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道门鬼闻抄小说

道门鬼闻抄

道门鬼闻抄

10.0

手机阅读

来源:souci

作者:阅读王

时间:2020-08-16 15:04:42



虎子话音一落,那妇人便悠悠然转醒,抬眼打量了一下众人,轻轻挣扎了一下。虎子见她动了,便拉了下手里的绳子。妇人扭过身看见虎子,又晃了晃脖子,略微点了点头,开口发出了一个沙哑的男声:“尔等乡民可知绑辱朝廷命官该当何罪?”

说罢,张大仙右手屈指成爪就要向着那妇人面门抓去。彭先生单掌后发先至,把那张大仙手臂托住,向自己怀中一带卸了力道。

不过片刻,粗麻巾便端来了满满一碗高粱酒,双手递到彭先生手里。彭先生先是接过酒碗闻了闻,随后便猛灌了一大口。这旁人想到要酒是拿来作法的,谁想到是拿来喝的呢?皆是瞪大了眼睛,不知所措。

不管是“高的”还是“矮的”,李林塘觉得这些事跟自己没有太大的关系,洋人一时得意,衙门都得处处让着这帮大爷,无非是以后又多了个祖宗,得小心供着。以前街面上洋人少的时候,活祖宗也不少,无非是这么回事,都一样。

宋熊方长叹了一口气:“兄弟们,我宋熊方今天可能要和大伙一起交代在这了。”

当年中日关系紧张,又有琉球事件在前,宋熊方和几个同学合计了一番,未作多想便直奔了东北。到了盛京以后,宋熊方被编入了盛京捷胜营,接到了巡防属国朝鲜的任务。

宋熊方的亲兵们一个个喘着粗气,都没有说话,只是纷纷把握刀的手,攥得更紧了一些。

这,就是战场吗?宋熊方不由得一愣得想。可现在哪来的那许多想法?这是战场!

那一晚,李林塘和刘恒禄一家老小喝酒吃饭的时候,按耐不住自己心里所想,便对刘老爷子说:“干爹,我到这也有一年了,我想着,从军,创番事业出来。”

在人家府上住了一些时日以后,李林塘是越来越受刘恒禄老爷子喜欢,一来二去,这世伯直接就变成了干爹!

——就这样被抛弃了。没有援兵,一切都只是个骗局!

这四年里,李林塘是跟着镖局坊一众镖师、趟子手、伙计们,趟出了从济南到亳州一条新镖路来,硬生生闯下了“铁棍镖师”的赫赫威名!打那时候起,但凡是挂着“铁元”镖旗的车队,在这条路上就畅通无阻!哪怕是遇上了“邪茬子”的事,李林塘都能全身而退。

宋熊方长呼出一口气,说:“汝之所言,吾尽知矣。然请不要再试图以言语激怒我了。吾乃大清盛京将军所辖,捷胜马步营哨官,宋熊方!请与贵军将领,白刃一战!”

张大仙胳膊用力收两下,彭先生的手纹丝不动。张大仙撇了撇嘴,说:“彭先生好功夫!咱们有话慢慢说,也可以。”

原来刘恒禄在任的时候也协管城防,上下两路都吃得开,谁想做点什么捞偏门的营生,好比偷运福寿膏、半掩门、黑赌坊一类,都得给人家上水。这刘恒禄也是耐得下心思,不抽大烟不耍钱,吃糙米喝凉水,贫寒如洗、清风两袖地做到了卸任。回了乡下立刻买房置地,安安心心当起了地主老爷,开了一间当铺,买卖些猪羊,收一收租子,小日子过得好不快活。

这回倒好,故友的徒弟前来投奔,打下了扎扎实实的外家功夫的底子。最难得还和自己一样,也是个使棍的高手!干脆,认下了这个后生当了干儿子,开香堂告祖先,三叩九拜,敬茶献酒,这名分就成了!

李林塘听了这话,离开了座位跪倒在地,连连磕头。刘恒禄看都没看,说:“起来,坐下,吃饭。”

“呵!”彭生生长出了一口气,“味道不错,许是你们自家酿的吧。”

看到现在山东绿营老兵的惨状,李林塘也是心有戚戚,又觉得自己的干爹当真是高瞻远瞩,得亏当年没有脑子一热就进了绿营,而是到了镖局。这不嘛,绿营淘汰下来的火枪,一股脑儿被几家大镖局联手从衙门那儿买下来了。当然了,公文上说这些枪,是销毁了的。

妇人适才这一扑得是五六步的距离,正好越到了彭先生和虎子之间。虎子伸手抄起桌山的桃木剑,伸手沾了些朱砂涂在剑身,一剑笔直钉在了妇人后腰上。



展开内容+

杀神岛 三国重生马孟起 药铺女东家 红颜送行者 上选娇妻(上) 国民影帝太会撩 红楼庶长子 一刀倾情 娘子你过来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