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圣徒修仙小说

圣徒修仙

圣徒修仙

10.0

手机阅读

来源:bjkgjlu

作者:不二的香蕉

时间:2020-06-08 09:03:58

公元2368年,王玉涛与女朋友同时观看流星雨,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一连串奇异的事接踵而至,让她卷入一个大阴谋里,也改变了她的一生。 圣徒修真最新章节阅读下载-爱阅小说网两人是在大学就认识的,当时正好是一次联谊会,结果就阴差阳错的交往了。起初刘琴琴也只是和他玩玩,毕竟人家也是一家中等知识分子的家庭,父母都有正规工作,但是王玉涛家里实在是有点……,父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就指望王玉涛能有出息。他也确实有出息,在校就拿了所有的奖学金。只是毕业找工作了大公司觉得

  公元2016年,华夏大地,幽城,在一间廉价的出租屋里,王玉涛和女友正相拥在一起,收看他们从以前屋主那里买来的二手电视,这间屋子同样是他和女友东拼西凑,一起租的。不大,但是王玉涛觉得和女友在一起就很温馨,而且他自觉得还很年轻,可以拼几年,以后肯定可以在幽城市区里买房。也对,29岁的年纪就当上了一家三流公司的主管是前途无量的,所以他一点也不急。倒是他女友刘琴琴觉得他太窝囊,都快奔三的人了,还不能在市区买房,而且连结婚都不知道有没有钱。

  “怎么可能有圣徒?就算有也不可能在凡人堆里。”林大师不禁嗤笑一声。但殊不知,此子确实不凡,但却不是成为圣徒,而是另一种神秘的存在。而在忙完了族中之事后,顾开言就就全族之力开始查询关于圣徒的一切事情,但是原因却没交代,这让族中之人都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这位明智的家主有何用意。虽然有许多疑问,但顾开言在族中的声望还是很高的,所有顾家之人都在打听圣徒的消息。

  过了大半柱香的时间便把林大师请来了,在门外侯着“家主,林大师来了,正在客厅。”“哦?好,我马上就过去,你先去招呼一二。”一见林大师,顾开言就直接把夫人怀胎十月并未生产的事向他道明,并希望林大师探查一二。林大师听了他的话也是暗暗吃惊,但神色却并未表露。过了半晌,才开口“此事我已知晓,古书记载镇堂李夫人怀胎三年,诞下一子,此子身负神通,乃大运者,历经千年得证仙位。今尊夫人怀甲十月未生,多半和那李夫人是同种情形,顾家主不必担心,况且我刚才为此子算了一卦,此子乃是顾家之大幸,可报顾家千年不衰。但具体命格还要废些时间,但此子绝对是吉兆。”

  听了林大师的话,顾开言一阵大喜,但随即又冷静下来。心中仍有疑惑,“蒙大师吉言,可是那是古时的事了,真假已无从辨别,在下实在是有不少疑惑。”那位林大师也只是笑了笑,便道:“顾家主可曾听说过圣徒?”顾开言大惊:“什么?是传说中的那些人?您是说此子会成为圣徒?”顾开言极为哆嗦,不敢相信。“顾家主所言极是,正是圣徒。”林大师只是淡然的摸了摸及胸的胡子,并不多言。“可是据我所知,我们顾家从来没有出现过圣徒。”顾开言还是不敢相信。可是林大师却仿佛看出来顾开言的心思,半眯着眼:“顾家主大可不必忧虑,只要此子能顺利降临此间就可。”“是啊,在下也不多求,只要孩子平安出生便可。”接着便唤出顾民,“去,取两锭银子给大师。”把林大师送走之后,顾开言就陷入了沉思,始终难以相信会有这等好事降临在顾家,但是他还是压下了自己所有的疑问,等孩子出生再说。但殊不知这位林大师却是位神棍,刚才一番话,十之八九在糊弄顾开言。这种把戏他已经玩过许多次,又不好大家族的被骗。但因为那些家族之人并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以免早早被其他家族下毒手,都没声张,所以他的谎言一直未败露。

  在和王玉涛交往期间,她就和其他男生也有接触,凭着自己的脸蛋和身材,自然有大把的男人扑上来,而且都比王玉涛条件好的,只是可能样貌比不上他。别看王玉涛出身在农村,但是他的长相还真不是盖的,但是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呢,过日子不能靠脸,得靠钱。所以刘琴琴认为他是潜力股,而且性格木讷,好掌握。她完全可以在他打拼期间给他助力,等他成功了,自己就可以收割了。这些事王玉涛当然一清二楚,农村的孩子早当家,社会的人情世故,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但是他现在需要刘琴琴的帮助,凭着刘琴琴的人脉,他可以有许多客户,他知道刘琴琴的意思,所以一直没有给她一个承诺。但是就在一个月前,因为他这几年的业绩一直在增加,而且又在一桩大案子中提出来让对方十分满意的方案,随意公司决定提升他为经理。工资当然蹭蹭的涨。所以他打算向刘琴琴求婚了,从小父母就教育他要知恩图报,他是个孝顺的孩子,虽然父母给他的关爱不多,但他却能理解。就是没有父母的那些叮嘱,他也会那么做,他并不是一个负心的男人,刘琴琴帮了他那么多,他自然是要给她一个承诺的。

  不知过了多久,王玉涛再次有了知觉,但他感觉自己处于一个液体环境,周围昏昏暗暗,压的他喘不过气来。没有时间观念,王玉涛也不知道自己保持这样的状态多久,但他明显感受到自己还活着,这是唯一让他庆幸的事。

  好一会儿,顾开言请的大夫才退出来,。刚到门边,顾开言就拉着大夫的手:“怎么样,孙老,我夫人里面的孩子怎么样。”“老夫已经为顾夫人把了脉,没有什么异象,顾家主大可放心。”听了孙老的话,顾开言暗自送了口气,但又有些不放心道:“那既然如此为何内人还未生产,怀胎十月即过,可这边迟迟未有现象,还望孙老细细观察,在下当有重谢。”一听此话,孙老的脸色大为难看“这么说,顾家主是对老夫的医术不放心啊,那好吧,老夫就先告辞了。”被孙老甩了一脸,顾开言的脸上也不好看,但又不能得罪这位孙老,毕竟他是开封城了不多的医术了得的人之一。“那既然孙老都这么说了,在下自然放心,以后还要多有劳孙老了,顾民,去给孙老取一锭银子,安排一间厢房给孙老休息。”听了此话,孙老的脸色才好看了一些,沉声道“安排厢房就不用了,老夫拿了诊金就走,以后要是顾夫人有什么不适之处,就派人告诉老夫。”“那是那是,孙老的医术高明,在下自然放心,以后还请孙老多多劳心了。”忙向旁边的顾民使眼色,这才把这尊大佛请了出去。

  天玄大陆,开封城,顾家。

  此间事了,顾开言这才走进房内,见爱妻正在休息,便招呼了几个丫鬟细心照顾,就走出去了。当顾开言进了书房处理府上各种事情时,顾民已经把事情办妥了,顾开言头也没抬,便道:“去,把林大师请来。”“诺。”顾民低眉顺眼道,说来顾民也是个妙人,早年和顾开言一块长大,只是后者如今成为了顾家家主,而他也因为被顾开言信任,就受中用,成了顾家的管家,可谓顾家第二人。早已摸清了这位家主的脾性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便一句不言,默默完成主人下达的命令。

  他正要还给刘琴琴,这是天边划过一条长长的线。“快看,真有流星雨。”刘琴琴显然第一次见这样的场面,非常激动。于是两人都顾不得其他事情,连忙闭上眼睛开始许愿。正在这时,王玉涛却感觉自己周围的温度越来越高,十分难受。于是他睁开眼睛。只见一枚火球向自己飞来。“不会这么倒霉吧,看个流星雨都能被砸中。”也顾不得多想,他连忙拉起刘琴琴就要跑,但显然已经来不及了。火球瞬间将他俩吞没。

  12点一到,刘琴琴却率先开口了,“生日快乐,涛。”于是拿着她一直带在身后的东西,递给王玉涛“拆开看看,我送你的礼物。”这边的王玉涛却还在惊讶状态“怎么回事?我生日?不是6月8吗?”但转头一想今天确实是6月8。他不禁苦笑一下,自己的生日自个儿都忘了,还真是……,他觉得等这件事办完了就打个电话回家,顺便把和刘琴琴的事和爸妈说下,他们一定很高兴。于是他接过刘琴琴的礼物,里面是一串佛珠,有浓浓的檀木香,“这串佛珠是我爸早先年和我妈一起去西藏的时候在一个庙里求的,听说开过光,大学毕业后我爸就给我了,现在我把他送给你。”说时刘琴琴脸上升起一层淡淡的红晕。“这……这我怎么能收,琴琴,这既然是伯父给你的,肯定有一定的意义,这太贵重了”王玉涛连忙摆手。“什么你的我的,你就收着,能带来好远。”王玉涛当然知道刘琴琴的真实想法,虽然他已经打算向她求婚了,当时他还是觉得不妥。

  “你来的这么早啊,我还以为你打电话给我时才出发呢?”刘琴琴笑道,不过王玉涛却没接着她的话,随便说了句“走吧,先去吃饭,然后去玩一会儿,现在离12点还早。”于是二人便在附近的饭店里吃了顿饭,接着去电玩城撒了一会儿欢。这才又回到了那个公园。离12点越来越近,但是却丝毫没有流星划过的迹象。这不禁让王玉涛觉得自己被骗了,但好在不会影响他的计划。

  王玉涛到的时候已经晚上7点了,这时刘琴琴却还没来。他知道女生都比较墨迹,便开始打电话给她。大概过了两个小时,刘琴琴才姗姗来迟。当然王玉涛也不会问她怎么这么晚。但当他看到刘琴琴手里还拎着一个东西的时候,他却开始紧张起来,王玉涛心里嘀咕着:“难道她知道了什么,不会啊,我没和她透露啊。”

  所以现在他们两人依偎在一起看电视,这时,王玉涛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一条推送短信“明晚12:00,本市将迎来百年难遇的流星雨。”于是一时王玉涛就想好了怎么向刘琴琴表白。于是他转过来问“琴琴,我们明晚去看流星雨吧,刚推送一条消息说明晚12:00会有流星雨。刚好是周五,我们可以去看看。”“嗯?”刘琴琴把头抬起来,刚好碰到王玉涛的下巴,说道:“有流星雨?怎么没收到消息。”“怎么你没看收到推送消息?”王玉涛有些惊讶,一般这种推送消息都是群发的,全市的用户都应该收到才对。但他也没多想,沉声道:“那不管有没有,咱们明天晚上也去看看,当做散步,很久没有玩了,放松一下。”刘琴琴也没有拒绝,而且她突然想到,后天就是王玉涛的生日,恐怕他自己都忘记了,正好守夜帮他庆生。二人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殊不知这一步变改变了他们一生。

  顾家家主顾开言正在大堂里,坐立不安,面色铁青。之前她的正房夫人一直没有所出,后来经过长时间的调养,好不容易怀上了,眼见怀胎十月快过,孩子还没生下来。这就让这位顾家家主着急了,赶紧找来城里的名医,为夫人切脉。说来这位顾家家主也是有手段的人,顾家在他的手上十几年便蒸蒸日上,比百余年前在开封城的声势更胜,几乎成为了开封之首,但是还是有不逊于顾家的其他三大家族。其他三大家族都有千余年的血脉传承,其中的底蕴当然不是只有百余年的顾家可企及的。在外人看来,顾家是四大家族之首,但只有顾开言自己知道,与其他三大家相比,顾家简直不值一提,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其他三大家族都有隐退之意,但还是不能小看。所以他才迫切希望正房夫人能为他生个儿子,还名正言顺的继承顾家,在他坐化之后,将顾家的势力再次提升。当然要是是个女儿他也不什么冥顽不灵的人,只是女儿到底没有儿子顺。

  第二天一早王玉涛就去上班了,他要早早的把今天的工作做完,然后和刘琴琴约一个地点见面。还有就是乘着店铺没关门,他要买一个戒指送给刘琴琴,当然他现在并没有钱买钻戒,只能买个便宜货了。下班后王玉涛整个人就飞奔了出去,就连同事们都很纳闷,平时不慌不忙的王玉涛,今天怎么这副模样。很快,他便来到了一个戒指店,几万块的买不起几千块的应该可以了。选来选去他就看中了最角落的一个,很复古,价钱也不贵,3000多吧。于是他很快就买了下来,这是王玉涛第一次这么大方,眼皮都没眨一下。便向刘琴琴约好的地点过去。

  王玉涛只觉眼前一黑,当他适应了以后,便觉得自己在慢慢往上升,而且速度越来越快。“难道自己死了?”他开始打量周围只见自己变成了半透明状,而刘琴琴却不见了踪影,也不知道是死是活。他不禁觉得自己是真衰,说不定明日头条便是他了。来不及想更多,他的眼前再次一黑,便没了知觉。



展开内容+

杀神岛 三国重生马孟起 药铺女东家 红颜送行者 上选娇妻(上) 国民影帝太会撩 红楼庶长子 一刀倾情 娘子你过来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