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小说 >

传灯记小说

传灯记

传灯记

10.0

手机阅读

来源:bjkgjlu

作者:北之辰

时间:2020-08-01 11:07:43



  小云子还看着鱼儿不动,突然道:“好哥哥,你看它快死了……它还在看我,咱们怎么纪念它一下吧!嗯,你会作诗我知道……嗯,林先生夸过你的,求求你给它做个诗吧!好哥哥”。“什么?给鱼作诗?”小青麟瞪大了双眼,也是好笑,看到小云子一双大眼睛黑白分明,满满的都是恳求,不由得打消取笑之心,抓耳挠腮,冥思苦想给这将死之鱼。琢磨起诗句来……

  “嗯,有了,彩云妹妹你听听。”青麟为了表现一番,这一回真的,比先生考察还要用心“满盆不是水,皆是鱼儿泪”想了又想,看着小云子一脸敬佩的表情,得意非常,“嗯,下面是‘至死难闭目”“为什么?青麟哥,是怪我吗?”小云子一脸不安,青麟“哈哈”一笑,最后一句是“尚未跃龙门”。小彩云丫头对公子的崇拜之情,这一会是天上地下,无人能及,虽然,听的根本不能全部明白……

  当今家主吕桂荣,年过半百,饱读诗书、乐善好施,在吕家镇德高望重。正房刘夫人,也系当地一望族之女,更是吃斋念佛,惜弱怜贫,可谓:为鼠常留饭,怜蛾不点灯。膝下三女三子,不幸前两子皆年少夭折,三女早已出嫁成人,只有三公子,年方十三,自小聪明伶俐,又兼长相俊秀,唇红齿白,虽也十分顽皮,一家是视若珍宝,按辈取名叫吕让,字青麟。

  全府上下近三百名仆从下人,惟一个小丫鬟众人都唤小云子的彩云,比青麟公子年龄小两岁,她是吕家家生奴才,父亲是府里原来管账的账房吕松亭,因病几年前早已过世,她母亲是青麟母亲刘夫人的陪嫁丫鬟。彩云自小和青麟一起长大,她虽也算是青麟丫鬟,因她年幼,并没安排什么具体差事。这小云子体型略胖,生性温和,娇憨可爱,尤其亲近青麟,几乎眼睛里只有公子一人,自小不知道被小公子气哭多少回,却每天只要睁开眼,就非找小公子不可,青麟虽然顽皮,却也天性善良,小孩子喜欢有个玩伴,待小彩云更是如亲妹妹一般,只要有好吃的东西,总不忘也给她留上一口……二人可以说朝夕相处,手足情深。

  停了一下语带恭敬又道:“我们师傅排行第四,姓田讳字德海,功力早已是九宫四阶,法宝缚龙索,但因为师傅负责宗门俗务,唉!总是耽误了咱们师傅修行……五师叔彭德远,功力九宫五阶,法宝是一把青云剑,只是闭关修炼,久不闻出山。七师姑姓苏名德茹,功力九宫四阶,法宝是一把浮云帚,也闭关多年。这就是咱们碧霞宗,宗门高层的所有情况了,嗯!我进师门快四百年了,那个……”正说得得意洋洋,被身旁一个只手托腮,半蹲小道士伸手打断“等等,道玄师兄,先别吹……”那小道士眨巴下眼又道:“你漏了说六师叔或者六师姑了?”道玄一窒,摇头道:“此事我真不知,听说曾有师兄,就此事问过,被师傅训斥一顿,从此再没人敢问……”

  老曹头年近古稀,都说他命大有福,夫人有小公子那年,他茶水不进,奄奄一息,后事都准备妥当了,却又醒转过来。虽依然走路颤颤巍巍,但一直身体尚好,只是这几天似乎又有不适,也不搭理问话的孙婆子,只是和公子亲近……呆不一会,小公子和小彩云要去前院玩耍,那老曹头仍然依依不舍……

  “小云子,不要再洗大盆子了,那鱼已经死了”。难得家中有事,老爷夫人都不顾得理会小公子。此刻青麟和小彩云正在花园玩耍。“死了吗?你又看不到,你瞎说,我怎么不知道?”小彩云几乎要流下泪来,手里仍然不停,继续用清水洗刷一个大些的盆子,哭腔道:“就是死了,也让它睡个舒服的盆子……”小青麟摇摇头,不以为然却也无可奈何,只得不去理她,平息凝气去闭目感应,察看那颗榆树树上的,那只刚刚飞来的,色彩斑斓的啄木鸟儿……

  朱德仁目光缓缓,掠过面前熟悉的花草树木,心中忐忑不安:“我已经私下,传了那青麟小儿我碧霞宗门无上修真真诀,虽然我施法封困了他元神经脉,他本人也茫然不知,可是……终究会有一天压制不住……唉!师兄必然怪我莽撞,擅自传法与你,毕竟神灯轮回,是世俗凡人,更何况神灯转世,必然不能久命,二十四岁必然天收地灭。可是……此子身上绝不寻常,我也非不知轻重之人,岂会逆天行事?唉!传音师尊,竟然一直遥遥无应……”抬头望天,晴空万里,白云如山,一只大雁孤独的悲鸣而过。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青麟自己感觉,可以察知周围的一动一静,院内梧桐大树,树上的那两窝喜鹊,一起一落仿佛亲见,连同鸟巢内几只幼鸟,或倒或立,池塘里金鱼啄食草虫,忽东忽西,如果自己闭目凝神,用心去感应,包括周围蛇爬虫鸣,风吹草动,莫不清晰可辨……本来以为人人都可以如此,慢慢发现,只有自己与众不同,除此之外,自己也并无异常。

  恰好此时几个游山玩水的锦衣文士,从翠云庵内走出来,指点不远处五龙潭瀑布,高谈阔论、兴致勃勃,一人负气高声道:“方才黄兄无仙无神一说亦有不妥!”双眉一掀,看向那黄兄又道:“的确!毕竟那《列仙全传》之类,典籍年代久远,书中洪崖先生、赤松子等神仙,是否真实无从考究。至于《道德经》《山海经》等所论,也多虚无缥缈,甚至于《诗经》《春秋》《黄帝内经》部分撰写,也荒诞不经,但不能由此推断,神仙妖怪一说,皆为人云亦云,以讹传讹的,无稽之谈啊!天下之大,何奇不有?据区区不材所知,仍然有诸多不可明理之处,而倘若真有天神地仙,则正可以解我所惑啊!”旁边几人也不反驳,哈哈大笑。原来几人已经争执了一路……“司马兄,你所惑岂非我之惑?更岂非天下人之所惑?哈哈,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谁能知之?哈哈哈……你我快些,登上这三天门再来辩来……一行几人,转眼不见身影。听着依稀渐远的几人嬉笑声,一旁歇坐的老者微微点头,一手拂须,一手轻轻拍向怀里,睡得满脸通红的小孙子,轻轻一叹:“却原来这神仙事,连有学问的人也捉摸不定啊!呵呵……”

  白发道人轻轻一叹又道:“如今天下,隐隐波涛汹涌,群魔蠢蠢欲动,镇魔石异常,我推测十有八九于此有关,难道那混沌一元灯,今世有变?”仿佛自言自语,拂须抬首又道:“七天后重阳节,我等布阵封魔,之后有烦三师弟,亲自去那济阴郡曹州府一趟,将那混沌一元灯转世之人,带至我云霞宗,唉!我总隐隐担心”。随即转首看向三师弟,那瘦小道人正迷惑欲言……摆手阻止道:“你二师兄久居世间,他又宅心仁厚,竟似与那代代转世之人……感情颇深。……我已多次传令其携同前来,他竟然种种理由,多方推辞。甚至几次三番,恳求于我,允许以待那凡人身死之后,他再携灯前来。唉!……我修真之人,如何能如此执迷不悟。”那瘦小道人接道:“哼!二师兄虽然精明能干,但大事优柔寡断,不知轻重……这群魔乱舞,天下纷乱,那混沌一元灯,今世绝不能有变,携至我碧霞宗,必然法力禁制,灼炼其肉身,控其精元归真,本体现形,逼其再世轮回。确保不被邪魔入侵,以致魔邪趁此天下纷乱之际,阴谋得逞。至于那神灯今生转世之人,一个凡人罢了,岂能不分轻重,因小失大?”

  青麟站起身来说:“吃好了。哼!就秋菊姐回回拿话茬接我,我的意思是没拿你俩当外人,走,小肥子,跟我上学去了。”旁边小彩云“嗯”了一声,又好像反省过来说:“你。你。又说我肥?我就胖一点点……”没等她说完,公子就起身跑出了房。后面小彩云连同春梅秋菊紧跟着赶来……房门外两个婆子忙连声呵止“三爷,小心摔倒,有露水……”转过花丛,众人看到小公子靠近一颗海棠树,突然止步,后面小彩云追上,一把拉住小公子衣带,紧紧扭抓住衣带不放,原来小青麟正一眨不眨的,瞧看海棠树上一只青白色小蜗牛……旁边小云子边看边小声嘀咕:“曹爷爷不是说了吗?人只能说胖,猪才说肥……”后面的几个下人忍俊不禁……

  重阳节,时有邵大震诗句“九月九日望遥空,秋水秋天生夕风。寒雁一向南去远,游人几度菊花丛”。广为流传。吕家府邸门前,围人如织,熙熙攘攘,一个大戏台已经唱戏两日,附近乡邻议论纷纷:“这都唱两天大戏了,不知道吕老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听说今天吕老爷有话要说,专门请戏班唱戏,就为此事!”“你们不知道吧?我听卖豆腐的张老头说的,他又听西头的王**说的,知道缘由。听说,吕家将有大难,这镇上他吕家祖业田产,已经卖了不少,价格都十分低廉,唉!也不知道老天爷,怎么这回闭了眼睛……这吕家世代忠厚,老爷夫人更是怜贫悯弱,这附近乡里谁不曾得他吕家恩惠?唉!”一边说一边叹气。"王麻子,你先说说你本家那王**,怎么就专门给那老光棍张豆腐说这事……”周围顿时一片哄笑。

  碧霞祠,道观门口台阶的几块青石,被足迹磨砺的锃光发亮,厚重的松木大门,散发古老的沧桑气息。:“师兄,封魔石一反常态,蠢蠢欲动,此庚古未有之事……师尊不予明示,竟然嘱咐你我,顺其自然?实在是令我迷惑不解!”一个身材略瘦削的中年道人,紧皱双眉,一眨不眨的盯着,那屋内打坐的苍老道人,那打坐老道人须发皆白,虽盘膝而坐,仍可见身材雄伟,气势不凡,半响屋内不语。终于听闻轻轻一叹,那老道人慢慢说道:“唉!三师弟,我也困惑不安,再三追问师尊,师尊似乎有难言之隐。除了这‘顺其自然’四字,再不多说……不过,我已向师尊说明应对处置,你我等总不能置之不理,师尊倒也不曾出言阻止……镇魔石异常之事,暂不惊动外人,我已经传音四师弟和小师妹。我碧霞宗足可应对……”。随即皱眉一叹:“唉!二师弟当初遵师尊号令,这一去,就是将近千年,真可难为了他”。“师兄,你我四人即可布下,我宗门五行四象祭天镇魔阵,再次法力封印…这镇魔石倒不足为患,只是这此时,镇魔石突然异动,不知二师兄那里,可有异常?那混沌一元灯转世,一直由二师兄守护。记得原来师尊所讲,这镇魔石,同那神灯息息相关,镇魔石在,则神灯无恙,若神灯有变,则镇魔石必碎。如今石在,却有异常,不知何意”。打坐之老道人缓缓站起,目光瞬间如炬:“知混沌一元灯一事者,碧霞宗门仅你我等,功力九宫界以上者,此事事关天机。师尊当年叮嘱再三,更是安排二师弟亲自守护……”旁边瘦削道人也轻轻颌首:“二师兄功力深厚,素来办事稳妥,这事既然关系重大,又需要经年累月,二师兄守护,自然是极为妥当……我也曾和二师兄有过传音,虽然前几世,人间传灯人……有过小灾小难,有二师兄在,都一一化解”。“嗯!二师弟匿身于尘世,修为总是受累……这近千年,为了天下人族,也真难为他了”老道士轻轻摇头叹息!目光一扫又道:“师弟,这混沌一元灯一事,关乎我人类一脉灵气,自古以来便由我人族掌控,若被魔邪侵入……后果不堪设想。所有非我人族修炼者,皆窍门开、灵智长,再无混沌压制,我渺小稀少人族之将来……唉!”

  前院花园内,小云子双手捧着一个旧坛子,对公子嘻嘻笑说:“看你给我的鱼,还活着不?”青麟却皱眉道:“让我来这,就是看你的鱼啊?唉!鱼大坛子小,笨死你吧!小云子,你看看,鱼已经不会好好走路了,肚子快翻白了,鱼快死了”。小彩云丫头立刻愁容满面,双眸盯看着小鱼,几乎要落泪:“是我不好……真快死了,它眼睛看我呢,青麟哥,它会怪我吗?”青麟看着小彩云难过,不由说道:“傻彩云,回头我再给你弄一条,死了就死了吧,厨房的四姑姑说了,什么时候要鱼,她什么时候给我弄,这是寻常的草鱼,外面河沟里很多的”说罢转身要走。

  “夫人”内房卧室内,吕老爷劝慰这几天泪流不止的刘老妇人,“今晚之事,你也在内室听真……嗯!看来事情真有些古怪,麟儿出生屁股上,有一极大青色胎记,不偏不倚,正在我儿臀部正中,状若青灯,如此之大之奇,闻所未闻。莫非我儿真是什么传说历劫之精怪?真要祸害我吕家家败人亡?”一语未尽,那刘夫人呼的站起,泣不成声:“我儿好好的,怎么会有古怪?都是你吕家祖上杀人罪孽,到如今冤魂报应,报应在我那无辜孩儿身上……”语哽难言。

  此刻内院上房内,一个年约五十上下的锦袍男子,此刻正走来走去,双眉紧皱,旁边一个慈眉善目的中年妇人,正着急小声争论什么……旁边也无一个下人伺候。终于,那男子吕老爷出言道:“夫人不必忧虑,此事虽有蹊跷,但也未必十分可信,一般江湖术士,坑蒙拐骗,妖言惑众者多,虽然那瞎眼道士,有些推测属实,也没讨要一分银子。但人心叵测,未必不是设连环计,谋图我家钱财。嗯,虽然如此……今日之事,我也在场,实在匪夷所思,我已经安顿好,请那道人盘旋几日,已差人去请我濮州府,相熟几人前来。我要亲自确定,他是否真能卜凶断吉,夫人何必多虑?我自有道理。”那夫人含泪说道:“老爷,我们虽是有些田产积蓄,但断不是那等,为富不仁人家,怎么会有这滔天横祸?你我皆已知天命之人,不足畏惧。但麟儿年纪尚小……”一语未尽,又泪流满面。

  公子一边吃饭,一边和小彩云说话:“小云子,送你的鱼还活着吗?换水了没有?”。“三爷”小彩云刚张口,就被小公子摆手止住:“怎么又忘了我的话?又不是在外面,喊什么三爷?没人,你就叫我青麟哥”不等小云子说话,一旁坐着的秋菊,巧笑着对春梅说:“你听听,你听听,春梅姐,难道你我俩人,都不是活人?我看啊!三爷读书也不顶用,话都不会说了”。说罢咯咯取笑。小云子着急要说什么,被旁边几人中最大的丫鬟春梅拉住,春梅素来稳重,摆手止道“别闹了,马上外面的孙婆子就得催促,赶紧让三爷吃完饭”。

  戏台上突然锣鼓喧天,片刻又平静下来,一脸平静的吕家老爷吕桂荣,缓缓从台后走上前来拱手肃声道:“众位乡邻,老朽吕桂荣今日有事叨扰,烦请诸位做个见证”。台下顿时仅有了幼童嬉闹之声,渐渐归于平静……只见此时从戏台后台,陆陆续续走出来几百人等,俱惊慌失色面有悲容,许多女眷下人更是小声啜泣,泪流满面。霎时间呼啦啦戏台上跪倒一片,吕桂荣摆手呵止,并不理会,向着台下大声出言道:“我吕桂荣已经变卖家产十之八九……”一语未尽也言语哽咽:“我吕家所有亲属仆从俱各在此,我已经选择你等,我所篆刻石碑上姓名,共计有三百六十五人,将变卖家产所得银两,平均分配三百六十五份,每人一份,为四百一十四两。今后……你们离开吕家,购置田产自谋生计”事出意料,人群霎时鸦雀无声。吕桂荣顿了一顿又道:“今后你等好自为之,一切和我吕家双方无关,诸位相亲作证。惟有……将来……”吕桂荣声音低沉,双目通红:“将来万一我吕家有难,望能照管我儿青麟……管照我儿青麟一日,仅仅负责其一日饮食住宿,粗茶淡饭即可……”悲从心来,吕桂荣老泪纵横:“若那时我夫妇已不在人世……”终于说不下去,一挥手,令管家立即按比名单,分发银两,自己退回后台,再不露面……台上哭声一片,台下无不动容,吕家亲随人等,多伏地不起,哭的肝肠寸断。那吕桂荣却令仅有的几个跟随,关闭大门,再不理睬……吕府大门旁边一块青石石碑,此时也扯去黑布露出内容,上面正是就今日记事拓碑,三百六十五个人名,历历在目……众人皆唏嘘不已!



展开内容+

杀神岛 三国重生马孟起 药铺女东家 红颜送行者 上选娇妻(上) 国民影帝太会撩 红楼庶长子 一刀倾情 娘子你过来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