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修真 >

神皇仙途小说

神皇仙途

神皇仙途

10.0

手机阅读

来源:souci

作者:阅读王

时间:2019-08-12 23:52:41

《神皇仙途》写的一本奇幻小说,主要讲王府,秦朝没有忌,白色色樱雪,阳王,龙子,法没有相,楚国,龙子饕餮,白色色鹰,丹海,奇经八位,却是,蚁草,青衣少年间的事迹。神皇仙途约212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山路幽长,草木森森,正是夜深幽静之时,秦无忌这一声长啸没有吓到隐藏在山草里的虫兽,反而吓了他身旁的白樱雪一跳。

要知道大凡修炼之士,每修炼到灵力充沛之时,便有这引气长啸的迹象。方才秦无忌在山洞中贯通十二经后便大啸了一次,万没想到他这么快又充足灵力了!

但白樱雪在震惊之余,却又多了一丝不安。龙子饕餮,对这少年来说却不知是福是祸呢。

秦无忌感受到了白樱雪的不安,硬生生止住了啸声,低头歉然道:“咱们刚刚脱离险境,我不该如此**的,实在是没有忍住。”

白樱雪不置可否,只缓缓走前一步,表情却是恢复了平静,她看着山道之外轻声道:“饕餮认主必然震动天下,咱们也成了众矢之的,可要如何隐藏踪迹呢。”说着便皱起弯眉,苦思起来。

秦无忌此时就紧贴在她身后,少女的碎衣再遮不住美好的身形,大片雪白的肌肤露出来,而她背上那如蛛丝一般的细红伤口更是醒目,此时看起来竟有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

秦无忌微微避开了视线,这些都是她为自己抵挡天劫所受之伤,他的心中升起一股怜惜与感动之情。

白樱雪似无所觉,只是寒冷的山风吹来,她**的肩膀便颤抖起来,良久才叹声道:“晋楚两国乃是百年死敌,若我功力还在,咱们大可逃去楚国,但现在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秦无忌也是绞尽脑汁,却没有更好的办法,见白樱雪身子颤抖,正要劝慰几句,少女却是身子一软,倒在了他的怀中,一口淤积的黑血也喷了出来。

秦无忌急忙抱住她,只见白樱雪脸色煞白,周身颤抖不止,一股青蓝之气在她肌肤之上浮现,就如蚯蚓般隐藏入经脉之下,看起来是毒发的迹象。

他不知如何是好,焦急之时,怀中少女却安定下来,抬眸苦笑道:“那臭老头的毒好厉害,已冲破了我的经脉,怕是不用多久就要进入丹海了。”

进入丹海会如何,她不必说,秦无忌也是明白。

但他很快冷静下来,低头看着白樱雪沉声道:“我会想办法,一定要救你。”

少年声音不大,但语气坚定,更有一股誓言的味道,白樱雪不知为何心中一暖,但很快推开他,冷笑道:“就凭你?”说罢却又沉默下来,良久才喃喃道:“那矮胖子的毒如此厉害,我却为何一点看不出他的来历,这天下用毒的高手,都在三大医宗之中,为何我毫无印象……”

她说着便打了一个喷嚏,失去了功法的保护,此时的白樱雪更像是一个柔弱的孩子。

想了一会儿没有结果,白樱雪便叹口气:“咱们先出了这山谷再说。”

秦无忌默默点点头,忽又想起了什么,轻轻扶她坐下后低声道:“等等!”

他说罢转回洞穴之中,不多时就抱着那硕大的白鹰尸体走了出来。白樱雪靠在山壁之侧皱眉看着他,摇头道:“你这是要做什么?”

秦无忌没有说话,放下鹰尸后,右拳握在腰间猛然击下,嘭的一声,一拳击出,深入地下一尺有余,再打几拳,沙石飞溅间,地上已现出了一个深坑。

他这才叹了一口气道:“这白鹰虽是咱们的敌人,但为主尽忠,算得上是禽中义士,不能让它的尸身裸露山谷,还是埋了吧。”

白樱雪睁大眼睛诧异的看着他,良久才嗤声道:“真是妇人之仁,不对,是假仁假义才对。”

秦无忌只一笑,将鹰尸郑重放入坑中,正要压上石块,就看到一团黑乎乎的肉块自白鹰断裂的脖子中滚了出来。

他急忙伸手捡了起来,入手温热还带着鹰血,就如一块橡胶般有弹性,只是样子黑乎乎的还带着一股儿怪味。

秦无忌捏着龙眼大小的肉团,心道这莫非是白鹰的内脏?正要扔掉,忽觉体内丹海一阵鼓动,胸前的饕餮纹身也闪烁了一下,一股古怪的意识传来。

这股意识极为微弱,但秦无忌却立刻明白了意思,那是要自己将这肉团好好收起来。

秦无忌皱皱眉头,那股意识很快消失了,他不明所以,但还是将肉团塞入了宽大的腰带之中。

白樱雪早就不耐烦了,见秦无忌埋完白鹰后,还摸着一只细长鹰羽在那沉吟,不禁勃然大怒。

但未等少女发作,秦无忌就挥着鹰羽笑道:“白姑娘,你需要一件新衣衫了。”

白樱雪此时才发觉山风冷冽,低头便看到披在自己身上的衣衫已被吹开,胸前,大腿,甚至小腹处都已是春光大泄。

她惊叫一声,双手护住胸口,只听嗤啦一声,却是肩上破衣碎开,整个肩膀又露了出来。

白樱雪又冷又羞,抬头却见秦无忌又钻进了山洞之中。不多时,少年便抱了一团鹰羽走了出来。

这些鹰羽有大有小,宽大的如芭蕉,柔细的似柳叶,却是在山洞中白鹰挣扎时脱落下来的。

秦无忌一片片摆好鹰羽,又扯下山壁荆棘,抽出嫩丝搓成麻线,然后他引线穿羽,不多时,一件虽简陋,但有模有样的鹰羽长袍便做了出来。

白樱雪眼眸闪过一道惊奇之色,秦无忌已将鹰羽袍披在了她的身上,温暖的鹰羽裹住了**的身子,少女心中更是温暖了许多。

此时鹰羽堪堪用完,秦无忌将剩下的羽毛扎在一起,披在身上,满意的晃动一下,便扶着白樱雪走上了山道。

两人缓缓而行,却见天边一颗明星升起,天幕渐白,吹来的风却更是冷了。

寒风之中,白樱雪身子却是暖暖的,她忍不住道:“真没看出来,你这人竟有一双巧手。”

秦无忌听到白樱雪这样说,无意中勾起了心中久远的一丝记忆,他淡淡一笑:“以前我在工厂做过编织的活儿。”

白樱雪自是没有听懂,皱眉道:“什么工厂?编织?你说的莫非是女儿家的针绣之技么?”她语气古怪起来,看向秦无忌的眼神也有些调侃之意了。

秦无忌回过神来,只得苦笑道:“工厂嘛,那是我家乡的一处地方,这编织只是一门糊口的手艺。”

白樱雪哦了一声,身子不知不觉就靠到了男子的身上,良久才轻声道:“你是思乡了么,日后,日后我可以陪你回乡看看,只不知你家中还有没有旁人?”

她声若蚊蝇,几乎听不到,苍白的脸上却是红了一片。

只可惜这番女儿心思却没有得到少年的回应,秦无忌不知何时已停住了脚步,口中咦了一声。

此时两人已走到了山道尽头,眼前便是出谷之地,但秦无忌却只看着右侧一块土丘不语,他方才还未走到这里,丹海中就连连跳动。一股灵力自丹海直通额头,继而向着鼻尖和眉间而去。

秦无忌还在疑惑之中,身子一颤间就觉一股奇怪的香味自那土丘中飞散出来,眼中所见,土丘之中似也一道几乎看不到的微光闪烁。

这种感觉和刚才发现白鹰内脏的时候极为相似,但秦无忌定目再看去,微光与香气却没有了,眼前只是一个光秃秃的土丘罢了。

白樱雪气呼呼道:“你可听到我的话啦?”

秦无忌揉揉眼,这才听到白樱雪的话,他急忙将方才的异常之处说了出来,最后挠着脑袋问道:“真奇怪,难道是修炼太快,出现幻觉了?”

白樱雪双眸看着他,忽然抬手拍了他一巴掌:“傻子,这才是龙子饕餮的妙处,你是看到宝物了,那丹海灵力冲击之处,正是奇经八位的其中两处。”

她说着手指点在了秦无忌的鼻尖和眉间:“这两处便是‘迎香位’与‘晴瞳位’,奇经八位修成,便正式踏入黄字境了。”

秦无忌点点头,却又不解道:“那这和发现宝物有何关系?难道修炼成奇经八位后便能发现隐藏的宝物么?”

白樱雪示意他松开自己,抬头看看天色还未大亮,便严肃道:“若是普通修炼者,即便突破奇经八位,也不过是鼻子灵一点,眼睛看得更远罢了。”

她说着眼中闪出一抹光彩:“但你与龙子饕餮精血相溶,修炼起奇经八位却是与众不同。要知那饕餮最喜吞噬,喜欢吃东西自然就善于寻东西,所以你若是修炼奇经八位,自然也会得到饕餮这种寻宝探物的神力。”

她说着转头看着那土丘:“虽然你如今还没有正式修炼奇经,但无时无刻不在修炼,那丹海灵力源源不断,已开始冲击你的奇经八位了,这便是无师自通的意思了。”

秦无忌心中狂跳,虽然白樱雪多次说过修炼饕餮会有好处,但他没有想到竟然是如此神奇的好处。

这世界灵气充足,修炼之士就如过江之鲤,是以各种天材地宝层出不穷。就说那淮阳王府之中,光秦无忌知道的,就有七处收藏灵丹宝物的地方。

若是自己能修成奇经八位,得到饕餮那神妙的寻宝探物之力……

他想到这里,眸子便带着渴求之色望向了白樱雪。

白樱雪心中微微一动:“没想到这傻小子对修炼如此痴迷!”

只是奇经八位修炼与十二经不同,这是突破炼士境九重,进入黄字境的一道坎。而且奇经八位若是能靠自己的领悟突破,对日后的修炼更是有着想不到的好处。

这一点,大陆许多修士都是不知道的。

白樱雪性情冷淡,自出师门后,天下男子难有入得她眼的,但不知为何,此时却为秦无忌精打细算起来。

良久,直到少年眼眸中的渴求之色都快化为哀求了,白樱雪才淡淡一笑:“奇经八位的修炼嘛,我不能教你,我只能告诉你奇经八位的位置,其余的,要看你的悟性了。”

秦无忌眉间一抖,却没有任何失望之色,未穿越前他就习惯了生存的压力,穿越后三年苦修,对于修炼道路上的艰难他更是深有体会。

越是艰难,越是未知的修炼,对他来说,越是好奇与兴趣。

此时山道一旁的石壁隐隐现出晴光,天穹之上一抹红日之色蔓延而来,白樱雪手指点动,将奇经八位的位置一一点出。

眉间“晴瞳位”,鼻尖“迎香位”,耳旁“聆空位”,还有舌尖的“尝微位”……比较复杂的就是第五个位置,却是遍布全身肌肤上的“触幽位”。

说完五个位置后,白樱雪细嫩的手指点在了他的头顶天灵处:“剩下的‘灵觉位’‘思慧位’‘天感位’却都在这里,但这三个位置却是不用修炼的。”

秦无忌大奇,正要询问,白樱雪已看着天色皱眉道:“我知道你疑惑,但天下修士都不会修炼这三个位置,只要你突破五大位置,奇经八位就算是修成了,如今天亮了,咱们得速速离开。”

秦无忌还要追问,就听到谷口外传来一阵脚步声,这脚步声虽轻,却是向着谷中山道而来!

淮阳郡之西有山名狐氏山,有水名梁河水。此时在山水之间的一道峡谷中,衣衫飞舞的白樱雪正漠然看着咬牙不动的秦无忌。

秦无忌胸前的木盒不停发出咔嚓声响,似乎正有什么怪物要破盒而出,而且那怪物所钻的位置还是他的胸膛之内。

少年刚逃大难,此时却是有些惊恐不安,抬头就看到白樱雪眸光在自己胸前不停扫射,而这蛇蝎美女手中不知何时竟多了一把银刀,刀光随着她的视线便悬在了自己的胸前。

不好,她是要给我开膛破肚,取出木盒神物来。秦无忌眼光一闪,身子猛然滚动起来,向着侧方的悬崖急逃。

白樱雪冰冷的眼眸没有丝毫犹豫,右手指尖立刻窜出了一道隐约可见的气流,一指白光疾闪,已是点在了秦无忌的眉心之间。黄字三重境修为下的全力一击,又是师门所传的杀招,这小子必然死定了。

果然秦无忌身子颤抖了几下,便一动不动了。看着这无辜少年生命逝去,白樱雪略有些疲倦的叹了一口气,但她还未叹息完就听到天空一声鹰鸣。

一只白色的大鹰斜展双翅,自峡谷高空俯冲而下,白樱雪眉头一皱,早听说金刚门那个法无相养有一只白鹰,最是能追踪气息的,没想到那些追兵来得这么快。

她闪身来到秦无忌身前,手中银刀一转,就要开膛破肚取出木盒,但银刀还未出手,就有一只温热的大手握住了自己的小脚。

男人的手握得很紧,一股酸麻的温热让白樱雪心头一颤,沿着赤裸的小脚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但她更吃惊的却是本应死翘翘的秦无忌此时竟然活了过来。少年胸前的木盒咔嚓一声再添了一丝裂缝。

嘭的一声,白樱雪一脚震飞了秦无忌,左手斜挥,指尖三道白光疾射天空俯冲而下的白鹰。

就这么一耽误,那白鹰却发现了敌人的影踪,展翅一个翻转,灵巧的躲开了白樱雪的‘婆娑指’。继而一声尖锐的鹰鸣,山谷之上立刻传来了马儿嘶鸣之声。

这时被震飞的秦无忌惨叫一声后身子竟又滚向了峡谷悬崖一侧,白樱雪眼见行迹暴露,气得一跺脚,斜身向着秦无忌跃去。

她刚刚落到悬崖之旁,那半死不活的秦无忌忽然神准的一伸手,又死死握住了她赤裸的小脚。少年此时眼神凶狠,冷笑一声,翻身落向了悬崖。

白樱雪的身子立刻被拖向了悬崖之下,无奈之下她只得伸直小腿,跟着这个讨厌的少年一起落了下去,伴随着天空的鹰鸣,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了峡谷幽深处。

只一会儿,就有一队人影出现在了峡谷之中,领头的正是白眉金刚法无相,他身后跟着的除了金刚门人,更有淮阳郡有名的武士高手。诸人跟着白鹰弃马追来,都是望着幽深的峡谷默然不语。

狐山梁河之间的这道峡谷幽深处可达百丈,南北更是有数百里之长,他们虽有数十高手,而且还有天上白鹰助阵,但要在这茫茫峡谷中去搜寻两个人,不异于大海捞针。

法无相白眉紧皱,正无奈何时,却听到背后一个苍老的声音道:“无相大人请安心,那贼女这次是自投罗网了。”

法无相转身就看到一个矮胖如冬瓜般的老头走了出来,却是此次出发前,淮阳王专门派来的一位高手,名唤霍一针。

霍一针抱拳笑道:“大人不知,老朽出身百草门,在门中学医三十年,年少时多次奉师命来这谷中采药,是以对谷中地势十分熟悉。”

他说着手指峡谷幽深处又道:“那贼女只知道往谷中深处潜逃,却不知那幽深之处乃是四面山壁的绝境,只有一条羊肠小道算是出入口,咱们只需堵住那唯一的出口,她就是插翅也难逃了。”

法无相精神一振,赞许的看着这个貌不惊人的霍一针:“好,这次若能击杀贼女,取回龙子秘宝,我必禀明淮阳王,霍先生当居首功。”说罢他那双白眉拧在一起,手指峡谷之南沉声道:“诸君切记,那对奸夫淫妇手中有神物龙子,万不能大意了,务必一击杀之!”

诸人轰然称是,气息激起了数道沙尘,飞落到了峡谷之中。

飞落的沙尘之下,狭长幽谷之南,正有两个身影在雾气缭绕的谷底缓缓走着。

秦无忌脚步很慢,双手却死死护住胸膛。他一边踩着湿滑的小路,一边紧张看着身侧不远处的白樱雪。

方才两人摔下悬崖深谷,这少女竟能在最后时刻停住身形,避免了两人摔成肉泥的惨状,这等修为着实惊人。若不是自己有木盒神物在体,恐怕早就被她打死不知多少次了。

但他却不知道,走在他侧前方的白樱雪心中也是烦躁不安,她在密室中了淮阳王的金刚六阳掌,现在内伤还没完全好,而刚才在谷中全力使出婆娑指,竟没杀死这小子。最讨厌的是那龙子秘宝还卡在这小子的体内,实在是让人头疼。

这两人都是心怀不安,却都不愿让对方知道,此时缓缓而行,不多时就转过了一块巨石,眼前现出一条狭窄的小路来。

四周白雾愈发浓厚了,秦无忌甚至有些看不清白樱雪的身影,而眼前的这条小路仅能容一人通过,小路两旁乃是高深的山壁,山壁上盘满了黑色的荆棘。

面对这幽深小径,两人都是停了下来,秦无忌低头想了一下,转身对着白樱雪缓声道:“白姑娘,你我现在是一条线上的蚂蚱,我们……”他还未说完,白樱雪的身影就闪了过来,少女伸手做了一个噤声的姿势,侧耳倾听四周,脸色难看起来。

秦无忌下意识护住全身,他现在最怕的就是白樱雪忽然暗算,但看她表情不似作伪,更听到了依稀的一声鹰鸣,心中顿时明白是淮阳王的人追来了。

前路迷茫,后有追兵,看到白樱雪皱着眉头还在思考,秦无忌仗着胆子伸手扯住了她的袖子,低声道:“咱们只能往前走。”

白樱雪眉头皱的更紧,却奇怪的没有甩开他,甚至还微笑着点了点头,乖乖跟着秦无忌走入了这条羊肠小道。

山壁狭窄,四周荆棘带着寸长木刺,不时划过秦无忌赤裸的肌肤,但他脑海中却一直想着刚才白樱雪巧笑嫣然的可爱模样,心中竟起了几分温柔怜惜之心,浑然忘了自己的处境。

乖乖跟在秦无忌身后的白樱雪露出了一丝冷笑,蕴含灵力的媚笑再次成功,现在追兵在后,自己只能委屈一下,速速将龙子秘宝取出来才是。

两人穿过这条小道,那白雾变得愈发浓厚起来,再走几步,眼前却是一亮。

小径之后竟然是一个广阔的小谷,这可算是谷中之谷了,只见四面山壁直插云霄,整个谷底绿草茵茵,一片青绿竹林横生在后,更有一眼温泉流淌在竹林里,雾气冉冉之中还带着一缕清新之气。

这世外桃源般的山谷,秦无忌却是看得心中一沉,只因这山谷已无前进之路,唯有背后的那条狭长出入口,若是追兵赶来,他与白樱雪岂不是瓮中之鳖了。

如今的情势,秦无忌早就心知肚明,自他与白樱雪逃出淮阳王府起,两人真算得上一条线上的蚂蚱了,以淮阳王的小肚鸡肠,就算知道自己是被迫的,也难逃一死。况且如今那什么龙子饕餮还在自己怀中。

秦无忌想到这里急忙转身奔向入口,这个时候白樱雪却还站在小径入口之处,见他奔来却是嫣然一笑:“傻子,这时候还想逃出去?人家已经追来了哟。”

她如此说着,忽然伸手掀开了袖子。白樱雪这身紫霞日月衣宽袍窄腰,更衬出她窈窕之姿,但袍子下却似只穿了小衣,这样一掀袖子,便露出了一条白生生的玉臂。

少女粉嫩的手臂纤细柔美,看得秦无忌一呆,却见她皓腕上缠着一圈艳红的腕带,血红之带更衬着肌肤如雪,极为显眼。

秦无忌未穿越前别说女人的手臂,就是比基尼美女也没少见过,但不知为何,此时却看得心猿意马,一阵血气翻涌间,全身都热起来了。不禁暗暗奇道,这女孩为何看起来这么诱人?

正胡思乱想间,就看到白樱雪手腕一翻,那血红的腕带竟飞舞起来,他这才看清,那原是一圈儿缠绕的红线。

细如蛛丝的红线就如活过来一般,在白樱雪手掌间跳动不息,继而一条肉眼都看不清的细丝飞起,在那狭长的小径入口处盘旋起来。

盘旋的红线越张越大,不一会儿就布置成了一张大网,正如蛛网一般缠在了入口处。

秦无忌见那蛛网红丝张开成了八角状,隐藏在了白雾之中,将整个小径出入口都保护起来,终于明白过来,原来她是在布置一个极为厉害的机关。

白樱雪在这狭小的入口处布置完蛛网后,心中稍安。再施展媚功对秦无忌一笑,转身就看到了那雾气腾腾的温泉。

清澈成碧色的温泉水缓缓流动,白雾腾腾间看得白樱雪周身发痒,她撇目看到一旁的秦无忌依旧死死抱着胸前的宝物,心中暗恨,再看看温泉,拿定主意一咬牙:少不得要便宜这小子了。

秦无忌此时还在回味白樱雪的媚笑,就看到这女子缓缓走到了温泉边,低头娇羞的将一只赤足踏入水中,溅起了一朵小小的浪花。

秦无忌一愣,暗道这个危急关头,她难不成还想洗个澡么?

秦无忌白樱雪小说名字叫做《神皇仙途》,这里提供秦无忌白樱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神皇仙途小说精选: 山路幽长,草木森森,正是夜深幽静之时,秦无忌这一声长啸没有吓到隐藏在山草里的虫兽,反而吓了他身旁的白樱雪一跳。 要知道大凡修炼之士,每修炼到灵力充沛之时,便有这引气长啸的迹象。方才秦无忌在山洞中贯通十二经后便大啸了一次,万没想到他这么快又充足灵力了! 但白樱雪在震惊之余,却又多了一丝不安。龙子饕餮,对这少年来说却不知是福是祸呢。 秦无忌感受到了白樱雪的不安,硬生生止住了啸声,低头歉然道:“咱们刚刚脱离险境,我不该如此…

秦无忌白樱雪小说名字叫做《神皇仙途》,这里提供秦无忌白樱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神皇仙途小说精选: 淮阳郡之西有山名狐氏山,有水名梁河水。此时在山水之间的一道峡谷中,衣衫飞舞的白樱雪正漠然看着咬牙不动的秦无忌。 秦无忌胸前的木盒不停发出咔嚓声响,似乎正有什么怪物要破盒而出,而且那怪物所钻的位置还是他的胸膛之内。 少年刚逃大难,此时却是有些惊恐不安,抬头就看到白樱雪眸光在自己胸前不停扫射,而这蛇蝎美女手中不知何时竟多了一把银刀,刀光随着她的视线便悬在了自己的胸前。 不好,她是要给我开膛破肚,取出木盒神物来。秦无忌…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