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天命五世小说

天命五世

天命五世

10.0

手机阅读

来源:bjkgjlu

作者:小TT卡路

时间:2020-06-12 09:05:32

天命不可以测试之人,必加入5世界。。。。。。。 天命5世界最近章阅读下载-爱阅小说网站曾柔,一个杀手,今天是她杀手生涯最奇怪的一天。“北居子,你背叛主公,私自携带墨子钜出逃,你最好乖乖把墨子钜交出来,束手就擒,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两个人走出山洞后,问军天兴奋的很,时不时的使出他的剑元观察观察,曾柔见他这个样子,不仅嗤之以鼻道:“怎么跟个小孩子一样武功是你的,难道还怕他跑了不成。”问军天转过头来,对着曾柔淫亵的笑了笑,曾柔见他这个样子,被吓的退后几步道:“你。。。你这个样子。。想干什么。”问军天道:“曾柔,你的武功也不错,不如我们来比比吧!”话刚说完,问军天手指成剑做了起手式“心剑神决第一式高心诀·心高-剑翔,手指一抖,剑气如同展翅飞翔的老鹰一样,直接向曾柔扑去,曾柔感觉这割面生疼的剑气,不由大惊,急忙后退拔出她的寒铁剑。“当”“当”“当”只听到寒铁剑与问军天的剑气互相对撞的声音,曾柔实在招架不住,“轰”的一声,直接被剑气带起,撞出好几米远。等曾柔爬起来看到刚才问军天剑气所过的地方,全是一片狼籍,曾柔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百味陈杂,之前那个任由她欺负的小子转眼就变的那么厉害,单单一招就把方圆十几米的地方破坏成这样,而且刚才他的笑容好可怕,感觉那不是在试招而是想杀了她似的。问军天蹦跳着过来,边走还边大叫:“哈哈,曾柔厉害吧,我是个高手了啊~哈哈。”曾柔看着跑到面前的问军天低声问到:“你想杀了我吗?”“额?”问军天被她搞的一头雾水“什么意思啊?你不为我高兴吗?我学了那么厉害的武功。我们是好朋友,我怎么会杀你,来,别老坐在地上,我们该走了,我肚子很饿了。”曾柔见他恢复了之前她认识的问军天便起身向前走去。

  2。军天

  曾柔,一个杀手,今天是她杀手生涯最奇怪的一天。“北居子,你背叛主公,私自携带墨子钜出逃,你最好乖乖把墨子钜交出来,束手就擒,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哼!曾柔,你不要以为你是主公身边最得力的杀手我就怕了你,今天要么就让我走,要我们就刀剑相向吧”

  “给你机会了你不珍惜,那就不要怪我无情了。”话刚落下,曾柔的剑就已经出鞘,寒铁剑带着一股冷光向北居子的脖子抹去。

  北居子横剑向天,正要劈下,曾柔已经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就在这时天空响起一声闷雷“轰隆。。。。”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被阴云笼罩,雷声一声接一声不断传来,突然就在北居子头上的天空中,一片空间竟然被扭曲成一个黑洞,在这个黑洞里射出五彩霞光,等北居子抬头发现的时候,一抹黑影从黑洞中射出,直接往北居子身上撞来,北居子根本来不及反映,便被黑影给撞飞了出去。

  曾柔等了半天也没见北居子的剑砍下来,不由睁开眼睛一看,只见原本北居子站的地方已经变成一个少年躺在那里,而北居子已经被撞出几百米远,曾柔赶紧跑过去一看,北居子竟然已经死了,以杀手的眼光来看,北居子的尸体从头到脚没有一个地方是好的,浑身的骨头全断了。真是冤啊~一个杀手,竟然这么不明不白的被撞死了。曾柔赶紧在北居子身上搜出了她要的东西,然后跑到那个少年躺的地方。

  一片朦胧,微微的火光。“你醒啦?”少年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只见他对面坐着一个绑着发箕的女子,再看四周,现在正在一个小山洞里,“既然醒了,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了吧,还有你为什么会在我决斗的地方出现,你究竟是什么人?”少年还记得在蒙蔽空间里那个南宫问天所说的话,“你叫问军天。。问军天。。问军天。。。。”“我。。。我叫。。。我叫问。。问军天”“问军天,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我决斗的地方出现,快说,不说我杀了你。”军天看着曾柔的眼睛,再看看闪着寒光的寒铁剑,咽了口唾沫。“我。。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那里出现,我好象想不起以前的事情来了,还有,我的名字也是别人帮取的。”“别人取的?那个人是谁?”“他说,他叫南宫问天。”“南宫问天??”曾柔反复念了几遍这个名字,发觉实在没有映向。便收起自己的剑坐了下来,坐下时还看了看问军天,只见问军天双手抱着两条小腿,蜷缩在石壁的角下,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曾柔看见他这副样子,不由觉得有点好笑,便道“问军天是吧,你窝在墙角干什么,过来吃点东西吧!”问军天看着她,没有起身的意思。曾柔马上摆出一副凶巴巴的摸样叫道“叫你过来就过来,怕什么啊,还一个男人呢,怕我吃了你啊!你再不过来当心我杀了你”曾柔这一吼,问军天跟条老实巴交的小狗一样,立刻潺潺微微的走过来坐下,接过曾肉递过来的烤肉不声不响的吃了起来。“赶紧吃,吃完就跟我走,看你也没地方可以去,以后就跟着我帮我打杂吧!”问军天听后马上点点头,生怕曾柔动不动又要杀他了。

  两人走了半天终于见到了一个小镇,问军天兴奋的喊了起来:“终于有东西吃了,曾柔快走,我快饿死了。”说完便跑了起来,曾柔边追边摇头,两人来到一个客栈,上面写着两个大字“行馆”进去后,问军天又叫了起来:“小二赶紧上点好吃”喊完后发现有点怪便看了下,一眼看去整个行馆内全坐着拿刀剑的人,他们见到问军天出声全都看向他,这时曾柔走了进来发现情况不太对,走过去拉了拉问军天,责怪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带着他走到一张空桌子前坐下,刚刚才坐下,大门被推开了,只见一个长的很妖艳的女子,身后跟着两个从头到脚都蒙在斗篷里的人走了进来,他们一进来,行馆内除了曾柔和问军天,所有人都站了起来看向门口三人,一个白衣男子排众而出道:“芝姬小姐,你们迟到了。”“绝天机,难道你们这么多大男人等一个女子是很应该的吗?”“那也要看等的是什么女人了,像你天妖门这样的邪魔门派你们也配我们等?”“呵呵呵呵,绝天机难道你以为你们白雨门是什么好东西吗?”“哼,芝姬,我不和做口舌之争,今天来我是来为我白雨门上下129条性命讨回一个公道的。”“哦??你想怎么讨回公道呢?”“你杀了我们129条人命,要么你今天自裁,要么就交出你们天妖门的异宝“神舞”不然你今天休想走出这个门一步。”“呵呵”芝姬笑了笑手伸了起来,其中一个黑袍人,从斗篷下拿出一张琵琶,交到芝姬手里,芝姬抱着琵琶弹了一下,就这一声,犹如天濑响彻在场所有人的心里。问军天看到那张琵琶,心不仅跳了一下,从那个琵琶里散发出来的灵气就感觉这是一件不凡的宝贝。曾柔拉了拉问军天的衣袖道:“看来我们来到不该来的地方,趁他们还没动手,我们赶紧走吧。”问军天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那个芝姬,点点头起身准备走。“那边那位公子,既然来了干吗要走呢,不如听小女子为你弹奏一曲如何?”绝天机从那张琵琶出现为止一直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看。这一幕芝姬全看在眼里,她轻轻笑了笑,绝天机被笑声惊醒,露出贪婪的摸样对芝姬说道:“芝姬识相的就把神舞交给我,如若不然可别怪我辣手催花了。”芝姬看了他一眼,伸手举起神舞道:“神舞就在这里有本事自己上来拿。”“好,给你机会你自己不珍惜”刚说完绝天机就拔出腰间软剑抖了个剑花,直向芝姬刺去,芝姬见绝天机袭来,手缩了回来,把神舞抱在自己怀中,轻轻弹了个音符,这时绝天机的剑刚好到神舞面前,那音符好象有生命一样,在芝姬面前张开一堵墙,奈何绝天机怎么用力也刺不进半分。见绝天机的剑在自己面前刺又刺不近来,芝姬讪讪一笑道:“绝天机,就凭你这点本事还想夺神舞,未免太不自量力了吧?”绝天见剑怎么也刺不进半分,便收剑后退道:“芝姬,你个臭婆娘,你不要以为仗着异宝神舞在手,我就奈何不了你,我们这么多人在,你挡的住吗?乖乖的自己交出来,然后服侍老子一年,老子可以保证不杀你。”芝姬听完面色一寒,手抱神舞,嘴里慢慢吐出:“神。。。音。。。三。。。动。。。凤翔动。”话音刚落,神舞弹出来的声音犹如一声声凤鸣翱翔天际。绝天机被这一幕惊呆了,等回过神来后“大家上。宰了这个婆娘。”一群人听到绝天机的声音,立马喊杀着冲了上去。“叮”轻轻的一声脆响,那些由音色变成凤凰直飞扑上来的人群,被凤凰撩过的人就像着了魔一样动都不动了。芝姬笑着看着这一切,眼角无意中一瞟,心猛的被抽了下,只见问军天和曾柔那个位置凤凰不断扑向他们,可是在问军天面前好象有一堵无形的墙,凤凰扑到他面前,就烟消云散了。芝姬平复心神,缓缓按住神舞,漫天的凤凰就消失不见了,而所有人都跟一个个木头人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芝姬轻轻吐出一口气,那些站着的人突然全向后倒去,不出一秒钟时间所有的人都躺在了地上,只有出气没有进气,如果上前观察的话,会发现那些人,全身内脏全都被震碎了。仅仅一首曲子就这样杀了几十个人,异宝神舞果然不凡。芝姬怀抱神舞转身就走。“等一下”芝姬回头发现,整个行馆内还有两个站着的人问军天和曾柔。“这位公子,你叫我吗?”“这里除了我们难道还有别人吗?”“哦,是小女子失礼了,不知道公子叫小女子有什么事情?”“你杀他们我不管,但刚才你好象连我们两也想杀,未免太过分了吧,要知道,我们才刚见面,你就这样下狠手?”“呵呵,那是小女子的错了,小女子在这里向公子赔个不是。”说完向问军天做了个万福。“哼,想杀我们,没杀成,道个歉就想这样算了吗?”芝姬面色一寒道:“那公子想怎么样呢?小女子已经向两位道歉,公子要是再咄咄逼人,休怪小女子不客气。”“好,我到要看看你怎么不客气法。”说完,问军天手指一伸一股浑厚的剑气在指头形成疾射向芝姬,芝姬面色大变,连忙拿出神舞挡在面前。“轰”剑气在神舞前炸开,芝姬被震的倒退好几步,好不容易才稳定住身形,见问军天在那边得意的笑着,旁边的曾柔在不断的推着他,意思是叫他别惹事赶紧走。

  芝姬被问军天那一指剑气震的不轻,现在手还在不停的抖,“这位公子,小女子是有错的地方,但公子也不要太过分了,我已经向你道过歉了,大家各退一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这样可好?”“道歉,一点诚意都没有,道什么歉,除非把神舞留下,不然不会放过你。”“原来公子也是为了神舞,那看来今天是无法善了了,公子,出招吧。”芝姬一手托住神舞一手拉起琴弦,神音三动。凤翔动再次出手,漫天凤凰直扑问军天。可问军天毕竟不是绝天机那样的角色,两手伸出,以指成剑,心剑神决第二式狠心诀·心狠-剑疾,只见那一道剑光疾如电,把空中的凤凰一个个全射了下来,天上的凤凰,全都射下,万千剑光合为一道往芝姬射去,芝姬面色一变,反转双手,双退盘屈坐在地上,晶莹如玉的双唇一张一合:“神音三动。龙腾动。”“吼。。。。。”龙吼,没错,是龙吼,龙吼声从神舞里传了出来,渐渐的在芝姬面前形成一条宛如实质的龙,龙口一张,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叫声,问军天见到此情此景,也后悔不已。其实他并没有要打神舞的主意,只是从神舞上传来的那阵阵灵动,让他觉得非常熟悉,所以想借来看看,可又不知道怎么出口,而且那女人刚才还想杀他,所以被他当作借口,想把神舞拿来看看,可他也不想想,神舞乃天妖门的异宝,哪那么容易让人东看看西看看的。

  黑色,无尽的黑色,充斥在眼睛里的除了黑色就没有别的色彩。“我是谁??我是什么人,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来个人啊!!”少年在原地大喊大叫,可是并没有什么人出来理会他,这时一股浑厚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别叫了,这里是蒙蔽空间,根本就没有活人会在这里出现,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少年一转身发现身后有一个威武的中年男子,此人眼睛里透出一种俯瞰苍生的气势,只要望着他的眼睛就感觉想向他下跪的感觉。“你。。你好,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一醒来就发现我在这个地方,而且我想不起来我是谁,我什么都不知道。”少年颓废的说道,“哦?还有这种事?孩子你过来让我看看”少年依言走了过去,中年男子伸出一根手指顶在少年的额头上,少年只觉得一股子清流从额头传入,然后渗透在他的脑袋里面清清凉凉的,感觉好舒服。“哈哈哈哈哈。。。。。”突然中年男子传来一阵大笑,少年很迷茫,问道“你。。你笑什么啊?”“有趣有趣,没想到啊没想到”少年觉得一脑袋的问号充斥在他心里,中年男子笑完了看着他,“孩子,从今天起你就叫问军天。”问军天??少年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中年男子手一挥,在少年的背后出现一个黑洞,黑洞传出来的吸力直接把少年往里面拽,少年就这样被吸入了黑洞里面,脑袋里还传来刚才中年男人说的话“孩子,记住我叫南宫问天,你我都是天命不可测之人,想找到自己生命的意义,那就去入五世吧!等你明白我今天所说的话,我们自然会再见面的,哈哈哈哈。。。。”“啊。。。。。。。”少年惨叫的失去了知觉。

  1。天洞

  5。神音三动

  北居子不断向后退去,曾柔不断向前追,突然北居子剑尖顶地顺势用剑往前一挑,地上的沙土被他全挑了起来,直扑迎面追来的曾柔。曾柔心道不妙,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沙土直接打中她的脸上,眼睛被眯住了。北居子反手一剑,刺穿了曾柔的左臂,剑上带着一抹鲜血架在了曾柔的脖子上。

  6。神秘人

  3。天机洞

  两个人进到洞里后,伸手不见五指,问军天从进到山洞就后悔的不得了,心里想着“在女人面前呈什么威风,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问军天只能紧紧的挨着曾柔,一步一步的慢慢前进。越往里面深入,就越觉得这个山洞很奇怪,洞壁上镶满了不知名的石头,而且外头的风一吹进来,就发出一种怪声,听了让人觉得毛骨悚然,“咯噔。”“哇~~~~”问军天突然大叫了一声,把旁边的曾柔也吓了一跳,问道“你鬼叫什么啊,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后。。。后面有东西。。。抓着我。。抓着我。”曾柔走过去一看,拿出来一把藤枝道“藤枝而已,你怎么胆子那么小啊,一把藤枝也把你吓成这样”问军天脸红红的,不知道说什么,只好继续往前走,走着走着突然传出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此乃天机洞,无知小辈不得擅自闯入,尔等想自掘坟墓吗?”曾柔听到后,自居一礼道:“前辈,我们两在外迷了路,不是故意闯入,还请前辈见谅,况且小女子有点私事必须入天机洞查明真相,与旁边这人无关,请前辈不要责怪他,一切后果都由我一人承担。”“哼,你们以为天机洞是什么地方,不过你一个小女子有如此胆量也不错,好吧,我给你们一次机会,你们两现在立刻到“天机仙室”来。”话音刚落,原本黝黑的山洞立马变的明亮无比,只见原本山洞石壁上的不知名石头,发出阵阵亮光,那个光景煞是好看。突然一阵旋风吹来,直接卷起两人。两人只觉得一股力量把两人给举了起来一直往前送,眼前变的全是白色。等清醒过来后发现自己已经身在一个硕大无比的洞府,顶上全是五彩的钟乳石,而两人踩在水上面,竟然没有沉到水里。就在两人还在欣赏这个洞府的时候,那个苍老的声音再次传来:“你们两人到天机台前来。”寻声望去,只见前面有个大石台,旁边站着一个人,此人一习白衫,白头发,白胡子,反正就是全身上下都是白的。问军天见到此人只觉得心头一震,直觉告诉他,这个人他很熟悉,可是他从来没见过这个人啊。就在他还发愣的时候,旁边的曾柔推了他一把,对他说:“你怎么了?快上去,前辈叫我们呢。”“哦。哦。”两人走上石台,曾柔抬手做居:“前辈,我们来了。”而问军天一直看着这个老者。突然老者猛一转头,看向问军天,当问军天接触到老者的目光时,只觉得有千万把剑往自己身上刺来,问军天本能的一抬手,只见他手里发出一阵豪光,老者从眼里发出来的万千剑气就这样被摧毁掉了。老者一惊,点了点头,问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我。。我叫。。问军天。”“军天??军心天机,呵呵,果然不俗,果然不俗。”曾柔只觉得一头雾水,好象这两人就像认识一样,老者笑了会问到:“军天小朋友,你可认识一个叫南宫问天的人?”“见过一次,怎么了,老先生?你也认识他吗?”“呵呵,是啊!我和他是好朋友呢。”“那老先生请问您贵姓?怎么会在这里呢?”曾柔一听马上用肘子撞了一下军天,低声说道:“你怎么可以随便问前辈的名讳?”老者见到笑了笑说:“不妨。。告诉你们也没什么,我叫卓不凡,我在这里是守护这个天机洞的。”“卓不凡?您是卓不凡,那个号称天下第一神算的卓不凡先生??”曾柔惊道。“呵呵,正是老夫,没想到女娃儿年纪轻轻,阅历还挺丰富的,竟然还知道老夫。”问军天傻忽忽的看看老者又看看曾柔,也有点明白了,原来这个一身白的老头也是个很有名的人。卓不凡转过身来看向问军天,“军天小友不知道你可会武功?”“我。。我不会。”“看在你和我有缘的份上,我传你一套剑法,不知你可否想学?”“剑法??厉害不?不厉害我可不学。”曾柔一听,一巴掌打在问军天头上道“笨蛋,前辈传你的武功哪有不厉害的道理,赶快谢过前辈。”问军天揉了揉被打的头,委屈的说道“好嘛好嘛,多谢前辈。”卓不凡点点头,伸出一根手指点在问军天额头上,“我现在替你传功,收敛心神,抛开杂念,不可胡思乱想。”话音刚落,军天只觉得一股剑意从卓不凡的指头上传来,脑袋里面有个人影不断在演示所有的剑法。问军天的汗水侵透了他的衣服,不出片刻,卓不凡收起了手指,看着问军天,问军天眼睛一睁开,一股虹光从他眼睛里面直射而出,“吼。。。。。。”问军天大叫一声,一股浑然的劲气从他身子里爆发出来。卓不凡一挥手,带着曾柔撩向一边,曾柔问道:“前辈,他怎么了??”“他浑身气劲爆涨需要发泄一下,过一会就没事了。”只见从问军天身体里爆发出来的真气变成一把把漫天飞舞的剑,没错,是剑。如果这个时候有人看到的话,一定会吓一大跳。看问军天的摸样也就不过1820岁,就这个年龄就把真气凝聚成了剑元,这样的事简直就是天方夜潭。过了一会儿,无数把在天上飞舞的剑汇聚成一把,飞到问军天头顶,慢慢的融入了他的身体里面。问军天伸出手一把小小的剑围绕着他的手飞着,他笑了笑,缓缓一收,剑就飞进他的手心不见了。这时,卓不凡带着曾柔飞了过来,问军天单膝跪地道“多谢前辈传功。”卓不凡笑着点了点头道“这心剑神决共分7式,相传总共有8式,可最后一式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失传了,但是这7式也是威力非常,特别是最后一式仁心诀·心仁-剑皇,在凡人界里面已经算是惊天地泣鬼神的一招,切记不可乱用。”“是,晚辈记住了。”“好了,你我缘分到此你们走吧。”曾柔一听,混身一震,刚想开口,卓不凡伸出手道:“小姑娘你不用说了,事由缘由,但无法强求,去吧,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事情的真相的。”曾柔呆了呆,看向问军天,问军天也看向她,对她点了点头,曾柔笑了笑对卓不凡说道:“多谢前辈,那晚辈就此告辞。”说完两人慢慢的走了出去。等他们走出了洞口,卓不凡转过身来对着他们的背影轻声说道:“问天,你交代我的事我已经帮你做完了,一切就看他们的造化了,天命不可测之人,难道真的只有入五世才能了解自己的天命吗?哎~~!!!”说完,一挥手,“咻”的一声,人就消失不见了。

  “嘿嘿,曾柔没想到吧!这就是想杀我的人的下场。”“哼,没想到你这么卑鄙,竟然会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今天算我倒霉。”“我呸,下三滥?作为杀手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你,哪管什么手段,只要把人杀了就是本事,没想到你还那么幼稚,不过,你也就到此为止了,让我送你一程吧。”

  曾柔和问军天吃完东西后,已经出了小山洞,因为曾柔急着要把墨子钜带回去给主公,所以只能连夜赶路。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晚上,赶山路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曾柔和问军天各拿一个火把在山林里急匆匆的走着。突然,问军天觉得身后有人拉他衣角,便回头望,这不望还好,一望把他吓的七魄跑了五魄,只见一个骷髅,身上还挂着烂肉,对他裂嘴一笑,一笑之间那嘴里的血水加上蛆虫全从嘴里跑了出来。“哇~~~”大叫一声本能的向后退去,撞到了曾柔身上,曾柔本身就急着赶路,被问军天这一撞,一个没注意,脚下一个趔趄,踩了个空从山林上滑了下去,本能的顺势一抓,抓到了问军天的手,把他也一块带了下去。两个人不知道滚了多久终于停了下来。曾柔缓缓的爬了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脚,跑到问军天身边,一巴掌打在他头上说“笨蛋,你搞什么东西啊!”问军天揉了揉自己的头,也爬了起来,委屈的说“不是啊,刚才看到一个鬼好吓人的。”“鬼你个头,在哪呢?我怎么没看到?一个大男人胆子怎么那么小。”“就在刚才那里,我没骗你是真的。”“好了好了,我们现在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了,刚才摔下来的时候把干粮和盘缠都丢了,赶快找出路吧,要不然我们准备饿死在这里吧。”问军天抓抓头发咕哝道“刚才明明有鬼嘛,这也没看到,真是瞎子。”“你说什么??”“没,没,没什么”被曾柔这一吼,问军天赶紧禁声,看着林子可以往哪走。



展开内容+

杀神岛 三国重生马孟起 药铺女东家 红颜送行者 上选娇妻(上) 国民影帝太会撩 红楼庶长子 一刀倾情 娘子你过来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