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灵异 >

阴阳推拿师小说

阴阳推拿师

阴阳推拿师

10.0

手机阅读

来源:mobantianxia

作者:一起嗨

时间:2020-01-23 12:10:34

小说主人公是何明的小说是《阴阳推拿师》,它的作者是一起嗨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书中主要讲了:自己是一个假的盲人推拿师,这天招待了一个顾客,叫秦岚,秦岚是个非常有钱的女人,在给他推拿的时间,自己却发现秦岚的后背在不停...可只要多看两眼,就不难看出,他铁青的面孔,还有那对毫无生气的眼睛。我记得以前看书的时候,书里面说,无论一个人生前和你关系多么好。只要死了,就会变得六亲不认,尤其是胖子这样死于非命的。当下,我膝盖一软,直接就跪在了地上。“胖子,你虽然死的惨,但是真的和我没一毛钱关系啊!你就算回魂了也别来找

这时门开了,师父一身雨水的进了屋。

“哦,这是师父的一个朋友,来看病的,你快去准备下应用物品吧。”师父正擦着雨水,忽然推了我一把说道。

观察完镇长的情况后,师父明显有些迟疑,但还是答应救他了。两人进入密室,师父再三叮嘱我一定要守好门口,千万不能让人打扰到他。

我以为我看错了,赶紧揉了揉眼睛想追上去看仔细,可密室的门已经被关上了。

像往常一样,我寸步不离的守在密室门口,听着雨声稀里糊涂的打起了瞌睡。

这时师父又催促我:“快点去,别浪费时间!”

师父会一种极为诡奇的推拿手段——阴阳通脉法,可无论我怎么求他,他就是不肯教我。怕我偷学,每次用阴阳通脉法救人,他都会进到密室去。

等着等着我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半梦半醒之间,我听到好像一直有人在我耳边低语,问我人死之后还能活多久。我纳闷,人死了就是死了,怎么可能还活呢。

他始终低着头站在进门的位置一动不动,雨水沿着他黑色的长斗篷滑下,弄湿了一大片地板。我想招呼他把衣服先脱下,可手刚伸过去,师父就朝我一瞪眼让我别管他。

我赶紧递过条毛巾,帮师父款下湿透的外衣。等我一转身的工夫,发现身后竟站着个人,吓我一激灵。

由于我看的太入神,一不小心踢到了脚边的什么东西发出声响。师父当即停手,怒吼一声:“混账,滚出去!”

大概过了一个多月,突然听到消息,说镇长死了。

知道这事后,师父几天都阴沉着脸,没事就往镇上跑,打听镇长的确切死因。

我足足在门外跪了一天一夜,师父的心才算软了下来。在这之后,我再没敢提过让师父教我阴阳通脉法了。

我哦了一声,小跑着去准备了。

这天,师父早早的就出去了,很晚了还没回来,外面又下起了大雨,我十分担心。

胖子的灵魂像是水面的波纹一样的抖动着,此时的他猛然间一看,好像和活着的时候没什么两样。

可只要多看两眼,就不难看出,他铁青的面孔,还有那对毫无生气的眼睛。

我记得以前看书的时候,书里面说,无论一个人生前和你关系多么好。

只要死了,就会变得六亲不认,尤其是胖子这样死于非命的。

当下,我膝盖一软,直接就跪在了地上。

“胖子,你虽然死的惨,但是真的和我没一毛钱关系啊!你就算回魂了也别来找我啊!”

我一边说着,一边急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而且我从来也没干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额……那个硬要是说的话,我确实是骗你说我是个瞎子,但我实际上不瞎,视力还好的很。”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不由得有些心虚,虽然我觉得胖子不可能因为我骗他我是个瞎子,他就弄死我。

但是这小子都死了,谁能猜出一个死人心里的想法?

就在我忐忑着要不要赶紧逃跑的时候,只觉胖子的声音如同一阵从远处吹来的风一般,在我耳边响起。

“我就说你小子不是瞎子了,你还在那跟老子装!”

唉?胖子死都死了,怎么还老子老子的,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死性不改?

但是听到胖子的声音好像没有那么恐怕,我壮起胆子抬头看了他一眼。

只见胖子低头朝我露出了一个鬼气森森的笑容,咧开的嘴巴里虽然没有青面獠牙,可是看到月光下如白骨般的牙齿,我还是觉得慎得慌。

我急忙低下头,不敢去看胖子,口中却是真情实意的说道:“反正,冤有头债有主,谁能死的你,你就去找谁,别来找我。”

“我可没去找你,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怎么……怎么叫送上门来的?”我急的额头上流出豆大的汗水:“我来这可都是为了你好啊!我是觉得你死的蹊跷,所以想看这里有没有什么证据!你可别恩将仇报!”

胖子沉默了半晌后,才又发出了他那听不出任何感情波动的声音:“还算你小子有点良心,起来吧,别跪了,要跪以后清明节去我坟头跪。”

“肯定的!肯定的!”我说着话,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胖子,你就安心去吧,回头我一定给你烧纸钱,给你烧房子,烧女人,一妻一妾两房子,你看怎么样?”

没想到胖子听了我这话,胖子的表情终于出现了变化,他的嘴角耷拉了下来,露出了一个哭泣的样子,同时眼角有两行液体缓缓滑落。

我原以为那是眼泪,可是很快就发现了,那不是眼泪,而是两道殷红的鲜血!

房间里突然一股不知从哪里来的狂风,吹的我浑身每一个毛孔都竖了起来,在这令人毛骨悚然的狂风中,我感受到了一股叫做怨气的寒意!

妈的!眼看胖子好像失控了,这时候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当下,我没有任何的犹豫,抬起脚就向着我翻进房间的那扇窗户狂奔了过去。

可是还没等到我跑到窗户前,原本打开的窗户忽然啪嗒一声,给关住了!

胖子这**是不打算给我活路了!

我心中一横,想着横竖一死,干脆死的壮烈点,于是我愤怒的大声骂道:“胖子,你这个**!仗着自己是死人就来欺负你爷爷我?行,今天你弄死我,老子死了也变成鬼,到时候看老子怎么**丫的!”

原本还在卫生间门口站着的胖子一下子瞬间移动到了我的面前,此时他眼睛里流出了的血水,已经像是喷泉般的四处喷溅,溅了我一脸。

我耳边响起了胖子呜呜的哭声:“我死的惨啊!死了都不说了,连个儿子都没有,连未完成的心愿都没有人帮我去完成!呜呜,我好可怜啊!”

我心中虽然害怕,但还是听出了胖子的话有点问题。

什么叫连个儿子都没有?你丫泡不着妞怪谁啊?难不成要老子给你当儿子?

士可杀不可辱!

我愤怒的骂道:“你个王八蛋,要老子当你儿子?做梦去吧!不过如果你能放我一条生路,你有什么没完成的心愿我去帮你完成,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听了我后半句话,刚刚的狂风瞬间消失了,而胖子眼角喷射出来的鲜血也停住了。

他一脸期待的看着我:“刚才你说的话,你可当真?”

“当然!”我用力的点了点头:“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那好。我就放你一条生路。”胖子的手向房间里凳子指了过去:“你把这张凳子搬到卫生间里去,然后站在凳子上面。”

这小子又搞什么鬼?

我心中虽然有点不愿意,但还是把凳子搬进了卫生间,毕竟,能不死,最好还是不要死了。

这家宾馆的卫生间不大,刚好只能放下一张凳子。我站上了凳子后,又向胖子问道:“然后呢?我要干什么?”

“把上面的板子推开!”胖子的手指了指上面,这个动作我见过,我刚一看到胖子的灵魂时,他就是这个动作。

板子后面有什么呢?难不成胖子是在这藏了一笔钱没花完,想让我去帮他把钱花完?

说实话,我多少还是有些期待的。

我把手摁在了卫生间的天花板上,左右摇晃了一下,可是天花板纹丝不动,看上去好像根本不能打开。

就在我疑惑之际,只听胖子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你傻啊?不会往上推么?”

我的脸不禁一红,妈的,居然被一个鬼给嘲笑了。

我原本还想回两句嘴,可是回头一想,胖子死都死了,还跟他叫这个劲干什么。

于是我点了点脚尖,把头顶上的天花板向前推去,只听啪嗒一声,天花板虽然被我给推开了。

但是有两个东西直接掉在了我的脸上,差点没把我鼻子砸歪。

“**,什么鬼东西!”我下意识的骂了一句,然后伸手从我脸上把那两个东西拿了下来。

只听胖子阴森的笑道:“可不是鬼东西么?这是我的遗物!”

我叫陈三,因机缘巧合,从八岁起就开始跟师父学习推拿。师父在当地是很有名气的推拿大师,用推拿术帮很多人摆脱过病痛,甚至还救过不少人命。

正盯着研究,却好像被他发现了似的,抽冷将半截手掌收了回去。

到里边借着灯光一看,镇长脑袋上被插满了银针,活像个刺猬。鼻孔外露着一条虫子的尾巴,师父正小心翼翼的把它往外面拽。而虫子似乎不想出来,拼了命的往里钻。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