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小说 >

渭原传奇小说

渭原传奇

渭原传奇

10.0

手机阅读

来源:bjkgjlu

作者:金鹿

时间:2020-08-16 11:04:37



  熊天霸刚才侥幸赢了左叔权,但他打心眼里佩服左叔权浑厚的内功掌法,这些事情不懂武功的高县令那里看的出来,他只是一个劲的夸两个人的武功如何如何厉害,只有熊天霸,左叔权两个人心照不宣。

  谁知这一条毒计,将激发出一场惊天动地的事情来......。(第一章完)

  当下,三个人一前一后来到院中空旷的练武场,瞬间,走在前面的左叔权已在场中抱掌当胸,气沉丹田,凝眸而立。其实,熊天霸已看出左叔权是用内家拳以静制动的招式。未等知县高梦达站稳,就见熊天霸脸陡的一变,双掌赛闪电般左右打出,掌心已红似炉铁,猛一掌“惊涛拍岸”向左叔权前胸拍来,左叔权知道是狠辣的天魔掌,不敢怠慢,一侧身急起左掌向来掌腕部削去,右掌挟着疾风扫向熊天霸的软肋,熊天霸急闪身一纵,双掌向左叔权面门袭来,左叔权双脚生根,双掌青紫,接住那迅疾无比的掌力,啪!左叔权只觉双掌灼热难耐,喉间似有腥味涌动,左叔权急聚内力,霎时目光如电,强劲的寒气从掌心直压了过去,熊天霸只觉一股寒气透入骨髓,心说不好,急用真气护住心脉,暗想,这样下去自已撑不了多久,非败不可,熊天霸一闪身,急起鸳鸯步,曲腿向左叔权的十大要穴雨点般踢来,左叔权闪展腾挪,守中有攻,熊天霸突然腾空飞起,使出鸳鸯腿中迅猛绝伦的“绝命”腿法,雌雄交替,绵延不断,飞踢而来,说真的,熊天霸这趟绝命鸳鸯腿法,曾使多少武林高手丧身陨命。左叔权行走江湖数十年,这套凌历凶残的腿法还是头次遇见,他不禁暗暗惊叹:熊阎王的云里鸳鸯腿果然名不虚传。思忖的瞬间,脚已飞至胸前,左叔权急于变招,一矮身,左掌一招“芙蓉出水”疾拍熊天霸脚踝,右手变掌为指,疾戳来脚涌泉穴,左叔权心里发狠道:哼!金刚指只要点中,你姓熊的不残也得伤。动作稍慢,熊天霸一惊,双脚急一沉一摆,左叔权被踢倒在地。熊天霸慌忙跃上前一步,假意道:"左老弟,失礼,失礼,来,快快请起,看伤了没有。”脸上却分明有得意之色。没等熊天霸伸手来扶左叔权已鱼跃而起,红着脸抱拳拱手道:“呃,好腿功。熊庄主的鸳鸯腿果然出神入化,若不是老兄脚下留情,左某恐怕早就没命啦。真是佩服,佩服!”左叔权嘴里说着佩服,实际上心里并不服气。高县令在一旁看的眼花缭乱,惊心动魄,这会几步凑过来,肥脸笑的赛猪尿脬:“唉呀呀,真是精彩极了,高手过招就是不一样,喏,高某今日真是大开眼界。”

  玉梅羞怯的揉弄着辫稍,乍听唐英夸赞她剑法厉害,不觉脸一红道:“唐英哥,小妹的剑法不足为奇,以后说不定还要向你讨教哩。”吕震山嘿嘿笑道:“你唐英哥刚才和你动手,身法灵活,功底扎实深厚,像是白鹤内家拳的招式,要真动起手来,恐怕再来你三个玉梅,也不是他的对手。嗯,这两天咱西府地面上传的沸沸扬扬,说隆兴城来了两个武功高强的大侠,路见不平,一掌劈死了曾巡抚的儿子曾庭玉,为民除了一大害,唐英猜一定是你吧。”唐英道:“我那天和师弟路过隆兴城,见曾庭玉正为非作歹,就动了手,不过,可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玄乎。”玉梅睁大眼睛,看着这个外表憨厚,身怀绝技的唐英哥,不觉脸绯红起来。吕震山坐在炕沿上,长叹一声:“唉------那年一场大火,你父母惨遭不幸,玉梅她娘和玉娇生死不知哇……,十几年来,我和玉梅一边卖艺,一边寻找你们的下落,多年来走南闯北……,好,好哇,苍天有眼,唐门后继有人啦,唐烈贤弟也可以安息了。哦,侄儿,你这么多年武艺是谁传授的。”唐英听到唐吕两家的悲惨家事,心如刀绞。这时,吕大伯问起他的武艺,他感慨说道:“那夜大火,师父丁洪泰正好路过此地,救了我上了五台山,传授我白鹤拳法,让我日后为父母报仇雪恨。”吕震山释然道:“噢,是丁洪泰丁大侠救了你,嗯,丁大侠可是位了不起的英雄,扶危济困,侠肝义胆,那些年他也常来九龙沟和你爹切磋武功。他仰慕你唐家的绝世刀法,就传你父白鹤神拳,你父把唐门刀法也教授给了他。”唐英没想到,师父和唐吕两家的交情也这么深厚,原来自已所学的刀法,就是自家的唐门刀法。唐英心里对师傅的钦敬又增加了几分。唐英忽然记起自已这次回乡的目的和任务,就对吕震山道:“大伯,师父这次受同盟会总部重托,特派小侄回乡联络,配合隆兴城伺机举事,推翻满清王朝。”说罢,唐英从怀中取出一个牛皮纸封皮的小书。吕震山接过小书,凑近灯下细看,只见黄旧封皮楷书印着“革命军”三个字,揭开第一页,只见白纸上赫然写道:“吾等都是老百姓,情愿去当兵,因为腐败清政府,真正气不平,收吾租税作威福,牛马待人民,吾等徜使再退缩,不能活性命。”后面几页却是腐败清政府的十大罪状,三民主义的宗旨和任务。吕震山吃惊的看了唐英几眼,诧异道:“你从哪弄来这种书?”唐英道“师父是西府同盟会的首领,是他让我回来找你的。他知道你是革命党人。”吕震山笑道:“想不到丁大侠多年未见面,对吕某还如此了解。好,这腐败的清王朝气数也尽了,我们就一起推翻他,再建立一个民主共和的新国家。”

  深秋的清晨,远处大蟒山起伏的山恋沟壑笼罩在一片浓雾之中。黑风寨熊家宅院静悄悄的,几株椿树、土槐树在雾气中伸着苍老的枝干。几声鸡叫声过后,南跨院的长工们已经起来喂牲口、套车了。北跨院则是厢房,客房鳞次栉比,紧邻正房宽阔的院落边有一个圆形的花圃,此时,花圃里盛开的月季,石榴树绿叶上正滴着露珠。一个身穿月稠短衫,脚蹬薄底软靴,下巴垂着长须约摸五十岁的男人正在练刀,他就是熊天霸,熊家宅院的庄主。他手里俨然一把宝刀,在晨曦中闪着凛凛寒光,那招式犹如怪蟒出山,威猛无比,精妙绝伦。晨风中只听到段金裂帛的噼噼剥剥之声,时而刀光闪闪,不见人影,时而人若腾兔,不见刀踪。

  高县令嘿嘿一笑:“那还用说,自然是熊家的秘技奇功喽。你看这宝刀再配上这套绝世刀法,武功可谓天下第一哟。”熊天霸知道高县令靠逢迎拍马、给巡抚曾耀宗送礼才当上知县大人的。这会听到高县令顺耳舒心的话语,他不觉朗声笑道:“高大人,过奖了,熊某只不过是一个鲁莽武夫,不值一提。要说这套刀法,那的确是祖上所传,传说是祖上曾拜宋时打虎英雄武松为师,又苦心研练,熔太极、气功为一炉,历经十数载而成,小弟资质愚钝,也只是学得皮毛而已,不想今日让二位看见,真是惭愧惭愧。”左叔权听得出熊天霸在胡吹冒捏,此刻他也不想捅破这张纸,只是极具羡慕的从熊天霸手里接过沉甸甸的宝刀,只刀口少说也有巴掌宽,长约三尺有余,冷光森森,寒气逼人,细看刀背端头处,嵌着两颗红色的宝石,刀把上却纂刻着一个“唐”字。左叔权心想,十五年前叱咤武林的刀王唐烈有把宝刀,乃千年镔铁所铸,吹毛断发,削铁如泥,当年熊天霸和唐烈,吕震山结为异姓兄弟,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一场大火唐吕两家人以及宝刀从此无影无踪,江湖多人传说大火乃熊天霸所为,他当时还未必肯信,现在看起来,这小子巧取豪夺,伤天害理就是真的了,左叔权不觉心理骂到:怪不得江湖同道说你熊天霸心狠手辣,野心勃勃,叫你熊阎王。哼!你真是一个活催命的活阎王!

  突然,外面由远而近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紧接着,柴门哐铛一响,进来几个面貌清瘦,头发蓬乱,神色紧张的后生。其中一个大黑个喘着粗气说道:“吕大叔,你救了我们几个人,现在霍三带着一伙人来抓你来了。”吕震山看了一下进来的几个人,对黑大个说道:“汤大雨,俞石头,刘怀秀,你们几个也不要在家待了,走,咱们干脆去大蟒山的关公庙。”俞石头矮瘦的个头,一脸难受的说道:“吕大叔,你救了我们,自已倒受了牵连……”吕震山哈哈一笑说道:“这瓜娃,天下穷人是一家,走,咱们一块走。”不远处,灯笼、火把,人喊声越来越近。

  几天后,唐英回到离别十五年的故乡。等他赶到九龙沟的时候,因为天黑却迷了路。唐英正在焦急,却见坡梁上有两个人影。现在他只有向这两个人问清路径才好赶路。未料到他们错把他当成了歹徒。这时,只听中年汉子语气和缓道:“请问,你要找的亲友,他住哪个村寨?”唐英道:“故友姓吕,大名虎拳吕震山,他家住九龙沟。”“噢-------”中年人有些惊讶道:“你见过他人?”“小侄自幼逃亡在外,并未见过面。”“嗯,那你找他有何事……”,“实不相瞒,小侄自幼离乡背井,这次奉师命回乡,有要事相告。”“你姓甚名谁,原家住哪里?”“唐英听中年汉子问自已姓名住处,知道与此人素味平生,不便相告,就随口说道:“老伯,你指路给我,我自去找好了。”中年汉子黑暗中略一微笑道:“你这娃娃,你讲了名姓我自指路给你。”唐英沉吟道:“嗯,小侄姓唐,祖籍九龙沟。”中年汉子大惊失色道:“啊,你是-------,你的父亲可是唐烈。”唐英一听,中年汉子叫出自已父亲的姓名,不禁也惊异起来:“老伯,家父的名讳你怎么知道,只听中年汉子说道:“贤侄,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走,咱回家再说。”三个人乘着夜色,匆匆上了一道土坡,走不多远,朦胧的月色中出现一个小村庄,紧走几步,在村北,几棵苍老的榆树旁,有两间茅屋。中年汉子开了柴门,点上油灯,父女俩让唐英进屋。油灯下,中年汉子打量着唐英,只见他二十四五的年纪,黝黑的脸膛,浓眉虎目,狮鼻阔嘴,身上青布褂子,下身黑裤,脚蹬一双方口布鞋,身后却背着一把亮闪闪的钢刀。中年汉子看到这里眼睛放出光来,颤声道:“十五年啦,贤侄,想不到你还活着……”唐英瞧这位称自已贤侄的中年汉子,只见他赤红脸膛,目光炯炯,五十多岁的年纪,身材魁梧,强健,特别是一双铁钳般的大手显得刚劲有力。唐英看见老人刚毅,正直的面容,皱起眉孤疑道:“老伯,你认识我的父亲?”中年汉子显得很激动:“贤侄哇,我就是你要找的吕震山呀。当年我和你父亲岂只是认识,我俩是八拜之交的亲兄弟哇……”唐英小时候常听师父丁洪泰说起爹爹和吕震山结义兄弟的事,这时一听眼前的人就是自已朝思暮想、如今要找的吕大伯时,不禁心内一阵激动,象见到了家里的亲人一般,兴奋不已。“大伯,你们这些年过的好么”吕震山正处在对往事的回忆之中,这时听到唐英的问呼,如梦方醒道:“唉,光顾了说话,来,玉梅,这就是爹常给你说的唐英大哥。”唐英看见灯下站着一位姑娘,只见她绢帕包头,瓜子脸,柳眉凤眼,脑后一条粗黑的大辫子,身穿褪色浅红花边小袄,下身浅蓝色粗布裤,显得秀美端庄,英武不凡。唐英对眼前这个玉梅姑娘的剑法感到好奇,就微笑道:“嘿,玉梅妹子的剑法真厉害。”

  好,好刀法!霍,真是好刀法。一旁传来一高一低两个人的赞叹声。熊天霸长吁一口气,右手从身体前边上举,然后下压慢慢收住招式,扭头一看,客房台阶上站着两个人。站在前边的身穿团花紫稠长衫,内罩暗红色内衣,此人方面大耳,脑后一条长辫子,颌下几根红须,眼睛上挂着一幅水磨石圆片眼镜,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后面之人却脸膛清瘦,豹眼鹰鼻,嘴巴下巴颌一圈黝黑的短须。这人上身穿黑色春秋衫,下身浅青色长裤,腰扎米黄色腰带,显得干练精神。原来是昨夜留宿家中的高县令和武林名师左叔权。熊天霸上前紧走几步,:啊吆,两位干嘛起得这么早啊,是不是熊某打扰二位了,实在抱歉,抱歉。没办法,几十年养成这臭毛病,不活动活动就觉得浑身难受。唉,

  吕震山,唐英一行七、八个人出了村子,沿着小路向大蟒山方向奔去。

  权奸失道黎民苦,唯有正气贯长虹!

  却说熊天霸送走高县令,左叔权,回来一路寻思,这抢走人犯,打伤家丁的人会是谁呢,以他熊家这些年的威名,是不会有人敢虎口拔牙的,那会是谁,吃了熊心豹胆,竟不把他熊庄主放在眼里。等他回到庄上庭院的时候,四、五个庄丁搀着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关大庸、铁头正吵吵闹闹向南跨院里走。管家刁德成看见老爷回来了,连声喊二愣子给老爷回话。熊天霸走进议事大厅,屁股没坐稳,就大着嗓子喊:二愣子,你说,是啥松人这么大胆,劫走了咱的人犯,快说?熊天霸本来打算抓住几个欠租不交的人,好好整治一番,杀一儆百,吓唬吓唬那些穷鬼乡民,没想到让人在眼皮子底下把人劫了,还打伤了他的家丁,王二楞看见老爷阴煞的长脸,腿就有点发抖:那人五十多岁,红脸膛,大个子,武功可厉害啦。刁德成沉吟道:此人是不是一年前从外地回乡的卖艺人,他还有个女儿对不对?王二楞连连点头道:对,对,就是他。刁德成道:此人我知道,他姓吕,家就在九龙沟。熊天霸一听头上的青筋突突跳了几下,一对三角眼射出两道寒光来:哼!不知死活的东西,敢跟我姓熊的做对,王二楞,你赶快带几个人,去查清这人的行踪,德成,去,看霍三回来没有。王二楞接到主子的命令,早出去叫人去了。刁德成道:神镖霍三去石桥镇收债,这会也该回来了。未等刁德成走出客堂,从外面腾腾腾闯进一个人来,撞得刁德成差点跌倒,刁德成睁眼细看,只见这人宽额头,扫帚眉,矮胖身材,上身穿乌黑色短衫,腰扎深红色绸带,下身穿深蓝色大裆裤,扎着绑腿,刁德成瘦脸忽的一喜:哈,霍三,你咋这会才回来,老爷正要找你。霍三是熊天霸从江湖上网罗的武林高手,现在是黑风寨的护院镖师。霍三走进客堂,看见熊天霸眉头紧锁,黑脸阴的能滴下水来。老爷,听说有人在关陵镇闹事,还劫走了欠租的人?熊天霸看见霍三回来了,刚才的怒气消了一半。他知道霍三武功好,鬼点子多,多年来忠心耿耿,唯命是从。熊天霸不觉长出一口气说道:嗯,霍三,你回来的正好,这回你的神镖又有用场啦。霍三知道飞镖的用场是什么,他面带凶悍道:老爷,只要你一句话,管教他来两个死一双!熊天霸听了霍三的话,猪肝色的长脸舒展开来,长须一颤笑道:好,好,老爷就等你这句话呢。熊天霸伏在霍三耳边嘀咕几句,两个人不禁阴险的大笑起来。

  作者:杨民录

  那里,那里,熊庄主盛情款待,我两道谢还来不及呢,尚若起来迟了,熊老兄精湛的刀法我们就看不着啦。高县令想到昨夜的酒宴,嘴里一个劲的说着恭维话。高县令知道自己虽然是这里大通县的父母官,但比起这位家财万贯,势力庞大的熊天霸来说,不免要寒酸的多。左叔权走近熊天霸一看,笑道:真是一把好刀,寒光闪闪,夺人心魄呀。喏,熊老兄刚才练得是什么刀法,这么雄浑刚猛。

  江山自古多雄杰,壮志凛冽惊苍穹。

  天上,半月在云中穿行,山乡的夜晚迷雾,空旷、凄凉。远处传来几声时断时续的狗吠声。一辆独轮车在山道上吱拗吱拗的进行。推车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汉子,他身上紧跟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姑娘。中年汉子突然感觉后年有一条黑影,在向他们逼近。他轻声对女儿说道;“玉梅,快走。后面好像有人来了。”玉梅没有向前走,而是掖着剑,向黑影奔去。刷!剑光一闪,黑衣人向后一仰,刷刷刷!连续又是几剑,黑影巧妙的一纵一番一躲,并没有还招。黑暗中玉梅柳眉倒竖,银牙一咬,准备施展几手绝招,将跟踪的黑衣人制服。“住手!”身后的中年汉子大喝一声,走上前来,冲着黑影喊道:“朋友!是哪条道上的,请报个万儿!”只见黑影一拱手:“老伯,我乃过路之人,并无冒犯。只因寻找亲友,在此地迷了路,……”原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路见不平打死曾巡抚儿子的侠士唐英。半月前他和师弟呼延平奉师命回乡联络同盟会义士,路过隆兴城的集市上,正赶上曾巡抚的儿子曾庭玉仗势欺人,强收地皮费,保护费,带领家丁打伤柳忠柳老爹,戏弄柳叶姑娘。唐英、呼延平上前扶起鼻嘴出血的柳老爹,一旁横行惯了的曾庭玉牛眼一翻,怪声叫道:“咦----那来的杂毛小子,倒管起爷爷的闲事来了,识相点,放下他走你的路!”几个曾府的家丁粗野的骂道:“狗眼睛睁大点,看看他是谁!他可是曾巡抚的二少爷。咱这隆兴城里还没有人敢管曾少爷的闲事,就你俩那熊样,狗拉老鼠多管闲事,哼!快点滚开!”唐英拍了拍柳老爹身上的土,扭头一看,见曾庭玉斜睨着鼠眼,耀武扬威的走了过来,四下里有不少百姓吓的变脸失色的,躲到树后偷看。唐英知道这小子善者不来,这时师弟呼延平在一旁喊:“英哥,不劳你动手,这小子交给我来收拾。”曾庭玉对这个两个爱管闲事的小恨的直咬牙,恨不得一拳将他们砸成肉饼。未等粗憨的呼延平走到跟前,曾庭玉猛出双拳似开山炮,向呼延平太阳穴打来。呼延平自幼随师傅丁洪泰学就铁胳膊铁头的硬功夫,这会以守为攻,左挡右击。曾庭玉一时恼羞成怒,使出歹毒无比的撩阴姐腿,要致呼延平为死地。唐英在一旁看见曾庭玉面露凶光,招数陡变,呼延平已难以招架,唐英大声叫道:“延平,小心!”说话间,撩起腿已奔呼延平裆间飞踢而来,唐英一个箭步奔去,左手将曾庭玉脚尖一推,右掌照定曾庭玉前胸,猛然一击,心说道:留这歹毒之徒在世上,只会残害穷人。“啪”只这一掌,曾庭玉已胸骨断裂,踉跄几步,向后仰倒。曾府十几个家丁呼啦啦围住少爷,大呼小叫起来。唐英乘机劝柳老爹父女赶快出城逃命。他和师弟呼延平在城里也不敢逗留,趁官军混乱溜出了城。在城外渭河边,他和师弟分了手。唐英要往西去大蟒山九龙沟,联络反清义士,伺机暴动。呼延平则向北去定远县,送一封同盟会的密信。

  这首七言古诗将引出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传奇故事......

  高、左两个人一溜烟出了黑风寨,马才缓了下来。高县令一勒马缰绳:左兄,看来,杀害曾公子的并非熊天霸所为。左叔权一扬眉道:高大人,亏你还是个县长,这样沉不住气,他熊天霸是个啥货色,你我还不知道。左叔权长吁一口气,然后望了望黑风寨一眼,迟疑的说道:凶手不是熊天霸,会是谁呢?高梦达道:左兄,你说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劫走熊天霸的犯人。左叔权道:你是说有可能是杀死曾庭玉的那两个黑小子?高梦达沉吟道:嗯,我看极有可能。左叔权一脸阴沉道:嘿,嘹得很,咱这回有好戏看了。高梦达听了左叔权的话不觉一愣,随后一拍脑门,仰天大笑起来:哈哈哈,好戏,真是一场不花钱的好戏啊......。

  大河骤起千重浪,群山列阵万户兵。



展开内容+

杀神岛 三国重生马孟起 药铺女东家 红颜送行者 上选娇妻(上) 国民影帝太会撩 红楼庶长子 一刀倾情 娘子你过来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