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灵学修士小说

灵学修士

灵学修士

10.0

手机阅读

来源:souci

作者:阅读王

时间:2020-02-09 15:05:13

《灵学修士》关于的一本作品,主要讲陈观砚,陈辛儿,文气,冯英才间的事迹。灵学修士约40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老人轻轻扬了扬手中的书册说道:“可曾读道家五千言?”道风定睛一看,老人手中的书卷可不就是道德经嘛,心想今天是逃不过去了,旋即答道:“昔老子西出函谷关,渡函谷关令尹喜公,著《道德经》共五千言以授之。《道德经》为道家之宗,小子何能交臂而失之。”老人又道:“开篇‘道,可道,非常道。’此为何意?”道风淡然一笑,显得自信从容回道:“五千言开文言道,此指宇内万物生灭循环之法,再言道则指叙述之意,则此句可释为:天地生灭循环自有其法,人可述之;然天地之法并非恒古不变,亦难知此时所述之法是非下刻天地之法也。”老人听罢,一时惊异。随后更是兴致盎然地追问道:“小兄弟可否详述何为道?”道风接道:“敢不从命?佛家重缘,认为万事因缘而起,又因缘而灭;道家则重道,认为宇内之事皆有定数,乃因果所致。小子今日欲往海市,长者亦是如此,此为因,我二人在此相遇,此为果,天道有数可见一斑。而天道非恒古不变也,此时之果亦非知是下刻之因,茫茫人海,若再遇长者,此刻之果便是其因也。”道风言毕,老人已是正襟危坐,不复之前考较晚辈之意,连称谓也不经意间变化了:“小友亦信天数命运?只是这天数命运可是由鬼神而定乎?”道风忽然哈哈一笑,答道:“命数自是由神佛所定,只是这神佛不在庙观之中,亦不在灵霄之上,乃在乎人心之中。今有人敬神佛而积善行德,天命自惠之;反之,心无神佛,纵欲妄为,命数又何可恕之乎?天道变数在乎神佛更在乎人心也。”老者听罢,一时无语。

那时,老道刚收道风为徒,在回青牛山的途中特意经过海市,好像是要向陈观砚交代些什么,也就在那时,四岁的小道风见到了这位师兄。当时的道风刚遭父母遗弃,又差点被同村人浸了猪笼,幼小的心中可谓伤痕累累,可这位师兄却好像格外喜欢他一般,在海市的几天里,给他买吃的买穿的,还带他去游乐场玩,在当时道风的心中,这位师兄就像父亲一般,只是后来回山随师修行,道风不愿再回忆儿时痛苦,便将这短暂的幸福也一同锁入了潘多拉魔盒之中。

忽听列车前方报站海市,老人似是从沉思中惊醒,长吁一口气,从怀中掏出一张名片递给道风说道:“鄙人冯英才,未请教小友尊称?”道风双手接过名片答道:“小子道风,今日匆忙,未曾携有名片,长者见谅。”老人爽朗一笑道:“无妨,小友若有闲暇可来寒舍一叙,鄙人定扫榻相迎。”说罢一拱手,起身随着一大群西装汉子下了车厢。

海市,华夏古国的经济中心,摩登与时尚总是在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间不经意地流淌,风险与机遇是这里的佐料小菜,每个日出月落,无数的人物在这里崛起又在此衰败,人生浮沉百态尽皆汇聚于此。

道风见老人确是遇了事,便也不推脱,道:“冯伯你且宽心,我看这事不算严重,待寻个时日,我为你了结此事。”冯英才一听,又要作揖,被道风连忙扶住。老人接道:“不知小友何时便利,我排车去接您光临寒舍,到时我再与小友详谈。”道风略一思量道:便这周末吧,平日我乃此间学子,不便打扰。冯伯也别叫我小友了,家中长辈皆称我小道。”冯英才听罢笑道:“好好,小道,到时冯某必定扫榻相迎。”

道风低头一瞧手中的名片名片所用之纸细致顺滑,非是扎眼的雪白,而是淡淡的米白色,若是不留神,还当是一块白绢,便是外行人也知这纸考究,再看纸上,龙飞凤舞三个大字:冯英才。笔力浑厚,非是几十年的功力不可得,下是一行蝇头小楷:枫叶街23号。整张名片简单之致,却又透出一股名士的大气风派。道风心中暗想:“这怕是老人的私人名片了,这老者果然不是一般人啊。”顺势将名片揣入怀中,迈步跨出车厢。

“是啊是啊,还穿着古装呢!好个性啊!”

……

道风也听懂了冯英才的意思,只怕老人是遇了灵事,非常人可解,才找到了道风。道风暗自开了天眼一观,老人确有灵体不稳之兆。人之肉身与灵体生而合一,若是灵体不稳,则心行难以合一。此事说大可大,说小可小,轻至醉酒之人难控言行,重则瘫痪在床的植物人皆有可能是灵体不稳所致。

壮汉微一鞠躬,语气恭敬却生硬地说道:“道风先生,冯先生让我来接您。”道风礼貌一笑道:“有劳了,我们走吧。”临走时,道风还抛给陈大小姐一个挑衅的眼神。房门关上,只留下陈辛儿一个人呆若木鸡,似是还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陈观砚小说名字叫做《灵学修士》,这里提供陈观砚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灵学修士小说精选: 老人轻轻扬了扬手中的书册说道:“可曾读道家五千言?”道风定睛一看,老人手中的书卷可不就是道德经嘛,心想今天是逃不过去了,旋即答道:“昔老子西出函谷关,渡函谷关令尹喜公,著《道德经》共五千言以授之。《道德经》为道家之宗,小子何能交臂而失之。”老人又道:“开篇‘道,可道,非常道。’此为何意?”道风淡然一笑,显得自信从容回道:“五千言开文言道,此指宇内万物生灭循环之法,再言道则指叙述之意,则此句可释为:天地生灭循环自有其法,人可述之;然…

“那个男人是谁啊?让赵秘书都小心翼翼的?”

说话间,车停在了闹市区一座大厦前,门口的泊车生快步上前拉开车门,并恭恭敬敬地递上一句:“赵先生午安。”赵诚跨出车门,亦如泊车生一般立于车边说道:“道风先生,我们到了。”惊得一旁的几个泊车生与迎宾小姐浑身一震,能让赵秘书如此恭敬,难不成车里的是陈总?忙升长脖子向车里观瞧,只见车里缓缓走出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人,一身长袍在微风中猎猎作响,直让这年轻人显得格外出尘。道风走出车外,迎着阳光不自觉地抬头,面前的大厦直插云霄,不见其首。大厦外墙的钢化玻璃倒映着城市上空的蓝天白云,让整座高楼更显得宏伟大气。“道风先生这边请。”随着赵诚的指引,一行人步入电梯,电梯门一关,身后的泊车生与迎宾小姐可炸开锅了。

陈大小姐刚进礼堂便找到了自己的闺蜜们,挥着手,一蹦一跳地向她们走去,道风正想跟上,陈辛儿猛地转身瞪了他一眼,道风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自顾自找了个前排较偏的座位坐下。刚坐下不久,忽地灯光一暗,舞台上两位衣着鲜亮的主持人缓缓上台,一段慷慨激昂,催人尿下的开场白之后,主持人的音调猛地拔高道:“下面有请我校荣誉教授,中国中医科学院院士冯英才教授上台讲话。”道风听到冯英才这个名字只觉异常熟悉,待到老人上台,道风这才想起为何这个名字他会如此熟悉。

“不知道啊,估计是哪个大家族的公子吧,长得好帅啊!”

二人又闲聊片刻,冯英才就因有事先行离开了,道风也溜溜达达地出了仕林楼,不曾想楼外陈大小姐竟等着道风,见到道风出来,神态怪异地说道:“没想到你还认识冯院士啊!可以啊,深藏不露啊!”道风轻笑一声道:“萍水相逢而已,你想不到的事还多呢!这位冯院士很厉害吗?”少女一皱可爱的琼鼻道:“说你胖,你还喘上了。冯院士可是个传奇人物啊!当时新华夏刚刚改革开放,二祖却突生恶疾,一时中内外名医齐聚北平,专家学者、中医西药用尽了各种方法,二祖也不见好转。眼看二祖身体日渐憔悴,专家组没了办法,只得启用当时唯有三十岁的冯英才,冯英才在当时便被称为中医鬼才,望闻问切功底扎实,尤善以毒攻毒,配以自创的鬼阙十三针,曾救治成千上百位被其它医生宣判死刑的患者。只是冯英才的行医风格过于剑走偏锋,让各领域专家一时不敢由他主治二祖。如今专家们黔驴技穷,也唯有死马当活马医了。冯英才一见二祖,也不切脉也不查看病历,直接将众专家请出了屋外,并告知二祖身边侍从,除定时送水送食之外,不可入屋打扰。之后转身进屋,一关便是三天三夜。待到门开,二祖已然苏醒,面色红润,顽疾尽去,而冯英才却是面如死灰,一副油尽灯枯的可怜模样。时至今日,没人知道冯英才是如何治好二祖的,只是二祖自此之后将冯英才视作心腹,擢升院士不说,更是时常秉烛夜谈,商谈国策。冯英才亦不负二祖重托,不仅通晓医理,便是国法民策亦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便自然而然成了二祖的左膀右臂,虽二祖南征北战,见过真正的大风大浪,便是外国间谍刺杀就经历了不下百次。待到二祖去世,老人主动卸去身上所有官职,唯领中医院院士一职,一心专于医术,悬壶济世,致力于将国术发扬光大,德才兼备,当得上一代神医的称号。”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