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灵异 >

捉妖诡异录小说

捉妖诡异录

捉妖诡异录

10.0

手机阅读

来源:mobantianxia

作者:孤之老兜

时间:2019-10-25 12:04:19

叶初九是小说《捉妖诡异录》里的主,这本小说的作家是孤之老兜,小说主要的讲述的是:一个左眼皮重瞳的年青人,老是做着修炼成仙的中2梦想,为此修炼潜心修炼十五年,直到遇到一个古灵精怪、聪明绝顶、自诩天下无双的少女,她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奇怪的变化,蠢萌的大妖王、美艳无双的狐妖、活了几千年的老鬼……以及可怕阴谋……宿命的轮回终究不散,在等待着她……...可叶初九不是,对比之下,叶初九分明就是一个心肠铁石、冷漠无情的人。“我也饿了,你请我吃饭。”夏歆神的肚子响起咕咕的声音。“好,我会记在账上的。”“**。”夏歆神气得咬

放在平时,夏歆神一个眼神就让无数男人趋之若鹜,鞍前马后。

可叶初九不是,对比之下,叶初九分明就是一个心肠铁石、冷漠无情的人。

“我也饿了,你请我吃饭。”夏歆神的肚子响起咕咕的声音。

“好,我会记在账上的。”

“**。”

夏歆神气得咬牙切齿,自己何曾被一个男人如此冷落,在家里被众人捧在手心里,在学校里被无数护花使者拱卫,只有这**不拿自己当回事。

这**不会长这么大,应该还是单身,估计连恋爱都没有谈过。

就他那样肯定找不到女朋友。

大学城周围到处是夜市和烧烤摊,学生还没有完全返校,生意冷清。

叶初九一个烧烤摊面前坐下,点了一碗面和几串烧烤。

“吃路边摊,你也不怕地沟油。”

坐在叶初九身旁的夏歆神用挑剔的目光审视着菜单,又埋怨叶初九不选一个好地方。

来自名门家族的千金大小姐,集完全宠爱于一生,享受荣华富贵,自然不会将自己和叶初九归纳为一类。

她挑了半天,最后视线落在怀中小狸身上,微微一笑,“那叫来份烤鱼。”

“你没有女朋友,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有牵过吧。像你这样冷血的牲口还真是很少见。”

夏歆神冷不丁的问道,眨着那双明亮狡黠的眼睛,很是嘲讽。

“关你何事?”

“一个人的性格、喜好、爱好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你也不例外,我见过你几次都是穿黑色的衣服,说明你很内向、偏执、或许自卑谈不上,可见你很孤独。

你随时都带着那柄黑布包着的破剑,有时手指握紧,说明你疑心很重,没有安全感,无论对谁也不会敞开心扉,可以说你不信任任何一个人。

刚才坐车的时候,你习惯性的坐后驾驶位置上,通常这种人内心很封闭,有些不自信,但是内心不折不屈。

你习惯性的皱着眉头,这可能跟你小时候的遭遇有关……”

话音刚落,叶初九犹如秋泓般冷冽的目光直盯着夏歆神,像是发布外交通牒一般的语气怒道:“你再多言,勿谓言之不预!”

夏歆神面色一僵,奚落也嘎然而止,咬着编若贝齿的细牙,大声道:“**!”

他小时候到底发生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有必要这么激动?

她扭过脑袋,视线落在了别处,好像很伤心,楚楚可怜。

周围诸人都愤怒地看着叶初九,堂堂一个大男人竟然欺负如此漂亮的少女,简直不像话。

“**的还算是男人吗?”

两个叼着烟,吊儿郎当的人猛地站起,手臂纹有刺青,脖子上带着金链子,四目齐齐地怒眼瞪着叶初九。

叶初九恍如没事人一样淡然的喝着啤酒,道:“你要是喜欢就带走。”

“呜呜……我是你女朋友,你在外面有别的女人,现在跟我分手,还骂我打我……我不活了……”

大小姐伤心欲绝的动作以及被男人抛弃的怨气糅合在一起,表情不浮夸,非常真实,堪比奥斯卡,那只该死的黑猫还发出“喵呜”的悲声惨叫,为大小姐的表演增分。

诸人震惊的瞪大眼睛,这样的男人,狼心狗肺,猪狗不如,周围热心的群众无不义愤填膺,咬牙切齿。

那两人淫邪和猥琐的目光看着夏歆神,笑道:“小妹妹,你还真好看,既然他不要你了,那么就跟我们走吧。哥哥们一定让你**的。”

“可是他很厉害,我还爱着他呢。除非你们比他更厉害!”

“那现在就让你知道我们的厉害!”

话音刚落,那面容丑陋的男人捏紧拳头朝着叶初九的面颊砸来。

砰!

不知道叶初九如何出手,只见那男子人影一晃,身影倒飞,四脚朝天的倒在地上。

众人目瞪口呆,无比震惊。

“狗东西竟然打伤豹哥!”

啪的一声,另外一个人敲碎啤酒瓶,扎向叶初九的脑门。

又是砰的声,那人像是一个炮弹倒飞出去砸在一张木桌上,哗啦一声,木桌四分五裂,散成碎片。

瞬间,叶初九以惊人的力量和诡异的手法打倒两人,痛苦的哀嚎,围观众人无人敢正视叶初九,并且收起愤怒的目光,装作没事发生一样。

叶初九依旧喝着啤酒,平淡如常。

那两个人老半天才从地面爬起来,逃之夭夭,不过丢下一句狠话,让叶初九等着。

“老板!本小姐的烤鱼好了没有?”

夏歆神拍着桌子,如百灵鸟的声音里充斥不满。

“来了来了。”

老板端上来一盘冒着火焰的烤鱼放在桌子上。

“小狸,你有口福了。”

夏歆神用筷子夹着鱼肉放在碟子里,那只黑猫眯着眼睛吃着烤鱼津津有味的舔着嘴角。

“你这是给猫吃的?我李记烤鱼是有名的,这给畜生吃,不是糟蹋我李记烤鱼的名声吗?”

老板带着愤懑的声音怒道,好像自己最心爱的艺术品被人糟蹋。

“你这里都是地沟油做的,你以为我会吃得下去?小狸吃的牛排都是从东瀛空运回来的,吃的鳕鱼鱼排是由法兰西顶尖的厨师料理,你这算得了什么?”

夏歆神眨了白眼,不耐烦的说道。

老板被气得说不出话来,恨恨地扫了眼夏歆神,又瞟了眼叶初九,有些畏惧,一气之下扯下身上的围裙愤怒的甩在地上。

突然,街上响起哐当的声音,有数十人拿着棍棒气势汹汹的走来,为首的就是那名面容丑陋的男人。

周围众人惊恐,如避蛇蝎的让开道路。

这两人是本地的黑社会,来了六七十人。

众人看不懂,那人昏了头竟然还在吃面。

“小子,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就算是你今天给老子跪下磕头也没用!兄弟们给我上,有什么事老子扛着!”

话音一落,一群人像是冲锋陷阵一样,或举着棍棒,或举着钢管疯的一样涌向叶初九。

叶初九面无表情,一脸淡漠,像是高高在上的死神审视凡人的那种轻蔑眼神。

刹那间,叶初九猛地跃出,身影一闪,犹如猛虎一般,六七个人给震飞,手中的钢管和棍棒被震碎。

要知道钢管不是铝合金,是实打实的铁棍,虽然不是实心的,但是一棍子敲在手臂上绝对可以敲碎,却被叶初九轻易折断。

还……还是人吗?这不是鬼吧。

众人大跌眼镜,眼睛都瞪圆了。

这时,又有十几人被叶初九打飞,犹如风筝一般倒飞出去,发出惨痛的哀嚎声。

不断的有人倒下,惨叫声此起彼伏,几乎撕破天际,剩下的人像是潮水一般退去,如惊弓之鸟一般退走,包围圈瞬间崩溃。

那丑陋的汉子已经跑的没影了。

这不是人,这根本就是怪物。

太他妈的吓人了。

这六七十人都不是这人的对手,就算是特种兵也绝对不可能有这么厉害。

围观的人彻底傻眼了,以一种敬畏和恐惧的目光看着叶初九。

叶初九冷漠的瞥了一眼夏歆神,道:“大小姐,别给我惹事。我出手可不便宜。”

“你打人还找我要钱,你这**。”夏歆神怒道。

“烤鱼七十八块一份,我会记在账上。”叶初九道。

这话差点把夏歆神给噎死,喝的凉水差点喷出。

“初九,原来是你。”

突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说话的是张悦,张海志的孙子,身材微胖,剃了个大板寸,两道弯眉,单眼皮,小眼睛,大鼻子,五官单个拿出来看还可以,但是搁在一起就感觉自带某种搞笑的天赋。

这牲口跟他爷爷张海志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长得很像,而且都非常好色,张海志这一把年纪了,房间内还到处摆放着黄色书刊和十八禁的影碟,经常大晚上用那影碟机放某些片子,乐不此彼。

这牲口更是如此,笔记本里存了几T的种子,他吹嘘自己泡妞战绩彪炳,已经不下二十人,可是叶初九知道这小子到现在还是**。

叶初九微微愣了会,道:“张悦,你返校了。”

“初九,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这些人怎么了,难道都是你打的?这些狗东西不长眼睛,竟然惹到了老子的兄弟,要是老子出手,一定要你们好看。”张悦狐假虎威,大声叫道。

这群人敢怒不敢言,相互搀扶,狼狈离开。

叶初九笑而不语。

“我来给你介绍几位朋友。”张悦朝着身后招了招手。

他背后有一男两女,那名男的叫陈止水,白白净净,长得很斯文,跟张悦这死胖子一个寝室,穿白色羽绒服带着帽子的女子叫陈娟,是陈止水的妹妹,是大一新生,很清秀,有些腼腆,另外一名穿红色长裙和黑**的女生名冯雪,双手斜插着口袋,一脸酷酷的样子,很漂亮,像是模特。

叶初九见到这冯雪的眉心处暗有红光,并且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骚味,似乎有些相识,略微一惊,问道:“你最近是不是碰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与此同时,夏歆神怀里的黑猫也发出“喵呜”的叫声。夜晚,快接近凌晨的时候,一位年青人正在街道上徘徊,他约莫二十四五岁,长相清秀,身材挺拔,穿着一件黑色的道袍,背着一柄用黑布包着类似铁剑的东西。

他是叶初九,一名捉妖师,正在追拿一名修炼牡丹花妖,手里拿着可以感应妖气的寻龙尺。

叶初九手中的寻龙尺指向地铁站的方向,他挑了挑眉头,道:“原来逃到了这里。”

叶初九朝着地铁站跑去,身影一跃,直接跳过了检查站,“喂喂,你是谁?竟然逃检!”

来不及了!

这是申城的最后一班地铁,马上就要驶离车站,闸门即刻要关上了。

叶初九加快速度,冲刺过去,在闸门要关上的那刹那进入车厢内,众人都像是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叶初九,那速度简直像是一阵风,比短跑运动员的速度还要快。

叶初九恍如无人一般拿着寻龙尺继续查找花妖的行踪,后面的车厢内乘客比较少,毕竟是最后一班地铁了,没有多少乘客,最后几节车厢空无一人。

叶初九手中的寻龙尺发生极速的旋转,然后定住了这节车厢。

“李红音,不要隐藏了,我知道你在这里,你逃不过我的眼睛。”叶初九冷笑道。

叶初九的左眼发生了诡异的变化,眼瞳竟然变得漆黑,没有眼白,只有一片如黑夜的黑色,非常瘆人。

此乃重瞳,也就是俗称阴阳眼中的一种。

车轮摩擦着铁轨发出尖啸的爆鸣声,呜啦呜啦的响,列车好像要倾覆一般。

陡然间,整节车厢内的空气都变得无比的阴冷,宛如凛冬来临,车厢内竟然飘着血红色的花朵,异常的诡异。

“叶初九,凭你也敢来杀我!”

遽然间,那些血红色的花朵凝聚在一起,车厢内凭空出现一个身穿殷红衣袍的女人,满头如瀑布的黑发遮住了她的脸颊,看不清她的面容,但是她的声音很冷,冷漠的没有任何人类的感情。

“天道有黑白,人妖不两立!我辈修仙之人必要替天行道,斩妖除魔,守护这世间之宁静,今日我必斩汝。”

叶初九握紧手中铁剑,砰的声,包裹铁剑的黑布炸开,露出一柄湛亮铁剑,两面泛着冰冷的寒光。

“说的倒是好冠冕堂皇,叶初九,这人世间不止是你们人类的,也是我们妖族的,说什么傻话要杀尽我们妖族!还说替天行道,你替的什么天,行的什么道,这世间本无事,都是你们这些人类惹的祸。我李红音本来在红月洞修炼,与世无争,是你们这些人类掘我洞府,凿我福地,断我根基,我杀几个人泄恨而已,你们也敢管。”

叶初九握着手中的铁剑,横在胸前,道:“妖就是妖,既然你不肯伏法,那我叶初九只能挥剑斩妖魔了。”

嗡的一声轻鸣,叶初九挥着铁剑斩了过去,身如惊鸿,铁剑快如闪电,掠过空气,剑身秋泓般的光束一闪。

李红音面露骇然,向后一退,躲开这一剑。

“臭道士,你该死!”

李红音大吼一声,原本没有人类感情的双瞳变成了血红色,犹如血月一般。

她的身体伸出无数的血红色藤蔓,瞬间在车厢内蔓延,快速的生长,朝着叶初九席卷而来,要把叶初九给吞噬掉。

叶初九站立如松,剑光纷纷,剑气飘飞,那些藤蔓被剑气所斩碎,被震开,然后飘散在空气中。

咻咻咻!

血红色的藤蔓上绽放出无数的红花,花红如火,飘飞过来,割裂了空气。

叶初九紧握着剑柄,转动剑身,迸发锋锐的剑气,红花被剑气撕裂,宛如三月桃花被一场春雨吹落。

“可恶!”

李红音怒吼一声,红色身影一闪,突然凭空消失,出现在叶初九的背后,张开长长的红指甲,朝着叶初九的背脊抓去。

“你这臭花妖害人无数,罪大恶极,但是上天有好生之德,若你敢伏法,我便留你一命!”

叶初九回剑格挡,用剑身挡住李红音的利爪,然后咬破手指,在手掌上画下一道镇煞符,朝着李红音的肩膀打出。

砰的一声,李红音的左肩膀被炸开,鲜血飞溅,倒飞出去,跌落在地上。

李红音口咳鲜血,目光仇视的瞪着叶初九,娇叱道:“说的好听,留我一命!无非就是把我捉拿,卖给妖怪管理处,然后镇压在锁妖塔里面,日日遭受雷劫之苦,投胎不能,转世不行,乃至毁我道行,这些就是你们道人的假仁假义。我就算是为恶灵也不会被尔等道人封印在锁妖塔内。”

“既然你不肯,那么我只能将你诛杀,避免遗害人间!”

话音一落,叶初九从怀中取出了一面血红色的桃木令,上面铭刻五雷诛妖符,透着一股可怕的雷威。

“敕令!五雷诛杀,万妖难逃!”

叶初九默念咒语,右手快速的虚空中画了一道符咒,桃木令发出一道血红色的雷光,带着摄人心魄的雷威。

就在雷光将摄入李红音的身体之时,她扬起嘴角,勾着一抹浅浅的笑容,非常的怪异,口念咒语,忽然身体爆炸,漫天的木屑飘飞。

忽然,虚空中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幽灵漂浮在半空中。

叶初九扬了扬眉头,道:“花妖,你这什么法术?”

“死道士,臭道士,这是天妖解体大法。呵呵,我现在就附在人类身上,与人类融为一体,看你如何杀我!”李红音诡异的一笑,忽然灵体朝着车厢外逃出。

“该死!这臭花妖竟然会什么解体大法。”叶初九眼睁睁的看着花妖飞出了车厢,附在一个女人的身上。

那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女人,一脸的疲惫,或许是刚加完班站在车站内等这趟列车回家,但是被李红音附体之后,整个人的气质变得凌厉起来。

那女人朝着叶初九挥了挥手,眼眸阴笑,然后手指在雪白的颈脖间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身影一蹦一跳,带着得意的表情消失在站台的尽头。

叶初九紧紧地握着拳头,然后松开,叹了口气,“回去不被师父骂死才怪!这花妖太有心计,难以对付。要是师父一起来了就用不着这么费劲。”

出了地铁站,叶初九走在空旷的街道上,道路两旁枯黄色的灯光洒落他的身上,影子拉的很长。

他住在地铁站不远的一间破道观里面,周围是城中村,住在里面的都是进城的务工人员和一些刚毕业在找工作的大学生。

叶初九路过城中村,在夜宵摊子上买了两斤猪头肉,一只红烧猪蹄,一只烤鸭还有一些米饭,随便在老张杂货店赊了五包红塔山和四瓶烧酒。

老张是个光头,身材微胖,穿着一个白背心躺在藤椅上,用扇子驱赶蚊子,一副惬意的样子,打趣道:“小叶子,你又出去拍戏了吗?”

“哪有啊。张大叔,你看这账过两天跟你结算可好?”叶初九换上了一副笑容,露出白皙的牙齿。

欠张大叔的八百多块钱有一段时间了,这段时间又没有抓到什么妖或是鬼,这日子有些入不敷出,有些紧巴巴的。

道人有五弊三缺,叶初九和他的师父就缺个钱,到现在还挤在破道观里面,也不是没租房,可是经常交不起房租,索性他们就搬进破道观里面。

“多大的事情啊,看你急的,只要明天你帮我一个小忙,这点小账就一笔勾销了。”老张笑眯眯的说道。

看着老张笑眯眯的表情,叶初九心里升起一丝疑惑,又好奇的问道:“老张叔,您说,到底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的?”

“这里有两张电影票,明晚我女儿有时间……”老张轻笑了声道。

“老张,我师父还有急事找我,我先回去了。”

叶初九一听这话,撒丫子就跑了。

“我去,你这小兔崽子,还真是翻脸不认人!明天你小子不把账给老子结了,拆了你的破道观。”

老张一见叶初九像是一只兔子一样跑得没影了,急忙夹着拖鞋,跳起脚来,犹如站街泼妇一样大骂。

“诶,我的乖女儿,你偏偏做什么不好,要做那事,现在……现在连一个臭道士都看不上你了……”

老张一**坐在藤椅上,捶胸顿足。



展开内容+

杀神岛 三国重生马孟起 药铺女东家 红颜送行者 上选娇妻(上) 国民影帝太会撩 红楼庶长子 一刀倾情 娘子你过来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