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武侠之勇闯江湖小说

武侠之勇闯江湖

武侠之勇闯江湖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

作者:放歌须纵酒

时间:2019-08-04 16:22:43

杨乐跪在地上,任凭师傅雨点一般的竹板打下,她知道自己不对,挨打也是心甘情愿,没有怨言。但奇怪的是虽然竹板打在脊背上随发出“啪啪”的声音,但杨乐觉得一点也不疼。虽然师傅不常用竹板打她,可小时候挨过的打她记得很疼很疼,有一次打的她怕都爬不起来了“他爹,这个孩子怎么办?”屋中的女人对男人说。借着微弱的油灯,勉强看得出屋中的情景:茅屋漏水,雨水正从房顶滴滴答答滴落,让人不禁想起这样的诗句“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而屋里只有一张土炕,炕上竟睡着五个孩子,虽然雨水把床单被褥都打湿了,但是孩子哪管那么多,一个个

“他爹,这个孩子怎么办?”屋中的女人对男人说。借着微弱的油灯,勉强看得出屋中的情景:茅屋漏水,雨水正从房顶滴滴答答滴落,让人不禁想起这样的诗句“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而屋里只有一张土炕,炕上竟睡着五个孩子,虽然雨水把床单被褥都打湿了,但是孩子哪管那么多,一个个睡的安稳。桌上一盏油灯燃着星星火光,桌边几把长凳,男人女人各坐一张。两人大都在二三十岁的年纪,男的皮肤粗糙胡子拉碴,女人一脸疲惫,几缕头发垂在额前,怀中还抱着一个正在哇哇啼哭的孩子。两人均是满面愁容,眉头紧缩。

不多时,他的哭声引过来一只野狼,野狼循着声音和味道来到他身边,张嘴刚要叼走忽听一声大吼,头也不回夹着尾巴跑了。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来的竟是一只豹子!那豹子吼走了野狼,自己来到孩子面前看着眼前的这只动物。它可以吃了孩子,但是孩子见到豹子突然不哭了,不知危险地伸出手去摸拽子的胡须。那豹子被拽疼了,“啊呜——”低吼一声。孩子非但不害怕,反而“格格”地笑了。

母豹看见了孩子没法吃肉,又听见孩子的哭声,便走过来趴下给孩子喂奶,等孩子吃饱了自己再吃。等它喂饱了孩子刚准备回头吃獐子肉,忽然感觉自己的屁股被抱住,他回头一看,是孩子抱着自己的屁股,两根胳膊箍得紧紧的,脸颊贴着母豹的屁股,闭着眼面带微笑。孩子不会说话,这就是他在对母豹说:“妈妈,谢谢你!”

豹子把头伸向孩子,但是它没有去咬孩子,而是伸舌头舔了舔孩子的脸颊。原来这是一只刚生完幼崽的母豹出来觅食,吃饱后正看见野狼想吃孩子,它本想赶走野狼后把孩子带回去给一家人吃掉,可万物都有灵性,这刚出生不久的孩子正唤起了刚生育的母豹的灵性,所以母豹把他叼了回去当作孩子抚养。

孩子在木盆里顺流而下,他好奇地望着蓝蓝的天,不时伸伸胳膊。玩累了一闭眼,在河中摇摇晃晃的木盆正是个极好的摇篮,不多时他就睡着了。

母豹伸出尾巴扫了扫孩子,孩子痒的格格大笑,一个没坐稳倒在地上。母豹“唰”地扑上去,呲起牙用鼻子逗孩子玩。孩子抱着母豹的脖子,把脸往上贴了又贴。母豹也不去吃东西了,趴下身子跟孩子玩了起来。

家丁看来的是穷人,心里十分同情,“你先在这儿等等,我马上就去。”说着向家里跑去。

“小人哪儿敢和老爷您耍心眼呢?”朱武“砰砰砰”又是几个响头,“小人家里吃不饱,妻子奶水不足无法喂养孩子,小人纵有天大的胆子又怎么敢欺骗老爷您呢?老爷您就是我们的再造父母啊!”朱武一句接一句,一个劲地夸张方,可张方还是不为所动,摇了摇头“早说过了,我手头真的紧巴啊!你看我也有一大家人要养活,什么家丁丫鬟老婆小妾都要吃穿住用的啊!我借给你钱粮,我吃什么穿什么?你也体谅体谅我的不容易,回去吧!”

“怎么……只有这么点……”阿贤看见只有十几个铜板心也沉了下去。“唉……”朱武长叹一口气,把刚才的事跟阿贤说了一遍,气得咬牙切齿,“枉我说了那么多好话,这个张方还是不为所动,把咱们的命看得跟蚂蚁一般贱!还说什么‘养活不起就别生那么多,生下来养活不起就扔了’,满嘴都是善心慈悲,可就属他心最狠,最黑!”阿贤听见地主张方不愿帮忙,知道自己孩子难逃一劫,一颗心往下沉。她眼前一片模糊,一屁股坐倒在凳子上,两行眼泪无声涌出。

泥泞的小路上男人正一脚深一脚浅地走着,方才在妻子面前他未敢表现得悲伤,他怕自己悲伤惹得妻子更加难过。现在一个人出门走在路上,是长吁短叹愁眉不展。“孩子啊,爹不是不想要你,可是要了你家里人还怎么活呢?”看见前边已经快到了地主张方的家,男人又想“孩子,能不能留,就看你的造化了……”胡思乱想之际,他已经到了张方家门前,他心“砰砰”地跳着,敲响了张方的家门。

河流的水渐浅,木盆到了个全是石头的浅摊,被石头一挡停了下来。孩子被一震迷迷糊糊醒来,又被激起的水花一溅顿时清醒。此时的他肚子空空如也,他张嘴就“哇哇”大哭起来。

“近的地方不行,远的有要走路……要不然就把他丢在附近的那条河里……”说着,朱武心里又是一痛。“丢到河里那不就淹死了吗?”朱武想了想找出个盆子,“放进盆子里让他顺流而下不就好了吗。”阿贤一听,反正小河水流又不急,这样被人救起的可能还呢!当即同意了。

朱武拖着沉重的步子回到了家。“他爹,怎么样?”看见朱武回来阿贤赶紧过去扶住他的胳膊询问。只见朱武闭着眼摇了摇头,伸手把那十几个铜板放到桌上。

家丁领着朱武进了张方的家,一路上朱武千恩万谢,家丁说道:“都是穷苦人家,帮帮忙这不是应该的嘛。”说着到了大厅。朱武抬头正看见张方。张方身材臃肿,肥头大耳。头发胡子稀稀拉拉,两个眼袋就像贴上去的两片猪腰子。腮下一颗黑痣,痣上长着几根毛。他正在吃饭,手里端着雪白的米饭,桌上摆着烧鸡蒸鱼和各式各样的菜,朱武肚中没有本来就饿,看见这些饿得更加厉害了,他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饭菜,一个劲咽口水。

“咱们平日里起早贪黑,能养活这五个孩子已经非常不易,可是要是再加一个着实负担不起……”男人叹了口气“要不是当年我轻浮浪荡,整天就知道和狐朋狗友在一起赌钱喝酒早早挥霍光了家产,咱们今天也不会这样。”男人一脸懊恼“那些人算什么朋友,平常有钱的时候围在身旁,没钱的时候就装作不认得你,我真是有眼无珠,认识了这么一帮人!”说着他眼里闪烁着愤恨的光,“阿贤,这辈子还是你对我好,我年轻不懂事的时候老让你伤心,落魄了你不抛弃我,我没法给你过上好日子你也从来没有过怨言,得妻如此,夫复何求?这辈子我最对不起你!”男人握住阿贤的手,泪光闪闪。

“老爷,朱武带到了。”家丁施了个礼,站到一旁。朱武跪下磕了三个头,“小人朱武,给张老爷请安!”张方依旧吃了口饭菜,好久才说话:“你来干什么啊?”他眼睛看着桌上的菜肴,眼皮抬也不抬。“小人知道老爷平时为人宽厚仁慈,乐善好施,平日里积德行善造福乡里大家都历历在目有口皆碑,十里八乡都传颂老爷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大善人呢!说起老爷,人人都竖大拇指说是一等一的好人!”听朱武这么一夸,张方高兴了,抬起头来乐得合不拢嘴。“恩恩,你说的这些本老爷都知道,上天有好生之德嘛,做些善事积积德,总好过不做好事下地狱的好!”

“老……”本来朱武还想说,可是王德过来拉住了他“兄弟,算啦!他不会帮你的。一会儿真的让他生气了你可真吃不了兜着走!”朱武叹了口气“唉,人心都是肉长的,他怎么这么铁石心肠呢?”王德把他扶起来,“地主只管自己收租放债,谁还会管穷人的死活呢?”

“他爹,”阿贤站了起来,语气平静了很多,“我想通了。咱们养不起这孩子。长痛不如短痛,与其在这儿咱们眼睁睁地看他饿死,不如丢到别处,说不定好心人看见了收养他反倒比在这儿过得好。”阿贤替朱武擦干眼泪,把两个孩子拉到跟前扶着头轻声安慰,“大毛乖,五毛乖啊。”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