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小说 >

《道释天下》小说

《道释天下》

《道释天下》

10.0

手机阅读

来源:bjkgjlu

作者:极光雪月

时间:2020-02-14 11:04:31

全球之大,本无奇不有。道生1,1生2,2生3,3生万物。看自己道家弟子怎么从各种奇能异术中释怀天下~!..... 《道释天下》最新章阅读下载-爱阅小说网站老者在树上下左手站了一会,树上忽然传来鸟鸣之声,这声音极为好听,老者一抹白须微微一笑,只见一只金色的凤凰在空中盘旋的望着老者和身中所抱的孩童,又叫几声,老者冲着它点了几下头:“你以之意我以明白。”原来这一个月以来都是这只凤凰在照顾着他,这一带地方猛兽蛇虫非常之多,神鸟凤凰也算是居首了,因而没有这个婴儿

  大婶问老者你们爷孙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啊?老者说道“我姓李,这是我孙儿,我们爷孙二人从远道躲避战乱而来,如今已经是家破人亡,他父母以不知道去向,就此过着便沛流离的生活。”大婶一听也是心有感慨,叹了一声说道“其实我们家也是的跟你们一样的,十年前因为两国纷争不断,我丈夫被征兵而去,后来我等了三年不见归来,房子也在那个时候被一场大火烧毁了,我一个人流浪到这个地方,后来由村子的人见我可怜,帮我盖的几间房子,后来我就在这里安居下来了,我姓张,字翠瓶,村里面的人都给叫张嫂,你们也这样叫吧”老者点点了头。张嫂接着说“住在这山里虽然偏僻简陋一点但是这里的山民对人都很善良,我平时种点地,养点牲口什么的,日子倒也是过的来。我看大爷您年岁已高,况且还带着这么小的孩子,走到哪里合适啊?”老者说“张嫂说的正是我心里所忧虑的啊,只是我才来不到半日,不知道张嫂有什么办法吗?”张嫂说“你们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我明天去跟村长说说,看村长意见怎么样,如果可以的话,李大伯和您的孙子可要跟我住在一起,您看怎么样呢?”老者微微一笑说“如果说通最好,那以后还有望张嫂多加照顾我这孙儿"。张嫂看看这小家伙吃饱正在睡觉的样子甚是可爱,轻巧的把他放在床上,对老者说道“李大伯,我看天色已晚了,你们先休息吧,我先出去了,明天早上我带你们去见村长”。老者点头谢过张嫂,在门口背着手看了一会,回到屋里看了看孩子,在屋里打坐开来。

  转眼间已经过了快三年零三个月了,老者虽然接触的人不多,但是也对这个村子熟悉的差不多了。每天村子里风晴耕耕地、雨雪则在屋里闭门不出。这个村子的人也平日劳作,偶尔也对望几眼,个个也不好往来,特殊节日除了村长召集以外也很少有人来庆祝,也难怪在这乱世征战之中集合起来的人,各自也可能有各自的不堪回首的经历吧,但是也没有一个人独自离开村子过,这显得这个重山之中的村子更曾加一份凄凉。

  夜晚张嫂带着天越已经走到这座山的顶峰,借着皎洁的月光回头望下整个村子灯火阑珊,这是这几年村子唯一的一次全村人把自家的灯光点亮,天越看着对张嫂说:“嫂嫂,你看村子好美呀,我第一次看见呢”说罢眼泪在眼睛里打转了,却不知道为什么,张嫂说道:“是啊,也不知道这片灯火熄灭之后会是怎样的一幅景象呢”,说吧便拉着天越的手向山下走去.....。

  这天清晨老者看着坐在门口正在发呆的孩子轻轻的拍了几下肩膀,孩童下意识的望了望,叫了声:“爷爷”,便跟了进去,老者微笑的对着眼前的孩子说道:“知道自己多大了吗?”“六岁多了”嗯,爷爷给你取一名字可好,男孩点了点头,老者道:“我与你认识乃是上天注定的缘分,不如就叫天越吧,你可喜欢?”孩童点了点头,默念了几声天越,老者说吧从身上取下一块紫玉带天越脖襟上,完罢把小天越抱在身上摸着头对孩童说:“爷爷在世时间不久已,此地属阴晦之地,长久呆之恐对你不利,你已亦无亲朋,我且叫人送你前往一处安身之所,”男孩似乎心有不舍,却不知所以然的望着老者点了点头。嗯,老者说到,天越你且现在休息,晚上就走,说完把天越抱上床上去,男孩在老者的安抚下,安然闭上了眼睛。

  子夜,村子上方一层层的乌云密布,仿佛要把整个村庄吞没在这片乌云之中,阴风呼啸着把村子的灯光一盏一盏的熄灭,村民则是在家中瑟瑟发抖像是等待着什么,蓦然间一股柔和的清气笼罩的整个村子,向外逐渐的扩张着,只见一名白衣老者骑着青牛腾地而起,手持拂尘微笑的对着村子众人说:“尔今时,天命已到,然上苍有好生之德,实不忍见尔等受诸业之苦,此乃我离世前之所愿”说吧拂尘一甩,一道七彩鸿光直冲九霄青云之上,破虚而去。

  村外一男一女借夜色着站在树林中,红衣女子说道:“好厉害的道者,一人之力渡化百名孤魂厉鬼,幽王在村中所设的阵法在这几年中被化消弭无余,反而被其所用,我们进而无法靠近村子,今夜又以百灯之阵,向天地借能为这些村民助魂,实则是让我们没有耐心等下去,成全他之道....”黑衣长发男子则道:“以此人没有细究迁怒于我们就已经不错了,夜晚之时你可曾注意到村中似乎有生人走出?”此时天空突然下起的小雨,似乎只停留在村子之上,霎时村子的上百鬼魂受圣雨洗礼,欢呼雀跃着,村长带头口嚷着:“终于解脱了”顿尔消失不见,轮回业转。“这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咯,余力波于荡世,连最后的希望都没有给我们,那雨或许对我们....”说罢那望了望了黑发男子,男子望着女子道:“红媚你若想去就去吧”红媚得到男子的许可走到村子近前从身上取出一个红颜色的瓶子刚想接雨,雨突然就停止了,气的刚想把瓶子往地下一摔,黑发男子走上前去握住红媚的手说到:“莫气了,这里晚上之时我觉察有生人进出,只是我们那时被村里的灯火吸引了,我们把这气出在他们身上可好,有总比没有像幽王交代更好”红媚点了点头,“那我们走吧”随后一男一女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午后村长院中聚集的众多的村民,村长把老者的吩咐告知的大家,后记切不可声张,众人闻吧,点头也并不做多言,看着众人散去,村长叹了口气,在这样下去真的撑不下去了。

  老者来到村长家门前,大门敞开着,一眼便看到村长自家的院内正在喝茶,村长见老者和张嫂前来有些许诧异,自从来老者来到这里几年如一日的甚少与人交往,不知今日到此有何事呢?心有所想,起身相迎说:“李老人家,不有何事今日登门拜访呢?”老者微微一笑,一缕胡须道:“此事重大,你我且进屋慢慢说来”,说罢便带着张嫂走进村长屋中,村长进屋关上门院,老者说道:“我与我那孙子来到贵村,承蒙照顾不弃,在村中住三年有余,而今我已将不久人世,尘缘已了,但可怜我那孩子,体幼多病,无父无母,我在此有书信一封,望张嫂今夜启程带着孩子前往玄渊灵隐,我曾与那里贵派主事曾有过一些交情”,村长闻言大吃一惊,说道:“我以前也曾听人说那里,离此地有两三天的路程,只是这里从没有人能活着走出去,实不相瞒我们……”老者说道:“不必说了,我入此村时已然知晓,张嫂你把此封书信带在身上即可,我另保你全村人平安,村长等会你召集全村人如此这般……”,说罢把信交给张嫂,转身便转身出门,亦然不见。

  老者在树上下左手站了一会,树上忽然传来鸟鸣之声,这声音极为好听,老者一抹白须微微一笑,只见一只金色的凤凰在空中盘旋的望着老者和身中所抱的孩童,又叫几声,老者冲着它点了几下头:“你以之意我以明白。”原来这一个月以来都是这只凤凰在照顾着他,这一带地方猛兽蛇虫非常之多,神鸟凤凰也算是居首了,因而没有这个婴儿安然无恙,凤凰见老者对它点了点头,眼露喜悦之色,飞到老者近前,张开凤翅抚摸了几下婴儿,嘴啄几下他的小脸,看来也是有亲近情。过了不过一会,离开老者走到一块石台面前嘴巴突然吐出一枚发光的金色珠子,然后转过身来对着老者“咕咕....."鸣叫了几声,老者微微点头说道“这又是何苦,人与仙兽虽不能长久,你且去吧,他的病我自会照顾好他好他的,金丹我并不要。”凤凰却已在空中盘旋,老者说“你要走我送你一程”说也奇怪天空中本来乌云密布,眨眼间却以晴空一片,凤凰在空中看了一会长鸣一声带着彩痕飞走了。

  老者走到石台面前将金色药丸装进袖中,抱着孩子骑上牛依旧慢慢走着。大约过了一个时辰,怀中的婴儿渐渐醒来,睁着大大眼睛也不知道在看着哪里,嘴巴张着一闭一合的。“大概是饿了吧,嗯不急,抬头望去前方不远有一个村子,你我前去化缘即可。”

  第二天一大早张嫂做好早饭送到老者家屋里,见老者已经洗漱完毕正在看一本书呢,就说“早上吃早饭了,我这没什么好吃的,都是自己种的蔬菜别介意啊。”老者说“我随意而安,关键在于我这孙子要麻烦你了”张嫂说你孙子我来喂他吃便是,吃完早饭,咱们一块去村长那里。”老者吃了一晚稀饭后便说吃抱了,张嫂以为他不好意思呢,要在给他盛几碗,老者说什么也不肯在吃了,张嫂劝不动,只好抱着孩子吃了,三人吃过早饭。张嫂领着爷孙二人来到村长家,村里路上有人看着这爷孙二人显然都很好奇。

  屋内村长望着着张嫂说:“翠瓶啊,当初是你要我收留这爷俩的,如今是福是祸都需赌上一赌了,这三年外面没有什么举动,可能就是因为这人,我们的命运不该如此!”,张嫂也点头道:“我相信他能的,我们的时间也所剩不多了,这孩子我一定会按他说的送到的,他也不会害自己孙子的,这是一笔交易了”,村长说道:“我觉得与其说是交易不如说是恩情了,我稍晚画一张地图好助你前往此地,你按图上所示前往即可,你先回去准备一下这几日行程所需的东西,我这去召集一下村子里所有的人”张嫂听罢默默的走出了村长家门。

  不大一会功夫,爷孙二人就来到村子近前,这村子虽然不算大,住的大多都是山民,刚忙完农活大多正在吃饭,老者走到一户人家近前,正要上前敲门,门却自己开了,出来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大婶手里正拿着柴火准备去厨房,突然看见门口一身白衣的老人抱着一个孩子还有一头牛站在一旁愣了半晌,老者上前说道“我爷孙二人途经远道而来,路径此地,天色见晚,特来借宿一宿,讨晚饭吃、还望这位大婶收留”。开门这位大婶见他爷孙二人也是可怜,对人也十分恭敬,便说道“哪里,老人家只要不嫌我们家地方小就行,快进来做就是。”说罢就把二人引进屋去,到了一杯茶水,说道“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会,我去做饭去,给这孩子弄点东西吃”便出门而去了。老者看看这房子到是简洁,除了几张桌椅外没别的物品,抱着婴儿做在椅子上闭目了一会,而这孩子在老者怀里不安分乱动着。

  夕阳西下,夜晚终于要来临了,张嫂带着晚饭来到老者家中,床上的孩子已然睡醒了,笑着对着张嫂说道:“嫂嫂,今天爷爷给我取了一个叫天越的名字,你觉得好不好听呢”张嫂回答到:“嗯。你爷爷给你取的名字当然好听的了,今天晚饭多吃一点,嫂嫂要带你去一个很远的地方的”男孩“哦”了一声,从床上起来穿好衣服,饿了一天了,端起饭碗便吃了起来。门外老者和村长已然进来,默默的看着孩子吃完饭,张嫂择吃了一小点。老者言道:“时间不早了,张嫂你带着天越收拾一下,马上就出发吧”村长拿着下午画好的地图交给张嫂,在门口指了一下方向说道:“你按我所指,照纸上所画这个方向前行,两日左右便可到达”,张嫂接过地图,点头默默的回到住处把下午准备好的行李带在身上,拉着天越的手准备要走,男孩走到一半却挣脱到跑回村前老者面前说道:“爷爷,我不想走,我留在爷爷身边一直陪着爷爷”老者疼惜的摸着天越的头说:“傻孩子,但是爷爷不能一直陪你呢,爷爷还有爷爷要走的道路”男孩道:“那我以后能回来看爷爷吗?"老者想了想言道”嗯,等天越长大以后当然可以了"男孩欣喜点了点头便回到正在等待的张嫂身旁。

  村长此时此时正在院子里面打拳,见张嫂过来了,也没有说话,继续打着拳。张嫂站在旁边等着好一会,村长才停下来说“张嫂啊,你这么一大早跑过来有什么事情呀?”张嫂说道“昨天有一位路过爷孙过来我们家,就把他二人的身世讲述一遍”村长“哦”的一声,走到老者面前仔细大量起来,见此人年龄半百由余,一身白衣,看却怎么看也看不太看清楚具体什么样子,只感觉此人仙风道骨,给人一种慈祥安宁的感觉。便知此人来历非凡,我等凡夫俗子,有幸遇见如此人物真是求之不得。当下不动声色道“老人家,刚才在下听闻张嫂所言,我也非常同情你爷孙俩个的遭遇,这外面连年岁月征战,老人家年岁已高不如留在贵村如何,这村子里面也多半因是战争流浪的人一起组成的。”老者垂首道“嗯,村长所言甚是,我爷孙二人而来为大家增添不少麻烦了,实在有劳各位了。”村长鞠躬笑道“无妨、无妨,大爷、你在这我就当你我们的长者了,有事还望向你请教了。”转身对张嫂说“嗯,想当年你也因此到此,都是苦命人啊....,你带他爷孙二人去张家那做以前的那做房子吧,以后那里就给他们住了,帮忙收拾下房子,下午我跟大伙说说就可以了。”张嫂一看可以了连忙道谢。没想到这么快村长就答应了....。

  此时相隔万里青峰上,一道清澈幽邃的目光的注视天际发生的异变,叹道:“好友你始终先我一步.....”树林之内,一名手持妖仗的黑衣行者正在夜间赶路,觉天空的异样,讶异道:“有趣,世间竟真有此人”,与此同时在这片天地间的神鬼异魔似乎同受感应,为之一震。

  约过了半个时辰以后,那位大婶端着饭菜进来了,青菜炒豆腐,几个馒头,还专门去挤了点羊奶,用一个大碗装着,对老者说道“老人家您先吃着,我来抱您这孙子吧。”说完上前去把小家伙抱住,老者微笑了一下。大婶说“这孩看样子是饿坏了吧,来大娘喂你东西吃乖啊”端起羊奶一点一点的喂了起来、大概是太饿了还是羊奶好吃,大婶一直喝了三碗才吃抱。老者只吃了一个馒头,一点菜。大婶吃了一点后把东西收拾一下,才进来跟老者仔细聊了起来。

  几日下来,老者时常去张嫂家,路上村里人也对这位远道而来的老人家差不多都熟悉了,但老者对大家只是见面点头、微笑不语,不过太多言语。大家也没有太多注意,有的时常还送来东西给他二人,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着.....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