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灵异 >

失踪媒记小说

失踪媒记

失踪媒记

10.0

手机阅读

来源:bjkgjlu

作者:步入尘

时间:2021-01-03 12:04:04

在2015年7月份21日的一个早晨,江都市警局接至一个离奇报案,只有一个女孩小声的求救声,与奇怪的喧杂声,声音至了15秒之后,电话关闭,刑事案的负责人,顾念祥,以老道的刑事经验判定,这个电话肯定有蹊跷,一场诡异,奇怪的事,就从这个电话一一开高。

  在寂静的大街上,高莫掏出了手机,几声嘟.嘟声后,一名男子接通了电话,是金栋平,高莫说到,你现在在家吧,我现在赶往你那里,我有事情要跟你商量,很重要的事,不一会儿,高莫敲响了门,金栋平,打开了门,只见高莫神情紧张急促,但还是说到,什么事情,要搞的这么晚才说,高莫说到进去说,一进去,高莫着急的把电脑打开,点开了昨晚观看的视频,金栋平说到,这是什么,高莫说到,这就是我今晚来想给你看的,早上没有说清,所以,我抱着电脑过来了,想让你看看,金栋平认真的观看起来,不停的在思索着什么,高莫望着金栋平的眼睛,高莫能看出,金栋平也有了一丝丝的恐惧,看完最后,金栋平,点了一只烟,在房间里来回的徘徊,然后停下脚步,说到,你这个,是从哪里来的,高莫说到,我的一个朋友,发过来的,他希望我过去,跟他一起独家调查这个,金栋平说到,你发一个邮件过来吧,我也有一个朋友,是在IT行业工作,请他看看,是不是一些无聊的小子搞的。

  也没有啊,你们中国不是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吗?呵呵,我觉得在理的,在说,能跟我搭档的人,还差吗?

  回到家后,高莫放松了一下自己,洗了澡,坐在沙发上,漫无目的的按着遥控器,不知道自己要看什么节目,因为,她心里现在只装着这件事,电视,她根本就没有在意,当高莫,感觉到眼皮越来越重时,手机的震动声,打醒了高莫,高莫接了电话,是一个陌生女子打来的电话,说到,你好,你是高莫小姐吗?我是医院的护士,你的母亲在医院急需手术,需要交付相应的费用,你能现在过来缴纳吗?高莫从沙发上,站起来着急的说到,什么,怎么回事,我的母亲不是在,家里吗?怎么在医院,电话那边说到,哦,这个我不清楚哦,你可以过来具体的了解,你要交付的费用是......喂.喂,高小姐,在吗?喂,高小姐,而此时高莫早已慢慢的放下了电话,像没有了灵魂一样,因为,高莫小时侯,父亲为了多赚一点钱,瞒着她们母子,干了很多工作,导致父亲身体过于劳累,早早去世,死之前,留给了她们母子一笔钱,从此相依为命,母亲含辛茹苦的把高莫养大,高莫也争气,考上了大学,让高莫认识了很多朋友,以前的记忆让高莫流泪了,想起了母亲,高莫拿起了外套,向着门外跑去。

  高莫尴尬的回答到,是的,话也别说的这么官方,准确的说,老板,已经把开除一半了,今后的路,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笔拿久了,一下子干其他的,还真不行啊,高莫尴尬的说着。

  金栋平直爽的说到;太简单了,不就是新闻嘛,就当是旅游,这个忙我帮了,谁叫我们玩的这么好呢?在说也是为了阿姨嘛。金栋平拍着胸脯说到。

  诡异的视频上,在漆黑的山林中,镜头不断的摇晃,恐惧的惊恐声在大叫,像是极度的奔跑,而且非常的恐慌,只能听到大口大口的呼吸声,在非常惊慌的奔跑中,男子忽然停止了脚步,,而且,画面出现了影响,出现了短暂的白点,像是什么东西在干扰,男子突然很诡异的大笑,好像在说些什么,突然他眼睛恐怖的望着前方,高莫呆了一下,正好角度刚对这她,然后他把眼球死死的往上翻,突然,他好像在用尽最后一丝的力气,狠狠地咬下了舌头,最终咬舌自尽了,鲜血从口腔流出,重重的倒在了地上,没有舌头和瞪着白眼的脸,犹如瞪着高莫一样,让高莫惊恐的关闭了电脑。

  哪里,哪里,金栋平谦虚的说到,谈笑之间,金栋平注意到了,放在桌子上的电脑,边喝着茶边说到,噢,你带电脑干嘛,对了,你今天来这里,不是有事跟我和麦克讲吗?什么事情,搞的你这么着急。金栋平把茶杯放在了桌子上,望着高莫的眼神,准备认真的听着。

  回到卧室后,她躺在床上,反复想着视频中的任何画面,但越想,她就越感到恐惧,这一晚高莫根本睡不着。

  莫打开了视频,里面极度恐怖的诡异,让高莫,认真观看起来。

  林海杀机第一章起源高莫是一名,新新日报的女记者,每天的工作,就是和韩国摄影师,金栋平,采访,报道,新闻人物,尤其她的长发,为她赢得了更多的采访机会,然而,最近高莫事业下滑,已经很久没有提供新鲜新闻了,事业的不顺,让高莫焦躁不已,一天清晨,高莫,还在电脑桌前整理稿文,老板的秘书,叫高莫去办公室一趟,高莫,起身走去办公室,打开门,老板坐在黑色皮椅上,大声的说到,这个月你的材料是最少的,已经有一个月,没有稿文了,你怎么搞的,没有材料,要自己发掘嘛,假的也可以嘛,只要有人买我们的报纸杂志,得到了钱,管那么多干嘛呢?高莫说到,假的,我们要为读者负责啊,老板气怒的说到,你干的了就干,干不了给老子滚蛋,这个月你别来了,我给你批2个月的假,好好去找新闻材料,找不到,你就别回来了,咚,一声撞门声响起,高莫慢慢的从办公室走出来,像失去灵魂一样,回到了自己的电脑桌,同事们早已被老板的声音所吸引,边指边嘲笑着高莫,纷纷热闹的议论起来,高莫脸上微微的出现了哀愁,回头望望同事们,同事们立刻工作起来,回过头,高莫默默的收拾起自己的东西,抱着箱子离开了办公室,她走去财务室,领自己这个月辛苦工作的薪水,高莫,还提着一个很旧很旧的女士包,那是前几年才流行的款式,走到了财务室的门口,看见了一个年轻的女孩,拿着,白色的信封,说到,来,你这个月的工资,高莫接过了它,里面犹如空气,但她还是放在了皮裂不堪的包中,回到家后,她脱下外套,洗了澡,用毛巾把头发擦干,一个人坐在了沙发上,她翻开皮包,打开了,白色的信封,里面区区的几百块,让高莫长叹一声,在这个城市,这几百块,连扫大街的都不如,高莫把钱放在了信封里,她闭着眼,一个人瘫坐在沙发上,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能怎么办,就这样,就这样,高莫,忘却了时间,慢慢的进入了梦乡,当她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了,用手摸了摸眼睛,习惯性的拿出了手机,看见有18个未接电话,全是,男朋友打来的,他男朋友叫,李海生,博士毕业,刚从美国回来,戴个眼镜,一幅科学家的姿态,在电话里邀请高莫去西荡餐厅去吃饭,而高莫,因为事业上的事情,也想出去散散心,便一口答应了下来,到了晚上,灯火通明的城市,高莫早早的来到了,餐厅,坐在精美的椅子上,远处身穿黑色风衣,戴着眼镜的男子,也来到了餐桌,边拉开椅子,边说到,小莫,对不起,我来晚了,高莫故意的说到,没事,你总这样,李海生说到你最近工作怎样,高莫望着餐盘,低头望望自己的手指,微微的说了一句,我失业了,老板批了我2个月的假,让我找材料,没找到的话,他叫我不要来了,说完眼神望窗边,李海生静静的,拿起了咖啡杯喝了几口,好像在沉思什么,过了几分钟,李海生放下杯子,摸了摸眼镜,说到,小莫,你的事情,我很遗憾,今天叫你出来,我是有事情想对你说,本来这个事情,放在今天,你又遇到这样的事情,我本不该说,但.......小莫,我们,我们,分手吧,此时空气宁静了,高莫,气冲冲的望着,李海生大声的说到为什么......而李海生低了低头,说到,我已经在美国,有了女朋友,她很漂亮,所以.......话没说完,高莫拿起一个装满水的杯子,向李海生倒去,你混蛋......声音响满了整个餐厅,高莫拿起外套,向外面走去,而李海生脸上出现了一丝丝诡异的笑容,高莫叫了出租车,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闲逛,这被大街上的几个少年盯上了,只见黄色头发的少年,拿起了钢管,向着高莫走去,而此时的高莫,因为沉浸在李海生的事情时,已经没有意识到眼前的危险了,黄发少年,带着一群好像刚刚毕业的孩子,围住了高莫,说到,身上的东西交出来,高莫害怕的说到,没有,你们要干什么,突然黄发少年把包一甩,便说到,看你也没什么东西,人到还长的还不错,我还没有摸过女人呢,今天我可是要长长见识,说着,黄发少年就伸手往高莫身上去了,高莫意识到了危险,她拼命的呐喊着,拿起了地上残破的玻璃,往黄发少年狠狠地扎了一刀,只听见啊!的一声,黄发少年手上,鲜血不止,高莫带着眼泪疯狂的呐喊着,来,来啊!,黄发少年慌了,边跑边说着,你等着,**,向着深处跑去了,而高莫流泪的,向着家的方向慢慢走去。开了家门,她瘫在地上,街上的事她根本没有在意,她更在意的是餐厅的事,她想不通,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办,正在高莫回忆在刚才发生的事情时,电脑突然亮屏,高莫好奇的看了一下,往电脑亮光爬去,然后站起来,动了动鼠标,突然看见了,在电脑右下角,有一个邮件,邮件是自己大学同学蔡一亭发来的,是一个视频,而且还帖过来说到,这是他在日本报道新闻时,有一天,有个投稿人找到了他,并且给了他这段视频,投稿人说,这是他手机里面发现的,之前是没有的,前几天手机坏掉了,送去维修,拿回来时,就发现了这段视频,而且我看了这段视频,让我让我浑身不舒服,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他找过警察,可是警察不予受理,我实在受不了,才找到你,希望通过媒体来给我一个解释,这到底是什么回事,所以拜托了,最后,蔡一亭还希望高莫来到日本一起独家调查这件事,以及其他问候的话语,高莫看完了帖子,往上翻,点开了视频,里面的内容,让高莫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

  高莫说到,可以,我曾经,也怀疑过,是不是我朋友搞错了,或者是无聊的恶作剧,但我看了这个视频后,尽管心里不相信,但还是被里面的画面真实感所震惊了,所以我决定了,我是会去的,因为我必须去,我需要钱和工作,这都是为了我的母亲,之所以交给你,我想你跟我一起去日本,毕竟你才是摄影师嘛!没有你就没有摄影资料,所以帮帮忙,跟我一起去调查,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一定是个好材料,到时,我就可以回去工作了,我的母亲也会有救,高莫望着金栋平说到,拜托了。

  高莫,突然神情紧张,脸上调侃之间的笑容没有了,金栋平见到这情景说到,你没事吧,高莫想起了昨晚恐怖的东西,渐渐的恐惧战胜了高莫,高莫着急的拿起了桌子上的电脑,向门外急促的走去,边走边说到,没什么,我还有事,先回去了,有时间在过你家玩,金栋平见此情景奇怪的说到,你在怕什么啊,话没说完,高莫神色紧张的拉开了门,边说到,没什么,匆匆的离开了,金栋平奇怪的望着高莫离开的门口,沉默许久,摸着后脑,向里屋里走去了。

  高莫,拿着电脑,在金栋平家的门口,她按响了门铃,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向门口走来,门一打开,身穿黑色毛衣,黑色牛仔裤的男子,打开了门,说到,哦,说你啊,快,快点进来,高莫提着电脑进去了,金栋平边泡茶边说到,你的留言我收到了,怎么,有什么事情吗,哦,对了,听说你被社长批假2个月,去找材料,怎么,找到了吗?你走了,我又来了一个新搭档,我还有点不适应,金栋平笑着说,把茶杯放在了桌子上。

  高莫起身说到,谢谢了,真的谢谢了,那好,我回去就会发给你,你慢慢的研究吧,说着,便向门外走去,金栋平抽着烟说到,有消息给你打电话的,高莫说到好了,谢谢了。就这样高莫离开了金栋平的家,向着回家的方向去了......

  晚上,高莫,没有睡觉,静静的望着,母亲,突然,一阵敲门声,打破了宁静,进来的是,医生,只见,医生,走到了高莫的面前,声音很平和的说到,高小姐,这是医院的清单,哦,对了,还有下个月的费用单,全都在这,你看好,说完,医生向门边走去,静静的关上了门,高莫久久的望着,清单,眼神呆滞,过了许久,高莫长叹一声,把清单,放在了桌边,拿着电脑,向门口走去。

  高莫此时心中感到无比的轻松,她也知道无尽的未知正在等待着她,在迷茫中,她仿佛看到了希望。她哪里知道,这将是一场惊心,恐怖的旅程。

  此时高莫心里五味杂陈,她不知道怎么办,又想叫金栋平一起去调查,但又害怕,这件事不同寻常,这让高莫犹豫不决。

  到了医院,着急问了柜台的,护士,知道了病房,已知道,母亲已经完成了手术,现在正在病房里,而垫付手术费的,不是别人,正在和高莫,早已分手的李海生,高莫跑向了,病房,看见了。李海生,正在病房外的椅子上,高莫,大步走过去,大声的说到,你来干什么,这里,不需要你的存在,高莫望着李海生,只见,李海生,呆呆在坐在椅子上,好久边,不说话,过了一会儿,高莫推开门,走过了李海生的面前,看见自己的母亲,躺在在床上,高莫在也忍不住,眼泪,趴在了床上,痛苦起来,一会儿,李海生,打开门,进来,看见了高莫的痛苦,说到,我去你家时,就发现了,伯母倒在了地板上,我发现不对,就送了医院,医生说,急需手术,我就垫付了,费用.话没说完,高莫,打住了,他的讲话,说到,你放心,欠你的钱,我会还给你的,现在你可以走了,李海生,默默地望着,高莫,好久,才慢慢的转过身去,关上了门,只听见,皮鞋的声音,慢慢渐远......



展开内容+

杀神岛 三国重生马孟起 药铺女东家 红颜送行者 上选娇妻(上) 国民影帝太会撩 红楼庶长子 一刀倾情 娘子你过来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