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

夜蔷薇裘有劲小说

夜蔷薇裘有劲

夜蔷薇裘有劲

10.0

手机阅读

来源:souci

作者:一朵

时间:2020-02-29 11:01:27

《夜蔷薇》小说的主是裘有劲李丽珍,是有一朵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夜蔷薇主要讲了:他的中老年的老行长,他是个嫁人不淑的美娇娘,在一次职位的评级中他们邂逅了,两人一个虚伪一个可怜,于是不可描述的事发生了,为生活他必须坚强的出卖肉体。王洋出身城市下层,父亲在五金商店任库管员,母亲在二轻系统一个小小工艺厂做副厂长,说是副厂长,那是台面上好听罢了,用母亲自己的话来说,那是“叫化的魔头,要饭的总管”。母亲的任务,就是经常跑上级机关,为时时都要倒闭的绢花厂寻求全年的工资、医药、福利,受尽了白眼、受够了闲气。。

《夜蔷薇》裘有劲李丽珍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这里有!《夜蔷薇》讲述了裘有劲李丽珍跌宕起伏的故事,夜蔷薇裘有劲李丽珍小说精选:王洋的拳头攥紧,松开,松开,又攥紧。他不是生蓝姬的气,而是气这个跑来给他丢脸的李丽珍。眼看着蓝姬这个妖媚的女人就要成为他的*一骑,眼看着梦幻的百万富翁马上就能到手。

她与王洋的婚姻,无论是在大学还是单位,都被公认为是最成功的一对,他们站在一起,犹如金童玉女,令许多柴米鸳鸯羡慕得要命。可*之间,就变成被人抛弃的可怜虫,她李丽珍还有什么脸在单位里争强好胜?有什么脸在人前人后让人夸耀。自尊心叫她不能成为遭人背后指指戳戳的“祥林嫂”,无论是好心还是恶意,都无法忍受。

王洋出身城市下层,父亲在五金商店任库管员,母亲在二轻系统一个小小工艺厂做副厂长,说是副厂长,那是台面上好听罢了,用母亲自己的话来说,那是“叫化的魔头,要饭的总管”。母亲的任务,就是经常跑上级机关,为时时都要倒闭的绢花厂寻求全年的工资、医药、福利,受尽了白眼、受够了闲气。

蓝姬在世界各地都不缺男人,像有钱的男人养*一样,她在世界各地都有二爷。她从十六岁开始,就不曾有过独睡一床的寂寞。现在公司里的王洋,*倜傥一表人材,自应系到自己网中。然而春风送甫、蜂蝶催花,一切都来得太容易,蓝姬只要小示招徕,王洋就像蜜蜂*一样主动献宠。蓝姬是不甘平庸的女人,来得太顺利的东西反而缺少刺激。她接纳男人的标准是:除了俊俏靓美外,绝对还要有故事,没有非常刺激的故事,她宁愿不与他做那快活的床第之事,不管他长相有多漂亮。

王洋从小就暗暗发誓,他这辈子的目标,就是腰缠万贯,出人头地。

李丽珍是在女侍们的呼唤中醒来的,她强作镇静,谢谢了要她喝口热茶休息一会儿的建议,她已不能再接纳那些女侍们复杂的眼神,那眼神里嘲讽占据了多数。李丽珍抚着红肿腥热的脸蛋,咬着牙出了夜总会。

傍晚下班时,蓝姬令艾斯打电话把王洋召进总经理室。

蓝姬靠在真皮沙发上,舒舒服服,庸懒漂亮,两条修长秀丽的小腿交叉一起翘在宽大的写字台中央,*白色的高跟鞋对着进来的王洋,有一种不可一世的张扬骄狂。

对了,说不定王洋现在就在后悔。过去那么恩爱的夫妻,骤然就是一巴掌,他平静下来,不会感到痛心吗?*,好比偷嘴,一时吃到了,尝到了味道,吃到了那一口不同于自家老婆的鲜劲儿,也就该罢手了。能与你相守到老,去世时给你捧灵牌的,能在你生老病痛时给你端药送水的,只有自己的老婆。换一个*来试试,你一个喷嚏打来,她唯恐避之不及,哪谈得上什么揩屎接尿、相濡以沫?!王洋是知书识礼的大学生,他懂这些道理。

王洋越想越气,依据平日观察,他深知蓝姬的脾气,那香港女人个性很强,惹恼了她,天王老子也不怕。今日老婆的跟踪,肯定使她芳心震怒,明天就会迁怒于他,后果是:轻则云断巫山,雨散鹊桥,自此不再与他相好,不再让他摸她一个指头,重则把他扫地出门,曝晒沙滩,自此两不相干。哇呀呀,这如何是好!

她还有一个没说给老爸老妈听的愿望,那就是,她要改写天下美女都拜倒在男强人脚下的历史,而要让天下所有的俊男,都跪在她女强人的石榴裙下,磕头称臣。

蓝姬二十五岁,正值青春妙龄,与一般香港女性相比,蓝姬确实生得花貌娉婷,月容冷艳,显得光彩照人。她的身上,有四分之一的英格兰血统,是个混血儿,于是,她的高贵仿佛是与生俱来。

然而每到情浓意乱的关键时刻,蓝姬却总是见好就收。王洋的心火被逗起,直恨得心痒牙痒浑身痒痒,但又无可奈何,只能强压**,更加小心地曲意奉承。他期望有朝一日能与蓝姬真正入港,他相信女人一旦接纳了男人的身体,也就会接纳男人的思想。与蓝姬共谐**之欢并非王洋的终极目的,终级目的是什么?当然是钱!

裘有劲李丽珍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带给您!裘有劲李丽珍小说叫做《夜蔷薇》,小说情节新颖,值得一看。裘有劲李丽珍小说主要内容:王洋出身城市下层,父亲在五金商店任库管员,母亲在二轻系统一个小小工艺厂做副厂长,说是副厂长,那是台面上好听罢了,用母亲自己的话来说。

更重要的,她丢不起这个人。她有头有脸,在单位上人人尊敬,走在大街上,虽不刻意打扮,但天生的丽质已使那些*的男人回头率不少于百分之八十。如果突然被丈夫抛弃了,别说人家不信,她自己都不好意思。这样一个人见人爱,车见车载的绝色美女怎么会被丈夫抛弃了呢?到那个时候,或许好事之人的舆论和猜测更多的是对她不利。比方说,猜测她红杏出墙,月夜偷人。

谁叫我是她的母亲呢?母亲,就意味着无偿付出,意味着牺牲。

如果李丽珍初来时只是气愤、痛苦,并未对王洋彻底绝望,那后来的这一耳光,却把她打清醒了许多。过去所有的恩恩爱爱,相敬如宾,都在一瞬间成为了幻影,统统灰飞烟灭,剩下的,只是无穷无尽的痛苦与忧伤。

经过权衡,王洋下了决心,他很清楚,假如能有幸成为老板的*,至少就可以当远方的半个家。哇塞!半个家,多大的家当,在远方王国中,你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准国王。何况还能和妻子以外的这个即漂亮又风情的女人**蚀骨哩。这是许多男人可望而不可及的美事。妻子纵有国色天香,可是每天都在床上吃这一盘菜,再好的食欲也会腻味的,恰恰让另一番风情的蓝姬换换口味,何乐而不为呢?

蓝姬以手支腮,动起了脑筋。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