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也想厮守到白头小说

也想厮守到白头

也想厮守到白头

10.0

手机阅读

来源:souci

作者:苏米凉

时间:2019-08-10 01:22:40

《也想厮守到白头》是一本现代虐恋小说,主要讲了车市市市若雪薄锦年的爱情故事,车市市市若雪在薄锦年眼中,就是个代孕工具,他唯一的用处就是怀上他的宝宝,之于他的身体健康,他的死活,都和他无关,可真当车市市市若雪从高高的窗台跳下时,薄锦年才发现,他没有那么的无动于衷。《也想厮守到白头》中主要人物是车若雪薄锦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这里提供车若雪薄锦年小说阅读。车若雪薄锦年小说内容精选:刚做完清宫手术,车若雪极度虚弱,面色苍白如纸,嗓音干哑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为什么不说话?你以为你流掉我就会放过你?”薄

嘴巴被温佳尔死死捂住。半边身子都悬出去时,她突然看到旁边的玻璃窗。一咬牙伸拳砸破玻璃,不顾满手被玻璃划破的伤,扯下一块便横到温佳尔的脖子上。尖锐的玻璃边沿划破温佳尔脖子上的皮肉。血流出来。车若雪喘着气,冷声:“拉我进去,否则,我们同归于尽!”温佳尔双眸眯了眯。正在这时,病房的门被人扭动的声音传来。温佳尔一把将车若雪扯进来。突然捉住车若雪的手,狠狠一咬牙,把那块尖锐的玻璃片狠扎进自已的肚子。噗。尖锐的玻璃片扎进人体皮肉。血涌出来。温佳尔猜来的人肯定是薄锦年。只要自已伤得越重,那薄锦年就会更恨车若雪,也会越狠地往死里折磨她。车若雪受到折磨,车倪华就会心痛,只要能让他们两兄妹都不好过,那她受再重的伤也在所不惜!这样想着,她又往自已肚子深里扎去。她不傻,扎脖子一个不小心就会死。可扎肚子一定能救活。她只是想让薄锦年更恨车若雪,让薄锦年更狠地整车若雪,但却不会让自已真的死!温佳尔把自已肚子扎得鲜血直流。而后在看到病房门口出现的薄锦年身影时,拼命大吼:“锦年救我!车若雪想要我的命!快救救我!”车若雪看着温佳尔腹部的血,懵在那里,浑身颤抖。她怎么也没想到温佳尔竟然不惜伤害自已来陷害她!那些血,染红了薄锦年的眼,他咬牙怒吼:“车若雪,你该死!”正怔愣间,她头上已挨了男人落下的重重一掌。她被打得整个人都摔出去。胸口狠狠撞**架,她唔地一声,吐出一口血。狂怒的薄锦年只看了吐血的她一眼,转身便去把垂垂欲倒半身是血的温佳尔抱起来,那温柔的样子,是车若雪从未见过的模样。他重新看过来的眼神阴森吓人:“佳尔要有什么三长两短,你给她陪葬!”说完紧紧抱起温佳尔,快步去抢救。温佳尔在他怀里看向车若雪,唇角挂着得意而又诡异的笑。直到薄锦年的背影完全消失。车若雪才无力地软倒在地。眼泪毫无预兆地噼啪而落。是啊,温佳尔是他的至爱,他担心她天经地义。而她只是他的仇人,他又怎会在乎她的生死?别说半年的夫妻,就是耗尽她一生,都比不上温佳尔的一丝一毫吧?身体处处都透着疼痛。可再痛,都比不上心脏被**的疼。像扎满了玻璃渣,每动一下便血流不止。——温佳尔被送进急救室。抢救她的正是和她一伙的陈医生。陈医生把她肚子里的玻璃片取出来,又包扎好。她捂着伤口,双眼里崩出阴冷的光,咬着牙道:“陈医生,你出去,跟薄锦年说我子宫被车若雪扎坏,现在必须要换子宫才能活,你要逼着他,把车若雪的子宫摘来给我!”刚才没能把车若雪推出去让她死,现在她就要她车若雪的子宫,让她一辈子都再生不了孩子。她肚子上这一刀,绝不会轻挨,一定会让她车若雪付出沉重的代价!

《也想厮守到白头》中主要人物是车若雪薄锦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这里提供车若雪薄锦年小说阅读。车若雪薄锦年小说内容精选:刚做完清宫手术,车若雪极度虚弱,面色苍白如纸,嗓音干哑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为什么不说话?你以为你流掉我就会放过你?”薄锦年狠狠提起她,疾颜厉色,你给我听好了,除非好好地把我和佳尔的孩子生下来,否则,我让你受孕一辈子,直到你死!

《也想厮守到白头》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这里提供也想厮守到白头薄锦年车若雪小说。也想厮守到白头小说精彩节选:车若雪喘着气,冷声:“拉我进去,否则,我们同归于尽!”温佳尔双眸眯了眯。正在这时,病房的门被人扭动的声音传来。佳尔一把将车若雪扯进来。突然捉住车若雪的手,狠狠一咬牙,把那块尖锐的玻璃片狠扎进自已的肚子。

刚做完清宫手术,车若雪极度虚弱,面色苍白如纸,嗓音干哑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为什么不说话?你以为你流掉我就会放过你?”薄锦年狠狠提起她,疾颜厉色,“你给我听好了,除非好好地把我和佳尔的孩子生下来,否则,我让你受孕一辈子,直到你死!”他又一把将她扔到医生面前,冷冷命令:“重新给她受孕!”他们的孩子,竟比她一个大活人还重要。车若雪心里被苦涩塞满,她凄凉地咬了咬牙。突然用尽仅有的力气,往对面的墙猛撞过去。死了,是不是就能解脱了?活着真不如死了的好……“车小姐——”医生惊得失声。薄锦年眼明手快,倏地扯回她,怒极大吼:“想死?没那么容易!”车若雪缓缓抬起满是泪水的眸,空洞地凝向他,低哑出声:“薄锦年,你不如直接让我死,我已经是习惯性流产,就算你让我受孕一百次一千次,我也不会生得出你和温佳尔的孩子。”薄锦年心脏蓦地滞了一下,他抬眸看向医生:“习惯性流产?”医生姓陈,一直负责车若雪的代-孕事情,他眼神闪烁了下,回答:“没有,车小姐应该是自已没注意,所以才……”“陈医生,连你也冤枉我?”车若雪忍不住怒声。薄锦年缓缓转过头,重新看向她的面色又复阴冷:“别再给我要死要活地装,老实受孕,否则,我立马停掉你哥的药!”车若雪心脏紧缩成一团,死死咬住苍白的唇,不言语了。哥哥车倪华和温佳尔的那场车祸里,脊椎受伤,现在还在住院做复健。他的广告公司也被薄锦年收购,薄锦年就是用车倪华的高额医药费,逼车若雪代-孕。车若雪原是孤儿,被车倪华收养,她不可能放下他不管。刚流产需要等至少一个月后再受孕。车若雪被安排进上次住的病房。薄锦年打电话派保镖来看守。两名保镖刚到,薄锦年接到一个电话,他嗓音突然拔高:“佳尔?佳尔醒了?”没一阵,男人像阵飓风般刮走了。佳尔?温佳尔……醒了?车若雪僵在病床上。半晌她才无力地躺了下去。嘴角浮过一丝苦笑:好,温佳尔醒了,自已也不用再给他们代-孕了。这场婚姻,这场爱情,到底只是她的一厢情愿。想起刚才他接到温佳尔电话时的迫不及待,车若雪不由紧紧揪住枕头,两行清泪无声滑落……——夜凉如水。病房的门打开,车若雪以为是薄锦年来了,下意识回头。对上来人的脸,车若雪惊住。是温佳尔!竟是早被医生宣布成了植物人的温佳尔!车若雪倏地坐起来:“你真的好了?”温佳尔反手把病房的门关紧:“不是好了,是压根就没病过。”“你说什么?!”温佳尔在她床尾坐下,笑得意味深长:“嫁给喜欢的男人还不错吧?”车若雪抿了抿唇:“视频的事,我和锦年也是被陷害的,我没有想过用手段抢他……”“我知道,和我抢人你抢得过吗?”温佳尔轻笑,“是我给他灌酒又给你下的药,把你送到他床上,拍了你们搂在一起的视频发到网上。”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