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小说 >

大妖方天小说

大妖方天

大妖方天

10.0

手机阅读

来源:bjkgjlu

作者:背对诸神

时间:2021-05-30 11:13:07

洒落的鲜血,烟尘中躁动的云雾,黄袍加身,后背对诸神,捡起自己遗落的心。  地狱无限的业火,燃自己永世战戟,提携助自己破空而上。  一切都完了,是件多美妙的事情。自己会令它发生。 大妖方天最新这天,神州大陆上鞭炮锣鼓震天,家家张灯结彩,外面虽然飘着鹅毛大雪,但是一群群的小孩都在这天气里跑着,叫着,笑着,哈哈哈哈地放着鞭炮,一副喜气洋洋的景象。恩,这就是华夏的春节,现在已是隆冬季节,外面顺着村里的小路往山上走,看到有一个小庙,这是僧人的住所,可是此时已被白

  五百年转眼就过去了,世事变迁沧海桑田,沉默了近千年的海底火山重新喷发,展露海面,曾经高耸入云的山峰又没入海底,隔绝天日。五百年前的大妖事件虽然搅的整片天庭风起云动,但流逝的时间总算抚平了这段过去,开始的时候还有些人提心吊胆,揪着不放,而现在,早已无人问津了。

  方天本欲去和村头老人聊天,没想到这一会功夫,就沦为了苦力,没想到还是实实在在的苦力……白龙讲此去寻山路途偏远,须带足吃喝,一桶水和些糕点,都是方天背着,完全把它当牲口使啊,想来慧闲常常教导他,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忍了,就当是锻炼身体吧……(说的自己都不信……)想着道人会腾云驾雾,应该一会就到了,没想说道人讲“修行讲究脚踏实地,须一步一个脚印……”那修行者都辟谷了吧,还吃个啥?道人却说“好久不吃这凡人的东西了,甚是挂念”@#¥%#¥%……

  云中的龙一闪即没,方天还站在大地上,抬头望天,惊讶之余,心想,我是不是眼花了。不过还是摇了摇头,想着这雨应该就快下了,还是先到村头避雨的好。这时村口大树下已经聚集了几个避雨的乡亲,方天上前打招呼道“看今天这个乌云的阵势,一场大雨是免不了的了”村口的张大爷手里拿着个大旱烟,听到这声音,转过正在看云的脸,笑嘻嘻地说道“诶哟,小天来了啊,来快到爷爷旁边坐”说着就是把自己坐的地往边上挪了挪,方天也不客气,上前说道“张爷爷好”,这时村里的王麻子说话了“你们有没有看见,刚刚云中间有个大马头”方天心里咯了一下,原来自己刚刚看到的东西,不是眼花。“什么马头啊,头生犄角,那是龙,我还看到龙爪和龙尾了呢”村里的二胖子说道,这时也有几人附和说看到龙了,这时张大爷就皱眉了,心想:这龙一般不露面于平常百姓面前,这下这么多人都看见了,该不会有什么坏事发生吧。

  这时,云已慢慢散开,阳光又重照大地,因为没下雨许多年轻人又重回地里干活了,但是许多小孩缠着这个白龙,问他会什么好玩的法术,白龙也是笑笑,没有说什么,这时张大爷走过来了,说道“刚刚也是误会一场,但不知这位道人到此地来,可是我们这地方出了什么妖怪了”,在这片大陆上,也算神魔共存,有许多妖怪,也有许多人类的修仙,修道者,所以此时白龙道人的出现,大家也不是很奇怪,但是修仙修道者,无一不是万里挑一,以后前途无量,所以老人还是对这个少年如此客气,这个白衣少年,看上去也就十几岁,二十岁不到的样子,但也是修为有成,此时一股气势旁人还是能清楚地感觉到的,白龙扇了扇羽扇,笑嘻嘻地说到“不是这样的,老大爷,我是修道路过此地,欲寻游天下名山大川,不知此地可有什么出名的点”而张大爷一刻悬着的心也落地,原来是来寻名山的,不是来捉妖的,便道“以此向西,有一座山,叫奴龙山,尤其壮似卧龙而得名,传闻山上有一座神女庙,但是因为坡陡山高,现在还没人登上去过,具体情况我也不得而知”,白龙道人听到这个山名,眉头就是一抖,不过还是立马恢复了常态,思索了下,就道“恩,那谢谢老大爷了”,说着转头看向的一边的方天,道“我欲去此山寻那神女庙,你可愿与我同去做个劳力,我可传你一纸半术”,旁边几个还没有来得及走的青年听到这话,两眼放光,心想,自己怎么没有遇到这种好事,不过想想也信然,刚刚方天吃了亏,道人大概是在还这个因果,方天向来也对这种奇奇怪怪的事很好奇,现在也有坏处,当然就答应了。不过,在白龙道人的眉间,却闪过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方天就这样被慧闲抚养着,春去秋来,花开花落,12个年头过去了,方天虽不是佛家弟子,但随慧闲一样,穿佛家衣服,慧闲也不约束他束发或剃度,随他喜欢,方天跟普通村民一般,长发扎的辫子,12岁的少年,已经长得和村里青壮年一般高,健康的小麦肤色,村民早已习惯了这个有着怪异眼睛的俊朗少年,他常随着慧闲大师一起来村里主持,偶尔还去地里帮村民插插秧,赶赶牛,似乎那些牲畜也很怕他,不过习惯了,大家都还是觉得方天还是个很不错的孩子。慧闲大师虽然从来不在方天面前讲他和别人有什么不同,不过也是自小就告诉他,你是我捡回来的,你随我吃住就好,但是方天知道,自己拥有的是红色的眼睛,和别人的黑色的是不一样的,不过随着慢慢地大家对他的适应,他也解开了心结,跟着慧闲大师耳濡目染,待人也很谦和,方天喜欢和村头的老人聊天,也不知道哪里听来的好笑段子,总能把这些歇脚的老人们逗的哈哈大笑,大家还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孩子的。

  这天,神州大陆上鞭炮锣鼓震天,家家张灯结彩,外面虽然飘着鹅毛大雪,但是一群群的小孩都在这天气里跑着,叫着,笑着,哈哈哈哈地放着鞭炮,一副喜气洋洋的景象。恩,这就是华夏的春节,现在已是隆冬季节,外面顺着村里的小路往山上走,看到有一个小庙,这是僧人的住所,可是此时已被白雪铺满的门口石阶上,却有个小篮子,里面用白布包着一个小婴儿,此时片片白雪正飘在他的脸上,他却不哭不闹,粉嫩的一双小手挥舞着要接住这空中的小玩意儿。一双圆圆的眼睛瞪的大大的,似乎要看清这个新奇的世界,但是,你却发现,他那是一双红色的眼睛,犹如妖魔般的瞳孔,这是个妖吗?如此纷飞的大雪,更映出他如血般的眼睛,怎么一个新生婴儿的脸上,会有这妖魔的瞳孔,可是孩子却不管不顾,只顾玩自己小手里的雪花。此时,庙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光亮的头探了出来,这是一个庙里的和尚,名叫慧闲,夜有点晚了,出来看门口张的灯笼是否被大雪灭了,要是灭了就出来给它点上,以给经过的路人照路,此时探出头来一看,正好看到门口的小篮子,当他看向里面的婴儿的时候,小婴儿也正好转头看向他,与小婴儿的天真无邪不同,慧闲看到他的通红如血的眼睛,眉头就是一皱,心里闪过一念:这,是什么?不过看着孩子挥舞的小拳头,口中咿咿呀呀的呓语,他还是舒缓开了眉头,推开门,迅速走了过去抱起这个雪中的孩子,握了握孩子的小手,接着朝路两边看了看,除了呼呼的风雪,没有一个人影,他搓了搓孩子的小手,摊开包着孩子的布被,才发现这是个俊朗的男孩,除了一双红色的眼睛之外,与常人无异,佛家向来以慈悲为怀,他也没有再想太多,抱着孩子就进了庙里,这是个不大的山庙,只有慧闲一个人,因为旁边的人家也只是小村子,所以能有这么一个主持佛事的僧人,也算不错了,慧闲本是大佛寺里的僧人,原本在里面修佛参禅也不错,可是自师傅死后,慧闲意识到佛欲普度众生,他自小无双亲,在寺里被师傅抚养长大,佛讲:天之大,地之大,一草一木,皆有佛理,他愿去乡村小庙,去传佛悟理,于是几年前就来到了这个小村,这里民风淳朴,村民待人和气,他在庙后面开了一片土地,自给自足,每到过节,村子里面主持活动,都会请他,他也认真帮村民做事,可是却并不取村民分文,说自己开了片地,吃的有着落,不需要钱,村民见他实在是个好师傅,不要钱,就给他送些自家种的菜,土货,慧闲也是拗不过,偶尔会收些,看到有路过的乞丐或需要的人,会施他们些食物。现在这个庙虽不大,但他一个人住起来也松阔,他把篮子抱进屋里,抱起孩子,朝生起的火边靠了靠,才发现这孩子滴溜溜的大眼睛到处在转,在这鹅毛大雪的天气,似乎根本没感觉到冷,慧闲想到:这恐怕,真不是普通的孩子……正当慧闲思索的时候,孩子不知何时伸出了小手,正笑嘻嘻地摸触着自己的脸,慧闲也是不免一笑,心中打定注意:哪有那么多不同,都是小孩子,既然人家父母……抛弃了他,那我就先照顾着,想着,又爱护地捏了捏他胖胖的笑脸,看到桌上自己刚刚还在吃的清粥,想来这孩子也饿了吧,他正愁着没有什么适合这孩子吃的东西,孩子就咿咿呀呀的把手指向了桌上装清粥的碗,慧闲这就是眼前一亮,心想,难道他会吃?想着,就上前舀起一小勺子,虽然天冷,粥也不热了,但师傅还是习惯性的吹了吹,慢慢地喂向孩子,孩子睁着大大的眼睛,似乎也很好奇这是什么东西,吃了一口之后就高兴的手舞足蹈,慧闲乐了,这就好了,心里想的只是孩子不会饿着了,却没有想到自己也才刚吃没几口……烛影措措,昏黄的烛光,映出的是一年轻一幼小的身影,静静的山间庙宇中不时传出孩子的嬉笑,在这个浓黑的,大雪的除夕夜里。

  大家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等着雨下,下完好回家,可等来等去,没见着雨落下来,正在人们好奇时,天边落下了一道白色闪电,如此近距离的闪电,还挺吓人的,心想,光打雷不下雨,这算什么事啊。这时,远方走来了一个白衣少年,羽扇纶巾,高挑秀雅的身材,一身丝绸的衣服,一看料子就是极好的,头戴玉质发簪,他的眉眼没有笑,但他清澈的眼睛却是微笑着,此时一人禹禹而来,手中羽扇翩翩,给人一种书卷气息,一看就是贵家公子,亦或者是……方天也看的呆了,心想:原来人还可以这样长的……不过对面的人没有给他多看的机会,只见这人一个闪身,就到了方天近前,只手就掐住了方天的脖子举起,双脚都离了地,这时大家都惊了,而白衣少年却镇定的说道“大家不要慌,这个红眼的妖怪已经被我抓住了,我……有些本事,可以制住他”可他看向一堆民众时,他们并没有舒缓开眉头,反而露出更发焦急的样子,他心里就纳闷了。这时被提着的方天就不能忍了,自己虽然体格壮点,但是这样被人提着,也是够呛,这个少年好大的力气,还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掐自己“谁是妖怪了,我是人,放开我”白衣少年对手中之物的反应也不稀奇,说道“你生的红色瞳孔,不是妖魔是什么,休要再做无谓挣扎”说着手中的力道更是重了几分,方天都有点喘不上气了,而村里的人都急了,张大爷虽然看着这个白衣少年,有点畏惧,但看着小天快不行,也是开口道“这位真人,你误会他了,他真是个人,我看着他长大的”这时村里的其他人也附和道“对呀对呀,他是和我一起长大的”“他不是妖怪,还帮我们干农活”而处于人群中间的白衣少年也有点心软了,仔细看了下,这人的确没有妖气,只是一双眼睛如血般通红,过于妖异,手上力道轻了几分,但还是不服气地说道“那为什么有一双妖魔的眼睛”,众人有些无奈了,不过也只得按实说到“他是天生如此的”,白衣少年刚刚就觉得自己大概误会了,现在也不好一直掐着人家,放下了被掐的够呛的方天,咳了咳嗽,说道“不好意思啊,在下白龙,是除妖的道人,刚刚误会了小兄弟,对不住了”,还好方天体格还行,咳了两下就回过神来了,虽然他也是气急,但修养还是有的,摆了摆手,说道“不打紧”。而对于这份气度,白龙,也不经多看了这个少年几分

  好在小半天就到了山脚下,这山的确如老人形容的又抖又高,方天抬了抬头,山顶都没入云间了,这要是爬上去……想着脚不免有些发软。这时道人笑着向他走来,方天这时心里就是一紧,心想,该不会真的要爬上去吧,我这时招谁惹谁了我……可道人却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带你上去”说完,还不等方天回过神来,提着方天的衣服就飞到了半山腰,方天那个惊恐啊,脸都白了,狠狠地盯了盯白龙,想他一定是故意的,不过回过神来时马上被周围的风景吸引了,虽然这才是半山腰,但已被冰雪覆盖,好在没有起风,不然就是满天飞雪了,白龙也在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可这时,咚的一声,好像有个什么东西掉进了雪堆里,“诶哟为”,白龙和方天的目光马上被引过来了,听这声音,这是个女子啊,也没有多想为什么会有个女子在此,想着不会有事吧,就朝那个事发点赶去。只见这女子坐在一个大坑中间,抖着头发上的积雪,样子有点狼狈,但是丝毫挡不住她清新可爱的样子,这大概是个十七,八岁的女孩,身着红色紧身袍袖上衣,下罩白色烟纱散花裙,腰间系着红色阮烟罗细带,头上扎了两个小辫子,煞是可爱,方天还好,受佛主熏陶也不是一两天了,白龙就不行了,大概修行一道煞是艰苦……此时已经看得两眼放光,可是当少女抬头看见方天的时候,眼圈一下就红了,冲上去就紧紧地抱住了方天,说“哥哥,我终于找到你了”

  第二天,飘了一夜的大雪停了,慧闲要带孩子去村里,希望有户人家可以收留他,但是村里没有一户愿意收留这个看起来还算俊朗,但是却有着一双血红眼睛的孩子,村民要不是看着这是慧闲大师带来的,都要以为这是什么妖孽了,慧闲没有办法,既然在雪夜里抱起了这个无人要的孩子,那么他就不会抛弃他,把他带回了庙里,既然要抚养孩子,没个名字也不方便,每个生命都来自自然,天圆地方,何处不可为家,就给他取名方天,虽然天大地大没他的一个家,但希望他何处都能去得,此时小方天因为刚刚来回村子的行路,虽然只是由慧闲抱着,但也是累的睡着了,小脸乎鼓乎鼓的,也没有对自己的名字发表意见,慧闲笑着,怜爱地捏了捏他的小鼻子。



展开内容+

大爷慢走 大人有福妻(上) 情丝弯弯绕指柔 我能无限暴兵 大千劫主 炼魔道 替嫁医妃是大佬 项北问天 逆武通天 凤妃至上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