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灵异 >

风水师笔记小说

风水师笔记

风水师笔记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塔读

作者:杜博宁

时间:2021-01-28 12:16:09

只有穿梭在最灵异的时空缝隙中,才可以攻击最恐怖的风水煞阵!舍弃希望或者找回来希望,仅在咫尺之间。明孝陵末日之站,故宫龙穴位,清朝镇魔图片,罗布泊复制人之谜,历届朝代神秘禁区中,究竟隐藏了什么?我冲也是的下了楼,今天是星期六。上了车,老刘就问师傅你出门之前是不是有仪式,我说你怎么知道,他说要不怎么这么慢啊,我淡淡一笑说是啊,请了香仙,问了香。老刘问什么是问香。我知道老刘对这些最感兴趣,有事没事就让我讲风水故事给他,我也好为人师,就经常把他当徒弟一样带,也经常普及一下风水知识。。

  我喝了口茶,听故事的看着他,半开玩笑的对他说:你小子真会出难题啊,没看我这么忙,哪有功夫帮你朋友解决疑难杂症。朋友急了说你不能见死不救啊,就那次到我家看风水我就认定你了。

  林仙市是我所在的升州市的二级市,也是升州市的卫星城,紧紧的挨着母市,升州是江南省的首府,作为江南的重镇,有诸多的卫星城,而我最喜欢的便是这个林仙,林仙地处山地,龙蟠虎卧,三国时期就是帝王必争的风水宝地。它以蒋山为靠,左右有青龙山与白虎山护卫,三山合包,前临长江,明堂开阔,是典型的大风水格局。光听青龙白虎这名字就知道当年刘伯温先生选建城池的时候多煞费苦心了,升州与林仙之间有一大片山林绿地,是升州去林仙城的必经之地,也是林仙的地界,所以林仙以景色宜人著称,多数富贾选择把自己的别墅建在这,这片山林升州人称之为王地。传说多位王长眠与此,包括那位赫赫有名的东吴大帝。有人说王地地下有地宫甬道,当年建文帝靖难的时候从这里逃出都城,这个以后再说暂不表。话说回来,我上了车便问朋友我们去林仙的哪个地界,朋友答王地。对于这个地方,升州城的风水师不陌生,这是一等富贵地,住着一水的达官显贵,同行以被邀请到此地来为荣,一是荣耀,二是有丰厚的酬金。我来此前就在这做过一单生意,做的也相当顺利,也逐渐淡忘了。

  此术必须借助10岁以下的瞳眼去看幽冥二界,普通的人不容易看见,小孩子性纯不受俗气所侵扰,容易见到不见五行。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小孩都有这个天性,有的即使看见他也不一定告诉你,所有就得用符咒的方法让他打开瞳眼,并且说出来。这就是此术的精髓,有人问那你怎么知道它一定在宅里呢,还有要身边没有小朋友怎么办呢?那我只能说一切都得碰运气了,听说玉皇派一个师兄每次都会带一个小孩,一来可以看到脏东西,二来可以看到财星。我倒是没有这个习惯,也没有这个必要,轻易不用此术。当时道行尚浅,还没有第六感,更没有开天眼,只会符咒密语,就只得用此术。我推断冬至日,它出现的可能性比较大,就比较大胆的采用此术,后来证明推断成立。

  有人说经验往往是一次一次的年轻不知深浅的尝试。我深以为是,想当年我四叔也是因为年轻,承自己的能力,布了阴宅的风水局,冲了煞气,落下病根,到了阴天哮喘不止,无法治愈。主人倒是发了,自己也挣了不少钱,健康却受了损伤,每次都叹息的说除了生死财富什么的都是浮云。而此次也是一次冒险,虽然本人平生有多次冒险,但是这次是最没有经过大脑考虑的,也没有做任何充分的准备的,不是幸运,后果就真堪设想了。

  我润润嗓子开始讲我的经历,老刘讨好的递上茶来,故事就开始了,我的思绪也到了多年前的冬至。

  别墅分上下两层,小而精,内部由于正在装修还是个半成品,灰蒙蒙,吴淼的妻子与儿子都在底层的客厅里,妻子拿着准备好的两瓶矿泉水,儿子蹲在地上撅着屁股看墙角缝。我习惯的打开包,拿出罗盘来,吴的妻子赶紧上来说师傅先喝口上,这还没有装修好,没有热的,不好意思啊。我连摆摆手说没有关系。吴淼说师傅,我们家的事情唐宁也跟你说了吧,我点点头,他接着说你看怎么办,我说我先看完再说。

  一般来说罗盘其实是个复杂的指南针,简单来说它是指南针,一定是红针指南的,这个没有疑问,但奇异的是这次罗盘红针指向了北,第二由于磁盘的指针是浮在在盘面之上,而此次指针沉了下去。我心吃一惊,罗盘是会说话的工具,指向北向意味着此处磁场能量很强,迷信的说法是有异灵。沉针风水学上讲必埋枯骨,我立刻想把这个东西给揪出了,换成多年后的我,死都不会做,立刻收手走人,这风水咋家不看了。可初出牛犊不怕虎,不知道怕,就想用自己所学逞一方能耐。

  这一捧我就有点飘,那年头我出道不久,不知轻重,也是好奇害死猫,也想去看看什么个道道,就顺口答应下来。朋友是个急性子,说昊燃,改日不如撞日,我们俩正好都有空,我开车带你过去吧。

  我冲也是的下了楼,今天是星期六。上了车,老刘就问师傅你出门之前是不是有仪式,我说你怎么知道,他说要不怎么这么慢啊,我淡淡一笑说是啊,请了香仙,问了香。老刘问什么是问香。我知道老刘对这些最感兴趣,有事没事就让我讲风水故事给他,我也好为人师,就经常把他当徒弟一样带,也经常普及一下风水知识。

  我拿出罗盘走出房门七步之远打出坐向,癸丁向,我眉头一皱,唐宁看了这个细节问道有什么说法吗?我没有理会他,继续进屋子,找到房屋的天池位下罗盘,吴淼的儿子才三岁,这时候屁颠颠的跑过来要抢罗盘,被他妈抱走了,罗盘转动了数圈后停住,出现了奇怪的现象。

  我大声说,何来何往,立刻离开,此宅已经被吴先生一家买下,你就不要不要再骚扰房主了,快走到时我将袋子的粉墨向墙角撒去,小宝叫了两声,阿姨,阿姨。我知道她是从窗子处走了,我继续向屋宅各处挥撒着粉墨,一边撒一边念咒。最后退到门口,将画好的符咒贴在容易出入的门窗楣上,淡淡一笑对大家说好了,没事了。我抱起宝宝,继续念一段解咒,说收。把小宝宝放下,对宝宝说宝宝的表现很好,叔叔奖励你玩这个,就把罗盘递给他玩,转了个身与吴淼夫妇聊起来。

  五师傅玉虚子曾经说冬至日,阴重白日可见阴,不宜风水行。那我就偏用这个特别之处去找出它,我对身边的吴淼夫妇说需要你们帮个忙。吴淼说先生你尽管说,我想跟你家宝宝玩个游戏,可以否?夫妇两人很诧异,糊涂了,以为我说错了。我又重复一遍,连唐宁都小声的嘀咕了几句,吴太太一直没有动响,显然没有缓过神来。我让吴先生把他三岁儿子抱过来,一起做个有趣的游戏。每个人都看着我,我倒是莫名的恐慌了,被他们横竖看的比较慌张,并对吴太太说帮我拿一下水瓶。我抱过吴先生的儿子说,宝宝,叔叔跟你玩的游戏好不好?这个小可爱说好,指着罗盘问道叔叔,我可以玩这个吗?我说可以啊,但是宝宝,待会要把看到的告诉叔叔,叔叔才可以给你玩哦。小宝宝很乖的点点了头,我开始运用起我的所学,玉皇符咒。

  我淡淡的说想把它揪出来,让它不再纠缠在这。此时吴妻子有点发抖,我知道她是害怕,而吴与唐宁却很镇定,让我有点诧异,我自己也有点怕,但是那种急切想展示的欲望压抑着其实恐惧的心。多年后想起,即便现在身处此境,也不一定会很从容。却一定会问自己两个问题,有几成把握能找到它?如果它报复能否斗的过它吗?没有万全之策千万不捅马蜂窝是后来的处世准则,当时却烦没有想的太多,问道唐宁今是何日,唐宁看了表,说道十二月十三日,我翻开电子万年历,一看赫然在目:冬至。

  既然找到了她,我现在要做的是赶她走,让她永远别想进宅子,时间仿佛停滞了,宅子里静的可怕,没有人说话。我从包里准备袋子,这个我一直随身而带的宝贝,里面是由朱砂,海盐,米灰,松香还有其他的特殊材料混合而成的粉墨。我放下小宝宝,开始走向那个墙角。我的目的只是让她走,没有伤害她的意思,佛家有云有因必有果,她在这自然有她的道理,可是此时我不想管这些。

  臆想归臆想,正事还是要做的。车子在一处幽静的山边停了下来,已经没有去路,山边有多栋小别墅,别墅与别墅之间有一段距离,每家隔着自己的花园,别墅掩映在苍苍翠翠之间,古朴而幽静。在这个没有阳光的下午却不是那么让人心情开阔。我嘀咕了一句断头路,朋友接下一句就是要断头吗?我笑笑说两回事,风水学上讲断头路是指宅前路被阻断,主人事业发展受阻。我在周边转了一圈,风水勘察第一步就是勘察住宅的外部环境,外部大环境对住宅的成员影响极大,所以有寻龙观水之说。古语说一流风水师玩星斗,二流风水师看水口,三流风水师满山走。这二三流普通级的风水师主要是看外部环境的山与水,山主人丁,水主财,一般人看风水也就是关心自己的财富与子女发展,这条主绳抓住了,住宅风水就看了六成。剩下的四成只有一流风水师可以做,掐指算出房屋内的财位、官位、夫妻位、健康位、文昌位,以及破解疑难杂症。我继续转悠着,朋友在车旁打电话给他哥们,让他出来开门。

  话说回来,我匆忙收拾了一下勘测工具,就随他出门,可巧的是忘记了当日是冬至日,我的五师傅玉虚子曾经告诫我冬至日不要出去看宅。按照风水学的讲法来说,阴极之至,阳气始生,此天白日阴气极重,有人认为鬼节那天才是阴气极重,其实只说对了一半,鬼节那天只是夜里阴气极重,冬至日白日最为瘆人。《周礼春官·神仕》中说:“以冬日至,致天神人鬼。”古人此日不上班,百事绝,安身静体,在家好好休息养生。我倒是忘记了此诫训,披了件防风衣,下了楼上了车径直开去林仙市。

  七年前的一个冬至,我的一个朋友风尘仆仆的来到馆里,我赶忙招呼助手袁婷上茶,朋友说他的一个铁哥们前一段时间在林仙买一套小别墅,正在装修。我就这么有一腔没一腔的答着,心里想着自己的事情,忽然他脸阴郁一下说可是,我估计下面有什么状况发生,并说可是什么,他说装修总是没有办法结束,我感兴趣了,并说此话怎么讲,他说一般来说装修结束不了无非就是没有钱了,我疑问道是啊,他娓娓道来“这样的话我就不来你这了,我哥们装修了三次了,就没有成功过,刚拿到房子也不忌讳个动工日子,找来工人开始砸墙,墙没有损伤,人倒是伤了,陪人家医疗费,误工费,耽误很久没有开工,后来总算开工了,全家去烧了香,继续装修倒是人没有伤亡,却有一夜家里的装修材料被偷的一干二净,我这个哥们欲哭无泪,他偏不信这个邪,上个星期又请一拨装修工人包清工,自己看着工人做,可是做着做着,工人做了几天不愿意做了,双方还吵了一架,差点还跟其中一个工人干上了,郁闷之极请我喝酒,我想起是不是房子的风水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故而想起你来,把你推荐给他了,所以他急着拜托我来请你出山。”

  我放下手中的东西,把吴夫妇俩叫过来,对他们说,我知道原因了,并开始从外局环境讲到坐向癸丁向,我说癸丁向是旺阴不旺人丁的向,易聚负能量。但这还不是根本问题所在,而后继续讲到罗盘的异象云云,停顿了一下说我怀疑此宅应该有不见五行。他们问什么是不见五行,我答道你们口中所说的脏东西,因为一般看不见,它们与人一样也在五行轮回内,称为不见五行。



展开内容+

杀神岛 三国重生马孟起 药铺女东家 红颜送行者 上选娇妻(上) 国民影帝太会撩 红楼庶长子 一刀倾情 娘子你过来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