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小说 >

江湖语观星篇小说

江湖语观星篇

江湖语观星篇

10.0

手机阅读

来源:bjkgjlu

作者:醉翁一语

时间:2019-11-15 11:03:44

自古有观星一脉,一带一人,谓之观星师。观星者,依星辰变化之理,10年一语,语必成真。可以料后世百年,明日到,晓世人。  然而永安市元年,观星逢变,少天命所归,却无可奈何入魔灭世;应天而生,却偏要和世为敌……观星一脉名动天下,帝王将相,各大名门宗派亦对其敬畏有加,只因观星一语可定天下大势。因此无论江湖之上,或是各国之间,每十年必会掀起一场血雨腥风,发生许多不同寻常的的故事。而这,是其中一件,也是最后一件……。

  江湖有云“自古有观星一脉,一代一人”,世人谓之‘观星师’,又有“观星一脉,十年一语,观星一语,语必成真”一说,其观星辰变化,日月运转,明其理,修其法,得以预知后世兴衰分合,十年一语,可谓玄之又玄,世人起初无人信其言。可几百年之内观星所语一一得证,无一例外,这才有了“观星预世”的说法,也不是没有人想夺其法门或杀了观星师以断了这一脉,可观星之人依天而修,修的是天道,悟的星辰变化之理,每一代观星师,都是当世有数的大修行者,凡妄图杀人夺法断脉者,九族皆戮,无一幸免。因此世人对于观星师,只存敬畏,再不敢妄动杀心。

  一把柴刀横在剑下,没错,一把柴刀。世间再没有一个人能用一把柴刀挡下陆缺的大剑,再没有一把柴刀能古朴如斯,坚硬如斯,却又肃杀如斯,再没有一把柴刀会在刀刃上写上“砍柴”二字,除了那位柴夫老李,除了那柄名刀“砍柴”。

  是的,杀戮过后,天下无声。

  陆缺的神色平静中真正出现了凝重。他早就知道眼前的麻衣老头当年一时兴起手持柴刀杀尽皇帝五千龙甲军,一时兴起又在魔宗手下就下一城连那些名门正派都打算撒手不管的百姓,一时兴起找到天心第一佛和无为第一圣单挑,虽胜负无人知晓,但其随性而为之性与修为之强,可见一斑。而这砍柴刀正是他从寂寂无名一路杀成了位列刀谱第二的天下名刀。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

  许轻眉没有死,她想轻抚婴儿的小脸,想再多看一眼自己也许再也没机会长大的孩子,哪怕一息,哪怕片刻。

  此刻,龙口更漏已滴大半,约么已是四更,囚凤阁内,新帝李瑾负手而立,袖中双拳紧握,指节发白,背对着后面两个跪地颤抖的传话太监。没人能看到这位雄才大略、心狠手辣的新帝神色出奇的严肃,严肃地甚至有些狰狞,他从未如此疑惑,从未如此恐惧,他不该如此,他是李瑾!他是新帝李瑾!他是当朝天子,万人之上,他身怀其他任何人都不知道的绝世修为,他在亲手杀死太子时,在暗自修改先帝遗诏时,他将其余八个兄弟杀死的杀死、发配的发配时,他心中也不曾有半点波澜。但这一次,他慌了,他不得不慌,他怎能不慌?

  “你们快走!我拖住他!”说着,楚天阔疯一般冲向陆缺,他只想拖住陆缺哪怕一息一刻。同时剩下的楚家族人都跑了出来,只想求生。陆缺依然平静,只是看着楚天阔的眼里多了一缕轻蔑。

  但是,楚天阔没有死,他要死死地记住陆缺的样子,让他化作鬼魂也要终生缠绕他,诅咒他,直到他死。

  “罢了,你有幸见到剑三,昭君怨。”陆缺一边手中大剑菩萨蛮朝楚天阔劈下,一边微微张嘴抬舌,一道银光自陆缺口中一闪即逝,下一刻,除楚天阔外,所有楚家人胸口都有贯穿于胸的伤口,立刻奄奄一息,必死无疑,包括楚妻许轻眉。而楚天阔,更惨,一剑划过胸间,森森白骨清晰可见,甚至剑痕所过之处,连肋骨都断的干脆利落。

  “哈哈,哈哈哈哈,除魔,好一个除魔!我楚天阔为他皇帝老儿立下赫赫战功,今天他为了一个狗屁的观星一语要将我楚家赶尽杀绝!”

  “婴儿在哪?”陆缺再问。

  巨剑菩萨蛮重若山岳,这一挥婴儿必死,然而任何能称之为故事的故事到这里都必有转机,从无例外。

  与此同时,李瑾口中的所谓观星一语也渐渐传遍了永安城乃至整个大周……

  同日黄昏,都城北居于深山之中的荒野人家一家三口无故死亡,无人问津……

  身后花云陆缺二人,沉默不语…

  而这还不是让陆缺真正凝重的事,真正让他凝重的是,这李柴夫所决定的事,即使是一时兴起,也必然说到做到,从无例外。而眼下,他显然是要救下这婴儿,那他多半是难以完全完成任务了。

  同日,起阳郡王家遭戮,二百余人皆死。更在尸体遍布的王家门前留有血字:奉天子之意,除初降之魔,绝大周之患。过问者,杀无赦。

  大周皇宫,护龙阁内,李瑾在前,花云陆缺二人在后。

  门口站着的,就是那位“三剑陆缺”,一身粗布衣服,一双破旧的粗布鞋,一脸不长不短的胡茬,脸上并无半点表情,如果非说有什么表情的话,那就是平静,那是真正的平静,连冷漠都算不上,只是平静,因为他的心中只有剑,只有他的剑道,杀人与他无关,灭族也与他无关,与他有关的只有剑。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磨砺剑道,包括杀人。他的剑道的确高深,已是天下第二,此刻,他看着楚天阔,他的目光便是那第一剑,目光中的剑意凌厉无比,若是常人必以心智大乱无力再战,但楚天阔亦是修为不低,况且救子心切,战意高昂,一道目光还难以重伤于他。回过心神,楚天阔握着他的钢刀,直指陆缺。那是一个洞明强者的尊严,他想知道,陆缺是不是真如传说中那样冷漠,那样无敌。陆缺从背后抽出了他的奇大无比的得剑—剑一,是的,他拔剑了,因为刚才的一眼剑意已经足以证明楚天阔足以让他拔出第一剑,那么他就绝不会托大而空手对敌,他只想杀了他,不,他只想提高他的剑道,他只想杀了一直在剑道之上挡在他前面的那个人。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