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

蜘蛛精错爱唐僧小说

蜘蛛精错爱唐僧

蜘蛛精错爱唐僧

10.0

手机阅读

来源:souci

作者:梧桐阅读

时间:2020-08-17 08:00:52



到来都是泪,过去即成尘。

---------陈继儒《小窗幽记》

当班主任时,每天早晨五点半就要起床,然后指挥学生跑操、入班学习、登记迟到和缺课的同学。晚上九点钟以后,还要照看着学生离开教室回家或走进宿舍。朝五晚九的日子非止一日。我们这里是精英教育,只求成绩而不管学生成长成什么样子。我们培养出来的,或者说是希望看到的,是那种老实听话只顾学习三脚跺不出一个屁的书生,和现实生活中我们心理上所能接受的人是截然相反的。比如有一位红娘要为王金英老师的女儿介绍她当年的得意门生时,王老师她竟然坚决不同意。她说:“我女儿要是和那样木讷的人生活在一起,一生还会有什么趣味可言?”她忘了,那样木讷的人不正是她自己培养出来的吗?

如今,不管我是多么的不情愿,朝五晚九的日子终于结束了。每天就只剩下两节课,再也不必为学生这样那样的事情操心了。想到这里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真***每天都像在度假!

还有,经学校研究,觉得我也不适宜再担任素质班的语文课了,给了我两个普通班:三年级十七班和十八班。并且,十八班还是个我以前从来没有教过的文科班,老让人联想起第十八层地狱。有一则手机短信怎么说文科班来着?

上课一排全睡,打饭从不排队;

短信发到欠费,恋爱谈到反胃;

逃课成群结队,考试基本不会。

来到十八班一看,同学们的精神风貌果然与众不同。

这个班共有九十多位同学,男生只有三十名。有下棋的,睡觉的,偷偷打纸牌推拖拉机的,听MP3的,更多的是在肆无忌惮的谈笑风生。很多同学都是短裤拖鞋、松松垮垮。女生们很随便的把头发一挽,眯缝着眼睛趴在桌子上,有的脖子里还露着吊带背心,一副慵懒迷醉而***的样子。

但是,美女如云。

这些就是未来的画家、音乐家、空姐、模特、播音主持、调酒师等等等等。整个十八班,这十八层地狱里大部分都是艺术生,因为只有走这样的道路她们才有上大学的希望。

那天是我第一次进这样的班级,所以穿戴得特别整齐。事实上我从来都是道貌岸然的传道授业解惑的,只是近来比较落魄,越发注意自己的打扮而已。为什么?因为我觉得我越是落魄,越不能让人看出来,这叫成功淡然、失意坦然。更重要的是,不能让领导觉得你被撤了班主任就对上级心怀不满,怨恨党国的教育事业,于是就胡子拉碴的不好好上课。

我一出现,同学们便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于是,我神采飞扬的尽情挥洒了一节课。

第二天,当我再次出现时,我发现那些女生一个个穿戴得特别鲜亮了;拖鞋也不见了,头发也梳得整齐了,一个个坐得规规矩矩的。

我突然被感动了,我突然意识到,是美丽的她们,一下子迸发出了青春的活力。人生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开开心心、多姿多彩。相比之下,那些理科班的学生,特别是在高二我用军事化管理出来的学生,全是了无情调的书呆子。为了高考,是我把他们变傻了,结果一小部分人确实如愿以偿的考上了大学,而大多数人,永远成了社会生活中的弱智者。

下课后,我正要离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生跑了过来:“张老师,我想请半天的假,帮我签个请假条吧!”

只见她身着浅红色短袖上衣,白色长裤,一头黑亮的头发映衬着姣美的面容,美丽的大眼睛满含笑意的闪动着。

我顿时被这个美若天仙的女子惊得目瞪口呆。

刚才她坐在教室后面,我不曾注意到她的美丽;刚刚跑到我面前的时候,她的黑发遮住了转瞬即逝的面颊,我也没有在意;可是现在,她就朱唇含笑、狐风媚骨的站在我的面前,我一下子竟然不知所措。可以说,我谈过十几个女朋友,和我**的女人也不下三十个,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子。

我赶紧低下头来,问了一句非常傻冒的废话:“你,叫什么名字啊?”问这句话的同时,我看到,她递过来的请假条下面署名“萧真真”三个字。

签上我的名字,听她笑靥如花的道一声“谢谢”跑开,一切宛若梦幻泡影。我走出教室,感觉两天来费尽心机建立起来的威严感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所有的关于曾经爱过与恨过的孤傲与自信一下子土崩瓦解。

世上哪里有这么漂亮的女子?

其实我的前生是大唐朝的新科进士赵颜。我在午夜喧哗的长安大街上遇到了一个仙风道骨的隐士,他挑着一张画在卖。画上是一位美若天仙的红衣女子,她顾盼神飞、笑语盈盈。我看了看那画,不禁感慨道:“世无其人也,如可令生,余愿纳为妻。”可见我在前生就不相信有这么漂亮的女子。老隐士却回答道:“余神画也,此亦有名,曰‘真真’,呼其名百日,昼夜不歇,即必应之,应则以百家彩灰酒灌之,必活。”

我相信了老隐士的画,把她带回了家,挂在床边日夜不停的呼唤。果然在第一百天的夜里,真真从画上走了下来,轻轻的对我说:“如果我不来陪你,千年之后谁还会相信文化的力量?谁还会相信古人的文章?谁还会再读书?”我抱住了她开始吻她。

三年之后我们有了一对儿女。

我在梦中不止一次的对赵颜说:“你看看,你怎么说也是个新科的进士,至少衣食无忧;富贵如此,又有美女相伴,我是你的后世,却为何年近三十一事无成、过着这样贫穷的日子?”

赵颜笑了笑说:“我想这不过是命运开了个小小的玩笑而已,也许上天最终会补偿你的。”

我又问:“你看现在我也遇到了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我们有在一起的可能吗?”

赵颜说:“这种事情我怎么敢泄露天机?你去书店查查我朝杜荀鹤的《松窗杂集》,就知道你们的结局了。”

醒来之后我就赶紧去新华书店查找《松窗杂集.》。我找遍了书店,却没有这本书。看来有时候鬼魂也会骗人;不过这以后的日子里,有关萧真真的信息通过一些老师和学生越来越多的传到了我的耳朵里。或许造化弄人,越是让你心如乱麻的东西越能迅速的占据你的心灵。令我痛苦的是听说萧真真已经有男朋友了,并且是本县一位副县长的公子,叫金留宗。由于性格比较固执,加上姓金,别人给他起了个外号叫“一根筋”。这位金公子我好像有点印象,高高瘦瘦的,面色很忧郁。因为他的三年高中生涯都是在我们金元高中度过的。领导们已经领教够了他那种高干子弟特有的固执行为,一而再三的想开除他却始终开除不掉,只好眼睁睁的看着他上完三年高中,骂一声“去他***混蛋高中”没有参加高考就扬长而去。

现在,看看这位看起来兰心蕙质的萧真真,我总觉得他们两个不像恋人,不般配,觉得不可思议。除非这个漂亮女子很傻,不懂得远身避祸。我还猜测他们也许只是泛泛的伙伴关系,甚至均属于某个流氓***集团。在这样的集团中,男男女女,乱作一团,分分合合,如同儿戏。

西关这一带,大大小小的学校有十三个,有好几个这样的***集团曾经存在过、被人揭露过。

怪不得我初次见她时,唯一感到不足的地方就是看起来年龄太大了,有二十三四岁。实际上哪有这么大的高中生,难道是过度的谈恋爱给累的?

至于那个金公子,到底有哪些“罪恶”呢?其实具体如何谁也说不上来,因为他是小错不断大错没有。比如吸烟喝酒,比如迟到旷课。比如别人都在认真的听课或自习的时候,整个校园里都静悄悄的,他却大大咧咧的在校园里走来走去,尽兴,任意,来去自如。谁也不敢管。看门老头敢问一句,立即拳头上说话。张校长怀着谆谆教导的心情刚劝两句,他一句“吃屎去吧”掉头就走。最后弄得几乎所有的学校领导都不胜其烦,所有的老师都对这个狂妄自大的家伙看不顺眼。

所有这些其实都说不上什么罪恶。因为他的家庭决定他根本不需要做黑道小混混做的那些事情。比如偷盗、敲诈同学、为女孩打架。说白了,他不是个坏人,但是特别的招人烦。他只是太年轻,不懂得怎样讨社会喜欢。或者说,他只不过在同这个因循守旧、压抑个性、漏洞百出的教育制度作无声的抗争而已。但是很可惜,直到他从高三毕业,随便买个大学走掉,也许他都没有找到一个解决这种教育问题的途径。这,或许是我对他比较中肯的评价。

所幸这三年,他都不在我所管的班;否则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说服他放弃这种无谓的抗争。当然我们班也曾经有过张公子胡公子,但是都比较听话,他们的父亲还时不时的来宴请宴请全班的老师。

现在,面对这样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萧真真,尽管她非常漂亮,确实很令人心动,但我从一开始还没有做好和她有什么联系的准备。因为我也很反感她身后所代表的那样一个小小的社会。也许她真的是金公子的留守女人;那样在他走后,不久大家就会看到,人走茶凉,她将为他做过的一切收拾残局、付出代价了。包括别人的冷眼、议论和谩骂。她做好受苦的准备了吗?谁让她沾上了他!

转眼过了一个多月。就在我将她的影像渐渐淡化的时候,有一天,在我去上课的路上,她笑盈盈的拦住了我:“张老师,我们几个同学在学生会组建了一个广播站,想推出一个师生互动的节目。都知道您是我们学校的才子,还出过书,我们想首先对您作一个专访。您能抽个空吗?”

我笑道:“我对学生会的这项工作举双手支持。但是我觉得我很简单,又没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没什么好采访的啊。”

她又说:“您不知道,好多学生很喜欢您呢,认为您很另类,能够和我们贴近心灵。您就别推辞了吧!这是我们精心拟好的几个问题,您先看看,作点思想准备,等下周抽个时间我去找您。”说完递过来一张纸条。

我不由自主的接了过来。尽管觉得一百个别扭,但我实在不忍心拒绝美女的好意。我轻轻的笑了笑说:“你先回去上课,让我考虑考虑吧。”

等上完课,我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打开了纸条,只见上面写着几个乱七八糟的问题。诸如:张老师,您小说中写的事情都是真实的吗?文中的“我”是不是您本人?张老师,听说您谈过十几个女朋友,您对哪一个印象最深刻呢?

我不禁觉得好笑。显然很多问题已经超出了她应该知道的范围,我只能拒绝回答。我不喜欢别人看了我的小说之后,还要主动窥探我的生活,那是对我的作品的不信任。转念又一想,在这个学校我算老几?为什么不先去采访校长、书记,却先要采访一贯低调行事的我?在这个枪打出头鸟的社会里,我怎么敢惹祸上身!

过了两天,我在批改作文时见到了她写的文章。老实说,文章写得一般化,不外乎风花雪月的空吟。但我却把批语写的很长。因为我在批语中谈了对于她要给我做专访的想法。我告诉她,恕难从命,我不想那样做。不要以为老师胆小,顾虑并非都是多余的,我现在已经不再做班主任了,不想再招惹一些无聊的麻烦;那样得不偿失,希望她能够理解。

最后我告诉她,对于她们的广播事业,我是衷心支持的。如果在其他方面,比如经费,比如设备人手方面有什么困难,需要我向上级反映一下来加以解决的,我一定会全力以赴。

我把我的手机号码写在了批语的最后面。正好这页纸连出格的部分也快用完了,那十一位数字被我写得很小很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我确信,如果她是个聪明的女人,不会看不见的。

作文发下去后,我又感觉有一点点后悔,有一点点罪恶感。我扪心自问:是不是我想试探试探她是否喜欢我?如果她拨打了这个号码,我们是不是就会有细节蔓延?然后花前月下,然后海誓山盟--------是不是这样?是不是这样?我无法回答自己。

此后我开始若无其事的等。过了一个多星期,她的身影又渐渐的模糊了。我告诉自己,我给她留手机号码的理由是很冠冕堂皇的,组建广播站的过程中有什么困难好找我嘛!即使别人看到了,还能说什么闲话吗?这样一想,顿时轻松多了,轻松得几乎可以完全忘记她了。

但手机还是适时的响了起来。她在电话那头说:“老师,您能帮我个忙吗?我是个艺术生,想报考空乘专业,明年面试时需要有一段介绍自己的开场白。您的文笔很好,能帮我写一下吗?”

这等小事,我还有什么拒绝的理由吗?尽管我不喜欢写那样的应用文,更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当个空姐都这么麻烦,我还是满口应承了下来。

第二天晚上,她来到了办公室拿稿件。看了看,说道:“老师,您写得真好,太谢谢您了。明天晚上我请您吃饭吧?”

我笑道:“别客气,其实是我该请你;感谢你们那样看重我,还要采访我,只是可惜我无法配合。但不管怎样,我都应该请你们吃顿饭。”

她笑了,一再坚持要请我。我们争执起来。最后我对她说:“谁请都无所谓。你先走吧,今晚我还有辅导。等改天再说吧!”

第三天晚上,没有接到她的电话。我想我们都只不过说说客气话而已,谁还会真的放在心上啊!眼底眉梢,误会一场,该忙什么忙什么去吧。

第四天晚上,她发来了短信:老师,今晚请您老吃饭吧?我想请您吃烧饼夹豆腐皮。顺便借您的影碟机给十九班用一下,可以吗?

看来这请客还是捆绑式的啊,还要借影碟机!再说我怎么老觉得“您老”这两个字特别刺眼?我真的很老吗?我强忍怒火,还是答应了她。我告诉她,让我先请她,我听说县府街刚开了一家叫“梦之韵”的西餐厅,我想在那儿比较合适。

因为她是艺术生,可以随时请假离开教室,我们便一起步行来到了“梦之韵”。她告诉我,她在学校还有两个好朋友,一个叫刘卫卫,一个叫王慧,听说有人请客,也要来。于是我们坐在包间里,先叫了两杯饮料,一边说笑一边等她们二人。

她告诉我,其实她还有个小名,叫如哥。

这个名字我好像见过的,为什么你也有这样一个怪怪的名字呢?

萧真真告诉我,“如哥”这个小名是她奶奶给起的。她奶奶是侥幸躲过政府镇压的地主婆,极端重男轻女。萧真真出世时,她四岁的哥哥萧松林白白胖胖的,很是讨人喜欢。奶奶就希望她也能够像哥哥一样。

说话时,灯光下的她更是楚楚动人;真是梨花带雨、海棠醉日。不过,依然像二十三四岁的美丽女郎。我想,面对此情此景,趁她的朋友还没来,心里想说的话语为什么不早说出来呢?至少该让她知道,我心中已有那种微妙的感受。

我说:“如哥,-------还是叫你真真吧!你知道吗?每年我的老同学聚会时,都好像在比赛谁的妻子或者女朋友年轻漂亮。等下次聚会时,你能冒充我的女朋友和我一起去吗?我会给好处费的。”

她顿时笑得面若桃花红云飞度:“好啊好啊,什么时候去?”

正在这时,响起了刘卫卫和王慧的敲门声。

老实说,这是我第一次吃西餐。无论吃什么,都感觉味道酸酸的、怪怪的,很不合胃口。这哪如我们几个老师在酒店里大鱼大肉啊。如果不是美女相伴,我发誓这一辈子也不愿再进西餐厅。

这顿饭花了七十元钱。出门时我邀请她们几个到我新买的旧房子里去看看。反正也没地方玩,萧真真满口答应了,说正好去认认门,以后找我办事就容易了。我们找了辆车,朝泰安路我的住处驰去。

我们在我那破庙里又说了近一个小时的闲话,她们告辞回去,回到她们在校外租的房子里。

夜,已经沉默很久了。

蜘蛛精错爱唐僧小说名字叫做《蜘蛛精错爱唐僧》,这里提供蜘蛛精错爱唐僧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蜘蛛精错爱唐僧小说精选: 妾乘油壁车,郎骑青骢马。 何处结同心,西泠松柏下。 ----------苏小小 元旦节的晚上,到处都是积雪。高一高二都放了假,只有我们高三为了明年的金榜题名还在争分夺秒的学习。我穿过黑漆漆的楼梯,准备到灯火辉煌的五楼去辅导。刚走到四楼,感觉到一个黑衣女子正穿过楼道迎面向我走来。这样的寒夜,她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还来不及思考,一个轻柔的女声传了过来:“张老师,送你一个礼物,祝你元旦节快乐!”说完递过来一包用彩纸包裹住的东西,硬硬的…

妾乘油壁车,郎骑青骢马。

何处结同心,西泠松柏下。

----------苏小小

元旦节的晚上,到处都是积雪。高一高二都放了假,只有我们高三为了明年的金榜题名还在争分夺秒的学习。我穿过黑漆漆的楼梯,准备到灯火辉煌的五楼去辅导。刚走到四楼,感觉到一个黑衣女子正穿过楼道迎面向我走来。这样的寒夜,她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还来不及思考,一个轻柔的女声传了过来:“张老师,送你一个礼物,祝你元旦节快乐!”说完递过来一包用彩纸包裹住的东西,硬硬的,沉甸甸的。

我说:“谢谢你。”

她笑了笑,转身离开,就要跑上五楼。望着她的背影,我对她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她头也不回的回答道:“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说完便跑进了教室。

我缓缓的走到了教室门口,映着灯光,发现纸里包的是一个晶莹的苹果。我不知道该把它带进教室还是先送回办公室。犹豫再三,实在不愿楼上楼下的跑,就把它带进了教室里。由于外面很冷,教室里满满的人,没有任何异常的情况,不知道刚才送苹果的那个女孩她躲在哪里。

第一排的同学好奇的问道:“老师,你带的是什么东西?”

出于对赠与者的保护,我说:“刚才在校园里,不知道是谁,送给我一个礼物。”

不知道那个女孩听到我这样的回答会有什么样的感受。说句老实话,在这样一个特定的日子里,有人能想着自己,我心里还是蛮高兴的。但是,我实在厌倦了这种遮遮掩掩的方式。以前我老是收到一些莫名其妙的短信,通过语言来判断,发信者都认识我,却都不愿告诉我他(她)们的姓名。我好烦;这样的交谈方式,对于我这样一个崇尚简单生活的人来说,显然是一种不小的折磨。我不想老是这样在期盼和迷惑中过日子。可是现在你看,这一套又来了。如果无法预知的结局只是个更大的失望,招蜂惹蝶的果然是个女孩,但是我一点都不爱她,那才叫绝望呢!

我很自私吗?堕落吗?

可是,刚才那个女孩基本上可以确定很美。尽管四楼很黑,我还是借着楼上漏下来的微弱灯光看到了她的美。她穿了一身黑衣,戴着厚厚的黑手套,整洁柔顺的长发与几乎到膝的黑色长装浑然一体;但,娇美、丰满的脸庞白得优雅而尊贵、成熟而神秘。

我扫了一眼教室,感觉她好像坐在倒数第三排靠墙角的位置。

其实,早在几天前,如果我留心的话甚至早在几个月前,就陆陆续续的有这位陌生女孩的短信发来,只是我在每一次短暂的空谈之后,不仅删去了短信,还在心理上彻底弄丢了那个电话号码。我不愿拨回去听听声音去判断对方是谁,我意识到既然对方不愿意透露姓名,打过去她也不会说。我没必要做这样自讨没趣的打算。

空谈就空谈吧,浮萍一样的感情能维系多久就维系多久吧。我已经没有了狂热出击追求艳遇的精力。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会是真真借别人的手机来考验我。不会的,语言出来就是不一样的。真真从来都是明明白白,她了解我的简单,从来不搞这一套麻烦事。而这,也正是我爱她的原因所在。

比如两天前收到的一条:

知道你是个感情漂泊的男人,也许不管谁去挽留也挽留不住。但还是想和你聊聊,想拥有那种和你在一起说话的感觉。

如果是真真,她会发:你在哪里?在干什么?我想你了。

我们就会迅速而简单的约会,做完了爱就海阔天空的长谈,从来不会感觉到累。

现在,真真去陪她那该死的一根筋男朋友去了。对于两个都像风一样的人来说,我们没有任何约定,未来还相爱与否,没有任何约定。

谁能看到我心头的阴云?

我想,送苹果的这个女孩也不错啊,世上还有比用恋爱来治疗失恋更好的方法吗?我听到有一首顺口溜这样流传: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棵草?只要用心找一找,总有一棵比她好。

现在,不需要我用心去找,那陌生的短信又来了:

曾经我是那样的恨你,可是,听了你的课之后,就忍不住让自己不再恨你了。真的没有办法抗拒你的坦率与简洁,我的王子。

王子?

已经十几年没有人这样叫过我了。我想起我在高三时,年仅十七岁,是全县的文科状元。但是我并不快乐,因为我的英语只是勉强凑合,前景不容乐观。那时,我的一个文质彬彬的临桌,喜欢叫我“忧郁王子”。现在,面对手机屏幕,看到隐匿者又这样叫我,我心中不禁泛起一阵甜蜜的心酸。我想起,后来,果不其然,我只考了个师范学院。我既不愿意去上又害怕来年考的更糟。父亲又严厉又温柔的训斥我,说县长不是一天就能当上的。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我就当了教师。可是我完全不理解教育的崇高,就好像猪八戒,参与了取经这场纯粹的理想运动,却压根就不明白它的意义何在。他只是无可奈何。而我,我要挣钱,活着,因为活着是美丽的。

瞧瞧萨特的《存在与虚无》,尽管这个世界最终将归于虚无,但存在本身就是同虚无相抗争的一个过程。

想到这里,我回了短信:为什么选择恨我?我很心痛。能不能给我一个辩解的权利?给我一个解救自己的机会?

对方回:你不需要辩解。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一切的。现在只想让你知道,有一个人,一直在默默的关注着你。我并无恶意,只是希望你能快乐。

我回:也许未来的某一天,我发现,你正是我要寻找的那个人。我却只能任凭眼泪在脸庞滑落:太迟了,当时的你为什么不说出来,如今眼睁睁的就要擦肩而去。

对方沉默不语。

元月三日的晚上,真真突然踏着零琼碎玉来了。她说她男朋友回家去了,因为牵挂我一个人夜里冷,她忍不住就来找我了。

从别人的温柔乡里走来,我们在这样的情景下见面,无论如何都让我在最初的感觉里感到她是那样的陌生。从语言到表情,一切都好不适应。看起来,她一直在很不放开的笑。但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尽管我们一而再三的约定,我们的友情,要超越世上的任何感情,但面对这一切,我还是觉得自己无法超脱。

解开她的衣服,背后雪白的肌肤上到处都是小红斑点,密密麻麻。甚至胸前也有一些。整个人都像发霉了一样。我吓了一跳,问她怎么回事。她笑道:“我得了艾滋病!”

我也笑了:“那就让我们一起坦然的去面对死亡吧!我肯定也被你传染了。”

原来,因为她长期住在我这里,她自己住处的被子从来没有晒过,都发霉了。这样的下雪天更没法晒,就将就着用了。结果身上就成这样了。我想说,你男朋友为什么不和你去宾馆开个房间,但又怕自己有挑拨离间的嫌疑,就强忍住没有说。我只是说:“宝贝,你受苦了。对不起,都怪我整天和你粘在一起。让我负责给你治好吧。”

我找出一袋三九皮炎平,耐心的给她涂在每一处红斑上。她也很知足很配合的指给我“这儿”、“那儿”让我来涂。涂着涂着,不禁就有了一种心痛的感觉,我想她毕竟才十九岁啊,虽然看起来比较高大,但她还不懂得爱护自己,为了一份前途未卜的感情,弄得如此狼狈不堪!

全身涂完之后,她转过身来抱着我的脖子,直勾勾的看着我说:“听说有人送你一个苹果,是不是真的?”

我说:“你听谁瞎说的?”

她冷笑道:“有就有,别遮遮掩掩的,我又没说什么。前两天我曾到过班里,只是没赶上你的课。班里传得沸沸扬扬的,说你拿着那份礼物,喜欢的不得了。”

我不禁笑了:“这纯粹是全班同学都在误解我,这礼物很名贵吗?我很稀罕吗?我是少见多怪、没收到过学生的礼物吗?老实说,我根本就没把它当回事。至于说我高兴,我历来不都是春风满面的去上课的吗?”

她又瞪着眼问我:“老实交待,谁送的?”

我躲开她的目光,轻描淡写的说:“一个女生,我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感觉就坐在倒数第三排的靠墙角。”

她阴阳怪气的说:“你艳福不浅啊!想不想知道她是谁?”

我闭上眼睛说:“知道不知道都无所谓,她不就在班里?”

她依然浅浅的笑着说:“她叫齐丽丽,是一个不简单的女孩,很有心计。在高二时,曾经被学校开除过,一个人跑到郑州的大酒店打工。后来听她说她还做了酒店的领班,又说自己不小心卷入了黑社会,找了个机会几次转车,终于逃了回来。”

介绍完齐丽丽她又幽幽的说:“等着瞧吧,她还会再找你的--------我已经感觉到她的威胁了。”

我的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你怕了吗?那为什么不和金公子分手过来陪我?我好想告诉她,真真,你就是我的鸦片,我已经上了瘾;没有你的日子里,度日如年、长夜难眠,我已经受不了了,我不会长久的寂寞下去的。

她翻身压在我身上,虎着脸说:“你在想什么?你说话呀!你找谁都可以,就是不准找她,不准找我认识的女孩。听见了吗?”

我长叹了一声,说:“我还能找谁?我已经厌倦了这一切。真真,让一切都交给时间来处理吧。我的心真的好累,我没有激情、没有精力去追求任何女人了。”

从这天晚上一直到第二天的中午,我们做了六次。其实是一搂着她光滑洁白的身子就想做。这真是“没有忍着,有了狠着”。但她只上来了两次。也就是说,在这六次中,或许我只有两次超过了十分钟。只顾忙着搂着、咬着,谁记得去统计具体的时间数字。

元月五日,她的男朋友去山东探亲去了。除了星期日,我们每天又都聚在了一起。一切都仿佛回到了宁静的当初,只有大雪小雪不时的飞来,纷纷扬扬的只管造访,而不顾尘世是否欢迎。可是,在我的内心深处,我明白所有的宁静都是暂时的表象,隐匿者的短信还不时的传来;而我,依然装作对一切浑然不知,想看看这个所谓的工于心计的女孩都有哪些过人的聪明,潜意识里也许还想比一比,到底谁才是风月场上的高手。这些想法,真真一无所知。我好想对她说,傻瓜,你为什么还不和那个金公子分手,让我们好好的相爱?我却不能适得其反的去逼你,我好恨你,恨你不觉悟。我的恨,被我们依依不舍的身体,掩盖的了无痕迹。

离春节还有二十多天的时候,金公子从山东回来了。我又重新陷入了孤独。

蜘蛛精错爱唐僧小说名字叫做《蜘蛛精错爱唐僧》,这里提供蜘蛛精错爱唐僧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蜘蛛精错爱唐僧小说精选: 到来都是泪,过去即成尘。 ---------陈继儒《小窗幽记》 当班主任时,每天早晨五点半就要起床,然后指挥学生跑操、入班学习、登记迟到和缺课的同学。晚上九点钟以后,还要照看着学生离开教室回家或走进宿舍。朝五晚九的日子非止一日。我们这里是精英教育,只求成绩而不管学生成长成什么样子。我们培养出来的,或者说是希望看到的,是那种老实听话只顾学习三脚跺不出一个屁的书生,和现实生活中我们心理上所能接受的人是截然相反的。比如有一位红娘…



展开内容+

杀神岛 三国重生马孟起 药铺女东家 红颜送行者 上选娇妻(上) 国民影帝太会撩 红楼庶长子 一刀倾情 娘子你过来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