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修真 >

缘行觉小说

缘行觉

缘行觉

10.0

手机阅读

来源:souci

作者:梧桐阅读

时间:2020-09-15 14:01:59



少堂起身望了望蔚蓝的天空笑了笑,又恢复原先焦虑的状态道:“大爷,您既然亲身经理过,一定知道这湖处在何处,我等另有用处,还望您老相告。”老汉无奈道:“小哥若用此物对付蛮人,是再大快人心不过的了!只是你刚才也说了,纵使你知道了去处,不能取,无物盛,也是枉然啊!”少堂笑道:“大爷既然明白,更应该如实相告,取此物之事,我自有办法,您只管告诉我等去处便是了!”老汉半信半疑的纠结道:“既然如此,那好,刚刚我行军时昏厥也就是因为此事,我已经三十年未踏此地了,没想到此生还会重游此地,当时想到此湖,而且我等逃难至此,心想定是不祥之兆,死亡与恐惧涌上心头,所以心中一激动,便昏了过去。没想到小哥这般爱民如子,老汉真心希望小哥此去如你所说,马到成功。那湖就在我们前方不远处的矮木从深处的右侧,那湖的附近好像有一股特殊的气味,所以一般情况下,很少有人能发现,即使误入矮木从中,闻到那刺鼻的气味也会避而远之,因此知道的人少之又少。我当时是为了捕杀一头受了重伤的野猪才无意中发现的,因为那野猪被我追的无路可逃,当它发现前面有个方圆不小的深水湖,便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就在他跳下去的同时,怪事就发生了。湖水变得殷红,再接着又变回起先的湛蓝。我当时就被吓瘫了!久久才爬起来,接着没命的往回跑······”经老汉再次重述后,很多人面面相觑,议论的士兵也变得鸦雀无声,死亡,惊恐弥漫在大家的心头,夕阳残照下,人们的身影被拉的越来越长,阴森的冷也充斥着这片山野。

廖化笑道:“老爹,您在说笑吧!世间怎么会有如此的蹊跷的事!众人也是投来不相信的眼神,接着一阵阵唏嘘之声。少堂笑了笑道:“大爷说的其实句句属实,没有什么夸张之词。但是事实并不是他想想的那样可怕。世上本无鬼怪之说,大都是怪力乱神之语罢了,一些投机取巧者为了不劳而获采用心理战术蛊惑人心谋取薄利来谋生而已,所以像大爷所说的那个湖被诅咒了,就是无稽之谈了。所以大家就没什么要害怕的了。”

全身甲胄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屡屡寒光,那饱经岁月和战争风霜蚕蚀,平日里不苟言笑的面容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威压。只见将军右手紧握宝剑,狠沉沉的道:“既然来了,我们就不能怠慢了,赶快有请,免得落人口实,说我们失了基本的礼仪。”“走,快走,我们将军有话要问你们。”兵头而狠狠的道。“喂,这位大哥,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们只不过出来旅游的,不是拍电影的。”青年解释道。“哥,他们这么强暴无理,你还苦口婆心的和他们解释,我想他们是不会听的,不要再浪费口舌了······”和青年一起被缚的姑娘怒道。

姑娘笑道:“是一条汉子,诸葛先生您能有这样的将领可保蜀地无虞了!若失此良将真可谓断您臂膀了,正所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丞相三思。”诸葛亮笑了笑施礼道:“姑娘高风亮节,如此大义,我在这里替蜀地的黎庶感恩戴德了!”青年忙制止道:“先生礼大了,我妹妹不过就事而论,尽人德而已,怎能受先生如此大礼,不是折煞了她吗?”姑娘笑道:“我哥哥所言极是,先生若是看的起我们,就少了这套客气俗套之礼。”子龙忙叱道:“还不谢谢人家姑娘深明大义,不计前嫌,顾全大局,为你求情开脱之礼。”

青年忙牵着妹妹的手奔上前笑道:“先生就是火烧新野······三气周瑜,三分天下的卧龙诸葛吧!”诸葛亮忙下马来点头笑道:“汝便是刚刚高吟词对之人吧!”接着两人携手而笑,廖化战战兢兢的哀求道:“丞相明察,此人可能是曹贼刺探我军情报的细作,望丞相细查,勿为奸邪所惑。”姑娘娇笑道:“将军这么喜欢说笑,像我们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还打扮的引人注目前来刺探军情,不是自投罗网吗?”廖化无言以对,子龙笑道:“将军还有话可说,你说他们会不会是曹大丞相准备打入丞相身边的卧底呢!”廖化额角又沁出阵阵冷汗竭力道:“将军说笑了,丞相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怎可是曹贼所能望其项背的!”接着又哀求道:“丞相,将军事情皆因属下贪功失察所致,与兵士们无关,罪在我一人之过,望请成全。”

廖化小说名字叫做《缘行觉》,这里提供廖化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缘行觉小说精选: “将军,小的今早例行巡查,在后山密林尽头发现两人鬼鬼祟祟的不知合谋着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着实令人生疑,尤其他们的服饰难登大雅之堂,可谓伤风败俗。不是男娼女盗,鸡鸣狗盗之徒,便是曹贼刺探我军情报的探子,再三思量,事关重大,不敢妄作主张,还望将军定夺。”一巡逻小队的兵头道。 全身甲胄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屡屡寒光,那饱经岁月和战争风霜蚕蚀,平日里不苟言笑的面容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威压。只见将军右手紧握宝剑,狠沉沉的道:“既…

廖化高兴道:“公子在此尽兴言谈,定是早已想好计策,胸有成竹了吧!”少堂摇了摇头道:“办法不在我这里,大家能否存全,还全要着落在这位大爷身上。”廖化笑道:“公子,您就不要和属下打哑谜了,属下愚钝,大有不知所云之意,还望你言明,我等好及早做好准备,便无后顾之忧。叫那蛮兵有去无回。”少堂笑道:“你不必这般火急火燎的,且看我如何,任务自不会便宜你们的,既然你提到了,那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少堂回过头来对着老汉道:“大爷,你想必也听到刚才我所讲了吧!还望您不要再刻意隐瞒了,大家性命都捏在您老手中。”老汉唯唯点头道:“老汉明白,小哥所问我定字字道来,不敢再有隐瞒。”少堂语重心长的笑道:“刚刚您所说的那个湖应该是我所了解的死泉,南方不毛之地也有类似四种这样的湖,不过没有您见到得这个湖可怕而已,他们分别是,哑泉,黑泉,灭泉,柔泉。人一旦误饮或是触碰,都会立遭不测,有的会变哑难言,还有可能身无暖气,软弱至死,或是溅在身上,手足皆黑而亡。更有灭泉温热如汤,人若浴之皮肉尽脱而亡。但是这四泉的恶名都不足以与与死泉的名声相提并论。接触者所触的地方尽被腐蚀,若是不幸坠入此湖,瞬间便会化为一摊血水,泉水呈红色,接着又变回开始见到的湛蓝之色,犹如鬼魅杀人于无形。”众人皆惊慌不已,老汉失魂落魄的喃喃道:“对,就是这样的,就是这样的。”少堂忙挥手道:“快,把老人家扶下马来。”廖化赶忙把老汉抱下马,少堂忙俯下身来掐住老汉的人中,接着老汉一阵痉挛,睁开眼不知所措,廖化忙上前问道:“老爹,您没事吧!可把我们担心死了!”老汉忙起身恐慌的要跪下赔不是,少堂忙搀住道:“大爷,适才,我出于救人心切,才会不知轻重的都和盘托出了,让您受惊了,赔礼道歉的应该是我,也轮不到您的!”老汉紧张道:“使不得,小哥说的一点都没错,只是刚刚我又想起了在死泉发生的那一幕,才会失神状疯。”众人一听真有此事,都吓得为之一颤,接着更有人议论夸大。

兵头匆匆跑上前对着和刚刚说过话的将军施礼道:“将军,犯人已带到,望将军示下!”青年举目四散,目光停留在风中飘荡的镶有金丝边的杏黄的将旗上那个墨体大字“廖”。接着又冷笑道:“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哈哈······”那全身泛着寒光的将军满脸愠色的转过身来,两眼紧盯着青年叱咤道:“竖子小儿,信口雌黄,我蜀中五虎上将坐镇,曹军风闻丧胆,休得妖言惑众,蛊惑人心。”姑娘见那满脸阴沉沉杀气的走过来一名将士,从哥哥口中推知他一定就是廖化了。又想到刚才被鞭打,还隐隐作痛,就气不打一处来,嗔笑道:“卖草鞋编草席的刘玄德只道会哭,不足与谋,盗得这一隅偏安还不是全仰仗诸葛孔明的浑身解数,烂泥扶不上墙的阿斗有朝一日乐不思蜀便是你们亡灵求全责备,神魂俱灭的时候。纵使孔明死而复生也是徒然。他不过是自我安慰的愚忠罢了。”

廖化谢过,不远处传来闹哄哄的声音,“子龙,你前去查探,我等随后就到。”子龙忙答道:“诺。”姑娘好奇的喊道:“赵大哥,等等我。”青年忙拦住她,道:“丫头,这里可不比我们那个时代,你去只会徒增麻烦,说不定失了小命就永远回不去了!”姑娘听了有些害怕的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青年又向诸葛亮赔笑道:“我妹妹年龄还小,军中诸事不懂,多有不对之处,望先生体宽。”雷鸣般的吼声先道:“军师,快来救某家,我被他们缠的快疯了!”来者正是桃园三结义的张翼德,兵士们列开,张飞一骑先是飞踏而来,跃下马来笑道:“我大哥,担心军师安危,特令我来鞍前马后。谁知途中遇到永昌郡的里正,本以为以我的智谋,处理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应不成问题,谁知我······丢死人了。”又赔笑道:“军师,你可要救我,我可答应了他们请我们神机妙算的军师来帮他们断理那些案件,所以他们不辞劳苦的随大军前来,随后就到了。”姑娘嬉笑道:“你就是那个脾气暴躁,有勇无谋宰猪卖肉的张翼德吧!”只听一骑又紧随而来,立于马上怒喝道:“大胆狂徒,将军的名讳岂是你这宵小来戏耍取笑的!还不跪下求将军量恕。”

“将军,小的今早例行巡查,在后山密林尽头发现两人鬼鬼祟祟的不知合谋着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着实令人生疑,尤其他们的服饰难登大雅之堂,可谓伤风败俗。不是男娼女盗,鸡鸣狗盗之徒,便是曹贼刺探我军情报的探子,再三思量,事关重大,不敢妄作主张,还望将军定夺。”一巡逻小队的兵头道。

青年对着妹妹又笑了笑,忙转过身来怒吼道:“我不清楚你们是什么人,我们有权利拒绝你们无礼冲动的要求。”廖化轻蔑的笑了笑,手一挥。两名士兵向姑娘走来,青年忙冲上前,挡在妹妹面前怒喝道;“有事冲我来,对女人下毒手算什么好汉!有种放了我妹妹,和我一对一的较量。”廖化满脸苦笑,什么也没说,头也不回的迈开大步走开了,只留下他那个令人恐惧,难以琢磨的背影。接着又冲上两名士兵把青年拖开,慌乱中绝望了,听着妹妹的尖叫声,她眼角湿润了。但他没有放弃最后的挣扎,因为这是他向这些人不妥协媾和的彰显,也是他最后的一丝希望。嘶哑的幽咽声在这些士兵的欢笑中显得那么微不足道,湛蓝的天空依旧万里云清,被**充斥的士兵们又有谁会在意他们兄妹的孤助无望。死寂干涩的双眼猛然闪现一抹亮光,青年歇斯底里的高喊道:“躬耕南阳名称八阵,应召西蜀斗压群雄。”

一手摇羽扇,器宇轩昂的书生忙愣道:“子龙,你听到什么没有?”“军师,不过是一些对您的歌功颂德溢美之词而已,没想到几句漂亮话就惹的您坐不住了,想到两军对阵前您气定神闲的指点江山的淡定我有些忍俊不禁!”和颜悦色的白袍铠甲的小将笑道。书生寻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边走边笑道:“要是关二爷在我就不会这么失落的对着你这个门外汉对牛弹琴了,也难为你这武将和我谈笔墨论联词。”子龙赔笑道:“子龙不过乡野莽夫,承蒙主公错爱笃信,又着军师偏爱,已是受宠若惊,怎可和关二爷相提并论。军师教训的极是,子龙谨记于心。”

少堂老汉小说名字叫做《缘行觉》,这里提供少堂老汉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缘行觉小说精选: 廖化笑道:“老爹,您在说笑吧!世间怎么会有如此的蹊跷的事!众人也是投来不相信的眼神,接着一阵阵唏嘘之声。少堂笑了笑道:“大爷说的其实句句属实,没有什么夸张之词。但是事实并不是他想想的那样可怕。世上本无鬼怪之说,大都是怪力乱神之语罢了,一些投机取巧者为了不劳而获采用心理战术蛊惑人心谋取薄利来谋生而已,所以像大爷所说的那个湖被诅咒了,就是无稽之谈了。所以大家就没什么要害怕的了。” 老汉又急道:“小哥,你既然信我,就不应该说…

廖化笑吟吟的走上前来用手捏着女孩的下巴道:“好一张厉害的小嘴,本将军好怕,不知今天大家有没有兴趣,我廖化要与众将士同乐,不会无福消受吧!”士兵眼中满是*邪之色,兴高采烈的高喊道:“将军仁德,将军仁德,将军仁德······”姑娘花容失色的扑到青年身旁,眼中流露出说不尽的惊慌,恐惧,不安。青年看到妹妹惊恐无助的样子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眼眸深处掠过一缕惊恐,忙用坚毅柔和的目光看着妹妹并对她灿烂的笑了。妹妹沐浴在哥哥青年温馨粲然的笑声中,也少了些许惊慌与不安,身体抖动的幅度不再那么明显。

老汉又急道:“小哥,你既然信我,就不应该说我是为了骗大家才这么吓唬大家啊!”少堂笑了笑,心想人老了,耳朵的听力,眼睛的视力都会不知不觉中衰退啊!廖化喊道:“老爹,你听错了,我家公子是说您说的那湖并不像您所想象中的那么可怕,没有说您骗我们大家。”老汉听后笑了,廖化狐疑道:“公子,我们是行军打仗啊!不是来谈天说地的,您还是想想御敌之策,属下真的不明白您怎么会这般镇定自若,蛮兵此次可是倾巢而出!而且我们还处于不利之势······”魏延纵马驰来道:“公子,大家一切正常有序,只是很多人都很担心蛮兵会不会不知何时杀来,个个忧心忡忡,末将愚钝,说与他们不必担心,但是难以信服。还望公子讲解与他们听,一稳众心。”少堂若有所思的道:“你速去转告大家,令妹和丞相率重兵对敌已去多时,未见不详之兆,所以他们应该取了首胜,蛮兵新败,定然不会再轻举妄动,大家就不必担心会有蛮兵突袭,大可安心行路了。”魏延想了想好像是鼓足勇气般无奈的问道:“若是两路人马尽已溃败,被俘呢!”少堂笑了笑道:“希望将军假设一下,若是像将军所言,我等行军速度如此之慢,竟然没有收到大军任何消息,要是说我妹妹年轻气盛,技不如人,全军被俘,我倒还能接受,若是先生也遇到这种情况,您会相信吗?一个逃出生天的都没有······”魏延沉思了片刻笑道:“公子所言极是,属下担心太盛,故而问出如此可笑的问题。”少堂接着又道:“你告诉大家,我们大家都很着急,其实我也一样,故才言语刺激你到大家后方转转,一来看看有没有丞相和令妹的消息,二来是抚慰大家,不要恐慌,有我们和大家在一起呢!”魏延满脸难以信服之色,再想想子龙刚才的敬重之举,豁然明了。眼前这位乳臭未干的少年定有过人之处,要不丞相怎可委以大任,还如此深信不疑。这才卸去之前的不羁唳气笑道:“还是公子所料周道,我们太过庸人自扰罢了,我这就去把公子的所料所想向大家转告,来安众心。”魏延纵马而去。

刚欲解释,又听到子龙断玉的清鸣铿锵之声叱道:“引你们的统军前来见我。”话说着便见刚才不可一世的那位黑袍重甲的廖化抢上前来施礼道:“不知赵将军尊驾临查,手下军士有眼不识泰山,错扰了将军,属下在这里替他们赔罪了,望将军量大容禀。”子龙笑而不语,忙转身踏步迎上前道:“禀丞相,永昌牙将属下士兵不受军规,欺压百姓,意图不轨。”青年替妹妹去其缚对着她笑道:“丫头,我们有救了,看到那个手摇羽扇的书生样的文士吗?他就是诸葛卧龙。”廖化听着,一阵冷汗浸透衣甲,忙爬到诸葛亮面前哀求道:“丞相高德,明察秋毫,属下严明律谨,未有半点懈怠轻浮之风,怎会滋事扰众!”诸葛亮喝道:“你是说子龙有意秽言诬你,离间军心。”廖化无助的答道:“未有,赵将军可能被事情的表象蒙蔽了,具体事宜还望丞相明察!”子龙忙谏道:“廖将军和我同为主公共事,我赞同将军的提议,免我失察,枉费丞相,主公对某家的信任。薄了将士之心,殆阻主公中兴汉室大业。”



展开内容+

杀神岛 三国重生马孟起 药铺女东家 红颜送行者 上选娇妻(上) 国民影帝太会撩 红楼庶长子 一刀倾情 娘子你过来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