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修真 >

总有暴君想嫁我小说

总有暴君想嫁我

总有暴君想嫁我

10.0

手机阅读

来源:souci

作者:阅读王

时间:2019-08-12 23:52:40

《总有暴君想嫁给我们》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讲鹿云汐,柳含有香烟,菊花,鹿云娇,李嬷嬷,国师,姬北辰,鹿天雪,凉玄烈,天雪,鹿震天间的事迹。总有暴君想嫁给我们约61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李嬷嬷鹿云汐小说名字叫做《总有暴君想嫁我》,这里提供李嬷嬷鹿云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总有暴君想嫁我小说精选: 只见一个一尺多长毛绒绒胖乎乎的小动物,瞪着圆溜溜的紫眸看着她。 “狗?哪里来的狗?”鹿云汐看着眼前雪白的狗,不!应该是狐狸才对!她疑惑地歪了歪头。 一身雪白色的小狐狸左边半脸上,印着血红色的桃花魔纹,活灵活现般绽放着。 鹿云汐脑海中似乎有什么一闪而过。好熟悉! 突地,手指一阵刺痛,鹿云汐低头,却发现小狐狸咬住了她的手指。 脑海中,蓦然响起了一阵凉薄森冷的声音。 “你才是狗!你全家都是狗!”小狐狸灵魂传音道。 鹿云汐漂亮的凤眸,骤…

砰的一声!脊背猛的一痛,额头疼的似乎要暴烈开来!

几乎把她摔死!鹿云汐痛的猛地睁开眼来。

只看到她趴着的地上,光滑如地板,色如冬雪,寒意渗人。

冰凉的触感,让鹿云溪冻的一哆嗦。

一阵温热自额头流过了她的脸颊,染红了她的眼。

血腥味顿时充斥着整个鼻腔。

血?她怎么会流血?

她不是正在给m局情报员进行换心手术吗?怎么会在这里?

心头一震,瞬间警惕起来!

她抬头扫视了周围一圈,周围白的发亮,墙面地板桌椅都是用水晶做的,光线折射在水晶上光影斑斑。

遇袭击了?难道她被h国头号贩毒发现了特工身份?被抓到了这里?

为什么她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叮咚——叮咚——头顶传来流水的声音,她抬头望向头顶。

只见天花板上居然有各种鱼儿在游动,就如水族馆的玻璃隔开一般。

水族馆?她难道被抓到了水族馆?但总感觉哪里不对。

她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但底是哪里不对呢?

脑海中似乎有火花闪过,鹿云汐漂亮的水眸蓦然睁大。

她站起来仔细地看了看周围,水晶般的墙壁几乎晃花了她的眼。

“卧槽!门呢?!门去哪儿呢?!”她瞬间站了起来,顾不得身上的疼痛。

怎么会没有门?

额头上的血遮住了她的眼。她随手擦掉了。

鹅黄的衣袖在她眼前一晃,正准备摸墙的手蓦然怔住。

低头立刻看了看她的穿着。

一身鹅黄色的长衣裹身,两边如云锦般的水袖还沾了刚刚擦拭过额头的鲜血,如点点梅花印在衣袖上。

古装?她怎么会穿古装?!什么情况?!

仔细一看,她胸前的36D不见了?!疑惑的摸了摸,小而柔软的触感,让她脑海中一阵短路。

确实不见了!

她的胸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突然,脑海中一阵刺痛,一股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灌入脑海中,转瞬清明。

她穿越了?!她居然穿越了!这么低的概率居然被她遇上了?

所有的事情她想起来了,她正在给m局情报局做换心手术时,突然脑袋一阵眩晕晕了过去,等醒来便来到了这里。

她穿越到了天玄大陆,一个历史没有记载的时空。

这里普遍的人都修行灵力。这是一个与为尊的世界,谁的拳头大,谁就是王!

而她自己却穿越到天玄大陆西凤国将军府,觉醒不了任何灵力的同名同姓的废材大小姐身上。

鹿云汐心中一万个草泥马崩腾而过!

似乎如当头一棒般让她难受。

鹿云汐只得认命,平复了几欲骂娘的心情,她转身查看自身处境。

原主母亲早逝由继母带大,继母明里什么都

对原主很好,暗里却经常打骂原主。

总是给原主吃馊饭,原主的庶妹更甚,在原主13岁时还未张开便貌美如花,庶妹嫉妒她的美貌,便活生生划花她的脸,从此原主就变成了西凤国的废物丑八怪,与她有婚约的太子更是厌恶至及。

这次她的蔗妹告诉她,太子约她在卫海见面,她怀着激动忐忑的心情上了船。

可哪知原主刚到卫海,就被人推进卫海里,淹死了。

鹿云汐抿了抿唇,有些同情原主的遭遇。

既然占用了你的身体。便会为你报仇的!你安心去吧。

她现在在水底,是从头顶水上面掉下来的。在卫海的最底层。这里是一个可以呼吸的独立空间。

但是这里没有门,她该怎么出去?像上游肯定不行!就凭她现在的身板,还没有到水面就得被那些鲨鱼吃掉了!

鹿云汐微微蹙眉,她身体趴在墙壁上,一处一处敲打着。

突然她眼前一亮,手停在了一个微微凸起的水晶墙上,这面墙的声音不一样,很有可能是出口!

突然她触及的那面水晶墙上,慢慢变成了血红色,一簇一簇血红色的桃花,从墙壁里长了出来。

冷冽的桃花香味扑了一满面,画面唯美诡异。

鹿云汐眯了眯眼,瞬间提高了警惕。

思绪了一会儿,与其困死,不如铤而走险找出路。

绝地逢生的地方只有破釜沉舟才有活下去的机会。

她微微冷了冷眼,踢开了眼前的殷红桃花。

桃花似乎像活了一般,被踢到的血红桃花像两边散开来。露出了一个非常小的洞。

鹿云汐满是疤痕的脸似乎有一丝龟裂,嘴角微微抽了抽。

为什么这个洞看起来那么像狗洞!

算了!就当是钻甜甜圈吧!

刚钻进桃花丛,脸上手上就被全部划破了,她一咬牙,使劲一推钻了进去。

她没有发现,她刚进去,沾上了她血液的血红桃花,瞬间将花瓣上的血液吸收了进去,花瓣变得更加艳丽鲜红。

“砰——”的一声,头上剧痛,鹿云汐额头着地,旧伤没好又添新伤。

“啊!痛死老娘了!”鹿云汐狠狠地捂住了额头。

没想到那个**离里面的地面这么高,判断失误,刚才要不是心急就不会摔下来了!

她幽怨的抬头,警惕地看向了四周。

这个密室里整个就像一片桃花丛包裹成的一个房间,黑红色的雾布满了整个房间,氤氤氲氲,弥漫着鲜红如血的桃花丛中。

冷冽浓郁的桃花香,让鹿云汐的精神有些恍惚。

她立刻摇了摇头,清醒了神智。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真是太古怪了!这花的香味居然可以乱人心智!

她转头望向前方,房间中央有一座水晶棺,猩红的桃花爬到了水晶棺壁上,多添了一份诡异的美感。

桃花密室里寒意渗人,感觉就像堕入了一个冰窖里,冻入骨髓般。

鹿云汐对着捧着拳头的手呼了呼热气。看着眼前的水晶棺,轻轻走上前去。

当看到棺内时,鹿云汐怔住。似乎连呼吸都忘记了!

只见一个一尺多长毛绒绒胖乎乎的小动物,瞪着圆溜溜的紫眸看着她。

“狗?哪里来的狗?”鹿云汐看着眼前雪白的狗,不!应该是狐狸才对!她疑惑地歪了歪头。

一身雪白色的小狐狸左边半脸上,印着血红色的桃花魔纹,活灵活现般绽放着。

鹿云汐脑海中似乎有什么一闪而过。好熟悉!

突地,手指一阵刺痛,鹿云汐低头,却发现小狐狸咬住了她的手指。

脑海中,蓦然响起了一阵凉薄森冷的声音。

“你才是狗!你全家都是狗!”小狐狸灵魂传音道。

鹿云汐漂亮的凤眸,骤然睁大。

这声音是——魔祖?

她没有在乎那手上轻微的疼痛,立刻将小狐狸提了起来。

肉圆搓扁般翻看着手里的小狐狸。

“你是魔祖?真的假的!这也太让人不敢相信了!”变说着手却没有停下来。

小狐狸自鹿云汐手中一把跳出来,鼓着毛绒绒的腮帮子瞪着她。

“该死的蝼蚁!拿开你的脏手!再敢摸本尊试试!”

鹿云汐看着眼睛瞪着圆溜溜可爱不已的魔祖,噗哧一笑。

真是萌了她一脸血!简直是太可爱了!圆溜溜的眼睛,毛茸茸的脸,鼓着腮帮子对她放狠话。真是有趣。

“不过……你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鹿云汐问出来心中的疑惑。

小狐狸白了她一眼,“还不是因为你这个蝼蚁太弱了,你是本尊魔丹的宿主,但你却连一阶灵力都没有,影响了魔丹,让本尊每天连维持人形的时间都没有!”

鹿云汐撇撇嘴,躺靠在贵妃塌上,双臂叠在胸前,道:只要我变强,你就可以慢慢恢复吗?”

小狐狸傲娇的昂了昂脑袋嗯了一声。

鹿云汐确是瞄了一眼,姣点一笑。“你的真身是狐狸?”

小狐狸瞪了她一眼,道:“本尊是狐狸那种低等蝼蚁吗!本尊可是魔界血统尊贵的诅天血桃狐,万魔之祖,冷玄烈!拥有强大的诅咒之力,这世间多少蝼蚁妖魔在本尊这里,奉上万世轮回,只因想让自己誓言成真!”

“名字倒是挺长的!不过,当真那么厉害又岂能被人封印在卫海海底?”鹿云汐无意间问道。

此话一出,鹿云汐只觉得四周温度都降了下来,满室杀气,眼前的桌椅在一瞬间化为飞灰,在抬头时,小狐狸已经进去到了无尽空间内。

鹿云汐摸了摸手臂上的冻起鸡皮疙瘩,眸光微闪。

原来他的名字叫冷玄烈,脾气也太暴躁了,看来自己沾上了不小的麻烦!她这人最讨厌就是麻烦了!

睡意全无,她盘坐起来,开始入定修炼,被魔丹洗精伐髓过的身体,灵气更容易吸收到丹田。

丝丝灵气自万千毛孔进去身体,到达丹田内,麻麻痒痒的温热感,让鹿云汐感觉到阵阵舒畅。

一连三天鹿云汐都是入定修炼状态,达到了灵力一阶。

鹿云汐伸了个懒腰,撇了撇嘴,真是太慢了,才到一阶。

要是有人知道了她的想法,肯定会被惊掉下巴,才三天就能达到灵力一阶,这速度该是多么的逆天。

虽说达到灵力一阶很简单。但是天赋很好的人,到达灵力一阶最少也得需要一个月才能感悟领会到,天赋一般的人也需要一年才行。

“咕噜”一声肚子想起了饥饿的叫声。

她起身看了一下秋菊的伤口,伤口开始结痂,鹿云汐给秋菊换上药后就拉开了大门。

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正值入秋,天云阁内的金盏菊开的异常灿烂,院子里一片金灿灿,空气中属于菊花的淡淡苦味,闻着让人头脑清明。

鹿云汐眼里露出了点点笑意。

这种菊花可不是一般的金盏菊,这是金玉菊,可解热毒,可化蛊毒。可是个宝贝,不过这种金玉菊应该生长在高山之巅,寻常人很难得到,为什么她的院子里会有这么一大片?

不过这么好的宝贝岂能浪费了!

鹿云汐连根带土壤全部挖了出来,丢进了无尽空间里。

净了手后拉开了天云阁的大门,刚有几步,鹿云汐便停住,她侧过脸看向一旁的西墙角,墙角转折处露出了一个灰色的衣角。

鹿云汐淡漠的脸上,讽刺的扯了扯嘴角。

看来柳含烟开始慌了呢!

这几日柳含烟派人盯住鹿云汐的一举一动,那几个奴才却告诉柳含烟,他们无法进鹿云汐天云阁的大门,似乎是被什么阵法挡住了。

得知这个消息柳含烟鼻子差点儿气歪了。让那几个奴才天天守在天云阁的大门外,观察着鹿云汐的一举一动。

看见鹿云汐从天云阁出来,几个奴才马上跑去给柳含烟汇报了。

鹿云汐一路向东,来到了将军府的后厨房,现在正值中午,马上快要到用餐的时间。厨房里已经做出了各种香喷喷的好菜,可以算得上是满汉全席。

“大小姐!这可不是你来的地方!快走开!”李嬷嬷看着鹿云汐站在门口一脸不耐烦道。

一旁的下人看着满脸丑陋疤痕的鹿云汐站在门口,个个都鄙视不已。

鹿云汐斜了一眼满脸褶子一脸尖酸刻薄的李嬷嬷,不悦的蹙了蹙眉。

“等下把饭菜送到天云阁。”鹿云汐冷声道。

她最近事多,也懒得跟一个奴才计较。

啪的一声,李嬷嬷将两个发霉的馒头丢在了地上,其中一个发霉的馒头径直滚到了鹿云汐的脚边。

“奴才可没时间给你送,你自己拿了出去,以后吃饭之前不要过来,那次不是等夫人们吃好了,你才过来在搜水桶里拿吃的!今天居然还敢提前来要!……”李嬷嬷自顾自说着。

却没有看到鹿云汐暗下来的脸色,如暴风雨的前夕。

“一个废物,还有脸来厨房……”李嬷嬷话还未说完。

砰的一声,李嬷嬷只觉得肚子猛的一痛,整个人被人踢飞出去,砸倒了一旁的满汉全席。

滚烫的饭菜倒了李嬷嬷一脸,烫的她嗷嗷大叫。

一旁的吓人被这出乎意料的一幕吓呆了。

鹿云汐淡漠的收回脚,低头眼神森冷的看着李嬷嬷。这一脚她是替死去的鹿云汐踢的!

她微微昂头冷声道:“想必恶奴欺主的邢法你比我更清楚吧!不想被挑断手脚筋,就立刻给我做八十八道菜,六十荤菜二十八素菜,只要有一样味道不好,你就自己去邢讯房领罚去!”

这一脚差点踹掉李嬷嬷的半条老命,抬头看着鹿云汐森冷的目光,心中一阵心悸。只觉的一阵强烈的杀意围绕在她身边,胸口火辣辣的疼痛让李嬷嬷粗粗的喘了一口气。

这个废物,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跟以前懦弱的废物简直是两个人!若是真的被冠上恶奴欺主的罪名,她这辈子就完了!

“大小姐!老奴知道错了!老奴马上给您做菜!”李嬷嬷起身,朝着发愣的几个人一通大吼:“还不快帮忙做菜!愣着干什么!”

鹿云汐不在看她们,转身走了出去。

她微微敛下眼眸,眼里闪过一道冷光。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看来自己心软果真是个错误!拳头大就是硬道理!

走廊的拐角处,迎面走来一个漂亮女子,淡粉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

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使得步态愈加雍容柔美,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头插蝴蝶钗。

一缕青丝垂在胸前,薄施粉黛,只增颜色,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可爱,整个人好似随风纷飞的蝴蝶,又似清灵透彻的冰雪让人心生怜惜。

鹿天雪,将军府的四小姐,柳含烟的第三个女儿,西凤国的炼丹天才,才16岁便是灵力七阶,还是一个三阶药师。天生一副媚骨,只要见到她的人便会为她神魂颠倒,几乎是西凤国的头号女神,就连鹿云汐的未婚夫太子都爱慕她。

鹿云汐只是撇了鹿天雪一眼后,便径直走了过去。

在两人快要擦肩而过时,鹿天雪勾唇一笑道:“姐姐,刚才在厨房里可真是威风呢!可不知姐姐是什么时候脱胎换骨了呢!”

听到鹿天雪的讽刺,鹿云汐驻足,转身微微歪头望着眼前一脸傲慢的女子。

她浅笑着,微微挑眉,嗤笑道:“妹妹说笑了,脱胎换骨?换什么骨?难道换妹妹的媚骨?还是算了吧!整天招一堆公狗来围着自己,我怕我会恶心死!”

说完鹿云汐便自顾自地转身离去。

鹿天雪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眸光淬毒。

鹿云汐这个废物竟然把她比喻成了母狗!这个该死**!

不远处的鹿云汐微微敛眸。

这个鹿天雪比鹿云娇聪明更难缠!

鹿云汐小说名字叫做《总有暴君想嫁我》,这里提供鹿云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总有暴君想嫁我小说精选: 砰的一声!脊背猛的一痛,额头疼的似乎要暴烈开来! 几乎把她摔死!鹿云汐痛的猛地睁开眼来。 只看到她趴着的地上,光滑如地板,色如冬雪,寒意渗人。 冰凉的触感,让鹿云溪冻的一哆嗦。 一阵温热自额头流过了她的脸颊,染红了她的眼。 血腥味顿时充斥着整个鼻腔。 血?她怎么会流血? 她不是正在给m局情报员进行换心手术吗?怎么会在这里? 心头一震,瞬间警惕起来! 她抬头扫视了周围一圈,周围白的发亮,墙面地板桌椅都是用水晶做的,光线折射在水晶…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