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北殷王妃:美人谣小说

北殷王妃:美人谣

北殷王妃:美人谣

10.0

手机阅读

来源:hs13

作者:樱桃花落尽

时间:2019-10-26 16:02:40

他是南平市的公主,可以却需要被送往北殷当质子,天高家乡远,自然受尽凌辱,也无人相助。很是欺辱他的人还是当朝北殷王,一个豹子狼般的枭雄。为可以重回故土,荀攸攸的计谋在北殷毫无施展之地,只可以使用他的身体去迎合鹜寡北殷......荀攸攸掀开车帘,果然是远了,风景已大不相同,黄土戈壁,空旷寂寥,只是,她早已无暇多愁善感,家庭突遇变故,父亲与妹妹的命运,如今就系在自己身上,却是,天高路远,再无庇护。。

“公主可醒来,老身来向公主告别。”

荀攸攸被踢醒,正要恼怒,但迅速意识到自己的处境,镇定自若的站起来,看着眼前的男人。北殷王与她四目对视,中途惊醒的荀攸攸眼里残梦未褪,带着湿雾迷蒙,又让他失神片刻。又看到她双颊红肿,表情恢复冷漠。

荀攸攸站在大殿中央随着指示行礼,除了她与身后20名女子,殿堂上全是男人,凶神恶煞者占多数,每个人的目光,都将她们的衣服剥了几十遍。大殿上方身形高大的男子,就是北殷王鹜寡,在他的带领下,北殷从西北一个小小的部落,不断吞并周边部落,最终形成了可与南平分庭抗礼的北殷政权,与南平交战多年,南平擅谋,北殷擅攻,最终分不出胜负,只好割据一方,相互忌惮。

“在大殿上,你不是说什么,你们南平女子,视贞洁胜过性命吗?怎么,我看你比妓女还随便啊,我们北殷最低等的妓女,见了男人还扭捏几番呢。”

荀攸攸知道早晚有这一天,来到北殷,名为使女,实际上,不可能受到尊重,她也不愿意多想,命运早就不受控制,身体算得了什么。

一夜无眠,次日天未亮,门口轻轻传来呼唤声。

他轻蔑一笑,挺身刺入她的身体,僵硬干涩。

荀攸攸掀开车帘,果然是远了,风景已大不相同,黄土戈壁,空旷寂寥,只是,她早已无暇多愁善感,家庭突遇变故,父亲与妹妹的命运,如今就系在自己身上,却是,天高路远,再无庇护。

“这里只有我和你两个人,要不,就免了吧……”荀攸攸自小随父亲云游四方,从不管什么礼教,这一路她也拜够了,实在厌烦那一套。

没有人理她,也没有人停下手中的动作,荀攸攸苦笑,种族之间的仇恨,与生俱来,她尚且如此,那些普通的南平女子,更是如脚下泥土,任人作践吧。

荀攸攸被从地上拖起来,面对着大殿众人,左右脸颊重重的被掌嘴,口中的腥热涌上来,她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一丁点声音,除了清脆而讽刺的巴掌声,大殿一片沉默。一路上,荀攸攸不断地给自己心理准备,剑拔弩张的两个国家,所有的怨气本就会发泄在使者身上,况且,不过是些面子上的折损,或是皮肉之苦,只要能活下去,不让父亲为难,何况妹妹还在太后身边,她无论如何不能倒下去。

见她受了轻薄,不仅默默承受,还低头不语,北殷王不免惊讶,却忍不住讽刺她:

“鹜寡北殷。”他冷淡的说。

“岑公公,一路多谢照拂,您也身不由己,终须一别,还望保重。”荀攸攸再次行礼,目送岑榷离去。

“来人,备马!”

“你们将手中的女子带回去吧,别吵吵嚷嚷,惹得本王心烦。”北殷王终于发话,兀自起身离场,大殿众人在他身后行礼。

热水浸过胸口,肩头又是一阵撕扯的疼痛,镜中清秀的面庞早已不在,两颊红肿,眼眶血丝泛起,一身狼狈。沐浴完毕,身体又累又痛,迷迷糊糊间竟昏睡过去。

荀攸攸缩在床头,枕头被子在一边整整齐齐,她穿着北殷女子闺中常着雪衫,由于身形纤细,显得衣衫空落落,像孩子穿了大人衣裳的稚气,可是腰腹间曲线分明随着博衣衫蜿蜒,香肩斜露,氤氲着若有若无的情欲。北殷女人成熟很早,体型丰硕,少女时代很短暂。北殷王鹜寡不得不承认,纵使阅人无数,这女子身上混合着又纯又欲的气息,令他感到新鲜。只可惜,她是可恶的南平女子。

“跪下。”北殷王指着一块形状不规则,倒还算平坦的石头说。

“熙慎公主想死?不,你知道你不能死。”黑袍男子终于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他的目光中透着森森寒意让荀攸攸心悸,她要撑住,不能示弱。深吸一口气,荀攸攸缓缓抬起头,她仰视的那张脸,终于看清了他的面容,意外的是,他大殿所有的男人都不同,他们眼窝深陷,鼻梁高耸,眼前的男人,轮廓更像是她们南平的男子,只是一双眼睛狭长深邃,冰冷阴沉,没有一丝情感。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