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小说 >

绝生三章小说

绝生三章

绝生三章

10.0

手机阅读

来源:bjkgjlu

作者:九方珈蓝

时间:2020-03-25 11:05:37

一个初入江湖的高手,一段被迫进江湖的懵懂人生,演绎依然断不了的喜欢恨情仇。一种了然于世才可以练就的武功,使俩隔绝的世界再铸渊源。全新构筑的地狱,没有古代时期的局限,小心翼翼却又天马行空的想象,给您不对的仙侠体验。“江湖就是杀戮,就是王者争雄的地方。”我回答,但我转而又问,“哪里有江湖呢?”。

  所有人都睡去了,我多想能像成义哥那样兴高采烈,因为我能看到了,但是这一天,看到任何东西时我的双眼和内心都会刺痛,叹息中我将冰息凝上双眼封冻了烛光,独自等待着我生命中的第一次看得到的天明,内心中像往日一样期待看齐叔的样子,和息生崖上哪些以前都不曾去想的秘密

  “小子,又写字呢!”

  我被让进屋里,大人们在院里继续小声引论着这个陌生人的来由,只是他们不知道我能听得一清二楚,他们担心,怕有是非,说我寒冬季节一身单衣,必定是诡异的习武之人,怕我是盗墓贼,熊口山有官墓最近被盗,官府正在追捕盗墓者。我凝神细听之时,一个小孩子推门递进一杯水,在旁边好奇的看着我:叔叔,你怎么穿这么少,你衣服上都冻冰了,你不冷吗?看着眼前的孩子,我转回了注意力,笑而答道叔叔不冷,叔叔身体好。忽听到屋子外头老头放大了声音说:有事我老头扛着,那孩子看着也不像个歹人就过个夜,明天有过路的驿车就走了赶紧招呼着吃饭!

  “想知道江湖吗?”齐叔问我。

  在忘生涯的密室2层,我用手指在脚下的沙池上写了十多年的字,从一开始的认字,到后来写很多心事。这十多年,我被迫熟悉了这石室的各层各间屋子,还有底层的断崖飞瀑口的清风。我从来没有问过齐叔颜婆婆的事,更没有想过颜婆婆为什么从来都不会进到密室的第二层,我闻得到那香气的迟疑,也听得见她每次的步伐微顿转身离去。我只是在写字:齐叔,颜婆婆,父亲,母亲。。。。。。

  我听得到很多声音,因为我看不到。以往齐叔出去的时候,我偶尔听得到另一个人的脚步,在齐叔笑声之后,从远方飘然而至轻盈的尾随他去,我开心因为我知道,齐叔在这里有朋友,虽然他从没有向我提起过。

  一天两天,一连7天,齐叔都没有回来。我已经18岁了,为什么我还是看不到一切。我18岁了,齐叔等了18年,为什么在这一天到来之后齐叔却没有了音信。

  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去说,能说幽谷,山崖,密室吗?我只好用齐叔当年跟我说的大概草草回他:

  可是,在最后的一刻,我听到她叫出我的名字,齐颜。我想知道,她到底是不是我娘,但是,我不会说话,也不想问。

  我奋力的睁开眼睛,又迅速的闭上,那种梦中经常出现的迷人的光线,刺灼着我的眼睛,我以为我死了,可是这一个梦,让我醒了。醒于人世,耳畔是扎扎的车轮声,还有车夫悠闲的叱牛声。

  忘生涯上有一块息生石,朝阳傍崖而生,通体光滑清冷,无论春夏秋冬,都有寒霜冰结在上,而息生石后,就是我成长的石室,从我记事的时候起,齐叔就教会我冰狱诀,每日让我在底层的飞瀑口淋水逐日加时到一个时辰,飞瀑背阴,终年只有幽风寒气,等我体温如冰一般的时候,再怀拥息生石用冰狱诀将体内的寒气化于息生石上。久而久之,体表温度和息生石一般,我便再也不知寒冷。

  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一下子就失语了,我先是点头,然后摇头,老头一拍头道:“原来是个哑巴啊,多标志的小伙子,可惜哑巴了,年轻人命大啊快冻到冰里了还能有口气活过来这可是神明保佑的!如果那河湾里没有那温泉口,你就要等到明年河水开冻了也就死实在了,我带你回村子养两天吧。。能听见吗?我使劲的点着头,眼泪几乎要忍不住了,因为感慨眼前的所见,我现在能看见了,看到的第一个人,却不是我最想见的最亲的人。至于那恍然如隔世的迷惑和仇恨反倒淡了,在心里全是莫名的忧伤和新世界对于我那深沉的压迫感。我沉默着看着白雪和枯树听着老人的唠叨,大脑越发空白下去。

  “哎,你总是闷闷不乐说着话就发呆,我真想跟你交个朋友,想从你那里学点那个武艺,你深藏不露,虽然我爹不让我招惹你也不让我多问,我想你要是讳忌我们就不会留下来,怎样?教兄弟两手吧,捏碎筷子那种就挺厉害。”他冲着我笑着,那种笑毫无敌意,让我想起我曾经无忧无虑的时候。“那不是一天能学会的。”我把化生诀递给他,你先留着,我会回来取的,到时候教你!”

  “祁丰山北面是黑沙漠,只有绝壁相连,山内是环形的多谷底悬崖,只在西山有一个出口通向沙海,西山还有一个山寨,叫雨龙寨,至于城镇,我只去过你们的离山镇。祁丰山有19坐山头,但是我只知道息生顶,钟林峰和雨龙山。”其实齐叔有跟我讲很多祁丰山的渊源故事,只是我无法平心静气的讲出来,此时的我越发的想念齐叔,既然我还活在世上,我万不能让齐叔的尸体独自停在息生顶。颜婆婆也许也已经冰冷的躺在齐叔身边,如果,他们是自己的生身父母,于情于恨,我都该陪陪他们的。

  小伙子从哪里来啊?你知道你是掉到冰窟窿里了吗?不说话?你一个人来灰熊山玩?这里外乡人可真是少见啊,你听不懂我说话吗?不回答?!你要是听得懂就点头,听不懂就摇头,眯着个眼瞅啥啊,没见过老头子?把皮袍子捂上,再冻就没命了!

  冰冷的身体,早已经没有了一丝暖意。齐叔走了,我摸着他的嘴角,摸到了安然的微笑。还有那熟悉的味道,来自9枚银针,细致的排列的齐叔的胸口。那一刻,我的心死了。不再向往光明。

  随着老人到了下口村,看到红日半嵌在山边,看到了缕缕炊烟,看到了黄土夯起的大院墙,和几乎在集市里才听得到的那么多的人声,我还是有些晕眩,有狗冲我愣愣的叫着,我愣愣的看着这一切熟悉而又陌生的事物,不知道是现实还是梦境。

  听到了归鸟的叫声,却听不到齐叔回来的脚步,听到了雪花再一次轻轻落下,齐叔还是没有回来。

  我被让进屋里,大人们在院里继续小声引论着这个陌生人的来由,只是他们不知道我能听得一清二楚,他们担心,怕有是非,说我寒冬季节一身单衣,必定是诡异的习武之人,怕我是盗墓贼,熊口山有官墓最近被盗,官府正在追捕盗墓者。我凝神细听之时,一个小孩子推门递进一杯水,在旁边好奇的看着我:叔叔,你怎么穿这么少,你衣服上都冻冰了,你不冷吗?看着眼前的孩子,我转回了注意力,笑而答道叔叔不冷,叔叔身体好。忽听到屋子外头老头放大了声音说:有事我老头扛着,那孩子看着也不像个歹人就过个夜,明天有过路的驿车就走了赶紧招呼着吃饭!

  胸口隐隐胀满,嗓间也是灼痒难耐,我终于没有忍住咳出声来。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