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小说 >

临天应小说

临天应

临天应

10.0

手机阅读

来源:bjkgjlu

作者:无虑度日

时间:2020-02-06 11:04:49

一个孤儿,被天弃,为世遗,在弱肉强食的世间默默地长大经历 临天应该最近章阅读下载-喜欢阅小说网站这几天来,姒天圣对于周围的环境已经有所了解,知道了那昏迷女子名字叫做梦若兰,整个村子都是姓姒的,而他新认的爷爷就是这姒氏一族的族长,小丫头姒天雪自然也是这位老族长最疼爱的孙女了。这几天,姒天圣平常没什么事情就很少出去,他最感兴趣的事就是看那些庄稼汉在广场上习武。想起当时的情景,那时姒天圣正看得起劲,忽然听到一声暴喝:“小鬼,来这里干什么,一边待着去,这里不是

  “大叔,你家住在哪里?”小男孩问。“在越国。”大叔回答,“你叫什么名字?”小男孩摇了摇头说:“我没有名字,以前爷爷奶奶都叫我小邋遢,我的小姐姐也是这么叫我的。可是。。。。。“小男孩又沉默了下去,脸色似恨、似怒、似恐惧、似伤心。”可是什么?能跟我说说你的故事吗?“大叔看着他说道。小男孩神色迷茫,回忆着过去的事,缓缓道来:”在我记忆里,我一直住在襄阳城外的小村里,有爷爷奶奶还有小姐姐,虽然日子不好过,但我们没有什么怨言,几个月前的夜里,我正在睡觉,奶奶突然进来抓起我将我藏在草堆里,嘱咐我千万不要出来,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偷偷地向外张望,看到家里多了一些长得很凶的人,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是强盗,他们抓走了小姐姐,还杀了爷爷奶奶,爷爷临死前才告诉我,我并不是他们的亲生孙子,小姐姐也不是,我和小姐姐都是爷爷奶奶捡来的。小姐姐比我大几岁。后来村里人过来安葬了爷爷奶奶,也不再理会我,我就一个人在城里城外乱逛,后来就碰到了大叔你们了。每当我想起那一夜,我就怕,我好想哭。“小男孩回想到那一夜的噩梦,瘦弱的身体瑟瑟发抖,眼泪忍不住涌出,但又强忍着不让它流下来。大叔深吸了口气,抓住小男孩的手说道:”别怕,以后就跟在大叔身边,你再也不会害怕什么了。“就凭着小男孩奋不顾身的救了女子一命,他也会给小男孩一条活下去的路的。大叔忽然郑重地说道:”你记住,大叔姓姒,名云浩,从今往后,你不再叫小邋遢,你和大叔一样姓姒,你就与我女儿同辈,我女儿为天字辈,她叫娰天雪,你就叫姒天圣,记住了吗?“小男孩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我记住了,我叫姒天圣。“心中不仅有些欢喜:我也有名字了,我叫姒天圣,这名字真不错。再说,姒云浩驾着马车带着娰天圣和那昏迷女子,一路向东行去。过了几天,早已离开楚国境内,,进入越国来到越国唯一的一座郡城,也是它的首都——会稽,会稽郡是扬州面积最大的郡,足足占了整个扬州的四分之一,也是天下九州百二十郡中少有的。在会稽c城里短暂休息了一下,马车直奔山阴县去,山阴县离会稽城并不远,也不进山阴县城了,直接奔会稽山去,在会稽山脚下,有一片村庄,炊烟袅袅,屋舍俨然,村子周围用木桩拦起,唯一的出口是一道生铁铸成的大门,马车在大门外停下,姒云浩下车,上前与门口的侍卫说了几句,侍卫打开了大门,马车进去了。进入村内是一片巨大的广场,广场上一对对青年男子持刀拿枪,正在习武。扬州会稽地处南方接近南蛮,这里的民风十分彪悍,几乎家家都会习武。马车一直行到村子里最大的一间房屋前,姒云浩抱起昏迷的女子下了车,进入屋内,娰天圣紧急跟在娰云浩身后,生怕会跟丢。从屋内走出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看到姒云浩怀里抱着的女子,大惊失色问道:“云浩,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若兰怎么会昏迷?”“爹,我先去安置好若兰,一会儿再来向你汇报。”说着,姒云浩向着里屋走去。安置好了女子,姒云浩回到大厅,“又是那些人?”老人问。姒云浩点了点头,说:“嗯,出了他们还能有谁?”“他们还不死心,这么多年了,还要置若兰于死地。”老人愤恨地说道。“对了,爹,你看”姒云浩从身后拉出藏在他身后的姒天圣,“咦?这是?”老人疑惑的看着姒云浩,“爹,这次,若兰能够幸免于难,全靠他了。”于是,姒云浩将之前发生的事情与老人说了一遍,老人听后暗叹了一声,说道:“既然你觉得让他留下,那就留下吧,族中外族血脉还是有的,你自己处理好就行了。”“好的,爹,来,天圣叫爷爷。”姒云浩摸了摸姒天圣的头说道。姒天圣明亮的大眼睛直直地看着老人,怯怯的叫了一声:“爷,爷爷。”老人点了点头转身走了。之后,姒云浩安排姒天圣在客房住下。“爹,你回来啦!”从外面跑来一个小女孩,梳着两条辫子,“爹,娘没事吧?”小女孩兴冲冲问。“哦,你娘已经没事了过几天就好了。”姒云浩抬头一看,却发现小女孩的注意力并不在他身上,全盯着姒天圣看。“哦,他是我带回来的,要不是他,你娘就,,,,”姒云浩还没有说完。“乒!”的一声,姒天圣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拳打倒在地,“要你欺负我娘。”小女孩瞪了姒天圣一眼,“爹,你看我厉害吧。”姒云浩吓了一跳,连忙止住小女孩,说道:“胡闹,我是说如果没有他,你娘就回不来了。”于是姒云浩简单地讲了一下又道:“去,快去给你哥哥道歉。”小女孩扭捏着来到姒天圣面前,一双小手使劲的搓捏着衣角,红着脸小声地说:“对,对不起。”姒天圣尴尬地笑笑,忙说:“没关系,没关系。”小女孩忽然转头瞪着姒云浩不高兴地说道:“凭什么,原来族里就我最小,现在他刚来,就可以做我的哥哥,凭什么呀!”姒云浩也回瞪着她,说道:“没有什么凭什么,他比你年纪大,当然是你哥哥。”又对姒天圣说道:“天圣啊,这就是我女儿姒天雪,以后你与她要好好相处。”姒天圣点了点头说:“知道了,大叔。”“小雪,我可警告你奥,别欺负你哥。”姒云浩有瞪了一眼姒天雪,转身走了。“哼”姒天雪看了姒天圣一眼,看他一副邋遢的样子很不顺眼,虽然姒天圣在来之前已经清洗过了,但邋遢的样子还是一眼就看得出来。姒天雪冷哼了一声也走了。留下姒天圣一人在大厅,姒天圣尴尬的笑笑,转身也离开了,他来到姒云浩为他准备的房间里关上门。他要好好梳理一下这几天的事情以及今后所要面对的是怎样的生活。

  这几天来,姒天圣对于周围的环境已经有所了解,知道了那昏迷女子名字叫做梦若兰,整个村子都是姓姒的,而他新认的爷爷就是这姒氏一族的族长,小丫头姒天雪自然也是这位老族长最疼爱的孙女了。这几天,姒天圣平常没什么事情就很少出去,他最感兴趣的事就是看那些庄稼汉在广场上习武。想起当时的情景,那时姒天圣正看得起劲,忽然听到一声暴喝:“小鬼,来这里干什么,一边待着去,这里不是小孩子该来的地方。”姒天圣看到一人凶神恶煞地走来,吓了一跳,撒腿就跑。跑了一会,也没发现有人追来,于是又偷偷地看。渐渐的庄稼汉们也习惯了有这么一个小孩在一旁观看。很多庄稼汉都觉得很受用,因为平常他们习武没什么人爱来搭理他们,有这么一位小小观众,他们舞得更起劲了。姒天圣看着他们舞枪弄棒,将那些技巧默默地记在心里,回到房间里,关上房门,一个人偷偷地练习那些技巧,自从看到那些庄稼汉们习武,和大叔他的绝世武功,姒天圣就励志也要学会高强的武功这样就能救回他的小姐姐了,他想如果自己有绝世的武功,爷爷奶奶也不会被杀了,小姐姐也不会被抓了。这几天,姒天圣倒是跟小丫头姒天雪打成了一片,虽然姒天雪并不认同他这个哥哥,总是“跟姐走,跟姐混。”之类的话,但是对于这个新来的小孩很好,有什么东西都与他一起分享,当然了,姒天圣所要付出的就是每天给姒天雪讲外面的故事,对于这个从未出过村子大门的姒天雪来说,外面的故事总是充满新奇。过了几天,姒天圣终于等到了梦姑姑的苏醒,梦姑姑也是大叔让他这么叫的。这天,姒天圣看完习武回来发现他家门口挤满了人,仔细听后,才知道梦姑姑醒了,又好像是说什么血脉觉醒了,成为了先天高手,但这已经不是姒天圣所要注意的了。好容易挤过了人群,走进大厅,见老族长、大叔和梦姑姑坐在一起谈话,姒天雪也乖乖的依偎在她母亲身旁,“爷爷。大叔,梦姑姑!”姒天圣在门口叫了一声,“是天圣啊,快进来。”梦姑姑招招手,姒天圣走到梦姑姑身旁,梦若兰摸了摸他的头,对姒云浩说道:“谢谢你啊,浩哥,你能将他带回来真是他好了,我一定要像对待亲生孩子一样对待他。”姒云浩笑笑,说道:“对我用得着说谢谢吗,不算他奋不顾身救你一命,单凭他悲惨的遭遇我也会带他回来的。”随后几天,梦若兰对姒天圣一直无微不至地照顾,甚至都发现了姒天圣在偷偷地练习武艺,将这件事告诉了大叔,姒天圣以为大叔会狠狠地批评他,谁知大叔非但没有批评他,反而夸他小小年纪有志气,非常支持他,就让他在自家后院里练习。之后那么多天,姒天圣每天在后院习武,他大叔有空也常常指点他一下。每当梦若兰走过后院看到姒天圣并不规范的动作,乱打一气,都是笑着摇了摇头。虽然,大叔和梦姑姑对他很好,其他人却不会怎么想,其他的族人很是看不起他,毕竟他只是一个外人,还是个流浪儿,大人们戴着有色眼镜,小孩们更是肆无忌惮了,知道姒天圣每天都去广场上,就天天在他回家的路上欺负他,玩弄他。每次回家都会被他们刁难一番,姒天圣也尝试着反击,但他发现那些欺负他的孩子不仅年纪比他大,而且力气也比他大很多。即使自己会了那些三脚猫的功夫,但还是受欺负。常常被欺负得鼻青脸肿回来,姒大叔梦姑姑每次看到他被欺负的回来,皱着眉头告诫他不要跟他们一起玩,姒天圣只是说没有。当然大叔他们总不会为了他去与别人理论,因为毕竟这只是小孩子之间的事情,大人是不可以管的。久而久之,大叔他们也不再说了。有时,姒天雪实在看不下去,就帮姒天圣教训了那些欺负他的孩子。但别人怕姒天雪,因为她是老族长的孙女,是族里的小公主,有一个人却不怕,那就是族中大长老家的曾孙子,大长老比老族长还要大一辈,也非常疼爱这个曾孙子,所以这个叫姒天重的人并不怕姒天雪,反而是常常去欺负她,所以每当是姒天重带头去欺负姒天圣的时候,姒天雪就没辙了。姒天圣却为此对姒天雪更加好了,他们俩的关系也是一天比一天好。这一切却更加促使姒天重他们欺负姒天圣了,他们嫉妒一个外人与族里的小公主那么好。姒天雪是族里最漂亮的女孩,这不仅是小孩子们这么认为,连大人们也是这么认为的,因为梦若兰本就是族里最美的女子。姒大叔和梦姑姑并不常常在家,平常都是邻居家照顾姒天圣和姒天雪的,碍于姒云浩和梦若兰的面子,他们对于姒天圣和平常孩子一样,邻居家的孩子姒天阳却是与姒天重一起欺负姒天圣的,所以每当姒天圣去姒天阳他们家吃饭,总是免不了一顿嘲弄。姒天阳的父母碍于姒云浩才会照顾他,见自家的孩子敌视他,就更加不待见他了。吃饭时别说是吃到荤菜,就是素菜也不一定吃的到,常常就吃白饭。姒天阳他父母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但看看又不行总不能一天到晚都让姒天圣吃白饭啊。于是就与姒天圣分开吃了,到后来,他们家总是早早地吃完了,给姒天圣就剩下一些剩菜剩饭了,对此姒天圣只是默默承受,他好想找个人诉说自己的苦楚,大叔、梦姑姑?都不行,他们给予他的太多了,他不想给他们添麻烦。姒天雪,又不行,她知道后说不定做出什么大事了,她是没事,自己就惨了。只能晚上一个人在房中默默流泪,自咽苦果。直到有一天,厄运再一次降临到姒天圣头上。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