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修真 >

觅龙宫小说

觅龙宫

觅龙宫

10.0

手机阅读

来源:souci

作者:奇热文学

时间:2020-08-18 14:05:49



花蓉蓉祭品小说名字叫做《觅龙宫》,这里提供花蓉蓉祭品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觅龙宫小说精选:博金本打算回地下龙宫的,一念之下,就往龙宫方向飞了去,刚到龙宫上空,他忽然又改主意了,因为,他想起,这贾天玄还没死,他就算不回龙宫,贾天玄也还是要再入龙宫的,到那时,他不是坐以待毙吗?更博况,贾天玄未死,他还有什么脸面呆在龙宫?说不定,让丘长天知道了此事,他还会落得个被处死的下场!如此一来,他还哪里敢回去?无奈之下,他便只好逃亡了。可是,正当他决定往其他方向飞去的时候,腿上却是一阵疼痛,却是花蓉蓉一口咬住了他的腿,鲜血已…

花蓉蓉小说名字叫做《觅龙宫》,这里提供花蓉蓉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觅龙宫小说精选:炼尸仪式正在进行之中,而且已经到了最后的关键时刻。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博金却不得不中止了仪式。他若是不中止仪式,必定走火入魔,经脉尽断而死。这是为什么?因为一个声音。什么样的声音,竟然有这等威力?是女人的声音。声音很是妖媚,而且暗含妖力。博金听到声音后,不仅心神被扰,再也无法专心炼尸,他体内甚至还气血翻涌,几乎要吐出血来。因此,他才不得不强行中止了仪式。仪式中止后,他的人,也紧随着从空中落下地来,那所有的绿色光辉,也同时…

炼尸仪式正在进行之中,而且已经到了最后的关键时刻。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博金却不得不中止了仪式。他若是不中止仪式,必定走火入魔,经脉尽断而死。

这是为什么?

因为一个声音。

什么样的声音,竟然有这等威力?

是女人的声音。声音很是妖媚,而且暗含妖力。博金听到声音后,不仅心神被扰,再也无法专心炼尸,他体内甚至还气血翻涌,几乎要吐出血来。因此,他才不得不强行中止了仪式。

仪式中止后,他的人,也紧随着从空中落下地来,那所有的绿色光辉,也同时消失了。

“博师兄,你在哪里?师妹来看你了!五年不见,我好想你呀……”这就是他刚才听到的声音。声音一直重复着。

这个时候,仍在他耳中不断响起。

这让他怒不可遏,暗骂:“**,我不去找你,你却找我来了。你这‘密语传音’,不仅坏了我的好事,还差点害死我。嘿嘿,咱们新仇旧恨,一起算……”

其实,那个自称他‘师妹’的女人,所说的那些话,只有博金一人能听见,因为,那正是‘密语传音’。

这个术,是一种通讯术,通过力量来传播声音,声音能传很远,能穿透一切屏障。不过,它虽然能通讯,却有一些特定的要求。

第一,通讯双方的距离不能超过十里;

第二,通讯双方修炼密语传音的方法必须相同;

若是不能满足上述要求,那么,这个术就不起作用了。

博金能听到那女人的声音,自然是因为,他和她的修炼方法相同,而且,她已经在十里之内了,或许,她就在附近,也说不定。

博金虽然会‘密语传音’,却没有通过这个术和那个女人对话。

他看贾天玄等人仍然是一脸茫然之色,知他们仍然迷失于幻觉之中,尚未解脱,便没理会他们,径直走到了显示器前。

他按下了一个按钮后,房间里的灯,便立即亮了起来,接着,他又按下了一个按钮,只听‘呜’的一响,天花板上忽然露出一个圆形的洞口。

博金望了一眼那个洞口,忽然叫道:“跟我出去杀人!”

他这句话,不是跟贾天玄等人说的,而是跟那只鹦鹉说的。

鹦鹉一直停留在天花板上的大吊灯上,这时听见他叫唤后,便扑扇着翅膀,飞到了他的肩膀上,稳稳地站定后,口里忽然叫道:“杀人好,杀人妙,杀得人家哇哇叫……”

博金脸上露出狡猾的笑容,一个纵身,从那天花板上的洞口跃了出去。

洞口之外是什么?

是一个房间。房间里亮着灯。

这个房间,与众不同,它不仅有窗户,还有房门。

窗帘是紧闭的,所以,无法看见窗户外面的情景。

博金走到房门边,按下了门框上的一个按钮,他身后的洞口,就合上了。然后,他拧了一下门锁,门便打开了。

他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并且随手带上了房门。

出了房门之后,他竟然来到了室外。

是的,这里是室外,而不是另一个房间,或是一条封闭的走廊。由此看来,这龙宫也是有建筑建设在地表以外的。如果让贾天玄等人知道,他们的头顶上,就有逃出龙宫的通道,他们会是如博的激动和高兴?

室外没有下雨,而且已经有了天光——这时已经是黎明了。

走出房门之后,博金就走上了一段很平整的水泥路,水泥路像蛇一样蜿蜒盘旋向前。也不知道哪里是尽头。

博金一边走,一边谨慎的左右四顾着。

这里的环境很好,四周都是绿树,在他左手边,还有一个很大的湖,因为没有风,湖水很平静。

博金走着走着,忽然停下了脚步。

他的眼睛望着湖水对岸。

“沙沙……”

岸上的树叶在动,像是被风吹的。

之后,本来平静的湖面,也起了阵阵涟漪,似乎有风吹了过来。

博金的眉头紧皱,叫道:“好厉害,‘疾风影’果然名不虚传!”话音未落,他忽然侧身一让,躲到了一边。

而他脚下本踩着的一片树叶,这时却飘飞了起来。这片树叶虽然飘在空中,却不向远处飘落,而是一直在空中不停的打着转。

博金盯着那片树叶,很是愤怒的说:“花蓉蓉,你非要在我面前卖弄吗?”

“呵呵……”

笑声很销魂。

笑声过后,一个人凭空出现。

是个女人,很美的女人。她肤白如雪,貌美如花,她的笑容像是一场春梦,让人迷醉……最妙的是,她手里捏着一片树叶,这片树叶,分明就是那一直在空中打着转的那片。

博金的目光盯着她,冷笑道:“师妹,咱俩可有五年不见了,你今天来找我,是想要杀我吗?”

花蓉蓉‘咯咯’笑道:“师兄,好久不见,你一见面就杀呀杀的,多不好呀!咦,师兄,你肩膀上怎么有一只鹦鹉?”

博金不答,却说:“师妹,你可知道,我刚才为什么不用‘密语传音’回应你?”花蓉蓉轻笑道:“这我可不知道!”

“你当真不知道?”

“还请师兄明说。”

“哼,你非要我亲口说出来吗?”博金的目光中射出腾腾杀气。

花蓉蓉以一个温柔妩媚的笑容,化解了他的杀气,说:“我忽然想起来了。”

博金冷冷的哼了声,没有说话。

花蓉蓉笑着接道:“五年前,你和我联手杀了师父,就为从他那里得到两项绝技……得到绝技后,你我本要共同研习,可是,我为了独占这两项绝技,便突然对你下了毒手……”

“我本来不是你的对手,可是,在对付你之前,我已对你下了毒,你中毒后,神志不清,功力不济,自然不是我的对手……最后,你虽然侥幸逃脱了,可是却被我咬掉了一只右耳……”

博金阴沉着脸,咬牙道:“你果然还记得,从那以后,我就不想再见你,也不想再与你说话。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发誓,再也不使用‘密语传音’了。”

花蓉蓉弯腰道歉说:“对不起,师兄,那件事的确是我的错,这几年来,我一直很后悔……但是我怕你不肯原谅我,所以,这五年以来,我从来不曾来这里找过你……”

博金冷笑道:“我们本是一对情侣,这个地方你也曾来过几次,自然知道怎么找来这里。当时,我逃回这里后,怕你又追杀过来,便又躲避到其他地方去了。但人总是要归家的,一年之后,我又回到了这里……我心中对你恨极,好几次想要去找你寻仇,但是,最终都放弃了。”

“哦?”花蓉蓉忽然很有兴趣听博金继续说下去。

博金有意要说一些往事,便说:“我之所以不去找你复仇,一是因为你得了师父的两项绝技,我怕不是你的对手,自己报仇不成,反而被你所杀;二是因为我已经加入了一个组织,我效命组织,不得擅离职守……”

花蓉蓉忽然插口说:“你加入了什么组织?”

博金没有回答,却说:“你应该看见了,我现在的家,已经今非昔比了。”

他不回答,花蓉蓉也不追问,点头说:“不错,这五年来,你这个家,变化很大,以前残破的瓦房,现在却已经变成了豪华别墅……只不过,你有了这么大的家业,却为什么不雇几个佣人呢?你看这水泥地上,都已经积满了落叶,想是许久没有人打扫了……”

她这一番话说来,倒是像极了两个老情人,分离数年后,再次见面时的关心之语。

可是,博金毫不领情,冷冷的说:“这是我的事,不劳你费心!”

他身后的房子,修建得非常豪华,墙壁也是粉刷的又白又亮,这自然是‘天外天’的恩赐,不过,这里没有住着别人。

——这里正是卢松所说,进龙宫的另一个通道,当然不能被外人知道,知道的人,也是越少越好。

——那些服侍官员的女人们,是从‘顶峰’那间房进入龙宫的,而那些官员们,便是从这里进入龙宫的。

——这里虽然同是龙宫的建筑,但是,这地表以内的是‘龙宫’,地表以外的却是‘别墅’,这也正是龙宫不被人所查知的原因之一。

——官员们是乘车来这里的,而且,来的时候,是蒙着面的,当然也不知道,这栋豪华别墅的地下,就藏着‘龙宫’。

博金的冷言冷语,花蓉蓉只是一笑置之,说:“师兄,我今天是来向你道歉的。”

博金冷笑道:“你现在才道歉,是不是太晚了?你不来找我,也就罢了。你既然来了,我们就把新仇旧恨,一并了结……”

花蓉蓉脸色一变,说:“你我之间,旧恨倒是有的,可是,新仇嘛……好像说不上来。”

“嘿嘿,这五年来,我早已练成了‘炼尸术’,就在刚才,我还在炼制新的行尸,可是,正到紧要关头,你却突然用‘密语传音’扰乱了我的心神,差点让我走火入魔,经脉尽断而死……”

花蓉蓉怔了怔,微笑道:“如此说来,我再次向你赔不是了。”

博金冷然道:“你用不着这样。你我仇恨积怨很深,那是不死不休了。再添些仇恨,也算不了什么。师妹,动手吧!”

花蓉蓉却不动手,说:“师兄,我今天来找你,的确是想要向你道歉的,并且希望能得到你的原谅,为了表明我的诚意,我准备告诉你‘疾风影’和‘献祭术’的口诀,以弥补五年前的遗憾……”

这‘疾风影’和‘献祭术’正是他师父的两项绝技。而献祭术,比疾风影还要厉害十倍不止。疾风影虽然可以使人化风,但是,并无攻击力,只能借此躲避敌人的攻击而已,而那献祭术,却是相当凌厉的攻击术,据说,它还能使人的功力提高三倍……

想起这些,博金不禁有些动心了,试探着说:“你说的可是真的?”他的眼中更是射出贪婪的光芒,期待着花蓉蓉的回答。

花蓉蓉很诚恳的说:“自然是真的。”

“那好,你现在就说吧。那疾风影的口诀,我也曾记了几句,是真是假,我一听就可辨出,你可别瞎编骗我……”

“师兄,我若是告诉了你那两项绝技的口诀,你就能原谅我吗?”

“只要你不是骗我的,我就原谅你。”

花蓉蓉微微一笑,说了一小段口诀出来,博金用心记下,然后试着运用了一下,没想到,竟然真的可行,不过,他没能完全变成风,只是双脚化成了一股旋风。但是,很快又恢复了原状。

可就算是这样,博金还是喜不自胜。

花蓉蓉瞧见他的表情,便说:“师兄,你可是原谅我了?”

博金敛住喜悦的心情,冷冷淡淡的说:“这双脚化风,的确是学‘疾风影’的初始征兆。你果然没有骗我。不过,要让我原谅你,你总得把口诀说完。”

花蓉蓉面露难色,却不说话。

博金又有些愤怒了,大声道:“师妹,你还想玩什么花样?你若是舍不得,那也不用说了,我们这就动手厮杀吧!看看这五年里,是你进步了,还是我进步了……”

花蓉蓉连忙摇头,说:“师兄,不是我不肯说,只是,这口诀实在太长,我要完完整整的说出来,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而且,我需要先静下心来……”

博金不耐烦的说:“你什么时候才能静心?”

“只要你帮我杀一个人,我立刻就能静心。”

“哼,这才是你来找我的真正目的吧!”博金说,“师妹,五年不见,你还是那样狡猾呀!”

花蓉蓉微微一笑,说:“我就知道师兄会这样说我的。但是,我还是希望师兄能帮助我……”

博金迫不及待的打断她,说:“你死心吧,我不会帮你的。”

“师兄……”

“少说废话,出招吧!”

博金对这师妹有些忌惮,忽然一闪身,向后掠出了三米。他肩膀上的鹦鹉,惊得冲天飞起,落在远处的一株树枝上。

花蓉蓉一动未动,笑盈盈的说:“师兄,你真要跟我动手吗?疾风影和献祭术的威力,你是知道的。你若跟我动手,只怕未必杀得了我。你若是帮了我,我便将这两项绝技的口诀,全都如实相告,绝不欺瞒……到时候,你的实力,也要比现在强大许多!这么好的交易,师兄你难道真要拒绝?”

博金本打算回地下龙宫的,一念之下,就往龙宫方向飞了去,刚到龙宫上空,他忽然又改主意了,因为,他想起,这贾天玄还没死,他就算不回龙宫,贾天玄也还是要再入龙宫的,到那时,他不是坐以待毙吗?

更博况,贾天玄未死,他还有什么脸面呆在龙宫?说不定,让丘长天知道了此事,他还会落得个被处死的下场!

如此一来,他还哪里敢回去?

无奈之下,他便只好逃亡了。

可是,正当他决定往其他方向飞去的时候,腿上却是一阵疼痛,却是花蓉蓉一口咬住了他的腿,鲜血已经流了出来。

剧痛难忍,身子一晃,博金便从空中坠落下去,跌在了别墅楼顶,这别墅楼顶盖有砖瓦,他此时又是鹦鹉形态,身体巨大,被他这么一撞,砖瓦立时碎了好大一片,啪啪啪的响着。

“我好心好意冒险救你,你却不知好歹的伤我?”博金忍着疼痛,恼怒道。

花蓉蓉喝了几口血,忽然抬起头,狞笑一声,说:“师兄,你当真是好心好意吗?”

博金虽然是居心叵测,但也不会承认,死撑着说:“哼,我若不救你,你早死了!”若不是他力量已剩下不到三分之一,他恐怕早就要动手杀人了。

他挣扎了几下,发觉自己竟然浑身酸软,再无力气可使。心中更是惊骇:“这**又捣了什么鬼?我的力气怎么忽然消失了?”

花蓉蓉一直抱着他的腿,始终不放,幽幽说:“你之所以出手救我,还不是为了那疾风影和献祭术?你听我大喊救命,肯定以为我被苦行重伤,再无力量与你抗衡,你只须救了我,便可迫我如实说出那两项绝技的口诀……”

这花蓉蓉倒是聪明,一下子就猜出了博金的真实意图。

博金听得惶恐不安,却也不敢承认,只是说:“师妹你多心了。我可真是好心好意救你,绝没有不轨之心。哎呀,我怎么站不起身来了,那苦行怕是要追上来了,这可怎么办?”

他故意说这一番话,一方面是要稳住花蓉蓉,一方面却是要从她口中套出些话来。

他很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全身无力,所以很期待花蓉蓉的回答。

花蓉蓉‘哈哈’一笑,忽然放开了他,站直了身,来来回回的踱着步,一副志得意满的神态,在瓦砾上踏的‘啪啪’响,说:“师兄,你就别自欺欺人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是知道的;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也清楚的很,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装的?”

到了这份上,博金还不死心,继续说:“师妹,你可真是冤枉我了。现在苦行快要追来了,你还不快想办法让我站起来?”

心中却想:“看她样子,似乎没受多重的伤,而我却浑身无力,只怕要遭了她毒手。也不知她使了什么手段,让我变成这样。若是靠拖延时间,可以让我恢复些力气的话,那就好了,到时,我展翅飞上天去,便能逃掉。料她也追不上!我和她的仇怨,日后再算不迟!”

心中如此一想,博金便一直没有变回人形。因为要化为人形,不需要力量,只需要一个意念,就可以了。但是,变化成人后,若要再次变身为鹦鹉,就又得费些力气和时间,到那时,他便不能在自己恢复些许力气后,第一时间逃脱了。

如此看来,他想的倒是‘美’,但花蓉蓉实在太‘毒’,又怎么会让他的计划得逞?

花蓉蓉见他死不认账,忽然说:“师兄,你还跟我装?好啦,我也不必瞒你了,你已经中了我的献祭术,马上就要死翘翘了,哈哈哈……”

博金大惊,一下子变回了人身,面目狰狞的嘶声痛骂:“**,你好恶毒!早知道这样,我真该让苦行杀了你,你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不得好死……”

到了现在这地步,他什么也顾不得了,只想在死前多骂上几句,可是,花蓉蓉竟然连这个机会也不给他了。

只见花蓉蓉头望天,口中默念了几句,忽然对天呐喊:“献祭神通,赐我力量!”原本晴朗无云的好天气,一下子就变了。

天上乌云骤起,四面八方的齐齐向一块儿聚合。

乌云聚合后,一道巨大的漩涡从中诞生,漩涡之中,一道**的绿色光柱,突然从天而降,射落在博金身上,正好将他全身笼罩。

就在此时,花蓉蓉忽然俯身一掌击在地面上,地面顿时出现一个大大的红色大圆环,圆环四周都是奇奇怪怪的文字,谁也认不得,但圆环中间,却显出了两个可以识别的文字——献祭!

这时,贾天玄和苦行乘着白鹭已经到了别墅附近,见天色突变,也是大吃了一惊。

白鹭忽然开口问:“那女人是谁?”它的语气有些奇怪,似乎是知道些什么。

苦行回答:“她叫花蓉蓉,是我一个老朋友的徒弟……她歹毒如蛇蝎,不仅残杀无辜,还杀了养育她的恩师……我之所以要杀她,正是为了替那些惨死她手的人复仇!”

白鹭沉吟了一会儿,说:“她好像在施展献祭术!”

“你怎么知道的?

“三十年前,我曾见人使用过,那人姓钟。”

苦行回忆了一下,说:“我那朋友也是姓钟,莫非他们是亲属?”

“也有可能!我听说,这种术共分两个境界,第一个境界是‘点燃指’,能点燃一切物体;第二个境界是‘倍化体’,一方面能使人的‘妖体’巨型化,一方面还能使施术人自身功力瞬间提高三倍……”(妖体指妖术修炼者变化后的身体。例如,博金的妖体——鹦鹉!)

苦行点点头,说:“这个我也听那朋友提起过,但是他却没有练成,没想到,这花蓉蓉竟然练成了。”

“这‘倍化体’练成后,需要‘祭品’才可以发动。看来,她身边的那人,已经成了她的祭品!现在献祭仪式开始了……苦行,接下来的一战,你得做好心理准备!”

贾天玄一直默默的听着,但白鹭并没有详细的解释‘献祭术’,他也就不是很清楚状况。

其实,这献祭术要发动,除了要‘祭品’外,还需要鲜血,施术者只有将‘祭品’的鲜血吞入腹中后,才能展开献祭仪式!

——花蓉蓉之所以咬住博金的大腿,还喝了他的血,正是因为这个。另外,祭品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的,它必须是妖术修炼者才行。而博金的条件正好符合,所以,花蓉蓉才选择了他。

献祭仪式开始前,作为‘祭品’的人,会变得毫无力气。

献祭仪式开始后,施术者会掌击地面,以此构筑一个结界,这个结界,就是地上那红色大圆环了。除了施术人和祭品可以在圆环之内,一切物体进入圆环范围内,都会被焚烧为灰烬。就算是远距离攻击术,也不能突破这个结界。

苦行和白鹭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他们只是远远旁观,并不上前动手。

在仪式进行的过程中,天色也会突变,骤然而生的乌云,其实是天地间的污秽之气,并非真实的云层。污秽之气聚合后,会形成一个大漩涡,从中射出的那道绿色光柱,便是连接‘祭品’和污秽之气的桥梁!

当仪式完成之时,污秽之气会被‘祭品’全部接受,并转生成强大的力量,赋予施术者!

而‘祭品’会被污秽之气**成碎末,消散在空气中。

贾天玄正凝神观望,忽然听到了一声凄厉的惨呼,声音凄厉之极,钻心刺耳,让他听得直皱眉头!

其实,这一声惨呼,是博金喊出的。

喊出这声后,他就消亡于空气中了。同时,天上的乌云散了,绿色光柱也是化为乌有。就连地上的结界,也都消失不见了。

“哈哈哈,师兄,我本来打算在和你联手杀死苦行后,再把你当做我的‘祭品’的,想不到,我却还要用你这个‘祭品’赋予我的力量,来对付苦行!俗话说,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师兄宁可牺牲自己,也要帮我杀敌,小妹我真是感激不尽……”

花蓉蓉说完这不要脸的一番话,就忽然望向远处的苦行,大声说:“苦行,你那坐骑不错,让我坐一坐如博?如若不然,我把它羽毛拔光了,烧烤来吃……”声音极具穿透力,想是功力提高三倍所致。

白鹭大怒,叫道:“苦行,这个贱女人让我来对付好了!”

苦行叹了一口气,说:“我召唤你出来,打扰了你的修行,已是不该,又怎么好意思再让你动手?再说,我那姓钟的朋友,正是这女人所杀,我该亲自为他复仇才是,不能假手他人!”

他这番话说得坚决,白鹭也不好再坚持,便说:“好,我就在这里看着你!”

贾天玄一直默不作声,这时却说:“师伯,让我帮你吧!”

苦行望了他一眼,正要说什么,却见空中两道绿色的巨大掌影,猛然袭了过来。掌声如雷,威势惊人。

这当然是花蓉蓉所发的‘劈天掌’,此时她功力提高三倍,这一掌的威力,当然比之前要厉害三倍!

苦行大叫一声:“带他走!”身子向前跃出,以‘飞渡术’步行空中,施展极快的身法,躲开迎面攻来的两掌,往别墅楼顶的花蓉蓉攻去。

他刚才所说的话,自然是对白鹭说的。

白鹭听后,翅膀微动,带着贾天玄已经拔高百余米,躲开了那攻来的劈天掌。

“无量拳!”

苦行礼尚往来的向花蓉蓉发出了一拳,这一拳,他使足了力量,拳锋破空,如奔雷滚滚。声势惊人。

“劈天掌!”

花蓉蓉竟然不避不让,举掌便迎。

霎时间,拳影与掌影相撞,发生了大爆炸。

轰隆之声,振聋发聩,久久不绝。

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将整栋别墅夷为平地。碎石、破砖、瓦砾,更是四处激射,烟尘也随之而起,久久不散。这样的场面,就像被爆弹击中一样。

在那迷蒙的一片尘雾之中,花蓉蓉的身子竟然还站得笔直。

脚下虽然是一片废墟,她本身却毫无损伤。

而苦行虽然没有受伤,却被那巨大的冲击波给击飞十米远,落在了地上。这也许和他刚才身在空中,无处借力有关,但是,就算这样,也足够让苦行大惊失色了!

他暗叹:“她功力本来差我一截,这个时候,竟然比我高出一些了!”

“苦行,你已经感受到我强大的力量了吧!现在,让你见识一下,更加强大的我……”

花蓉蓉说到这里,忽然‘啊’的一声大叫,接着,她身边刮起一股强劲的旋风。由于旋风是极速旋转着的,地面上的那些破砖烂瓦,便被飞快卷起,向天空卷去,当上升到五十米高之时,这些砖瓦又瞬间落了下来。

而在此时,花蓉蓉也已经变了样。

她变成了一条长达百米的巨蛇,身体**,背脊宽三米。

面对这样一个庞然大物,苦行再次色变,喃喃道:“这就是‘倍化体’的威力吗?”

“嗷!!!”

花蓉蓉所化的巨蛇,一声嘶叫,张开血盆大口,竟然对着苦行发出一枚球状物,呈幽绿色,形似炮弹,体积很大。这正是她在巨蛇形态下才能施展的术——妖力蛇涎弹,威力巨大。

它体积虽大,射速却不慢。更要命的是,巨蛇不停的发射,一颗接一颗,叫人防不胜防。只消被一颗击中,苦行立时便会化为碎末!

只听得‘轰隆隆’一阵巨响。

苦行的身影却不知去哪儿了。

而他原本所在的地面,早已炸出一个大大的深坑。无数树木也随之轰然倒塌。这场面,可谓是惊天动地!

可是,怎么不见苦行踪影,他是死了,还是……

原来,他见那‘爆弹’威力大,爆破范围广,若是自己还呆在地上,即使身法厉害,也是不易避开,于是,他便早早地施展‘飞渡术’,掠上了高空,当花蓉蓉所化巨蛇口中喷射一颗又一颗的‘炮弹’之时,他更是凌空击出一拳,打在了蛇背上。

虽然听到了‘砰’一声,蛇身却未受到一丝一毫的损伤。

“这蛇鳞竟然如此坚硬!”

惊叹中,苦行已经飞身落在了蛇背上,他准备接二连三的对准一个部位进攻。还没出拳,就听一个响彻天地的声音说:“哈哈哈,苦行,就凭你这种程度的攻击,还想破我蛇鳞?巨蛇形态之下,我的攻击和防御都会提高十倍不止。你就算多打上我几拳,也是无益,而我只要磕到你一下,你立刻便要化为一滩肉泥……”

这话是花蓉蓉说的。

她虽然变化成了巨蛇,但也能说人话,而且声音大了十倍不止。苦行听得心神激荡,震耳欲聋。

她所说的话,并不是唬人的,而是事实,这也正是献祭术第二境界‘倍化体’的威力!

她当然由不得苦行站在自己背上,竟然开始激烈翻动自己的身体,没想到,它所变化的巨蛇,看似笨重,实则灵活。

一阵翻动下来,苦行身子剧烈晃荡,已经无法安然站立,只能起起伏伏,高高低低的随着蛇身腾挪。

这蛇一身黑鳞,背脊宽大,远远看去如海中的水,翻动的蛇身,就像海中掀起的波浪。

苦行仿佛一个临溺水的人,在大风大浪的海上起起落落。

场面虽然壮观,却看得人心惊肉跳!



展开内容+

杀神岛 三国重生马孟起 药铺女东家 红颜送行者 上选娇妻(上) 国民影帝太会撩 红楼庶长子 一刀倾情 娘子你过来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