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

情深意重小说

情深意重

情深意重

10.0

手机阅读

来源:souci

作者:梧桐阅读

时间:2019-12-01 10:01:23

《情深意重》关于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讲王小光,安装蓝间的事迹。情深意重约52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之后,他一边端详着那辆自行车一边啧啧的贬损说:“哎呀,这车够破的,连铃铛都没有,你瞧这皮带磨的,哎哟……”

我咬咬牙,从牙缝里说:“好吧,车归你了。”

安蓝开的这个姐妹饭店一共有三个人,安蓝是这个饭店的老板兼小工,因为买卖开的小,养不起太多的人,所以她也和其他人一样的干活。用安蓝的话说:她既是饭店的主人也是饭店的仆人。开饭店是个特殊的服务行业。尤其对女服务员的外貌形象,还是有一定要求的。女孩长的歪瓜裂枣是干不了服务员的。比如那些上档次的饭店,人家那里的服务员长得标准极了,个个亭亭玉立,笑起来像花一样。客人到这样的饭店用餐就算吃咸菜就窝头那也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安蓝当然也懂这个,所以她选择阿华当服务员。阿华是川妹子,人长得白净漂亮,说一嘴非常蹩脚的北京话。尤其那对大***很是出众,往客人面前一站,财源必然滚滚。也许安蓝这就看中这个请她来的。不过阿华除了公关以外,她也得刷盘子洗碗,什么脏累活都有她的份。这叫庙小养不起大神仙。最后一位就是厨师老刘,老刘今年六十有二,据安蓝说,老刘人品不错,工作兢兢业业,从不偷奸耍滑。不过,老刘实在老了点,他可能是整个北京最老的厨师了。那么安蓝为什么放着年轻厨师不找要找老厨师呢?安蓝告诉我说,老厨师的好处多了。首先,老厨师在做人方面让人放心,老厨师保证不会和女服务员发生狗扯羊皮的关系。即便他有那个心也没那个力。在别的饭店,年轻厨子勾搭女服务员的大有人在;或者老板勾引女服务员让老板娘寻死觅活的也屡见不鲜。

“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离家出走时,是步行二十里路才乘上的汽车。”

饥饿无时不刻的在折磨着我,我愈是刻意忘记它,它愈是在我脑子里晃动,每分每秒都在提醒我,该吃点东西了。我忽忽悠悠站了起来,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可口袋里比寡妇的被窝还要干净,连买个馒头的钱都找不到。我颓丧的又坐了下来,呆呆的望着这街上的人群,由于饥饿难耐,在我眼里,那些人仿佛都像肉包子一样晃来晃去。人要是饿急了,他的思维就容易退化成其他动物,像饿狼一样虎视眈眈。在以前我从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人吃人的事情,然而现在我相信了。当我看见街上那些美女的大腿,我的胃口霍然产生想咬她一口的欲念,这就是秀色可餐的原始基因。

二大爷赶紧摆摆手说:“得了得了,快别吵吵了。年轻轻的,说话就带刺,哪的事情……我说长潞,给你找的差事你不去,那你就别再指望我了,赶明儿你就自己想辙去吧。”

他非常狡诈的说:“我没开玩笑,这车就值十五块钱,卖不卖随你。”

安蓝生气的说:“你再这么说我就不离你了。在我心目中你一直都是我的朋友,你老是穷客气,那不是故意使我难堪嘛。”然后她乜斜着眼看着我问“你什么时候带上眼镜的?我记得很早以前你脸上没有这种装饰吧。”

我再次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希望总是一次次的落空,当我绝望的时候,我一眼看见了二大爷家的那辆二八车,也就是说,只要把车买了,我马上就能饱餐一顿,这是最现实可行的办法。虽然说卖车吃饭的想法比较消极,也不符合生存法则,可是现实把我逼到这份上,我必须采用消极的手段把自己的肚子喂饱再说。

她感慨的说:“真象一场梦啊,好象现在我还在梦里呢……你吸烟吧?在这随便吸,不碍事。”

“也没什么大的变化,只是越变越穷了。”

情深意重小说名字叫做《情深意重》,这里提供情深意重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情深意重小说精选:这时,他的**妇在旁边不耐烦的扯闲篇说:“爸爸您就别费劲了,人家那么高尚能去缝破鞋?哼,要我看,连自己吃几碗干饭都不知道,还跑出来混呢。”我是个急脸子人,谁要当面辱骂我,我绝不会忍气吞声的,于是我立刻反击她说:“嫂子,我没得罪你吧,你干嘛这样挤兑我?要想赶我走就明说,别拿缝破鞋说事情,我讨厌破鞋!”“你……”二大爷赶紧摆摆手说:“得了得了,快别吵吵了。年轻轻的,说话就带刺,哪的事情……我说长潞,给你找的差事你不去,那你就别再指望我…

“得了吧你。”安蓝拽着我的胳膊说:“你吃没吃饱我还不知道,赶紧的吧。”

现在我脑袋里除了吃什么也不想了,一个简简单单的“吃。”占据了我的整个思维空间。别人到了中午都忙着回家吃饭,或者坐在饭店里等着服务员伺候,可我呢,都两天没有吃东西了,我的午餐在哪里呢?哪里是我吃饭的地方呢?没有,我看不见为我准备的饭菜。于是我就悲哀的想:人活着要是连自己的肚子都填不饱,那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虽说人活着不单单为了吃,可是要是把“吃。”这个字从嘴里给抠出去,那说什么都是扯淡。肚子是最实在的,你欺骗不了它。

说实话,在我如此一贫如洗的时候我不想遇见什么熟人,何况是安蓝了。假如我要是知道安蓝在金丽桥开饭店,打死我也不会来的。我是个死要脸子活受罪的人。悲观的说,在这种凄惨的情况下被别人认出来就相当于揭开了我心底的伤疤。

“这也忒少点了。”我和他讨价说“你再给我加十块钱吧。”

下午我和安蓝聊天时,我把我来北京所遭受的一切不幸和坎坷统统告诉了她。我想,既然安蓝把我当朋友,那我就没什么可隐瞒她的。

“怎么会呢?”

“我的确吃饱了,再吃也没地方搁了呀。”我再次争辩道。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