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小说 >

晓月星辰小说

晓月星辰

晓月星辰

10.0

手机阅读

来源:bjkgjlu

作者:轩轩轩轩

时间:2020-10-11 11:03:14



  星辰却忽然像变了个人一样,反手打了晓月一巴掌“你……你太胡闹了!你知道吗,昨天不是我及时醒来,你就丧命了!!”星辰气愤地说,“我才和你认识不到两天,我不值得你这么去拼命……”晓月被打懵了,正想反驳,却忽然看见辰哥哥的一滴晶莹眼泪滴落了下来,“辰……辰哥哥,我们不都还活着么,你看,我还很有精神啊。”晓月有些茫然,一直在她的心中,辰哥哥都是一个很细腻也很勇敢的男人,从来没看见过辰哥哥掉眼泪的样子“我……我错了辰哥哥。”星辰看着她,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本来该他道歉没有保护好晓月的,现在却看到晓月在给他道歉“也罢,以后做事多思考一下。”这时,星辰却猛然感到气血攻心,想压下去,最终还是没压住,哇一下吐出来好大滩血。“啊,辰哥哥,你这是怎么了?难道是……毒?用不用我去买药?”“没用的,黑龙帮的毒没有解药……。”“啊,那怎么办……?”晓月急得快要哭了出来。“没有办法了么?”“只有一个办法,可是……”“辰哥哥你快说啊,只要你能治好,我什么事都可以为你做的。”“传说周玉枨道士家的仓库里有一样叫天仙玉露的神奇药水,可以解任何毒,可是这种药水是这个世上三大未解之谜之一,所以有没有我也不知道。但以我现在的身体,恐怕支持不住三天了,这样的身体,不要说去找,连站起来都是很困难的事。”星辰苦笑道,“也许我的命运已经注定了吧。”“我去找!”晓月忽然站了起来,声音不大,但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辰哥哥你就等在这吧,三天之内我一定把解药带到!”“不可以,你我非亲非故,而且你一介女子,为了我做到如此地步,我已经很知足了……”晓月忽然急了:“我说了我帮你找就我帮你找,哪来那么多话啊,辰哥哥是收留我的恩人,我的第二次生命都是辰哥哥给的,辰哥哥对我恩重如山,而我,却什么忙也帮不上……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帮辰哥哥取药水了,请辰哥哥答应我吧!”星辰被说怔住了,在他看来,晓月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怎么她可以为他做到如此地步呢?闭上了眼睛,星辰缓缓地说道……“路上小心。”“好耶,辰哥哥等着我哟。”说罢,晓月在星辰的脸上如蜻蜓点水般一吻,然后便飞一般地逃走了。

  出了山洞,晓月才发现,这个山原来是如此的雄伟,有灵山的仙气,也有巍峨的山的魄气,山顶直插云霄,上面的云一层层地环绕着。看看旁边的牌子,差点没把晓月吓到。“盘……盘龙山??”不过晓月也没有想太多,赶紧飞一般地跑向城内,对于她来说,时间就是生命!摸出手机,现在的时间定格在星期二五点二十分,也就是说,星期五的五点二十分之内一定要赶回来。来到了城内,晓月赶紧找到路人甲,问:“请问你知道周玉枨道士的家在哪吗?”“周玉枨?二十年前不是死了吗?”什么??一定出错了,继续问,晓月又找到一个路人乙,问道:“请问你知道周玉枨道士的家在哪吗?”“周玉枨不是八年前消失了吗?”“请问你知道周玉枨道士的家在哪吗?”“他不是五年前去了蛮夷之地修行么?”“请问你知道周玉枨道士的家在哪吗?”“他不是六年前被寺庙的火烧死了吗?”……九点了,晓月又饿又累,可是她答应了辰哥哥一定要带着天仙玉露回去的,不能半途而废。可是,半夜的咸阳城有种说不出的诡异,一个路人也没有了,所有的房子大门紧闭,这时,作为一个女孩子,晓月经常被一点小动静吓出一身的冷汗。“跟我来。”一个声音在晓月背后忽然响起,这是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她正想问那人是谁时,却发现那人已经走了,她连忙追上去,却发现这人感觉在慢走,但速度其实很快,晓月一路小跑才勉强追上。过了一会儿,到了这人家里,她连忙坐了下来,手里哈着气,古代就是冷,连点空调都没有,屁股下面冰凉。“恕我冒昧,请问那个,你是……?”晓月试探着问他。那人忽然转过来,“我俩若是无缘,岂能相见?我的出现,必对你有好处。在下,周玉枨。”

  晓月又恢复了刚刚穿越时的惊慌,“风哥哥,啊不对,辰哥哥,我们,那个,咋办啊?”“没事,这群小喽啰还奈何不了我,你待在这里别动。”星辰走了出去,“哈,是个不要命的男的,你是谁啊,敢和我们斗,真是不自量力啊。”星辰不紧不慢的答道:“在下星辰,请多多指教。”“……什,什么……星,星辰。”头领突然说话结巴了。“你……你骗我,你……你如果……是是星辰,我……我还是皇……皇上呢。小的们,杀啊!”可是,好像这个头领本身说话就有点底气不足,过了好一会儿都没有一个喽啰敢上前来,“杀!帮主有令,每天供奉十两银子才保我们,不然我们都得死!这人就是一个骗子,没什么可怕的!冲啊!”这些小喽啰们一窝蜂地全杀了上来,晓月心里一紧“辰哥哥,小心一点。”却看见星辰,不紧不慢,一只拳头掌握好了时机,一伸出去,就让一个小喽啰转了半圈,朝他们的方向飞了过去,这么多人对付星辰,他却仿佛还有余力,气都不喘。晓月看着这样的场景,本该松了一口气的,但身为跆拳道七段的她却敏锐地感觉到了杀气,心忽然又一紧,有阴谋,一定有阴谋,黑龙帮又不是三流的黑社会,这时车夫转了过来,本来和善的他,手上却拿着一把匕首,“上面有一条黑龙”晓月心跳陡然加快,“完了,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劫案。”,车夫准备把晓月拿来当人质,星辰看见了就准备往晓月那边跑,可这边还有一群小喽啰,怎么办?怎么办?没想到,星辰却听到车夫“啊!”的一声惨叫,然后飞了出去,只见晓月活动着筋骨,笑着对躺在地上的那车夫说:“对不起,我是跆拳道7段,让你见笑了。一群人我对付不了,但对付一个人我可厉害着呢。”星辰心里一松,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却忽然听到一声冷箭的声音,“嗤~。”“唔……”星辰中箭倒下了,当他看见晓月分心时,头领趁机射了一箭。“啊,辰哥哥,你们这群卑鄙的小人,怎么能对辰哥哥下如此重手。”晓月也顾不得她自己,冲向人潮里,拼命想要把星辰救出来,可她一个女子,虽然有跆拳道,也不能以一敌百,不过此时晓月心里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辰哥哥,我马上来救你,我已经失去了风哥哥了,不能再失去你了……也不知道晓月哪里来这么大的力量,小喽啰们竟然都没有挡住她,,头领也看怔住了,过了好久,他才反应过来“拦住她,不然你们都得掉脑袋!”这时,晓月早已背着星辰,跑不见了。晓月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手上,身上,到处都是救星辰时的伤,可晓月却一点也感觉不到痛,她只想把辰哥哥带到安全的地方,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晓月的脚已经没有了知觉,终于到了一个山洞,晓月把星辰放下来,又不停歇地出去找食物,找木柴,当她满载而归时,却听到旁边一阵风穿过,然后就听到“哧……”的一声,“不好,中箭了”这是晓月昏迷前最后一个念头。……当晓月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晓月,感觉怎么样?”看到晓月醒了过来,星辰马上问道。“还,还好吧,我这是怎么了?”“没什么,你坐在马车上晕倒了。”“哦……”晓月含糊不清的答应了一声,忽然发现星辰的背上有好大一个刀口,于是想起了昨天的事。“我,我才没有晕倒,是……是辰哥哥你救了我……辰哥哥,疼不疼,我马上出去给你买药。”

  夏晓月十六岁这天,并没有在家里过生日,而是叫哥哥夏晓风陪她逛公园,对于她来说,晓风才是最重要的,而晓风也十分宠爱她的妹妹。“哥哥,我要这个。”“这个,还有那个……”“好好好,都给你买。”晓月一脸的兴奋,只要有晓风哥哥带着,来多少次她都不会腻的。“哥哥,去对面吧!”晓月跑向了人行道,忽然,一辆不知什么牌子的车飞一般地驶了过来,眼看着就要撞上晓月了,晓风皱了皱眉头,冲了过去。可是,他俩的身影却如同海市蜃楼般消失的无影无踪,过路司机都跑了下来,可匪夷所思的是,路上根本没有一滴血,也没有一丝两人的痕迹。“唔,晓风哥哥……晓……晓风!!!”晓月忽然醒了过来“唔,我这是在哪里呀?”全身都疼得要命,忍着疼,晓月摸索着爬了起来,啊?周围怎么都是屏风,门也是推拉的,上面还有题的诗。“拍……拍戏?”门忽然被拉开了,这时,穿着一个古色古香的衣服的男子走了进来“伤口还疼吗?”“痒痒的……,啊不对,这里是哪儿啊?”“咸阳。”“……开,开什么玩笑。”“这里就是咸阳,姑娘如果身体没有不适了,就请回吧。”回,她能回哪里呀。“……”晓风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你,你知道晓风哥哥在哪吗。”“不认识。”男子说罢,便走出了房门。晓月连忙追上去“姑娘还有什么问题吗?”“没……你能陪我出去转转吗?”“不行,姑娘的身体还如此虚弱,应好好养伤,不能随便乱走动。”呃,这个人真是古板啊。晓月心里盘算着,“你看看,我现在精力充沛的用不完,到处上蹿下跳,虚弱吗?所以陪陪我啦。”“……好吧。”被这男子搀扶着走了出来,晓月便惊讶地捂住了嘴巴,一大堆从古装剧里走出来的人,旁边有个大湖,上面一大堆莲花,太阳光照下来,五光十色,湖水潺潺地流着,折射着太阳的光芒,映照在人们的脸上,一些姑娘用她们的纸伞遮住了阳光,一切似乎都井井有条,却又美不胜收,但看在晓月的眼里却并没有那么美好:我……好像穿越了……。啊啊啊啊啊啊!这是怎么搞的,我明明还和晓风哥哥在中心公园玩耍的,怎么会一下子来到了古代???对了,手机,手机,很重要。怀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晓月摸出了手机,拨打了晓风的电话。“联机失败”再打“联机失败”继续“联机失败”“……”“姑娘这是在干什么?”一个声音忽然响起。对了,还有他,还有他!!晓月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转过身来,满怀深情地说:“请你收留我吧……。”“姑娘这是干什么,你的家人,朋友还在等着你,我怎能收留你呢?”“……”唉,该怎么给他解释呢,这个木瓜,晓月忽然眼睛一转“小女子与家人初来此地就被劫匪打劫,家人全部都被那劫匪虏了去,只有我侥幸逃了出来,但小女子的家人没了,钱也被抢光了,请公子一定要收留小女子呀,我什么活都会干(画外音:也就只会炒鸡蛋),如果公子不收留小女子,小女子只能一人……。”没词了,咋办,想啊想啊想。“……只能一人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了。”晓月说着便掩面“哭”了起来,可是没有泪,只能干嚎(汗)。“……”男子怔住了“姑娘……”晓月赶紧说:“我不叫姑娘,我叫夏晓月,叫我晓月就行了,你呢?”“星辰。”“哇,好酷的名字。我以后就叫你辰哥哥咯。”(人家多久同意收留你了?)晓月看着辰哥哥,其实他长得很帅,有神的眼中散发着睿智的光芒,鼻子与嘴巴都有精致的线条,尤其是嘴巴常带有一抹奇异的笑,让人看了不得不感到被他吸引,想着要与这样的人朝夕相处一辈子,晓月想着想着就笑了起来。“轩哥哥你是做什么的啊?”“医生。”“多少岁啦?”“二十一。”……快要入夜了,晓月觉得有些饿了,半天的担心与兴奋把她的体力消耗地所剩无几了“辰哥哥,我们去吃饭吧。”“我会做。”“啊,太好咯。”原来我的辰哥哥还会做饭呀(汗,什么叫归属感)晓月心里想着“那轩哥哥,我们吃什么啊。”“今天要为你补补身体,我们吃砂锅煨鹿筋。”砂锅煨鹿筋……仿佛有些耳熟啊。晓月心里想,这……好像是……宫廷菜,满汉全席中的……一道啊。辰哥哥,你太厉害咯,我爱死你咯!吃完晚饭,晓月又东逛西逛去了,“这是皂角吗,辰哥哥平时就用这个洗头呀。”“这个是玉簪子,太好了,一定值不少钱。”星辰看着她在家里到处乱走,却涌出一股暖意,原来,自己的家也可以如此温馨啊。夜深了,晓月却怎么也睡不着,今天真是发生了好多好多事啊,自己十六年的生活,竟然在这一天内天翻地覆,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还有风哥哥,你们都还好吗?你们有没有因为我不见了而到处找我,妈妈有没有哭,我希望没有。我在这里挺好的,有一个年轻的医生哥哥收留了我,所以不要为我担心了,爸爸妈妈,今生还能否见到你们,我也不知道了,但我希望你们一切都过得很好,明明一切已经注定我和你们的离别,可我越想到这些为什么会越难过?晓月想着想着,就哭了起来,不过为了不吵到星辰,她只是小声地啜泣。“呜呜,爸爸妈妈你们在哪啊,风哥哥,我好想你们。”星辰不知何时坐到了晓月的旁边,用自己的手扶住她。晓月赶紧停止哭泣,她在星辰的眼中还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孩子吧。“想哭就哭出来。”星辰平静地说了一句,晓月却再也忍不住了,扶到星辰的肩上,哇哇哇的大哭了起来。星辰看着她,这孩子一定受了不少苦,以后一定要好好地照顾她啊,不过,为何这孩子的心灵如此纯洁,就如天上的月亮一般皎洁。不知何时,晓月在星辰的肩上睡着了……第二天,晓月一醒,就赶紧坐了起来,她睡着后,星辰就把她抱到了床上。她掏出手机,不过没有开机,而是用手机的屏幕照镜子“啊,完了完了,眼睛居然这么肿,没脸见人了。”晓月十分懊恼的说,一哭哭过头了。门开了,星辰端着一碗黑黑的东西对晓月说,“喝掉吧,对你的皮肤有好处。”“谢谢辰哥哥。”晓月正准备一仰而尽,却又忽然发现星辰在看她,她不好意思地问:“辰哥哥,我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你眼睛上戴的是……?”晓月才发现,她本来就是个近视眼,因为有眼镜才看的清楚,但在古代这科技还没到呢,如果这样戴着出去,一定被人们当做另类看,咋办呢……“辰哥哥,我的眼睛有问题,你看看能治么?”说完,晓月把眼镜摘下来拿给了星辰,“喔。这个嘛,治倒是可以治,但是治好了要滋补我没有滋补的药草。”“真的能治?太好咯!那药草叫什么,我去买。”“叫盘龙参。”“嗯,辰哥哥等着我哟,我马上就去买!”“喂,等等……”星辰还没说完,晓月便迫不及待的跑了出去。于是,一个时辰后……“辰哥哥……怎么他们都说听说过,都没有卖的啊。”“我没说是卖的,因为它是万能药,在十年前十分普遍,但因为需要这种药的太多了,现在基本上已经找不到这种药了。”“啊?不会吧,那怎么办”晓月懊恼地说。“据说在盘龙山的山顶上的山洞中,有一只龙守护着几株盘龙参,但这种事我也不清楚。”“好呀好呀,我们去找吧。”“喔……你先把药喝了。”“也…?”晓月这才发现,她手上的药都冷了,只不过聊的兴起,忘掉了……下午,在吃了辰哥哥给晓风准备的滋补大餐后,他俩就正式出发了,晓风迫不及待地坐在了马车上,一边看着她的辰哥哥,一边欣赏美丽的风景,而且也不会晕车。真是人生的一大乐事,只不过,这马的味道有些……没关系啦,只要能和辰哥哥在一起,就算赴汤蹈火她也在所不辞,正当晓月在YY时,马车忽然一个紧急刹车,把晓月差点甩了出去,晓月正准备大骂车夫的技术差时,就感觉到外面有一群人包围了他们,有个貌似是头领的人十分威武地说:“小的们,我们黑龙帮做事啦,男的杀掉女的留着咱们慢慢享用!”晓月的脑袋轰的一声,为什么穿越一定就要被打劫呢???这不是拍什么武侠片,不能指望穿错裤子的超人来救人啊,说不定一下子,命就没有了呢。



展开内容+

杀神岛 三国重生马孟起 药铺女东家 红颜送行者 上选娇妻(上) 国民影帝太会撩 红楼庶长子 一刀倾情 娘子你过来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