体。不一会儿,小孩就会停止抽泣。这其中本就有着它的道理,而利用科学,却无法解释。再比如,人说狗能看到污秽之物,这也是特异功能的一种表现。宇宙之内,无奇不有,不能因为我们没有接触到,就去怀疑它的存在。

  “小叔我问你,《奇门逸志》记载说奇门之术从何处而来?”我顺着这个问题,来给小叔进行一次奇门知识普及。“姜太公得天授太极图。以原始天尊之心法而演出奇门行兵之术。你考你叔呢?“小叔随口答道。“小叔,你错了。太极图早在伏羲之时已有,后来再融合了河图与洛书,才有了现在的奇门大演阵。你想想,早在《易》前,夏商之时,已有《连山》、《归藏》等书。为何到了周朝之时,便不得两书了?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其实这个问题,在中国历史上,已经有不少大家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但我知道,那些说法只是捕风捉影。因为他们连真正的奇门遁甲的内容都没见过,又何谈其历史呢?“你的意思是,奇门遁甲很有可能来自于《连山》和《归藏》,并且是姜尚借天尊之名所创的?”小叔有些不相信的等待我的回答。“正是”我斩钉截铁的回答了他。“跟目前这位墓主人有关系?你不会认为那里面躺的是姜尚吧!”小叔略显单薄的身子,全身的肌肉仿佛都在颤抖。看着小叔那样子,我无奈的摇了摇头,都活到这把年纪的人了,对中国历史还是抱怀疑态度,唉。“小叔,姜尚助武王得天下之后去哪了,你忘了?”听我这么一说,小叔似乎又正常了,重新拿起那杯已经不腾热气的凉白开,品了起来。“姜尚后来被卦到齐国了,并且改名吕尚。”“那他最后死在哪了呢?”听我这么一问,小叔真有点迷糊了。“这修习方外之术的人,一般若得正果,定然飞升了。吕尚虽记载为了大周国运将真身留在了周国都城朝歌供周代各王前来朝拜,可真正的去向,却无人知晓。”小叔所说的内容,在奇门典籍中,确有记载。“小叔所说的不错,那么小叔,吕尚既然真身留在了朝歌,那么,在秦岭山中的墓主人,定然不会是他。”其实这个祖师爷,我早就排除了。他在行军之时,已经收了徒弟,真法得以流传,而以80多岁的高龄来助武王伐纣。他是没有什么遗憾了,所以这个墓,不是他的。“鬼谷子,以及千机术的传人,也不会将自己藏于秦岭山中的。”小叔分析道。“是的,所以我看准了一个人,他也许就是这座墓的主人。”我喝了口水,好歹也是小叔挮给我的,不喝太不给他面子了。“谁呀?”很显然,小叔让我给唬住了。“助刘邦灭项羽的张良。”我平静的说着,本来也就没什激动的。虽然很多典籍都记载,张良几乎到处都有墓地,但我知道,这座秦岭山中的墓,才上张良最终的归宿。小叔听完我的答案,反而平静了,仿佛在回忆着什么。而我的思绪则已经飘乎在秦岭山中了。

  “小叔···”我正准备问小叔这是干嘛去呀,可是一上车,我才发现,这越野车上,除了小叔以外,还挤了六个人。加我一起正好八个人。小叔见我要说话,就给副驾驶那坐着的中年人说道“这是我侄子,就是刚才咱去他家,没找到的那个。”中年人回过脸来,我这才看清他的面相,浓眉大眼,再配上国家脸,基本上就跟那国家领导人的五官相似了,他似乎也在打量我。“小兄弟,年纪轻轻,就懂此奇术。真是青年一辈的榜样呀。”挂着点和蔼的笑容,总让人想起已故的某位领导人。“先生过奖了,不知道先生如何称呼?”我心里已经明白怎么回事了,一定又是小叔搞的鬼。“我姓赵,我跟你叔年纪相仿,也都年过半百了,你就叫我赵叔就行了。”年过半百,如果从一般人的口中说出来,一定充满了沧桑的岁月变迁之感,但从这位姓赵的先生口中说出来,却多了几分隐隐的霸气!“赵叔你好,搭你的车,有劳了”我也微笑着回他,毕竟这是人家的车。那赵叔也微笑着说“呵呵,轻年才俊呀”却并没有接着我的客套话。

  “墓,如果是墓的话,那么他的主人就有很多呀。像商山四皓在其故去之后,会不会舍朽骨于此呢?”小叔在我思考的时候,就已经点了支烟,边吐着烟圈边分析道。“不太可能,四皓乃方外高人,他们若羽化了,定然是归于尘土了。而这座墓的主人似乎对风水了如指掌,我从其中隐隐感觉到有本门手法诀的运用。”其实我想到的并不只是这些,这座墓本身就是个秘密,不过似乎这个秘密,只是一个开始!小叔吐完烟圈,两眼向我射过精光反问道:“你是说,奇门遁甲的前辈高人?”随着小叔一声反问,似乎这一切都很合理。若不是奇门遁甲,为何能在朱雀颔首局中,再下杀阵。“奇门遁甲,早期是行军布阵的兵法,最早可以追溯到姜太公姜子牙那会····”小叔回忆着奇门遁甲的秘闻要史,一边猜测着。“不小叔,你错了,据我这几年的研究发现,奇门遁甲其实可以追溯到黄帝时期。”我看着小叔,一字一句地说着我的研究成果。而小叔则吃惊地看着我。“奇门遁甲的历史考究有误?那可是历代祖师口口相传的事迹呀!怎么整整迟了两千年呢?不可能吧”小叔显然还在震惊中,不过他也没有理解我的意思。看着他吃惊的样子,还真是受用。“小叔,我是说奇门之术的前身,你不要试图混淆概念好不?”“·····”

  转过身来,我微笑着向身边的几个人打招呼,由于车内光线并不是很好,所以没有看到他们的表情。我依着小叔的身旁坐着,满是疑的看着小叔,从刚才小叔给赵叔的介绍中,我听出来,他们在路上遇见我,并不是偶然的。小叔似乎感觉到我在看他了,转过脸来微笑着说:“呵呵,大侄子你叔也是受人所托。再说了,你一身本领如果不使出来,不白浪费了知识吗?”好像这一切,是我做错了似的。我也懒的再说他了,直接进入主题“叔,我的本领是什么,你比谁都清楚,在现今的年代,谁会信那些个玩意呀!”我一脸不屑的看着他。这小叔,没少给我找麻烦,这一次居然跑家里去找我了。“我信”还没等我教训小叔呢,前排副坐那个赵叔就开口了。“大侄子,既来之,则安之。而且这次是我想麻烦你的,并非你叔愿意的。哦对了,我跟你叔是同学。”赵叔还是一副微笑的嘴脸,不过此时在我心中,好象多了几分阴险了。我是招谁惹谁了,凭什么呀,你们是同学,就可以去我家里找我吗?当然我也就心里想想。毕竟小叔对我还是不错的,记得小时候,没少到他家折腾。但一想到阿敏我就不无担心的问道“你见到阿敏了吧,她没问你找我干什么吧”。小叔一脸奸笑,因为他知道,我是不会拒绝他的。“放心,她那我没说找你,本来想到省城再找你的,谁知道路上遇到你了,呵呵,还是咱叔侄两关系好呀”小叔就是这样一个人,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行了叔,你怎么越来越奸了呢?感觉你越活越年轻了。”我也拿小叔开起了玩笑。“行了,这么多人没大没小的。”这老家伙一本正经的教训着我。“年轻就是好呀,看着你叔侄两,我真羡慕呀!”赵叔也插了一句。“老赵,行了吧,阿锋既然也到了,那么把这次的事情,给他讲讲吧,也让他有一个心理准备。”小叔一边看着赵叔,一边催促道。

  四天的假日,转眼间又到了小别的时候了。妻给我整理好东西,然后叮嘱我少喝酒,按时吃饭,走路的时候,少瞄美女···其实她的叮嘱的内容,除了按时吃饭有时候我没有做到以外,其他都基本合格了。收拾好东西,她也叮嘱的差不多了,我扶着她一起向屋外走去。刚才还晴朗的天空,似乎为了离别而营造气氛,变的闷闷的,一大片乌云已经在吞噬着湛蓝了,这就是六月的天气。她拉着我的手,问我什么时候再回来,我自然说最少什么时间会回来等等。她说想和我一起去,那样就能天天在一起了,我又少不了安慰了她一会儿。最后,她见我坚持不肯让她跟我一起回城市,这才又幽幽说道“嗯,记住我给你说的话,还有天马上就下雨了,你自己最好跑快点,不然一会儿没车了,可就惨了。”我点头表示知道了。该给她说的话,早已在昨晚说好了,我转身离开了。幸福也许就是这样的,短暂的离别中,包涵着信任,期待,还有默默回味的甜蜜。

  其实我心里对赵叔所叙述的话,还是存在疑问的。例如,去了两个科学家,那么另一个呢?按照王教授解释的地形来看,只是一个单单的朱雀颔首局,这个局一般是阳宅纳财聚气所用的,怎么会出现在荒山野岭呢?最不可思议的是,在这个局中,竟然出现了死煞!若是在以“守”局中出现了死煞,那么就相当于,大量的辐射被放入了宇航员的宇航服里。在自然界中,一般的辐射会被自然转化,而一但进入密闭空间,就不会被转化,只能对入侵者造成伤害,直到辐射被消耗完。这就是为什么会死人的原因,但还有一点我也是很郁闷。49天死一个人,为什么会是49天呢?难道···

  商山脚下

  “阿锋呀,这些人就是这么过活的,不用理他们。”看着小叔跟教训乡下孩子一样开导着我,我这心里还真就不服气了。“小叔,能不能不伤人自尊呀,好歹你侄现在也是个小老板了。”这小叔,真拿小资不当碟菜呀,好象我从来没见过世面似的。“哦,叔都差点忘了,你现在也已经即将身为人父了。呵呵,没办法,叔老了,很多事情都记不住了。”看着小叔那自以为历经沧桑的嘴脸,我就不由得想跳脚。“小叔,言归正传。以我推算,两位科学家中,应该有一位还没有死吧,但是可能离死不远了。”我实在跟小叔没什么再白话的,不如就此打住,来聊点正经的。小叔挮给我一杯热水,不紧不慢的地说道:“以为你小子这几年没动手,都生疏了呢。自从上次完成那笔买卖之后,你比从前更低调了,还以为你不打算出手呢这次。没想到,你已经看出点门道了”小叔一边品着水,一边故作老态的看着我。“小叔我问你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呢”。我不得不提醒一下这老头,因为下一刻还不知道他能扯那去呢。“你也看出来,他找来了专家和教授,你以为姓赵的真那么大方就为了点矿藏,花那么大的手笔?实话告诉你,他的儿子,就是那个没死的地质专家!”小叔说完后,很配合的喝了口水。此刻的小叔,真有了几份侦探的范。“如此说来,那个阿力,其实是来救赵公子的?那王教授呢?”如果说阿力的特异功能,可以救赵公子。那么以当下的科技手段,都无法治疗的患者,多半是与灵异有关了。特异功能,在我国最早有文献记载出现的,便是祝由术。祝由之术的起源,也与黄帝有着莫大的关系。练祝由术者,可与灵魂沟通,更能从阎王手中抢回阴魂。后来,祝由术分别流传到了南方苗疆地区,以及北方地区。苗疆地区将祝由术演变成了蛊术,而北方将之演化成了巫术。近几年,传说在江湖中,又出现了特异功能。据我自己分析,这特异功能,很有可能,便是流传到东南亚的祝由术演化之物。

  大家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刘锋,刚到而立之年。我有一个幸福的家,有一个与我相敬如宾的贤惠妻子。自己有一个家公司,虽然营业利润没有多高,但我还是很开心,因为它承载着我的梦想。而再过六个月后,我就身为人父了。是的,我妻子已经有身孕了。我把她安置到了乡下老家,没办法,公司虽然小,但很多事情还得我亲力亲为。为了能更好的让她安心养胎,我把她送回岳母的身边,而我每月都会抽四天时间回老家探望她一次。

  原来,这姓赵的老头,是香港的一家集团在内陆地区的老总,负责开发矿产的。前不久,在秦岭山中,探得一处矿藏,于是就找来他们公司的地质专家进行勘探工作。结果一共两了来位专家,在勘探的当天夜里,就有一位挂在了宾馆中。本来人死倒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可是如果死因不明,又无病无痛,却面目狰狞,那么,就很容易让人产生其它方面的幻想。先开始,是由驻S省的区域经理来处理和善后的,报了警,但警方给出的死因是由于惊吓过度而亡。这样的答案,定然是给死者的家人无法交待的。于是S省的经理就反映给了赵叔,赵叔出面平息了风波,这才使得矿藏开发工作重新开展了。可是,这一切,仿佛都才刚刚开始。

  我对阿力点头表示问好,阿力也冲我一笑。

  车还在颠簸中,雨也依旧敲打着车窗,我还是在琢磨这群人想干什么。“老赵呀,你看是不是现在把我们的事,说给小刘听听呢。”可能小叔也发现我在琢磨他们的阴谋呢,于是给那前面的赵叔说道。

  赵叔没有回头,也没有回答小叔的问题。我正在幸灾乐祸的准备逗小叔几句的,就在这时候,赵叔开话了“老刘呀,你这性格确实还是当年的你呀。我本来打算到宾馆的时候,再告诉阿锋的。不过既然你现在说了,那我就现在说一下那儿的情况吧。”看着赵老头很有城府的思量着。我知道,可能不知不觉中,又卷入了一场未知的危险中。

  “小叔,猜猜这次的秦岭之行,我们会发现谁的墓呢?”对于这个问题,其实从我知道这件事情到现在,一直就围绕在我的心头。什么人会把墓室建在秦岭山中呢?要知道,秦岭山脉自古便是守卫着京畿重地的重要屏障,虽然不是什么天然龙脉,却也因为京城的真龙之气而得以灵气的滋润。所以凡是将京城设在关中地区的王朝,在政变或战乱时,秦岭地脉必有所动。秦国末期,中原战乱不断,霸王项羽又在咸阳纵火数日,以致真龙之气遁走于秦岭山中。后来张良献计汉王刘邦远离中原而退蜀自守,就是因为张良已然看出真龙之气游离于蜀秦之间,而不得其主。传说张良设法引真龙遁蜀而吸中原的地龙之气,从而使中原各方势力久战而不胜。也是因此,巴蜀之地才得以调养生息。后来韩信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一举将霸王消灭,才使得刘家入主中原,建立了大汉王朝。这些都是历史,虽然看起来跟秦岭山脉没有太大的关系,但略懂风水之人必会看出其中的问题。不管是真龙还是地龙之气,如果没有气势巍峨的山脉作为来往的媒介的话,那么,它都不会起任何作用的。



展开内容+

大爷慢走 大人有福妻(上) 情丝弯弯绕指柔 我能无限暴兵 大千劫主 炼魔道 替嫁医妃是大佬 项北问天 逆武通天 凤妃至上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