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青春校园 >

凤栖江湖之嫡女归来小说

凤栖江湖之嫡女归来

凤栖江湖之嫡女归来

10.0

手机阅读

来源:东流小说

作者:狱蝶MQ

时间:2019-11-08 13:02:40

人之前,她是生母痴心错支付,遭吻父亲弃之家庙的文相千金,她是拥有异国血统,却备受宠爱玩世不恭的北凉七王子,院中的柳树在努力的抽着新芽,篱笆上爬满了不知名的藤蔓,一间茅草屋后缓缓冒出缕缕青烟,像极了隐居深山,闲云野鹤的日子。。

    云楼,云国公云城的长孙,护国大将军云斌的独子,而岳翎的母亲云离则是云国公唯一的女儿。当年的云离对还是小官的岳林一见钟情,不惜自降身价,不顾家里的阻拦,毅然决然的嫁给了岳林,陪着他步步高升,却也看着他一房房的纳妾,云离一生尽心尽力的相夫教子,却终换得良人薄性,红颜早逝的结果。而云国公一家常年驻守边关,碍着嫁出去的女儿泼出的水,纵是知道云离受了委屈,也不好横加干涉别人的家事,只是想着有他们一家在,岳林不至于太过分。只是没想到,久别回京,只听的佳人已逝,一子失踪,一女被弃的消息。云国公气的晕倒,而云楼则马不停蹄的赶到清屏寺接岳翎,却被告之,五年前失火,岳家小姐搬去了后山。走在绵延崎岖的山道,云楼不敢想象,从小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小表妹,如何在这里挨过五年光阴,直到他看见,小院里那熟悉的身影,和那一双冷若冰霜的眼睛。如今的岳翎出落成了大姑娘,可却没有这个年纪该有的恬静活泼之态,反而站在那平添了沉稳和威慑力,以及云楼很不想承认的心底感觉到的岳翎眉宇间的戾气。云楼还记得,出征之时,年幼的她拉着自己的衣袖哭的梨花带雨的模样,还让他许诺:“他要带着边境的礼物,来参加她的生辰。”可如今云楼回来了,岳翎此人是熟悉的人,却看不到半分旧时的影子,可想而知,这些年岳府的日子该是如何艰辛,生生逼得云离姑姑那样明媚的人,香消玉殒,而自己活泼可爱的小表妹一夜成长,成了如今的模样,一时间云楼的心里五味杂陈,不知如何消化,不长眼色的岳福偏偏此时触了他的霉头。

“你究竟认不认错?”

    云楼被岳翎这八爪鱼一般的拥抱弄得哭笑不得,费了半天劲,方把她从身上扒下来,摸摸头,温柔的说:“走吧,爹和爷爷还等着你呢”。两人转身就要离开,却被岳福挡在了身前。本来被当作透明人,岳福已是心生不爽,现如今自己要接的人,却被轻而易举截了胡,如何能忍。云楼看着拦下他们的人,眼中早没了刚刚的温柔神色,那凌厉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死人,“让开,回去告诉文相,翎儿现在跟岳家没有任何关系。”

    “无礼······”岳翎反复咀嚼着这两个字,慢慢站了起来,将雪灵拉到了一旁,看着岳福,突然笑了,只是那笑在岳福看来,有些毛骨悚然:“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个无礼法。”

    院中的柳树在努力的抽着新芽,篱笆上爬满了不知名的藤蔓,一间茅草屋后缓缓冒出缕缕青烟,像极了隐居深山,闲云野鹤的日子。

    “我没做,为何要认?我没错,为何要跪?”

    云楼自是认识岳福,也知晓了这些年的事情。岳林已将原来的秦姨娘抬为平妻,她的一双儿女云宁、云静、云杉自是一跃成了嫡子、嫡女,诺大的岳家怎会有岳翎的容身之处,所以今天纵是岳林在此,他也必须带走岳翎,何况如今只有一个小小的管家。一记眼刀过去,撞开眼前的岳福,云楼牵着岳翎离去。从身边过时,岳翎转身看了岳福一眼,只一眼,岳福便觉得周边似有凉风刮过,只看的他忘了阻拦。岳翎被云楼小心翼翼的扶上马车,一行人慢悠悠的离去。看着被甩在身后的岳家众人,又看看前面频频回头瞭望的云楼,坐在马车里的岳翎,嘴角弯起了弧度,懒懒的靠在了马车里的小榻上,喃喃道:“好戏开始了。”

    中年男子被岳翎的举动惊的一口气卡在喉咙里,想他岳福,堂堂文相府的管家,追随文相20年,连现在的夫人小姐都要予他三分薄面,而如今岳翎一个被罚家庙思过的落魄小姐,竟也敢如此慢待于他,思及此,也顾不得尊卑礼节,岳福挺直了腰板:“既然大小姐不肯赏脸,那别怪老奴无礼了。”说着就招呼身后的婆子准备上前,屋里正在烧水的雪棋,一个箭步冲过来,将岳翎护在了身后。

    都说有因才有果,苦果她尝了,可是这因又是何人种下。是她表里不一的姨娘,还是心如蛇蝎的姐妹,亦或是满心全是名利地位的父亲。从人人艳羡到万人唾骂,不过是因为一碗经过无数人之手的安胎药,她岳翎的父亲,北凉王朝的丞相,硬生生逼走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发配走了自己的亲生女儿,父亲二字,在岳翎看来,多么讽刺的字眼。

    “大小姐,请您随老奴回去吧。”立在眼前的中年男子弓着身子,低眉顺眼,貌似恭敬,语气却是满满的不屑:“大小姐思过时间已到,相爷开恩,特命小的前来迎您回府,还请大小姐不要让老奴难做。”

    只因她现在娘亲离世,哥哥失踪,爹爹不疼,外祖尚未归京,连这种不入流的小人物都要对她无礼。因何,曾经被众官家小姐羡慕,百姓赞叹的岳家嫡女,变成了父亲眼中因妒生恨,毒害庶母的孽女;又是因何,被皇上亲赞“倾国倾城,精才绝艳”的文相千金,落得家庙思过,栖居山林的下场,

    “爹,妹妹是无辜的,为什么您就是不信呢?”

    北凉三十六年,北凉王朝文相岳林之女岳翎因妒生恨,毒害庶母,被逐家庙思过五年,其子岳翔愤而离家,下落不明,为抚秦氏失子之痛,岳相抬妾为妻,消息一出,轰动京城······    春寒料峭,纵是阳光万里,却仍有丝丝凉意。

    “岳翎,你跟你那个短命的娘一样,注定要被我踩在脚下······”

    远远看去,这女子红衣加身,白纱覆面,豆蔻年华,合该眼含流光,温柔似水,只是于岳翎而言,那紧闭的双眸,早已清冷似冰,纵泰山崩于前也兴不起任何波澜。

    美目轻睁,微微坐起,岳翎的目光打量着眼前的人,慢悠悠的开口,声音清脆空灵,像那山间的百灵鸟鸣般悦耳:“这里没有什么大小姐,请回吧,还有,麻烦让让,你挡着我的太阳了。”说完,又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躺了下去。

    看着不断变幻神色的岳翎,岳福心里也是惴惴不安,总觉得现在的大小姐跟五年前的判若两人,五年前的大小姐稚气未脱,可如今那双漂亮的凤眸却只剩了瘆人的寒意,正思考着要不要继续动手。小院的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身着湖蓝锦衣的男子来到了他们面前,少年不过十五六岁,却生的一副温厚公子模样。“翎儿,我来接你回家了。”少年朗声道,声音还有点激动。岳翎看着来人,嘴角终于浮上了一抹微笑,不知不觉红了眼眶,男子上前伸手摸了摸岳翎的脸,道:“小表妹,你受苦了。”听到这一句,岳翎终是忍不住扑进了少年怀里,一声云楼哥哥道尽多少年心酸苦楚。兄妹相逢的场面何其感人,一旁的岳福倒是被弄得有些尴尬,一时不知如何自处。

    “好妹妹,蚀颜蛊的滋味如何?可惜了这张如花似玉的脸那······”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