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灵异 >

迷家小说

迷家

迷家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读520

作者:康九

时间:2019-09-12 08:00:26

主角是顾易的小说叫《迷家》,是作者康九最新写的一本浪漫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朋友带我出门散散心,我来到一个村庄,村庄里面全是女生不说,居然还有一种叫“走婚”的习俗……...因为人家的房门是反锁了,也就是说,这户人家的姑娘没给我留门!“草特么的!没留门你挂了JB红布啊!”可能是我心气儿不顺,于是我就在门外自己就骂了这么一句。等我骂了这么一句发了发心里的不痛快之后,我就准备从这户人家离开,毕竟都没给我留门,我赖在这里也就能当一个看门狗......但是正当我准备拿脚走人的时候,我突

小心翼翼的推开了这家的院门之后,我就走了进去。等我来到了人家的房门前,我这么用力一推房门,顿时“心如**索”......

因为人家的房门是反锁了,也就是说,这户人家的姑娘没给我留门!

“草特么的!没留门你挂了JB红布啊!”

可能是我心气儿不顺,于是我就在门外自己就骂了这么一句。

等我骂了这么一句发了发心里的不痛快之后,我就准备从这户人家离开,毕竟都没给我留门,我赖在这里也就能当一个看门狗......

但是正当我准备拿脚走人的时候,我突然看到这户人家的二层阁楼的窗户是用一个木棍儿隔开着的,而就在窗户口处,站着一个高挑长发的女人,此刻这个女人貌似好像在偷瞄着我。

女人的样貌由于窗户的遮挡和距离的关系我没有看清楚,但是就冲着这女人高挑的身材,一瞬间就让我有点青春荷尔蒙爆发的冲动。

值得注意的是,我还发现,这个开着的窗户沿儿边,也挂着两串红布,这不知道是什么用意。

似乎是发现了我在看她,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怎么滴,站在窗户口处的女人一缩脖子,然后就离开了,但是她并没有关上窗户!

看到开着的窗户和窗户沿儿边的两串红布,我心道:“该不会是这家女人不给我留门的原因...是想让我从窗户钻进去吧?”

想到这儿,我脑子里又回想起刚才女人的那高挑的身材,一下子,我就有了要爬窗户进去的冲动。

最终,我咬了咬牙,决定翻窗户进去。

想要从窗户进去,那就必须要想法儿爬上去。由于二楼的窗户太高了,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上去。就在我不知道该怎么上去的时候,我突然看到,在这个房子侧面的一角儿,放着一个木制的梯子,这梯子就好像是预先给我准备的一样。

看到这个梯子,我是喜出望外,这更加坚信了我认为里面的女人让我翻窗进去的意思。

毫不犹豫的,我搬来了这个梯子,然后把梯子放好之后,我爬着梯子很容易的就来到了窗户前,然后我一使力,双手猛的一拄窗沿儿,我就轻飘飘的跳了进去。

等我跳进去之后,我发现,这户人家的阁楼挺干净的,闻着还有这一股子沁人的芳香。但是在这层阁楼上,我没有看到主人家的卧室,也没有看到那个女人,好像那个女人和卧室的所在之处应该在一层。

在环顾了一圈儿阁楼之后,我就顺着楼梯来到了一层。果然在一层的红木椅子上,我看到了女主人。

在我见到她的时候,她也发现了我,我发现在她看到我之后,她快速的低下了头,也不知道是害怕亦或是害羞。

由于她低着头,我看不清楚她具体的长相,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眼前的这个低着头的女孩,我只觉得我整个人都笼罩在一片安静、纯明、柔美的气氛之中,让我对她莫名其妙的生出了一种好感。

尽管我看不见她刘海下的容貌,但却也可以清楚的看见她两边脸颊连同后面修长白皙的脖颈整个都红了,嫣红透白的煞是好看,而与此同时我也注意到女孩的打扮。

她上身穿着的是小的似乎不太合身的露脐装,紧绷着勒紧了她惊人的好身材。细到只容一握的小腰,露出一段动人的雪白,可爱如小红豆似的肚脐仿佛在告诉我她的完美。

就在我目瞪口呆注意着她完全的身材之时,像是鼓足了勇气一般,女该终于肯抬头看我了。

当她抬起头来之后,我看到了她那精致的五官。也许...这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女孩了吧!

女孩看上去不比我大,脸颊红红的,就跟煮熟了的蒸蟹似的。淡淡的柳眉分明仔细的修饰过,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象两把小刷子,亮得让人觉得刺目的一双漂亮到心悸的大眼睛,异常的灵动有神。

等女孩红着脸抬头看向了我之后,她的表情有些不自然,有些慌张,跟着她对我道:“你...你来了。你先坐,我去...我去给你倒茶!”

对我红着脸说完这话之后,女孩就赶忙跑开了,似乎真去给我倒茶了。

看到这个女孩之后,也不知道怎么样,我对这个女孩竟然生出了一种怜爱,同时我也在心里暗暗猜想,看这个女孩娇羞的样子,该不会她还是一个处儿吧......

就在我想着这些的时候,女孩端着两杯茶水走了过来,然后她递给了我一杯道:“喝了吧!”

见她递给我了一杯茶水,我就接了过来,然后就轻轻抿了一口。跟着我对她问道:“你多大?看着好像比我还小啊!”

“我今天刚满十八周岁,在族人的欢庆下刚过了成年礼!”女孩像是放不开似的,坐在椅子上之后,始终是不敢直视我。

“哦!该不会是白天的那个成年礼活动就是为了你举办的吧?”我突然想到了白天的那个活动。

见我这么问,女孩对着我点了点头。

“哦!对了,为什么你没有给我留门儿,却让我从窗户跳进来啊?”我好奇的问道。

“这是村里的规矩,我是第一次接受走婚这种习俗的,所以只留窗,不留门。等尝试过了一次之后,我才能留门的。”

“这么说,你还是一个处儿?”我大着胆子问道。

被我这么一问,女孩的脸颊更红了,不过她还是点头表示了默认。

听到她是个处儿,不知道怎么的,我反倒是心里不是了滋味儿。

按道理来说,现在这个年头,我能遇到一个处儿,还是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的一个处儿,我应该高兴才对,可是此刻,我真的是高兴不起来。本来钢邦邦的二哥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趴了下来......

“你既然还是一个清白干净的姑娘,而且还这么小,为什么也要跟村子其他的女人一样走婚呢?你这不是糟蹋自己吗?”我对她道。

见我这么说,女孩的眼神之中明显透着一股子惊诧之色,跟着她又是一脸苦笑的对我道:“这是村里的规矩,村里的任何女人在完成成年礼之后都必须要经历这些的,没有任何人能够逃避的。”

“你们这是啥规矩啊?走不走婚那是你们自己的自由!”我大声道。

“自由?”

听我这么一说,少女的嘴角流露出了一丝不符合她年龄的微笑。跟着她又对我道:“我们从来都没有过自由的。”

听她这么说,我就觉得有些纳闷了,跟着我就还想跟她说什么,结果被她一句话给顶了回去。

“别问那么多了,把我给你的茶喝干净了,然后我们就...就做吧!”

跟我说完这话之后,紧跟着,女孩的表现简直是让我瞠目结舌。我看到她竟然当着我们的面儿,卸光了她身上所有的衣服。然后她跟着把自己的那杯茶水一股脑的喝了个干净。跟着就走到了东侧的一个像是卧室的小房间里,就这么赤果果的躺在了里面的chang上,然后盖上了被子就那么看着我。

被他这么一搞,我原本趴下的“兄弟”又上火了,于是乎,我也忘记了我之前对女孩所保留的那一丝怜爱,我现在急切的要去,这就是我最真实的想法!

看着躺在那里等着我的女孩,我也一股脑的喝干了她之前给我的那杯茶水,然后我也光溜溜的,跟着就急匆匆的走了进去,然后掀开了被子。

可能是太激动了,亦或是我太想要得到她了吧,更可能是我心虚,怕我二哥再突然软了吧,我连前戏什么都没做,就准备直接开整。

可就在我要开整的时候,女孩突然像是受到了惊吓似的,两行清泪从眼眶中落了下来,整个人的状态变的惶恐不安。

看到她这样,我有些心软了。

“怎么?你不想做吗?”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见我这么问,女孩先是摇了摇头,跟着眼睛一亮,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即又猛的点起了头来,还突然猛的用双手抱住了我的后背,跟着咬着嘴巴,闭上了流泪的眼睛,一副等待命运审判的架势。

“轻点,我怕疼......”

......怀着忐忑不安且非常紧张的心情,我走进了这房子的院子里。走进了院子里之后,我看到院子里非常干净,没什么杂乱的东西,估计房间里的女主人应该是一个比较干净的人吧。

等我来到了木屋的正门前之后,我狠狠的缓了一口气,然后用手平复平复我那跳动的非常快的心脏,跟着就鼓足了勇气,一咬牙就推开门走了进去。

进来之后我看到,这个木屋看起来有些老旧,身处其中的我发现这里面很大,而且一尘不染,很干净整洁。虽然整个木屋装潢的不是十分的奢华,但是那种高雅的复古之风却让我目睹了一种别样的陈旧美感。

就在我观察着这个木屋的时候,从一张沙发上,突然站起来了一个背朝着我的长发女人。看女人的背影,我就有些来电了,这背影绝对是宅男杀手啊,就是不知道正面具体是个什么样子。

等女人缓缓转过身来看向我的时候,一瞬间,我感觉我的眼珠子都快要跳出来了。

女人看上去二十多岁,估计能比我稍大点。浓密金色的**浪长发随意地披在肩头,丝丝缕缕都得能迷死个人!浓密的睫毛、魅惑的眼神、丰感的双唇,无时无刻不透露出万种风情......

再往下看,一袭粉紫色低领口的那种旁边开叉的大长裙遮挡住了她的完美身材。

再再往下看,在长裙开叉的位置处,那雪白的腿就那么露着,这给我看的简直快要了我半条命了。而更让我难以抗拒的是,这个女人居然是赤足的,那白白的的小脚看的我都直眼了。

就在我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的时候,女人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到了我的身边,然后大大方方的对我浅笑道:“你好,我叫婷婷,怎么称呼你?”

女人说话的声音特别的好听,随着她的声音响起,我整个人都酥了。

“啊?啊!那什么,我叫顾易,美女你好!”我有些发傻,舌头有些发扳。

跟着我俩就简单的聊了几句,我问她为什么会穿的这么带感,因为在我想来,她们白天都穿是那种少数民族的特殊服装的,现在的转换有点大。她回答我说,哪个女人晚上还穿那种东西啊,怪沉的......

聊了一会儿之后,婷婷就让我去阁楼去她的卧室等她,她好像要帮我沏茶倒水什么的。

听说她让我去阁楼上的卧室等她,这给我激动的,我心想,人家的卧室啊!不知道里面具体是个什么调调,我想我今天晚上绝对能过足了瘾!

通往阁楼上的楼梯并不是石阶那种的,而是用红木配合一些细细的藤蔓所搭建成的特殊的软阶梯。踩在红木板上,我会听到一阵阵咯吱咯吱的声音,这种声音听的我是直皱眉头,就感觉好像浑身被挑拨的有些瘙痒一样......

踩着发出咯吱咯吱声响的红木阶梯,我很快的就来到了阁楼上。

到了阁楼上之后,画风突变,整个阁楼上不知道为何没有开灯,偌大的房间里好像都被婷婷点上了烛火。还别说,微微亮的烛火在这个夜里,居然还透着一股别样的浪漫。

更让我不可思议的是,当我进了婷婷卧室里的时候,我看到了在婷婷卧室的那chuang,上面居然放着一个黑丝长袜!

这给我看的,我不知道婷婷这是啥个意思,存心给我加点电?我甚至在想,这东西是不是刚从婷婷身上卸下来的?

凑到前去,我闻了闻那个这些东西,那味道,就一个字,香!就是不知道婷婷到底香不香。

就在我有些着迷的嗅着这些东西的时候,婷婷手拿着两杯沏好的茶向着我这边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我抬头这么向着她仔细一瞧,眼睛瞪的跟个灯泡似的。

此刻的婷婷在微微的烛光照耀下,皮肤显得是那么的雪白光滑,更要命的是,衣领口处像是被她又故意拉低了一些,这稿的我有点难受了......

“这是我们村子里特酿的茶,你喝一杯,喝了之后保准你那方面能力更强悍!”婷婷一边对我妩媚的说着这话,一边将一杯茶递给了我。

话说在她张嘴说话的时候,我就从她的嘴巴里闻到了一股浓郁的幽香,同时我也感觉到了那种男女两X的自然吸引力,我魂不守舍,只感觉到自己荷尔蒙分泌过多,心中的熊熊烈火在燃烧着。

我心想,这不是逼我犯罪吗?现在就咱们俩共处一室,长夜漫漫,红烛燃情,只要我一发狠扑过去,嘿嘿.......

不过这样的想法我是一闪即逝,我必须要镇定!反正我已经到了这里了,我就不怕跟她搞不起来!先慢慢稳住了再说,太唐突我觉得会给人家留下不好的印象的。

她说这茶能提升那种能力,我也就一笑而过了。实际上,对于我的能力,我还是有点自信的,跟女友在一起那会儿,我可没少跟她搞那事儿,时间也都还不短,每次都是她求饶的。

为了能把持住自己,我接了这杯茶水,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昂脖就喝了个底朝天!不过我可不是一个会品茶的人,这茶喝在了我的嘴巴里,感觉特别的苦......

喝完了这东西之后,我就故意将身子向后退了退,强逼着自己不去看人家的领口,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实际上我这么做完全没必要,但是像我这种暗搔型的人,还是觉得这样做比较稳妥吧。

但出乎我的意料的是,似乎这个婷婷是故意的,我越是往后退,她越是靠近我,在靠近我的时候,她还故意把自己手里剩下的那杯茶水给喝了,喝的时候还冲着我眨巴了一下眼睛,感觉就像故意撩我似的。

我呼吸急促,心跳加快,心想,妹的!看来这个女人真是憋得不轻啊?我现在是上还是不上?上了不是我这种男人的风格。不上吧,又怕她觉得我太怂,没胆子,对我再没了兴趣啥的......

很快的,我便被逼的坐在了床,其实我那个时候被逼到那里不知道有多兴奋呢。

见我再挪无可挪,我面前的婷婷突然捂嘴娇笑一声道:“顾易,你觉得我怎么样?”

“怎......怎么样?!”

“呃......”

“好......非......非常好!”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回答她。

“那我好在哪里?”

婷婷又对着我笑盈盈的问道,在问起这话的时候,也不知道她是不经意的还是怎么样,她故意撩起了自己的右腿,那白花花的大长腿就这么露在空气中,像是一道闪电般划过我的眼睛。

看着她的大长腿,我又吞咽了下口水,然后从头到尾将她夸赞了一番。其实我这也算是实话实说,我说她人长的漂亮,皮肤白,笑起来特别好看,身材更是好的没话说诸如此类的话。

见我这么夸她,她那小脸一红,又是轻声一说:“讨厌,哪有啦!”

但从她的表现上来看,她应该心里美的很,那笑的比花儿还要灿烂,我想,哪有女人不喜欢听男人夸她漂亮呢?

接下来,我们便相互又简单的交流了起来。等我们彼此稍加交流了好一阵子之后,婷婷对着我道:“那你跟我做,不会后悔吧!”

听她说起了正事儿,我一激动赶忙道:“怎么可能后悔?要是真能跟姐姐那什么,那是我的荣幸,是我顾易十世修来的福分呢!”

见我这么说,婷婷微微点了点头,眼神中像是闪动着什么光亮,而后她突然对我说道

“那...那来吧......”

说这话的时候。婷婷的声音特别的小,嫩脸上也升起了两道红晕,表现出一副羞答答的模样,时不时还向着我坐着的那张粉红色的chuang上瞥去。

可以上了吗?

见婷婷说了这样的话,又表现出这么一副任君宰割的模样,我心一横,直接上去就急不可耐的准备将婷婷抱起来,然后打算将她狠狠的丢到大chuang之上......

......

展开内容+

猜你喜欢

豪门小说
豪门小说
豪门小说

豪门小说专题简介

查看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