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小说 >

乾坤宝镜小说

乾坤宝镜

乾坤宝镜

10.0

手机阅读

来源:bjkgjlu

作者:鲤鱼爬门

时间:2020-01-13 11:04:08

山里少年获得天地灵宝市

  到了家门口,发现门前有一匹骏马,秦逆立刻知道谁来了,是他最喜欢的二叔。在秦逆心里,二叔是这个世界最好的人,也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记得几年前,和二叔一起下山去县城看父亲,路上碰到一只白眼虎,二叔上去一拳就把猛虎打死。后来听村子的人说,这种白眼虎特别厉害,只有修炼出真气的高手才能打死这样的猛虎。村子里的孩子之所以能习武,全靠二叔用命搏来的一本人阶下品功法,据二叔说,这本功法,是从一名受伤的武师手中夺得的,当然也付出了惨烈的代价,他们整个大队百来号人,就剩下他这个小队长和那名教秦逆习武的那名壮汉了,本打算把抢来的功法献给朝廷的,但对朝廷处置伤残的将士的方式感到寒心,二来,他是有私心的,希望子孙后代有人能凭借这本功法,创立一个强大的秦氏家族。

  “阿牛,起来了…….快起来了,晨练的时间到了”,听见母亲的声音,阿牛很不情愿的睁开那双朦胧上的双眼,突然,似乎想到什么似的,飞快的穿上衣服,奔出门外,朝着山的那边跑去,母亲则在后面不停的喊:“小心点,小心点……….”。少年似乎没听见,仍朝这山的那边飞去,很快的消失在清晨朦胧的天色中。母亲只有无奈的笑了笑,然后转身进了屋子,口里还似乎还说着些什么。

  当然了越高阶的功法,要求的资质越高;各种外界的条件,和自身的资质都是影响功法效率的重要因素。而且天阶功法已经是传说中的存在了,现在流传的世间品阶最高的功法,也不过是地阶中品,而且只有那些大型和超大型的国家才会有地阶功法,至于人阶功法大中型国家才可能会有,一般小一点的国家,有凡阶功法就不错了。而秦逆所在的金国,作为一个大中型国家,也仅仅只有一本人阶中品功法。

  这名叫阿牛的少年,本名叫秦逆,之所以叫阿牛,是因为从他六岁开始,就比其他的孩童长的壮实,到了八岁,气力已经比一般的成年人大了,大人们说他就像一头牛犊,慢慢得,阿牛这个名字就这样在村中流行开来,而他的父母也觉得这个名字不错,就这样他就有了这个名字——阿牛。至于秦逆这个名字则是他父亲取得,好像是因为他是在他们家逃兵灾的路上生下的,起名字的时候,秦父习惯性翻找秦家某位祖先留下的古籍,据说这位祖先曾今中过状元,那时也是秦家最昌盛的时候,虽然是七八代以前的事了,但每每谈到这事秦父总是眉飞色舞,而旁边听着的村民,则露出了无限的向往之情。据说当初秦家之所以能在村子里落脚,一大半原因是因为这。对于普通的山民来说,有一个状元的子孙后代做邻居同样是一个值得自豪的事。同时也因此秦逆没有阿毛,阿狗这样的名字。大概是秦父觉得取这样的名字,会对不起曾经的状元祖先,也因此每每取名的时候,就会直接从书上找个字,结果找到了一个逆字,觉得很应景,就这样这个少年就有了逆这个名。

  走进屋子,秦逆一眼就看到坐在桌子旁的二叔,二叔盯着秦逆,然后缓缓的对他说:“你以后打算做什么啊”。秦逆不明所以,摸了摸头,傻笑了一下。二叔知道会是这样,就把他的想法说了出来:“一,等你15岁的时候,到县里做一名县兵,等我退位之后,你就接过总兵的位子,说不定将来立功,能到郡里谋得一官半值,甚至到朝廷里;二,明天跟我去县上,神医门在县里的分舵最近在招收弟子,以你的资质,即使不能弄个内门弟子,也必定能弄个外门弟子当当”。见秦逆没说话,他继续说道:“不要小看了那些门派,即使是朝廷也不敢得罪他们,尤其是神医门,势力之大,即使是邻国晋国的国君见了他们的门主也要礼让三分。当然了,江湖门派之间拼斗,仇杀比起国与国之间战争更加频繁,更加血腥,当然回报也是丰厚的,比之朝廷不知强了多少倍,如果实力强劲,往往数年就能称霸一方。”

  没过多久,秦父,秦母,和二叔一起出来了,二叔看了看秦逆,向他招了招手,示意跟着他一起进屋,似乎有事对他说。本来秦珍也想跟着一起,但被秦父,秦母拦住了。小姑娘嘟了嘟嘴,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非常惹人怜爱。

  过了一会,见秦逆仍没吭声,他急了,其实他很想秦逆去门派,因为混官场,能力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能受到上位着的信任,这种信任是建立在人脉和时间上的,想在一个大点的郡做一个实权的官,往往需要2代以上的积累,想在朝廷上出头,没有个3代,就别想了,想做到王侯,没有五代以上,是不可能,除非是在大的战争中,立了特大的战功,才可能提前些,当然,仅仅是提前些,在官场想一步登天是不可能。然而武林门派则完全不同,基本只看武功高低,简单来说:有多高的武功就有多高的位子。在他看来秦逆要资质有资质,要功法有功法,想在门派内混出头,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比起去走仕途强多了,当然了,正如前面所说的高风险,高回报。因而他希望秦逆自己选择。

  其实秦逆是知道想成为先天高手是多么困难的事;从二叔那里知道,武学有五个等级:武徒,武士,武师,大武师,先天。武徒基本是受过点拳脚的训练,差一点能对付两三个普通人,好一点的能对付七八个普通人;武士则是练出真气,并能将之附到腿脚,或武器之上,没经过训练普通人想通过人海战术围死他,很难,唯有那些二三十个经过训练的武徒,配合阵法,且不计自身生死,才有可能将之围困而死;至于武师,最明显的特征就是能将真气外放,想通过人海战术围死,不仅需要武徒级别的数百名士兵,还需要上百名长弓手配合,才能最终围殴致死,毕竟武师不能将真气布满全身,弓箭手对他伤害是很大的;至于大武师,最招牌的技能就是真气甲——真气布满全身形成铠甲,如果没有大武师从旁协助,想围死他,简直是不能完成的任务,除非这个被围的大武师脑子有问题,不知道逃跑;至于先天武者,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全身真气转化为先天真气,无坚不摧,通过无数次惨痛的教训,得出的结论就是,唯有先天才能杀死先天,在先天高手眼里,先天以下皆为蝼蚁。

  秦逆最喜欢听二叔讲外面的事了,他对外面的繁华世界充满了无穷的向往,同时也希望自己能成为二叔口中能飞天,遁地的先天武者。

  因此不管心里多么急切,他也没催促秦逆,因为他知道这是秦逆的人生,只有他有权为自己选择。因而,就没有再说什么了。过了许久,秦逆见二叔仍没说话,终于鼓起勇气,问了一个让他二叔目瞪口呆的问题:“选哪一个,可以成为能飞天遁地先天武者”,也许是二叔惊吓过度,不小心被茶水呛到了,秦逆虽然为二叔的惊讶感到莫名奇妙,二叔不是说过他曾今与先天武者一起作战过吗?用的着这么惊讶吗?但还是上前帮二叔拍了拍。这位二叔不的不感叹: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记得当初看秦逆还小,不懂事,就把道听途说的有关先天武者的故事,放在了他身上,没想到这臭小子的记性这么好,过了四五年还记得这事。金国的确是有一个先天武者,但是,只要金国没有亡国之危,是绝对不会出手。即使出了手,也不是他这样的普通士兵所能知道的,更不用说让普通士兵看到了,据他的上官的上官说,先天高手体内有的不是普通真气,而是先天真气,虽然只加了先天二字在前面,但效果完全不同,普通的高手,不管事武士,还是武师,甚至是大武师,基本都是碰着就伤,擦着就亡。

  然后,秦逆假装生气的说:“怎么每次都这么不小心,也不怕把自己摔着”。虽然这样说着,但秦逆心里还是暖暖的,同时也酸酸的,并下定决心。将来一定要买吃不完的糖果,玩不完的玩具给小妹。

  一样,把拿着糖果手仍往秦逆身前递,秦逆没法,接过糖果后,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败在了那双清澈大眼睛下。

  普通武者等级之间的差距再大,还可以用数量来填,而先天高手与其他武者的差别,则已经是人与蝼蚁的差别,不是能用数量来弥补的,你可以想象,想由蝼蚁变为人,是什么样的难度。

  秦逆虽然看起来有十二三岁的样子,仅仅是因为比同龄的孩子壮了很多而已,其实他也就十岁而已。秦逆有两个大哥,一个小妹,他和小妹跟着母亲住在家中;大哥,二哥则在县城里帮父亲打铁。秦父是这一带有名的铁匠,不管是打的锄头,斧头,还是菜刀之类的,都会比别的铁匠多用几年,就因为这样,特别受以前铁匠铺的掌柜器重,前几年掌柜的死了,他儿子又不想做铁匠,就把铺子盘给了秦父。

  秦珍大概知道哥哥不是真的生气,笑了笑,好像没事

  “三哥,今天你怎么又迟到了?”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声突然想起;秦逆很无奈的看了女孩一眼,这是一个七八岁的女孩,她有着一双闪亮眼睛,冻的红彤彤的脸蛋,显得特别的可爱,这就是秦逆的小妹,秦珍。面对这样的问题秦逆无言以对,好在妹妹在这个问题上也不怎么纠结。

  秦逆从二叔那里知道,世间将功法分为天,地,人,凡,四阶;每阶又分为上,中,下,三品。至如哪些无阶,无品的不入流功法,是不能修炼出真气的。功法之间的差距之大是你无法想象的,低一阶与高一阶整整有着10倍的差距。这样算来,一名修炼天阶功法的人,修炼一天,与修炼凡阶功法的的人,修炼1000天的效果是一样的。

  这时场中的瘸脚壮汉看到了那名叫阿牛的少年,然后用手势比了比,少年应当是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然后跑到场地的另一边的空地上,同样也开始拉开架势,练习拳法,虽然与其他少年所习得是一样的拳法,但看起来有一种别样的气势,是的,这名看起来差不多十二三岁的少年此时似乎是一只下山的猛虎,让人生畏。那边的壮汉看了看这边,眼中瞬间充满了期待,赞许,羡慕,甚至有那么一丝丝嫉妒。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