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修真 >

千年深恋之幽墓传说小说

千年深恋之幽墓传说

千年深恋之幽墓传说

10.0

手机阅读

来源:cs

作者:飘零墨客

时间:2019-10-14 23:52:43

千年深恋之幽墓传说飘零墨客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千年深恋之幽墓传说》小说是飘零墨客的原创小说作品。 萧灵雪:自远古上神

朱老二的一众吃瓜群众迅速将六人包围。

“江柔然,我的好侄女别来无恙啊!”

千刹抬头看着站在上方围栏外的朱老二“呵呵,二叔这十二年过的可好?那多年过去还记的侄女的名字!”

朱老二举起手枪指向“哼!含蓄温暖的话,你留着下去和你爹娘说去!”

“别介啊!二叔,这十几年不见,家中情况侄女还想向您老问问呢,您怎么一上来就拿枪指着侄女呢?”

朱老二看着千刹装傻卖疯的样子,将握枪的手攥的更紧。

这幅装无辜的模样和她母亲江琳一个样,总在自己最危险的时候,转开话题为自己争取时间,他曾经在那女人手上吃了不上亏,现在那女人的女儿又用这招开招呼自己,他可不会再跳进去!

“二叔,爷爷在死前将我叫到了床前问话,你不会不知道吧!”

朱老二听着这话,握枪的手松了松。

千刹看着朱老二有松懈的态度松了口气,这吃瓜群众的枪扫下来,她们六人不还得成马蜂窝。

千刹继续道“家族的秘密直传嫡系儿女,爷爷将家族秘密的关键告诉了我,也同时是你从爷爷那偷来的部分,可二叔,你难道不知我为什么要随母姓,姓江?”

朱老二神色一顿。

“你别忘了太奶奶的几个好姐妹中有一位姓江,二叔年岁年长于我,不会没见过太奶奶吧!”

朱老二想到了自己小时确实见过太奶奶经常和几位她差不多同龄女性交往。

千刹看着朱老二举枪的手放松了许多“爷爷掌握的只是秘密的一般另一半在太奶奶那,当初太奶奶遭遇不测将另一半给了江家,而母亲理所当然的知道那个秘密,要不然你以为当初爷爷为什么同意我父亲和无权无势的江家联姻,并且让我随母姓!”

“那就是说,你现在掌握这秘密的另一半?”

“是的,可是二叔想要杀我呀!那样的话秘密就成了无人所知了!”

“既然侄女知道二叔要杀你,何不把秘密给二叔,二叔会放你一条路!”

千刹听着那向哄骗孩童的话。

“哈哈,告诉你,你就放了我?你能放我我可不会放了你!”

朱老二的一惊,枪再次举了起来。

千刹背在身后的手张开,在她身后的傲鹰朝后微不可见的挪了挪,靠近那个凸起的开关。

“朱家数十条人命毁在你手上,我父母也死在你手上,你以为当初十岁的我会不记得那血腥残酷的一幕!”

“江柔然,可别逼老子杀你!”朱老二咬牙切齿道。

一旁的舞月突然悄悄的碰了下千刹,暗示她蛊虫已经朝这边来了。

千刹对着朱老二一笑,“你杀不了我了,并且你会死的很惨!”

说完烟雾弹仍了出去。

朱老二看着烟雾四起的池子笑道“你以为我会再次让你逃了!”抢过老马手中的狙击枪,却被从池子里凭空射出的箭射中手臂,朱老二吃痛的松开端枪的手,看着陆续从池子中射出来的箭。

“后退!”

“啊!”

朱老二的后退命令刚发出,就听到后方的吃瓜群众一阵惨叫。

靠近池子的人打开氖光灯看见了触目惊心的一幕。

不断从他们进来的那个暗道涌进来大群的血色蠕动的虫子,虫子有拇指大小,滑过的地方留下大片的血迹以及掉队的还在拼命蠕动的虫子。这些虫子像饿狼一样扑向人的身体,外围的几个人已经被无数的虫子密密麻麻的包围住,不断有惨叫声从中传来,几声过后就像被人捏住喉咙一样没有了任何声音,几秒虫子便从人体离开,扑向另一个人,被袭击的人,衣服被啃食的渣都不剩,裸露的身体布满着血迹,像从红色染缸里捞出来一样,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满了像蚕蛹一样的东西,不断的长,不断有同样的血色的虫子从蚕蛹里挣扎着爬出来,伴随着皮肤被**的渗人的声音。

朱老二惊恐的看着一个又一个的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死去,痛心之余想到了千刹消失之前说的话‘你杀不了我了,并且你会死的很惨!’

不,自己努力了十几的心血不能这样没有。

“把身上能够点燃的物品都点燃,把这些虫子聚集在一起,将它们烧死!”朱老二大叫道。

没被袭击吃瓜群众迅速按照朱老二的话行动。

燃烧的虫子不断被埋在火焰中,一股刺鼻的气味铺面而来。

众人闻着这气味,捏住鼻子,远离燃烧的虫子,却感到身体僵硬,头脑眩晕,窒息感渐渐传来!

朱老二扶着墙壁痛苦的喘着气,他离火焰最远,窒息感没有那么强烈,看着全部躺在地上痛苦正常的弟兄,咬牙站起身走向一旁的暗道。

放心,你们的仇我朱老二会给你们报!

矮小的身影消失在黑暗的甬道。

、、、、、、、、、分界线、、、、、、、、、

说完烟雾弹扔了出去。

傲鹰用力的按下开关,脚下的底座轻震了几下,然后阵阵水流的声音响起。

“跳下去!”

其他五人一愣。

没听错吧!跳进水没过膝盖高的水池躲避敌人?

千刹看这她们懵逼的表情。一个伸手将娇小的鬼妹扯了下去,自己也跟着跳了下去,两人消失在烟雾中,最先反应过来的傲鹰一把将站在她前面的三人推了下去,随即也跟着跳了下去。

跳下去的六人才知道水池之下是什么情况。水池底有暗门,开关一旦启动,暗门打开,池子的水不断的涌进来,水面的莲花设置的机关也随着启动,射向朱老二的箭就是金莲暗藏的机关。

而池下的六人像进了滚筒洗衣机一样,在那‘翻滚,跳跃,我闭着眼!’

几个喘息之间,六人终于被‘提出了洗衣机’。

“咳咳,靠!幸好组织没有这样的训练项目!”水性最不好的舞月抱怨道。

得到空气的六人打量了四周,她们被冲到了另一个池子里,能隐约听到水流声从上方一泄而过,像瀑布的声音。

“是瀑布的声音,千刹,会不会咱们刚下墓时看的那个瀑布,如果真是那样,咱们真学了回孙大圣!”舞月说着伸手让池边的千刹将她拉上去。

“还有心思贫,姐的隔夜饭都差点吐出来!”

众人听着千刹的玩笑话,无奈的笑了笑。此时她们都没心情去开心,刚又一次从枪眼下逃出来,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还是不得而知,生生死死只在一瞬!

这又是另一个墓室,除了池子和陪葬的珠宝就是六人眼前的三条甬道。

“走哪条?”

五人齐声问道。

千刹看着盯着自己的五人,疑惑道“问我干嘛!我也、、、!”

‘走中间那条’

那个空灵悠远的声音又一次在千刹耳边响起。

千刹扯扯马尾辫,伸手指指中间的甬道正经道“走这条!”

算你识相!

五人扔下千刹走进了甬道。

千刹看着走进甬道的五人,朝四下望了望,空荡的墓室一个人都没有。

妈的,虽然总在关键的时刻给个指示,却不显山不露水,哼!管你是谁,迟早把你揪出来!

想着心情好了点,快步跟上前方的五人。

漆黑的甬道有股莫名的刺骨冷风吹来,让刚从水里出来的六人无限怨念。

“他妈的,哪来的风,老娘要尿了!”躲在傲鹰身后的紫狸痛骂道。

“别啰嗦,快走,朱老二不一定会中招,要是他敢在咱们的前面找到秘密,就真他妈像吃了屎一样了!”

走在前面的千刹咬牙切齿道,冷的说的话都有些不清楚。

走了半个小时,六人终于见到了光亮。

“靠,姐的衣服都吹干了,却到头了,乖乖隆冬呛!”

就在六人庆幸到头的时候,不远处的甬道尽头,闪过一个矮小的身影。

“妈的,是朱老二!”千刹咒骂一声,将背包一甩给旁边的画墨,飞奔出去。

其他五人也跟了上去。

最先跑出甬道的千刹,看到了朱老二狼狈的身影。

硕大的墓室放满了金银珠宝,一堆一堆的像山一样,山的尽头是一座高台,高台的上面一个棺材放在那,棺材周围居然有许多的蝴蝶纷飞,传说蝴蝶是神明的化身,被蝴蝶眷顾的尸体来世一定是有着显赫身世的。

朱老二蹒跚着步子拼命的爬向高台,玉石砌的台阶,沾染着他的血液。

千刹穿过杂乱的金山银山,看着已经到达最上方的朱老二,千刹暗道不好,随手抄起一旁的一个金质的盘子仍向朱老二。被扔中的朱老二一个踉跄摔了下来,他拼命抓住台阶的边缘稳住身形,转身便看到已经冲上来的千刹,他猛地爬起来,扑向那棺材,却被赶来的紫狸一枪打中腰部,朱老二摔倒在棺材的边缘,惊散了一群蝴蝶,他伸手想要开启棺材。赶上来的千刹看到已经挪了一个角的棺材,上前一脚踹向朱老二,将他踹落高台之下。

千刹看着打开一角的棺材,不断有柔和的光射出来,这光像恋人的手一样抚摸着她的脸庞,她仿佛又听到了那个声音‘回来,我在等你,等了你亿万年,回来!’,千刹不受控制的伸手推开棺材,柔和的光包围她的全身。

“千刹,你在干什么?千刹,快下来!”

她听到了自己伙伴的呼喊声,她转身看到飞奔上来的五个人,她想要挣脱光芒,却发现自己真的很眷恋这温柔,她离不开,渐渐的她感动睡意,那个声音再次响起‘睡吧!醒来之后你还有一段路要走,你的伙伴我会帮你安排好她们,娘子,记住为夫在等你!’

最后她进入了无尽的黑暗,伙伴的声音渐渐远离、、、、、、

“妈的,朱老二!”

千刹抬头看向上方,一道木桥横在上方,数十米的高度,朱老二众人站在上面。

不,朱老二不会杀我们,他明白那个老怪物,他也不会太容易的对付掉,与其现在让我们死在抢下,他更乐意我们和那个老怪物同归于尽。

果然千刹赌对了!

千刹看着胸前的红点消失,迅速矮身朝傲鹰的方向奔去。

桥上老马端着枪疑惑的看着朱老二“二爷,为什么不将她们一起解决了?”

“底下的那个老家伙,单靠咱们现在几个人解决起来不太容易,那六个毛丫头身手不错,咱们最后收取渔翁之利就可以了。不过让我疑惑的是这六个人是什么身份,居然能找到这,而且、、、”朱老二皱眉“而且,老马你不觉得你刚才准备射杀的那个女人,你不觉得很熟悉吗?”

老马看着刚才千刹消失的位置摇摇头“没印象,难道是二爷以前睡过的女人?”老马哄笑道

“哈哈,如果真是那样,还真的要清理门户了!”“等着,我倒要看看这几个丫头能有什么手段!”

千刹在满是铜架的坑里穿梭,不远处的打斗声只偶尔会传来傲鹰的暴喝声,以及铜架的倒塌的碰撞,老东西的嘶吼,这让千刹心急如焚,这六人第一次下墓就接触到一些无法用科学解释的现象,现在更是与那种级别的家伙战斗。千刹伸手摸向背包,从中抽出了一把木剑。这木剑名为惊蛰,是一年中第一道雷电击中一颗集天地灵气的有数千年历史的一颗桃树的木身制作而成,制作木剑的木匠也是当时数一数二的,这把木剑灌注着数不胜数它曾经以故的主人的运气,这是她爷爷当初传给她的,整个家族,除了爷爷使用过这把木剑,就是她自己了。现在它的出现,朱老二必定会怀疑她的身世,可是自己最大的法器,有可能解决那老家伙就只有它了!

待千刹赶到时,紫狸,鬼妹已经昏迷躺在地上,被划破的衣料裸露着已经发紫的皮肤,刚赶到的画墨和舞月将她们二人挪到了安全的地方,只有体力最好的傲鹰还在和那老家伙缠斗,满手鲜血,脸色已经发紫,体力也渐渐不支。

千刹边跑边将将木剑抹向手心,一股鲜血浸满整把木剑,千刹借力刺向僵尸“天地法然,万鬼归尘,急急如律令!”

一团金光包裹这木剑,冲向僵尸,金光如同火焰一样将僵尸燃烧殆尽。傲鹰惊讶的看着面前这个持剑的千刹,顿时有些恍惚,这时的千刹就像来自几万年前,带着那束温暖的光,拯救了差点死掉的自己。长发在金光中翻飞,手持长剑犹如神祗降临。

千刹看着化为灰烬的僵尸,不敢相信的看着金光渐渐消失的木剑。她这是第一次用木剑,就连那口诀也是小时候爷爷教的,没想到会产生这样的后果。当剑刺向僵尸时,全身的力量都聚集在剑身,浑身却像一股温暖的气流遍全身。

来不及感慨更多,上方还有朱老二虎视眈眈,千刹忙转身扶起虚弱的傲鹰,朝画墨她们暗暗做了个手势,一个烟雾弹仍出去,顿时烟雾弥漫,待烟雾消散,只剩下混乱的现场,六人不见踪迹。

桥上的众人呆愣的下方发生的一切,谁来给他们解释解释,从刚才还是一副要全军覆灭,年纪轻轻却要死于这种不人不鬼的老东西的手里,心中万分不甘而无人诉说的场面,却突然转到神仙附身斩杀万魔的皆大欢喜的局面,这让原本打算坐收渔利的桥上众人感到‘尴尬’呀!

“二爷、、、、、、”扛枪准备扫射的老马看向朱老二请示下一步,却看到朱老二弯着腰手捂着脸,身体颤抖。“二爷,你这、、、”

朱老二突然直起腰,双手死死抓住眼前的铁索,眼中抑制不住的疯狂。

“哈哈,是她!最后逃出来的居然是那个丫头,朱乾坤到底算错了一步,那个老头子再怎么精明,他守着的秘密不还是被她的孙女送到我面前!”

说完颇有气势的‘啪’一声打在铁索上,转头对众人说“走!”

众人不明所以的跟着朱老二,按理说自己的竞争对手原本是在自己的计算之内是要死的,但老天来了个转折,自己的敌人没死,自己应该懊恼的要杀人,可他们的头,却兴奋的拍案叫好,不理解,作为吃瓜群众不理解。

从朱老二眼下逃脱的六人屈身在一个狭小的盗洞。

千刹手脚利索的检查这五人的伤势,画墨和舞月后来赶到没受伤,伤最重的是傲鹰和紫狸、鬼妹。尸毒已经开始扩散,如若不阻止扩散,则尸毒攻心,会和《釜山行》那部电影里的情节一样!

千刹将背包里的银针拿出,一根根的扎在三人身上,阻止尸毒的扩散,此时昏迷的紫狸和鬼妹也清醒过来。

“现在暂时在这里休息片刻,朱老二想要从桥上下来,要有一段时间”千刹看着虚弱无力,活力全无的重伤三人组“尸毒已经消了,等你们体力恢复,我们就出发,我们现在势单力薄,朱老二会选择直接去取他想要的东西,我们抄近路过去!”

“近路?”画墨疑问道“当初准备装备的时候,你不是说你也不知道这墓的内部结构吗!现在哪来的近路?”

千刹朝画墨眨了下眼,“我说有就有!”

皎洁的月光从墓上方的大洞洒下来,一个浑身鲜血人从一个角落里的暗道爬了出来,他颤抖的爬起来,扶着柱子,抬头望着洁白的月光,“Issoon,haha,Iescaped,holygodbless!”他伸出伤痕累累的手想去碰触那冰冷的月光“ThesenctityofthemoonlightistheLord!”他蹒跚着脚步去靠近洒下的月光,可全是伤痕的双腿像钢铁一样拖着他想要前进的心,他踉跄一下,瘫倒在池边,“No,no,canfail,Imustgoout!”他抓住池子的边缘,想要爬起来,鲜血从手背滑下,“啪嗒”滴落在池中。原本平静的池子迅速翻起一股雪色的浪,一个又一个的米粒一样的虫子顺着那人的手背爬满那人的全身,一声惨叫消失在月光下。

朱老二千刹小说名字叫做《千年深恋之幽墓传说》,这里提供朱老二千刹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千年深恋之幽墓传说小说精选: 朱老二的一众吃瓜群众迅速将六人包围。 “江柔然,我的好侄女别来无恙啊!” 千刹抬头看着站在上方围栏外的朱老二“呵呵,二叔这十二年过的可好?那多年过去还记的侄女的名字!” 朱老二举起手枪指向“哼!含蓄温暖的话,你留着下去和你爹娘说去!” “别介啊!二叔,这十几年不见,家中情况侄女还想向您老问问呢,您怎么一上来就拿枪指着侄女呢?” 朱老二看着千刹装傻卖疯的样子,将握枪的手攥的更紧。 这幅装无辜的模样和她母亲江琳一个样,总在自己最…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