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

盲爱(余笙陆霏霏)小说

盲爱(余笙陆霏霏)

盲爱(余笙陆霏霏)

10.0

手机阅读

来源:souci

作者:天子戏言

时间:2020-06-22 17:00:25

《盲爱》是一本都市爱情小说,主要讲了余笙6霏霏之间的爱情故事,家庭要求很糟糕的余笙20周岁那年为了赚钱治母亲的尿毒症只最好装作瞎子去盲人推拿店,然而这个份工作也不是这么最好做的,因为会接触到各种各样的美女。房间里的暧昧迅速蔓延,白姐嘟着嘴巴凑过来,近得我能感觉到她嘴里喷出来的热气。喉结干涩地动了动,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倾斜,近在咫尺之际,我胆怯了!像我这样的穷小子,有什么资格玷污白姐守了这么多年的身子?这可是她的第一次啊!不给她最爱的男人,她一定会后悔的!我宁愿当她的跟屁虫,默默地在她身后守护着她,也绝不允

房间里的暧昧迅速蔓延,白姐嘟着嘴巴凑过来,近得我能感觉到她嘴里喷出来的热气。喉结干涩地动了动,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倾斜,近在咫尺之际,我胆怯了!像我这样的穷小子,有什么资格玷污白姐守了这么多年的身子?这可是她的第一次啊!不给她最爱的男人,她一定会后悔的!我宁愿当她的跟屁虫,默默地在她身后守护着她,也绝不允许自己作出有可能伤害她的行为,哪怕只是一点点,也不行!不管别人怎么想,我反正不会做这种人!哪怕心里一千个想、一万个想,我都不能越过这条红线!“姐,你是不是发烧了?让我看看?”我尽量动作轻缓地抽回手,抬手放在白姐的额头上试了试,果然发烧了!一早就觉得她气色不对,是我疏忽大意了!“我给你叫救护车。”我多想亲自背着你去医院,可我是个瞎子,这样的事,我做不到啊!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越来越厌恶这个假瞎子的身份,甚至觉得它是横亘在我和白姐之间的绊脚石。“不要!我不想去医院……最怕打针了……”白姐扶着额头,身子轻飘飘的,像团棉花一样,失去重心。见她脚下有些不稳,我连忙伸手去扶她,对她说:“好!好!好!你乖乖听话,我不送你去医院。好吗?”白姐嘟着嘴,不情愿地点点头。我搀着她,在她的“语音导航”中,磕磕绊绊地把她送进卧室。随后,又去冰箱里拿了一些冰块,给她冰敷降温。白姐烧得越来越厉害,嘴里时不时地说胡话。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又不愿意违背她的意思强迫她去医院。即便是发烧,她嘴里也一刻未停地嚷嚷着“不去医院”。以前,弟弟发烧,母亲经常用白酒擦身的降温法子,我打算如法炮制。实在不管用,再送她去医院。翻箱倒柜找了半天,总算找到了白酒。只是,要擦身子,就必须解开白姐身上的浴巾。这时候,我也顾不得男女有别,牙一咬,心一横,伸手扯掉她的浴巾,尽量努力做到心无旁骛。用白酒擦过身子后,白姐的体温有了明显的下降,明显有退烧的迹象。我想了想,决定再向前迈一步,替她刮痧。家里找不到刮痧板,我就用掌刀替她刮痧,先是后颈处的风池穴,下延至后背两肩胛中间区域,包括大椎、大杼、风门等穴。这一圈穴位走下来,我差点累虚脱,十根手指头抖个不停。其实,我完全可以用碗口,调羹等瓷器替代手掌,可我不想白姐的皮肤受到损伤,宁愿损耗自己。看着白姐安稳地入睡,我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整个人瘫在床边,一动也不想动。夜里,白姐渴了,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折腾,口中喃喃道:“田强,水!我渴了……”起初,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她一次又一次,持续喊出“田强”的名字,我心里一下子凉了半截。尽管如此,我还是颤抖着手,端着水杯,给她喂水。不管我怎么喜欢她,在她心里,始终都比不过那个田强。一想到这里,心上就像裂开了一个大口子,不断地往上涌血,疼得我坐立不安,呼吸不畅。甚至想找个没人的地方,疯狂地呐喊咆哮。人啊,总是这么贪婪,原本只想在她身边默默地看着她,看得久了,又心生贪念,想和她永远在一起。世上有太多美好的东西,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偿所愿地获得,自己想要的那份美好。我能做的就是退回原地,默默地看着白姐,只要她能幸福就好。纷乱的思绪渐渐平复下来,困意袭来,眼皮越来越沉重。梦里,我站在阴暗的角落里,看着白姐和田强拥抱、接吻、做其他新婚夫妇都会做的亲密行为。我妒忌得发狂,拼命想要冲过去,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扯着,动弹不得……不要!一声惊叫过后,我猛地睁开双眼,视线正好和白姐撞上。“做噩梦了吧?你一直在喊‘不要’,我还犹豫着要不要叫醒你……”她的话只说了一半儿,就被突然响起的手机声打断。看她健步如飞去找手机的样子,我知道她的感冒已经差不多痊愈,悬在嗓子眼的一颗心终于得以放下。“哎呀,都说了,我没事儿……因为感冒才没注意看手机……嗯,嗯,好了,好了,别生气了,我知道了,爱你,亲亲……嗯,好的……你坏死了……”白姐尽量压低了声音,还是被我听得一清二楚。挂断电话,白姐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她下意识地护住自己不着一丝的身体,一脸娇羞地看向我,佯装震怒道:“余笙!你对我做了什么?”尽管我用掌刀替她刮痧,还是搞得她身上青一块紫一块,也难怪她会胡思乱想。我赶紧把昨晚替她刮痧降温的事大概说了一下,又和她解释说:“乡下偏僻,像是感冒发烧这些小病,都是用家里的土法子降温。你吵着不肯去医院,我只能替你刮痧降温……”“作为感谢,我要奖励你一个大大的拥抱!”白姐手舞足蹈地说,“只要不去医院打针,别说刮痧了,就是把我扔冰箱里,我都没意见。”我舔着干裂的嘴唇,傻乎乎地冲她笑着,脸不自觉地变得滚烫。白姐站在镜子前,一处处地查看自己身上的淤痕。在她心里,全然拿我当真瞎子对待。可我……我心里说不出是啥滋味!既高兴又内疚,还带着一丝忐忑和不安。如果我不是瞎子,怎么可能有机会,和她走得这么亲近?如果被她发现,我是假瞎子……后果不敢想象!白姐穿戴好衣物,如约奖励我一个大拥抱,又给我做了简单的早餐。烤焦的面包片,和夹杂着蛋壳的糊鸡蛋饼,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美味。“今天是周末,我没课,一会儿出去买东西,顺便送你去上班。”“好。”“还有就是,黄毛的事,你打算怎么办?要报案吗?”“我想听听你的想法。”“我建议报警。”白姐说,“正义可能会迟到,但绝对不会不到!”“现在报警已经晚了,现场被破坏,证据难提取。光是这两样,就知道咱们这哑巴亏吃定了。”事已至此,悔之晚矣,只能坦然面对。“也许警方会很给力……”白姐说这话时,明显没什么底气,她可能也料到前景不容乐观,只是不甘心就这么受伤害。我选择放弃报警,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理由,就是不想让白姐卷入强践未遂的舆论浪潮中。她在学校当老师,最怕这些乱七八糟的负面新闻。人言可畏,那些谣传并不会因为她善良而放过她。“好吧,我尊重你。”白姐扶着我进了电梯,中途又说起医药费的事,她说她已经预存了十万块,如果不够的话,还可以去银行取钱。虽然她一直强调自己只是一名普通的老师,可我觉得,事实远非于此。刚刚毕业的老师开几十万的车,住几百万的房,随随便便就能借给不算太熟的人十几万块?可她不愿说,我也不方便去探听她的隐私。她帮我多少,我都记心上,总有一天,加倍偿还!车里,我问白姐为啥怕打针,她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我小时候身体不好,经常生病,有一次,护士给我打错了药,造成过敏反应,差点死过去。自那以后,我就对打针有阴影。”正说着,手机又响了,这次是我的手机。打电话的是人房东,他在电话里说,房子已经转手他人,要求我三天内退租。挂断电话,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下子头更大了!当初签约时,房东就说过,房子随时可能会卖掉,一旦卖掉,我必须立刻搬走。苦于找不到合适的房子,我硬着头皮答应下来,这还没住几天,又要搬家。白姐见我愁眉苦脸,立刻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医院那头的消息?”我回她说:“没有,房东的电话,他叫我退租。”白姐“哦”了一声,小声嘀咕道:“现在的房东真不仗义,我要当房东,肯定不像他们那样没人性!”……金粉楼离白姐的公寓很近,几分钟的路程。到地方后,她坚持要上去找云总讨说法,被我好说歹说才送走。进了金粉楼,照常打卡、换工作服、去休息室等候客人点单。云总一通电话过来,我不得不上顶楼去找她。办公室里,云总两条**搭在办公桌上,四仰八叉地瘫在老板椅上,两手揉着太阳穴,一副很累的样子。我无故旷工,惹得云总在电话里发火,被她叫到办公室,早就做好了挨骂的准备。云总的姿势有些不雅,从我的角度,甚至能看到她黑色丝袜尽头的豹纹小内。

“我呀,常听笙子说,他在城里受你的照顾。这回见了,心里总算踏实了。你是个好闺女,婶子打心眼里喜欢你。咱家也没啥值钱东西,就这么一个银镯子,还是笙子奶奶留下来的。总归不值钱,就算是个心意吧!谢谢你对余笙的照顾,婶子希望你们俩能好好的。”母亲饭桌上送“见面礼”的行为,让我和白姐都懵了。这么突然的举动,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难道是刚才在小屋的事被母亲误会了?“阿姨!您的心意我领了,这东西我真不能要。不是我和您客气,实在是无功不受禄呀!我也没帮到余笙什么,我俩就是处得来的朋友而已。”白姐的推辞没成功,母亲态度非常强硬地替她戴上了手镯,还说:“你要是不收,婶子这饭都吃不下。”谁也没料到,母亲会把压箱子的银镯子拿出来送白姐。以前总听她说,这镯子是留给未来**妇的见面礼。正僵持着,突然听到门外有动静。循声望去,不由得心下一沉,这些人竟然追到这里来了?正往院里走的这帮人,就是刚刚在路上调xi白姐的坏蛋们!明明半路上就把他们甩掉了,怎么又突然追到家里来呢?“你们吃,我出去看看。”母亲皱着眉,起身出去查看。我不放心,紧随其后跟了出去。人还没出去,就听穿皮夹克,染着金黄色头发的男青年,冲母亲嚷嚷:“老太太,你玩失踪玩得挺厉害啊?”“绝了啊!一把年纪还想当老年鸽王?也不打听打听我们大哥是谁!”黄毛身旁的灰毛男啐了一口浓痰,接茬道,“躲有用吗?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庙啊!”听他们这话,并不是来找我和白姐,似乎是针对母亲而来。“笙子,你先回屋吃饭!我有点事和他们谈。”“妈……”“回去!”母亲的语气少有的强硬,我心里不情愿,也没敢拗着她的意思。人虽然进了屋,耳朵却留在了外面。“大哥,你看那小子是不是有点眼熟啊?”灰毛说。“门口也没见着车啊!应该不是。来,先办正事!”黄毛从灰毛手里拿过文件夹,在母亲面前晃了晃说:“老太太,咱们可是签过合同的!你自愿将果园那片地卖给我们,当天就把一万定金收进腰包。可还记得?”“我儿子不同意卖果园,定金一定会如数还给你们的。”“想反悔?也行,你得赔偿!当初说好了,毁约一方赔偿十倍定金。你收我们一万,理应赔十万。加上我们这几天来找你的工时费,就按十一万来算吧!”灰毛给黄毛搬来椅子,黄毛披着衣服,坐在椅子上抖着二郎腿。身旁的小跟班又是点烟,又是扇风,活脱富家少爷的作风。我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事实,果园是母亲几十年苦心经营的心血,她怎么舍得说卖就卖?这一刻,我再也忍不下去,一个箭步窜出去,挡在母亲面前,小声问她:“妈,是不是他们逼着你卖果园?”“心明打伤那同学的家长,来电话说他们孩子进了啥重症室,让咱们家再出两万医药费,不然就把心明送进大牢。这么大一笔钱,妈没办法,只能卖果园救急。昨天碰见老村长,说起这事,他说我糊涂,把果园卖便宜了,劝我别卖。”母亲这样老实巴交的农妇,因为着急用钱,稀里糊涂就和这些人签了合同,现在想后悔,哪那么容易啊!我不忍心再指责她什么,如果我有钱,她也不会这么辛苦。说到底,还是因为我无能。“毁约赔偿十倍定金?合同上写了吗?”我故作镇定地问向黄毛一伙,黄毛冲着灰毛使了个眼色,灰毛摇摇头,凑到他耳边嘀咕几句。他们以为我是瞎子,看不到他们的动作反应,故意底气十足地说道:“当然写了!不过你是个瞎子,拿给你,你也看不到!”“我看不到,自然有能看到的人替我去看。请把合同给我!”我的坚持让黄毛勃然大怒,指着我鼻子破口大骂道:“死瞎子,你以为你是谁啊?和我签合同的人是老太太,不是你!你没资格管我们的生意!”“那好,我代表母亲明明白白地告诉你,我们拒绝赔偿十倍违约金。”我态度坚决地说道,“如果有异议,你可以去法院告我们。”“艹你马!想耍赖是不是?你也不打听打听,我们老大是什么身份?敢赖我们账的人,不存在的。”灰毛吐沫星子横飞地说道,“你给我注意点!”虽然不知道这伙人什么来历,单从他们敢在路上调xi白姐,就知道不是好惹的人。我无所谓,万万不能让他们发现屋子里的白姐。一旦他们升起什么歹意,光凭我自己,真阻止不了他们。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正担心着,耳边突然响起白姐冰冷的声音:“什么身份?说出来听听!”“我艹!这不是那个SUV大美妞吗?哈哈!这真是踏破拖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黄毛隔着裤裆瘙了几下,上下打量着白姐,笑道:“我的妹,想没想哥哥啊?一会儿哥哥带你出去兜风,指定让你感受一下咱胯下‘雄风’的力量……”白姐微笑着朝黄毛竖起中指,不卑不亢地说道:“哥哥?你也配?有屁快放,没屁走人,别脏了我们的院子。”“哎!哎!注意你的态度!咱们是正经生意人,又不是过来要饭的。”灰毛翻着白眼说,“你别仗着我们老大中意你,就在这无法无天的。真想出头,拿钱啊!替他们赔偿违约金!”“你聋了?余笙刚才不是说了吗?叫你们去法院告去。法院怎么判,我们就怎么赔。”白姐柳眉倒竖,双眼迸射出凌厉的光芒。见过了她的温柔和洒脱,再见到这泼辣果决的一面,心里对她的好感“噌噌”上涨。“猖狂!”黄毛冲手下一挥手,喝道:“把她给我弄车里去,看我一会儿怎么教她做人!”话音未落,跟班们如狼似虎地扑了上来。白姐表面上不动声色,眼神里已有几分惊慌。母亲见状,连忙站出来替她遮挡。我怕他们伤及母亲,争抢着去护母亲。对面的人下手毫不留情,一副不把白姐掳走绝不放手的架势。对方人多势众,我渐渐应付不过来。灰毛出其不意地踹来一脚,毫无防备的我立刻倒在地上。挣扎着爬起来的过程中,无意中发现手边那把刚刚杀鸡用的菜刀。慌慌张张地举起菜刀,还没完全站稳脚跟。就听“砰”的一声,一道人影砸向地面。“阿姨!”母亲的头磕在井沿上,鲜血染红了她的衣裳。“余笙!快打电话叫救护车!阿姨受伤了。”白姐抱住人事不省的母亲,拼命用手捂住母亲血流不止的伤口。大脑一片空白,摸遍了浑身上下的衣兜,也没找到手机。我不记得把手机放在哪儿了,什么都不记得了。“兄弟们可都看见了,她自己摔的,和老大没关系!”灰毛尖着嗓子骂道,“死几吧老太太,想装死吓唬咱们,呸!”白姐见我没找到手机,不得不放下母亲,想回屋去找手机。黄毛见状,立刻冲着手下人使了个眼神。几个人虎狼一样扑向白姐,架住她胳膊,硬把她拖到黄毛跟前。白姐拼命挣扎呼救,被他们捂住嘴巴,发不出声音。这时候,我要是冲过去,肯定被白姐发现装瞎的事。要是不冲过去,这帮坏蛋说不定会对白姐作出什么!我到底要怎么办?白姐被他们拉到黄毛面前,黄毛拍着白姐的脸蛋,揉捏了半天,笑嘻嘻地勾住她的肩带,用力一扯,一脸猥琐地把脏手覆了上去。白姐绝望地挣扎着,嘴唇几乎咬出血来。她的眼神那么凄凉,只有垂死之人才有那样的目光。像她这么倔强的女人,一旦被黄毛侮辱,断然不会再有活下去的念头。哪怕装瞎一事败露,也总好过她想不开!没有时间给我多想,我狠下心肠,放弃一切,一心想要救白姐!救母亲!

《盲爱》讲述了一段精彩动人的爱情故事,这本小说的男女主是余笙陆霏霏,人物性情饱满,推荐阅读。这里提供盲爱小说章节。盲爱小说精彩节选:“也许警方会很给力……”白姐说这话时,明显没什么底气,她可能也料到前景不容乐观,只是不甘心就这么受伤害。



展开内容+

杀神岛 三国重生马孟起 药铺女东家 红颜送行者 上选娇妻(上) 国民影帝太会撩 红楼庶长子 一刀倾情 娘子你过来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